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柏辽兹
hh373 于 2016.07.17 13:45:04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在柏辽兹去世后的八十多年时间里,他的音乐都没有受到关注。他最终从音乐史上一位与众不同的边缘人物变为伟大的作曲家,这个形象改变的过程除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件以外,也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从历史观点上来看,的确有许多因素造成了柏辽兹的被错误定位。他是一位19世纪的作曲家,他精心构建的管弦乐作品丝毫没有受到在19世纪占绝对优势的器乐、钢琴作品的创作以及相当重要的持续音踏板的使用等等方面的影响。贝多芬创作的交响曲已经超越了德-奥交响乐的传统理念,他是贝多芬的承继者,他赋予和声以丰富的情感,而不仅仅使其具有功能和风格上的作用,这与当时的时尚潮流相抵触;作为一位作曲家,他以扩展的旋律线条和不规则的节奏型作为他音乐创作的基础;他所拥有的深厚的古典音乐的根基和对格鲁克的极力推崇,以及作为革命的浪漫派音乐家的独特个性,加上他的音乐中常常出现一些令人生畏的技术难点,所有这些因素都严重地阻碍了人们对他的了解。

很长一个时期以来,柏辽兹留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就是骚动不安的怪异和陌生,人们很容易把他归类于偶尔涉猎作曲的文学家,卓越的评论家和有趣的自传作家。他的自传体《回忆录》(Memoirs)更是一部融狂热的激情与尖刻的讽刺于一体的怪异组合。作为一名作曲家,他不得不等待这样一个时刻的到来(正如我在他的传记中写道的),“当所有的事件都能够被平等对待,所有的创作风格都能被接受的时候,一个事物就不再会被另外的事物所评判。只有一个法则,那就是音乐作品必须以它的本来面目而真实存在着”。只有当音乐的发展已经不再只有一个标准概念,诸如柏辽兹之类的作曲家们才能够被发现并得到正确的评估。柏辽兹的音乐需要成为大家所熟悉的作品,现在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得感谢那些经常举行的演奏会和长时间录音及CD唱片的出现。

使柏辽兹成为伟大作曲家的至关重要的事件,是指1957年拉菲尔·库贝利克(Rafael Kubelik)在科文特花园歌剧院指挥上演柏辽兹创作的《特洛伊人》(Les troyens)。这部柏辽兹颠峰时期的佳作自完成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完整地搬上舞台,从前只演出过缩减成一个晚上就能完成的版本。演出效果是富有启示性的。人们还是在60或70年前观看过《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演出,也像那时候一样,许多人在演出后激动地在大街上漫步了几个小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作家、音响专家汤姆·海尼茨(Tom Heinitz),他是在德国传统音乐的环境下长大的(与我一样),他怀着有些好奇的心情去科文特花园歌剧院看演出。当他在5个小时以后离开剧院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振奋、因为前所未有的体验而激情燃烧的人,这也是整个歌剧院的感觉。当时有些人是为了欣赏年轻的加拿大男高音Jon Vickers的演唱来看演出的,但当他们听了柏辽兹的音乐,他们发现这部充满激情和力量的作品足可以用来要求重新书写历史教科书。

《特洛伊人》的演出的确引起了巨大轰动,但在此之前,这部作品一直被看作是一部多余的歌剧,尽管这位因幻想破灭而潦倒的艺术家曾在创作这部歌剧之前的19世纪30和40年代的十年中完成了他的《幻想交响曲》、《安魂曲》和《浮士德的惩罚》等佳作,没有人能预见到这部作品的巨大能量。

轰动的结果是引发了对柏辽兹全部作品的重新评价。其实柏辽兹不乏崇拜者,特别是在英国。早在他1847-1855年间访问伦敦的时候,就曾留下了一些有趣的轶事。他的音乐通过指挥家们的演绎而变得易于理解,因而一直在伦敦保持着生命力(作曲家也是依靠指挥家而得以生存的)。柏辽兹的朋友查尔斯·哈勒(Charles Halle)是曼彻斯特管弦乐团的创始人,这个乐团也以他的名字命名(即哈勒管弦乐团)。哈勒把柏辽兹的许多作品纳入到他的演奏曲目中。在他之后继任的是19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初在伦敦相当活跃的指挥家汉斯·里希特(Hans Richter)。里希特根据肖伯纳(Bernard Shaw)的建议,特别上演了柏辽兹的优秀作品《浮士德的惩罚》。(肖伯纳曾说起过里希特演绎的《匈牙利进行曲》——“他只用了一半的速度来演奏,拉穆鲁(Lamoureux)徒劳地试图让速度快上去”,“我一分钟都无法忍受了,只好冲出剧场,在特拉法尔加广场上独自徘徊”。)

