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一年又一年 [2014年]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14.01.19 13:08:31 | 源自:百度贴吧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30

  • 正如许多二度登台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家一样,我们必然会将巴伦博伊姆的表现与他的上一次进行对比。如果将这些指挥家分类的话,大概哈农库特、普莱特和莫斯特给我的印象是两次音乐会的风格相差不大,几乎可以看做是第二场是第一场风格的延续。而杨松斯和巴伦博伊姆则有着非常大的反差。杨松斯的反差得益于他近几年对于音色和速度上的不断变化和专研,而巴伦博伊姆则是状态上的极大反差。这似乎证明了,两年对于指挥家来说变化或许并不会那么显著,但几个两年积累起来,这位指挥家的风格就天翻地覆了。在音乐会的直播中,我们几乎可以很容易发现巴伦博伊姆脸上的疲态,以及他不断掏出手帕擦汗的动作。而他的这种力不从心的状态也明显地反映在他今年的音乐中。尤其是在稍大型的圆舞曲和序曲中,巴伦博伊姆对乐团的控制力较2009年有明显的下降,这也几乎使得这一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略显平庸,老气横秋。

    比如在开场的《美丽的海伦四对舞》和《和平棕榈圆舞曲》中,我们就可以明显地发现这一点。爱德华的《美丽的海伦四对舞》距离上一次出现并不久远,那是在2010年普莱特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与普莱特那般蕴含着动力的速度节奏和华丽的音色相比,巴伦博伊姆的版本显得尤其乏善可陈。这也就意味着,这样的开场既让人找不出缺点出来,同时也让人很难发现亮点。对比2010年的开场《蝙蝠序曲》和2011年的开场《骑兵进行曲》观众爆发出的惊叹和热烈掌声,这一年的开场观众的反应也显得平平,同时这也就预示着这一场音乐会要想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可谓势必登天。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巴伦博伊姆的选曲水准令人不可恭维。同样具有鲜明可比性的是前两次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2012年,杨松斯选择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曲子,而且童声合唱团的出现与选曲一齐带给人愉悦惬意的感受。而2013年,莫斯特的选曲可谓登峰造极,虽然在这一年中出现了大量生僻作品,然而这些作品大多是施特劳斯家族的经典作品,从这个家族的作曲风格角度看,这些作品极具代表性。甚至通过这一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我们可以直接概括出施特劳斯家族的曲风——这简直是一场学院式的音乐会,上一次是2001年的哈农库特。而在2014年,巴伦博伊姆的选曲跟他的音乐处理一样乏善可陈,不着边际。

    比如上半场的第二首曲子约瑟夫的《和平棕榈圆舞曲》。这首圆舞曲的创作背景与《谵妄圆舞曲》一样,但与《谵妄圆舞曲》那种规整的结构和优美且极具对比性的旋律相比,《和平棕榈圆舞曲》就显得有些平淡。当然,如果仔细品味的话,这首圆舞曲还是有不少优美的旋律,但在约瑟夫的所有圆舞曲中,这首圆舞曲始终算不上是上乘作品。

    老约翰的《卡洛琳娜加洛普》是这一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中少有的经典的新作。老约翰·施特劳斯给人带来最深印象的是他的加洛普,几乎这几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中,老约翰·施特劳斯的加洛普都没有让人失望。而这一年的《卡洛琳娜加洛普》在众多平庸作品中就显得尤为经典,鹤立鸡群。比如,我们可以在呈示部的副部中听到由低音提琴演奏的一串下行的琶音,这种创作手法在施特劳斯家族中并不太常见。这令我在第一时间里便想到了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的第三乐章,同样拥有一段由低音提琴演奏的旋律。而与贝多芬第三交响曲中轰鸣作响的低音提琴不同的是,《卡洛琳娜加洛普》中的低音提琴的音色更加清秀透明。这倒令我遐想起如果这首加洛普中的低音提琴段落采用贝多芬式的轰鸣或许会更具有戏剧性。而这首加洛普的中间部的邮号(posthorn)则更是令人耳目一新。邮号那种高亢尖锐的号声与整首曲子的风格相得益彰,可谓是点睛之笔。或许邮号对大家来说十分陌生,它出现过的最著名的作品可能要数古斯塔夫·马勒的第三交响曲,在这部交响曲的第三乐章中,有几段相当成规模的邮号的独奏,充分展示了这种乐器的魅力。当然,邮号也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在1991年阿巴多选择的莫扎特的《德国舞曲“滑雪橇”》和2004年穆蒂选择的兰纳的《塔兰图拉加洛普》中,我们都可以看到邮号的身影。