里希特之后,是汉米尔顿·哈蒂(Hamilton Harty),还有比彻姆(Beecham)。其实,当时的抗争还是十分艰难的,倡导柏辽兹音乐的仍是被重重围困着的少数人。柏辽兹的创作方式以及他创作的音乐与已经得到大多数民众理解的德国传统音乐相比还是相当不同的,有关他个人的信息也不够多。JH. 艾略特 (J H Elliot)是1938年出版的《大音乐家柏辽兹》一书的作者(后来被休·麦克唐纳Hugh Macdonald的版本所替代),他后来也承认,他从没听过《基督的童年》,他那没有多少褒奖的评论文章只是根据作品的声乐分谱来撰写的。柏辽兹成为敌对评论家们可以攻击的对象,不过那也都是些陈词滥调的一再重复,什么“没有才智的天才”,“错误的低声部”,以及“带有巨大力量的狂妄的固执己见”等等。我也在思考,这位敢于打破正常法规的人,这位艺术规律和秩序的推翻者一定是引发了人们的一些不安全感,这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柏辽兹要经受那些特别残酷的打击。

其实,柏辽兹所需要的,仅仅是他的音乐能得到艺术家们的认可,能够正确而生动地被演奏出来。有了这样的开始,才能让更多的听众分享他的音乐。科文特花园歌剧院上演的《特洛伊人》使柏辽兹得以复苏,他的理想被越来越多的民众所接受。有教科书宣称,音乐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对音乐的信念更加坚定。在这里,一个艺术家的错误终于得到了纠正。

  • 众多的音乐家开始关注柏辽兹的音乐了,其中包括休·麦克唐纳(Hugh Macdonald)、尼古拉斯·斯诺曼(Nicholas Snowman)、朱利安·拉什顿 (Julian Rushton,现在里兹任教授) ,最为重要的是科林·戴维斯 (Colin Davis)。麦克唐纳、斯诺曼和拉什顿都参加了60年代初戴维斯在牛津和剑桥指挥《特洛伊人》的音乐会演出,当时与戴维斯合作的是我和施蒂芬·格雷(Stephen Gray)于1950年创建的切尔西歌剧院。麦克唐纳后来成为《Barenreiter柏辽兹新版本》的总编,他还是最终在作曲家去世100年后的1969年出版的《特洛伊人》总谱的编辑,Philips公司也开始录制柏辽兹作品的系列唱片。

    此后的30多年以来,柏辽兹的音乐继续得以推广,其发展趋势不断高涨。现在已经到了纪念柏辽兹诞辰二百周年的时候了,巴黎的人们似乎应该重新考虑这位长时间以来被他们冷漠对待的作曲家。柏辽兹的临终预言就是:“他们最终将会演奏我的音乐。”——在这个作曲家终其一生都在为了他的音乐被接受而不断抗争,最终也没有达到目的的城市里,他的预言已经实现了。从来也没有这么多的指挥家们想要演奏柏辽兹的作品,不光有科林·戴维斯指挥伦敦交响乐团举行长达一年的纪念柏辽兹音乐会演出,也还有罗格·诺林顿(Roger Norrington)、约翰·艾里奥特·加蒂纳 (John Eliot Gardiner)、西蒙·拉特尔 (Simon Rattle),特别是瓦雷里·格吉耶夫 (Valery Gergiev)、西尔万·坎布里林(Sylvain Cambreling)、瑟奇·鲍多(Serge Baudo)、克里斯托夫·艾申巴赫 (Christoph Eschenbach)、詹姆斯·莱文 (James Levin)、约翰·尼尔森 (John Nelson)、肯特·内加诺 (Kent Nagano)等等,还有许多人开始崭露头角。

    我们应该怎样描述他们所演绎的音乐呢?正像我在《柏辽兹》传记中写道的,我觉得柏辽兹的音乐并不能慰藉人心,其神经质的紧张总是暴露无遗。音乐中的激情和兴奋令人不安地体验到人类生存的痛苦,既有外在的现实,也有内心的感受。那种易于激动的情绪使我们强烈地意识到生活中的美是多么的柔弱而短暂。音乐展示出生命的悲剧性局限、想象与现实的差异、躲藏在文明边缘的混乱以及在一个空旷宇宙中孤独的恐惧。在其炽热燃烧最为强烈的中心还保留着一个核心,但我们不能沉溺于此。柏辽兹的音乐可以使人振奋,但更多的是在精神方面,而不是感觉上的。