    这一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作品中,处理最独到的几首曲子我认为都出现在上半场。当然,这里的“独到”并不一定都意味着成功。比如《埃及进行曲》可以说是上半场乃至整场音乐会中的一大败笔。提及这首曲子,我们很容易地就会联想起1993年穆蒂的处理——这也是这首曲子上一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时候。恐怕正是因为那一年穆蒂对这首曲子的处理太过精彩,所以才导致了这首曲子时隔21年才再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而且不出所料的是,这是十分有价值和有意义的21年,因为这首曲子的再次出现的确验证了穆蒂当年的精彩乃至经典无法复制,更不可超越。

    《埃及进行曲》是小约翰十分精彩的一首进行曲,其精彩就在于它的整体构思之绝妙和对打击乐运用的出神入化。吊镲、大鼓、三角铁、钟琴和铃鼓的出色运用极大地轩然了这首曲子所带来的埃及神秘古老的异域风情。尤其是吊镲所带来的类似锣一般的绵软柔长的回声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这也是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中极少用到的一种创作手法。巴伦博伊姆在《埃及进行曲》中的处理最大的败笔在于他对速度处理上的失败。这种毫无道理可讲的速度处理甚至让我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出自一位国际级指挥家之手。在音乐的开始,巴伦博伊姆的速度可以说还算十分正常,我甚至一度认为,如果巴伦博伊姆能够延续这种状态到音乐结束的话,或许这一版的《埃及进行曲》可以与当年穆蒂的版本齐头并进分庭抗礼。然而就在中间部出现的那一刹那,我对这一版的所有幻想都破灭了。中间部毫无预示的突然加速极其成功地将呈示部中苦心营造的神秘气息扫荡殆尽,仿佛在这一刻小约翰·施特劳斯描绘的不是埃及的风情,而是嘉年华上街头欢歌笑语的人群。当然,我们可以勉强认为巴伦博伊姆这是在表现埃及的嘉年华中街头人群的欢歌笑语。而在这首进行曲整体上来看,巴伦博伊姆的败笔的确并不都在中间部的处理上,而更多的是在再现部的处理上。无论是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还是马勒的九部交响曲,在三段体的处理上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遵循着再现部最大可能地再现呈示部的意境和处理方式。简单地说,在《埃及进行曲》中,既然呈示部与中间部形成了极大的反差,那么无论是按照指挥家处理上的惯例还是按照听众欣赏上的惯例,巴伦博伊姆在再现部中都应该尽可能地回归到呈示部的处理手法上来。同样地,我们可以对比一首在意境上与《埃及进行曲》十分接近的作品,那就是凯特尔比的《波斯市场》。在这首曲子中,呈示部的每次再现都十分精确地保留了它最先出现时的状态。而在巴伦博伊姆的指挥棒下,这首《埃及进行曲》的再现部却是沿袭了中间部的风格和意境。这就让这首曲子在整体上脱离了它最原始的状态,变得无法自圆其说,同时也令这首曲子的呈示部显得莫名其妙、无从谈起,进而让呈示部与后面的音乐脱节。所以,这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处理手法,这并不像是出自一位指挥大师的手下,更像是一个菜鸟的杰作。