    由于柏辽兹创作的全部作品呈现出绝对的多样性,人们很难给他下结论或者把他划归于某种风格。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拥有其自身的想象空间和其自身的色彩与氛围。哪一部才是柏辽兹的代表作呢?是带室内乐总谱的《基督的童年》吗?这部作品的中心部分《飞进埃及》只用了六件管乐器,而整个作品的高潮是用无伴奏合唱平静地表现出来的,结束时用了pppp。是1849年创作的大型作品《感恩赞》(Te Deum)吗?其中富有启示性的“judex crederis”被柏辽兹认为是他所创作的最重要的作品。或者就是《安魂曲》?在这部作品中,尽管最主要的音乐风格是质朴的,并以木管乐器的演奏为主,但比其他作品更多使用的多声部铜管乐器和定音鼓的配置使柏辽兹得到了噪音制造者和感觉论者的名声。是歌剧《本弗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吗?这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音乐的再创作,以其精湛的节奏和千变万化的管弦乐色彩令1836年的人们深感惊异,而且它很难演奏。是不是卓越的音乐会歌剧《浮士德的惩罚》?魔鬼摩菲斯特令每一个渴望都化作尘土,荒芜的心灵中生命在颤栗。或者是亲切优美的声乐套曲《夏夜》吗?这些一流的、极富浪漫色彩的歌曲在1840年首次出版了钢琴伴奏谱,1856年以管弦乐配器的乐谱出版。或者是《罗密欧与朱莉叶》?因为其中有关爱情的管弦乐段落是柏辽兹自己最喜欢的音乐。是那部作为年轻的改革者在1830年因突发奇想的音乐场景而创作、也是他最常演奏的《幻想交响曲》吗?

    这些作品中的每一部都很有代表性,但具体来看,它们又都没有任何重复。每一部作品都有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和一个新的形式。当柏辽兹1829-30年在巴黎音乐学院发现了贝多芬的交响曲并研究这些作品的创作方法时,他向贝多芬学到的许多功课之一就是,曲式不是固定不变的,要有所发展,每一次都要根据具体作品中富有诗意的内容来创作。柏辽兹在曲式设置方面无穷尽的变化也造成了人们在第一次听到他的音乐时往往很难熟悉并加以理解,他的音乐也因此被没有想象力的评论界陷入一片沼泽之中。 更深一步的原因就是有关他的音乐旋律的长度。仅举一个例子,《幻想交响曲》中标签式的主题(固定乐思)长达30小节,我们必须先熟悉这个旋律,才能在听音乐时跟住这个主题。对柏辽兹来说,音乐旋律才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只有发现它们,才能打开这扇通向异常美丽且具有永恒魅力之大陆的大门。

    埃克托·柏辽兹生平大事记

    • 1803年: 作为六个孩子中的老大,柏辽兹12月11日生于法国多菲内区的拉科特-圣安德烈,父亲是一位医生,无神论者,母亲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

      1804年: 拿破仑·波拿巴在巴黎加冕做了皇帝,他的军队开始侵略周边的国家。

      1814年: 在俄罗斯和滑铁卢战败之后,拿破仑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上。法国恢复了波旁君主政体。

      1817年: 柏辽兹被允许学习长笛、吉他和歌唱,但被禁止学习钢琴,以防他忽略了其他的课程。他后来认为这是他的幸运,使他能够脱离键盘而自由地作曲。

      1821年: 柏辽兹被送去巴黎学习医学,1822年他开始跟随音乐学院的教授让-弗朗索瓦·勒苏厄学习音乐课程。卡尔·玛丽亚·冯·韦伯的佳作《魔弹射手》在柏林首演,继而在全欧洲上演。虽然柏辽兹从没见过韦伯,但对他极为崇拜,他对超自然力量的处理方式对柏辽兹产生了深刻影响。

      1827年: 柏辽兹在“新剧院”担任合唱团员,他第一次看到爱尔兰女演员哈丽特·史密森扮演的奥菲莉亚就爱上了她,她不理睬他的追求。

      1830年: 法国的三日革命导致了“七月王朝”,国王查理十世被路易·菲利普所替代,政权落在了中产阶级的手中。 经过五次尝试,柏辽兹终于获得“罗马大奖”,他得到了五年的财政保障。12月,他的《幻想交响曲》首次上演。

      1831年: 帕格尼尼在巴黎举办音乐会。1834年,他委托柏辽兹创作一首中提琴协奏曲。他因为不能胜任《哈罗尔德在意大利》的高超技巧而拒绝演奏这部作品。

      1832年: 柏辽兹以做评论家维持生计。他举办了一场音乐会,演奏《幻想交响曲》和《莱利奥》向哈丽特求爱。债台高筑的女演员与他结了婚,他们有了一个儿子,路易。由于柏辽兹把艺术与尖锐的社会问题相结合加以评论,Honore Daumier为他雕塑了一件名为“国会议员”的漫画式雕像。

      1836年: 路易斯·伯顿(Louise Bertin)的最后一部歌剧《艾斯米拉达》在巴黎歌剧院首演,柏辽兹任总监。尽管人们不能否认它的新颖创意,但还是有人说这部歌曲应该要柏辽兹来作曲。

      1837年: 柏辽兹的第一部歌剧《本韦努托·切利尼》在歌剧院演出失败,只演出了三场。有所醒悟的柏辽兹开始创作他的“富有戏剧性的交响乐”《罗密欧与朱丽叶》(1839年)和《夏夜》(1840年)。

      1843年: 柏辽兹出版了他的有关管弦乐法的论文集和《罗马狂欢节》、《海盗》等几部序曲。他的婚姻解体,开始与热情的歌唱家玛丽·莱奇奥密切交往。

      1844年: 大仲马创作了《三个火枪手》,他是柏辽兹的老朋友。柏辽兹的歌曲《La belle Isabeau》就是为大仲马的诗歌谱曲。

      1848年: 恶劣的劳动条件驱使工人阶级推翻了路易·菲利普的统治,产生了路易-拿破伦领导下的“第二帝国”。

      1854年: 哈丽特·史密森去世,当时柏辽兹和他们的儿子守在她身边。柏辽兹出于责任而不是爱情与玛丽·莱奇奥结婚。1856年,他开始创作根据维吉尔的故事《蒂多与埃涅阿斯》改编的史诗性歌剧《特洛伊人》。

      1855年: 古斯塔夫·库尔贝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明确提出了“现实主义”的主张,《画室》是他抗击浪漫主义文学思潮的代表作。他在1850年为柏辽兹作画。

      1869年: 自从玛丽(1862年)和路易(1867年)去世之后,柏辽兹倍感孤独。3月8日他在巴黎去世。他被埋葬在Cimetiere Montmartre墓园。他墓地旁的一条马路现在被命名为柏辽兹大街。

    柏辽兹音乐的创作风格

    • 对比:浪漫派艺术的神圣法则之一就是对比。对柏辽兹来说,对比是一种永恒的表现方式和/或者说是织体结构的组成部分。比如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凯普莱特家族舞会上,喧嚣的场景音乐不间断地引出了月光下花园的静寂,那是罗密欧和朱丽叶谈情说爱的地方。还有《特洛伊人》中,安德洛马克沉默的悲伤与勇士们对拉奥孔之死深感震惊的描述形成对比。

      莎士比亚:在所有那些对柏辽兹的音乐创作有启迪作用的作家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莎士比亚,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实际的功效方面。莎士比亚所代表的伟大自由精神使法国艺术家从墨守成规的专制中得到解放,他的观念和准则渗透在柏辽兹的所有作品中,成为榜样的力量。

      慢乐章:柏辽兹音乐中的许多6/8拍子的柔板和行板乐章或许都是以反映他的童年生活为基本特征的。这些场景在他的作品中随处可见,比如《幻想交响曲》中的“田野景象”和喜歌剧《比阿特里斯与本尼蒂克》(Beatrice et Benedict)第一幕结束时由次女高音和女低音演唱的很有魅力的《夜曲》。

      节奏:柏辽兹非常喜欢切分节奏,这在当时还不太常见,所以,他的这一偏爱自然地表现出他有些怪异且为事实所证明了的个性。如果这些不规则的节奏型能够被很好地演奏出来,那么它们就能通过管弦乐队中反复出现的相似的切分节奏而得到强化,从而使音乐获得激动人心的效果。

    原文链接:http://helenhou.bokee.com/2027546.html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020.***.***
    111.020.***.***
    听过夏尔·迪图瓦指挥的《幻想》,很不错!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6.11.14 17:34:02
    3
    111.020.021.***
    111.020.021.***
    发表于2016.11.14 17:32:39
    2
    202.104.***.***
    202.104.***.***

    此帖使用MAC提交
    发表于2016.07.19 16:40:56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662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