    当然,说起上半场的另一首在处理上让我耳目一新的曲子《激烈的爱情与舞蹈快速波尔卡》,这倒是一首在处理上相当成功的曲子。它的创新在于巴伦博伊姆在中间部中大鼓声部的由弱到强的处理,这让这首本来就欢快热烈的舞曲更显对比性,别具趣味。

    说起巴伦博伊姆这次的表现与上一次的对比,除了状态上的不同,音乐上的处理又更显细腻和韵味。从今年的几首圆舞曲中我们就可以充分地感受到这一点。除了上半场不温不火的《和平棕榈圆舞曲》之外,《万民的拥抱圆舞曲》、《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和《神秘引力圆舞曲》,以及那首《香车叶草序曲》可以说都处理得可圈可点。

    《万民的拥抱圆舞曲》是一首典型的采用自由速度的圆舞曲。在第一段小圆舞曲中,作曲家就采用了自由速度,使其中的一个乐句稍稍伸长了一点。有趣的是,2001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哈农库特对这首曲子的处理也保留了自由速度。而在1988年,阿巴多的版本却显得不那么明显。似乎从这段自由速度的处理上我们也可以一窥指挥家的理念。与哈农库特和巴伦博伊姆这种富于维也纳情结的指挥家相比,阿巴多更多的是歌剧般的流动感。而巴伦博伊姆这次的处理,除了更加细腻之外,由于指挥家的状态欠佳,因而对于乐团的掌控也有所松弛,这也就让这首篇幅较长的圆舞曲听起来比较松散,整体的完成度并不是很高。

    我们都知道,维也纳圆舞曲中的三拍子的特点是第一拍最重,第二拍要比实际的拍子略微提前,而第三拍则略微延后。今年最能体现这种特点的并不是圆舞曲,而是下半场开场的《香车叶草序曲》(也就是往年俗称的《护林员序曲》)。这首序曲的主部在多次再现中均保留了圆舞曲的这种节拍特点,而在音乐会上,指挥家似乎也有意凸显出这样的节拍特点。不仅是今年的巴伦博伊姆,在2007年梅塔的版本以及1996年马泽尔的版本中我们均能看到这种处理方式。这也让我意识到这首序曲或许在阐释维也纳圆舞曲这种极具特色的节拍特点上要更有说服力。当然,如果说上述的三个版本中最能体现这种节拍特点的,我首推2007年梅塔的版本,梅塔对节奏的天赋或许是很多指挥家都难以匹敌的,巴伦博伊姆也是如此。

  • 今年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揭开了我们对于马泽尔之外的指挥家是如何诠释这首曲子的悬念。在1987年之后,除了1990年的梅塔,其余的三次《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均是由马泽尔指挥的。或许对于听惯了马泽尔版本的人来说,对今年的版本可能会尤为关注。总体上来说,今年巴伦博伊姆的版本并没有太大的创新,更谈不上突破。相反的,与1990年梅塔的版本相类似,序奏与第一段小圆舞曲的连接十分突兀,并没有马泽尔的版本听起来的那么清新自然。此外,或许是由于这首圆舞曲的篇幅过长,所以巴伦博伊姆并没有严格地重复每一段小圆舞曲。这就让这首十分具有维也纳气质的圆舞曲听起来并不那么“维也纳”了。而联想起它上一次出现的2005年,虽然那一年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在演奏上出现了严重失误,但在马泽尔的处理上还算令人满意。而在这一版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中,齐特尔琴的再次出现也让人十分关注。上一次在这首圆舞曲中使用齐特尔琴要追溯到1999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那一年同样也是马泽尔指挥的。那一次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整体上偏厚重,马泽尔的处理可谓步步为营,进退有据。而今年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中,齐特尔琴的演奏添加了许多倚音和装饰音,让这段本来就玲珑剔透的音乐更是具有了类似八音盒的效果,可谓是这一版中锦上添花的一笔。

    此外,约瑟夫的《神秘引力圆舞曲》也是我十分关注的一首圆舞曲。可以说,提及这首圆舞曲,我们同样很难避开穆蒂1997年的版本。那一年,穆蒂在这首圆舞曲上充分地发挥了他在抒情和细腻上的功夫,令这首圆舞曲在那一年中大放异彩。而在十年后,梅塔在2007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同样选择了这首圆舞曲。虽然梅塔很难在细腻程度上与穆蒂比肩,但在色彩的运用以及戏剧性的处理上,我们也可以一窥梅塔的深厚功力。因而,有两次珠玉在前,今年再次出现这首曲子,对巴伦博伊姆来说就成为了一场不小的考验。这一版的《神秘引力圆舞曲》中,巴伦似乎有意采用灵巧机智的手法来进行诠释。这种诠释手法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发现了这首圆舞曲。但是这种手法也让这首曲子不免落入了施特劳斯家族众多圆舞曲的俗套之中,显得并不那么独树一帜,令人印象深刻了。

    因而对于巴伦博伊姆在这几首圆舞曲的演绎上,我似乎觉得他的诠释更多的是流于表面,是对于当前音乐的处理,而非对整体作品——包括作品的背景和内涵——的诠释。而这种从小处入手却缺乏从大处着眼的风格几乎成了很多指挥家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毛病——上一次是杨松斯,再上一次是普莱特……

    相比于这三首十分经典的圆舞曲和那首序曲,兰纳的《浪漫者圆舞曲》就显得不那么经典了。其实这是一首还算柔美的圆舞曲,跟约瑟夫的《和平棕榈圆舞曲》一样,如果细品的话,还是可以品出些许味道来的。然而我想说的并不是巴伦博伊姆在圆舞曲上的处理,而是这首圆舞曲的芭蕾编舞——在那么唯美抒情的旋律下,两位舞者却一直在忙忙叨叨地不停变换着动作,似乎他们的舞蹈与这首《浪漫者圆舞曲》并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恰好在音乐响起时出现了他们的动作。这几乎是这几年中我最不喜欢的一段芭蕾舞表演。

    而下半场的几首短小精悍的曲子的选曲也并不那么成功。比如赫尔梅斯伯格的《心爱的法兰西波尔卡》、约瑟夫的《花束快速波尔卡》和《恶作剧快速波尔卡》。这些都是十分典型的维也纳舞曲风格,然而正是因为其太过典型,因而很难让人记住它们。这一年的选曲似乎有意突出中庸的思想,在选曲上并没有太多标新立异的作品。因而,或许如果指挥家能有神来之笔的话,这些曲子还可绽放光彩。然而偏偏赶上状态不佳的巴伦博伊姆,于是这些曲子想必也就如此这般了,实在没什么圈点之处。

    这一年延续了去年的风格,出现了两位首次登台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作曲家的作品。今年是理查德·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因而音乐会上出现了他的歌剧《随想曲》中的一段《月光场景》。这是一首静谧的,具有夜曲风格的音乐小品。它在配器上并不庞大,偏向室内乐编制,同时圆号独奏占有很大的分量。如果这首曲子演奏成功,可以说会成为这场音乐会上十分令人难忘的一瞬。然而不得不说,维也纳爱乐乐团在铜管乐器上,尤其是圆号组的薄弱极大地拉低了这个乐团的档次。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回到1995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那一年,梅塔选择了约瑟夫的一首《维也纳的儿童圆舞曲》,同样地,在这首圆舞曲的序奏中有一段十分优美的圆号独奏。然而就是在那一年的现场,圆号出现了一处不大不小的错音,这直接令这首约瑟夫十分成功的曲子至今也再没能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而毫无意外的是,在今年理查德·施特劳斯的《月光场景》中,圆号独奏再次出错。这几乎是我在音乐会之前就预料到的一瞬,维也纳爱乐真该好好整顿一下圆号声部了。

    而今年的另外一位首次登台的作曲家是克莱芒·莱昂·德里布。他最为人所熟知的旋律要数他的芭蕾舞剧《希尔薇娅》中的那段拨弦曲。这是一段精巧灵动,颇为顽皮的音乐小品,配合着芭蕾舞观看尤为其乐无穷。因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十分期待这首曲子能够与施特劳斯家族的舞曲相得益彰地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而今年巴伦博伊姆的处理似乎有意追求细腻,因而在曲速上整体偏慢,而且在伸缩速度上也并不十分明显。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这首曲子中古灵精怪的气质,而更多的却带有了安详的气息。不得不说,巴伦博伊姆的思想有的时候还真是令人难以参透。

    几乎在每一年,我们都可以通过各种细节来观察出指挥家在状态上的爆发点。比如2006年的《妇女颂玛祖卡波尔卡》几乎是杨松斯状态的分水岭,从这首曲子之后,杨松斯无论从动作上还是音乐的状态上都显得更加游刃有余。而今年,巴伦博伊姆的状态几乎是从约瑟夫的《插科打诨玛祖卡波尔卡》中出现的——不得不说,这实在来得太晚了,整场音乐会都要结束了。

    近几年几乎没有约瑟夫·施特劳斯的新的玛祖卡波尔卡出现。而相反的,他有几首久违的玛祖卡波尔卡却不断被挖掘出来。比如2011年的《自远方玛祖卡波尔卡》和2012年的《燃烧的爱情玛祖卡波尔卡》。而今年,终于又有一首约瑟夫的玛祖卡波尔卡首次出现在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可以说,这是约瑟夫的又一首十分成功的玛祖卡波尔卡:它兼具旋律的唯美,对比的鲜明和结构的清晰。从直播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巴伦博伊姆正是从这首曲子开始,动作才变得舒展起来,指挥的激情才逐渐渗透在音乐中。而这种激情也集中体现在了这首玛祖卡波尔卡中,使得它听起来行云流水,自由飘逸。然而,这并不是约瑟夫·施特劳斯的玛祖卡波尔卡的风格,更不适合这首曲子。巴伦博伊姆在这首曲子的诠释上似乎有着一种宣泄的情绪在里面,将约瑟夫唯美的气质破坏殆尽。或许这也是这首曲子在今年并不显得那么精彩的原因。如果我们有机会听到穆蒂或者梅塔来诠释这首曲子,或许它会令人耳目一新,甚至叹为观止。

    这几乎又是一届没有噱头出现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除了在结尾的《拉德茨基进行曲》中巴伦博伊姆与每一位乐手握手,以及其中的一些如果不仔细看就绝对看不到的小动作。这也就意味着这一年观众的掌声是有史以来强弱对比最不明显的一次。当然,这些都无伤大雅,与巴伦博伊姆在这一次用音乐会宣告自己并不适合指挥施特劳斯比起来,观众的天然呆就显得可爱得多。当然,最重要的是,乐团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大家:没有指挥家我们依然能够演完《拉德茨基进行曲》。

    时光流转,又一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呈现在了大家眼前。无论是期待已久也好,还是惊鸿一瞥也好,无论是耳目一新也好,还是不知所云也好,大家迎接新年的心态相信都不会变化。一届成功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会给大家的新年锦上添花,当然,在大多数的年份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带给大家更多的是来自远方的问候,以及对大家为期一年的守望的回答。让我们继续维系着对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感情,继续守望2015年来自祖宾·梅塔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相关阅读: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9.040.064.***
    119.040.064.***
    发表于2014.01.26 10:09:49
    4
    119.006.***.***
    119.006.***.***
    本身《埃及》进行曲的中间部就有加快的标记,加不加快也与指挥家自身见解有一定关系。虽然今年的指挥的确稍有逊色,但也不应如此否定。
    发表于2014.01.23 11:10:50
    3
    218.104.151.***
    218.104.151.***
    发表于2014.01.19 19:59:51
    2
    140.206.087.***
    140.206.087.***
    发表于2014.01.19 16:33:38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968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