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托斯卡尼尼辩护
周炳揆 于 2017.10.16 14:20:42 | 源自:微信公众号-音乐烩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在上世纪60年代,我认识一些喜欢古典音乐的前辈,他们经常提到的一位大师就是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1867-1957)。

记得我听过他们收藏的不少托斯卡尼尼指挥“NBC交响乐团”的黑胶唱片,其中还有78转的粗纹唱片,5-6分钟就要换一面。印象较深的有舒曼的《“莱茵”交响曲》、柴可夫斯基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曲序曲》等。

这几位爱乐者的唱片后来荡然无存。但是,我对托斯卡尼尼的崇敬却一直没有变。

今年8月,我在“富豪环球东亚酒店”举办的“第九届上海国际音响影音视听展暨黑胶文化节”看到一张托斯卡尼尼指挥“NBC交响乐团”的黑胶唱片,节目是海顿的第94,101交响曲(别名“惊愕”和“时钟”),是RCA(美国广播唱片公司)出版的,成色很新仅售40元。

我欣喜异常,立即买了下来。

海顿的“惊愕”是一支极有特色的交响曲,第二乐章行板中那响亮的击鼓声,据说是海顿的一个小“恶作剧”,为了让观众席中昏昏欲睡的英国人惊醒过来——“惊愕”即由此而来,这段惊彩的音乐总是激起乐迷们极大的热情。

细细品味托斯卡尼尼的演绎,它虽然没有索尔蒂指挥“伦敦爱乐”版本的那种排山倒海之势,却具有一种最简单的风格,几乎像首童謠,其慢乐章更是充满着欲言又止的韵味。

今年是托斯卡尼尼逝世60周年的整数年,报刊上出现一些纪念这位音乐大师的文章,其中也有不少评论家对这位大师颇有微词,认为他对当代音乐,特别是前卫派的12音阶作曲法(以勋伯格、贝尔格、韦勃恩等第二维也纳学派为代表)不予重视。

这种批评多出自于德国的一些音乐学家,我认为对托斯卡尼尼是不公平的。

托斯卡尼尼首次指挥乐队是在1886年,时年仅19岁,在随意大利歌剧院在巴西巡演时,他临时顶替指挥威尔第的《阿依达》,而且是背谱指挥的。那时候,勃拉姆斯、威尔第、德彪西等还活着,理查·施特劳斯和托斯卡尼尼年龄相仿,瓦格纳也去世没几年。

托斯卡尼尼一生共演出了约600部作品,其中“重头戏”正是瓦格纳的作品。《众神的黄昏》首次在意大利演出,就是托斯卡尼尼指挥的,1930年,他成为第一位“非德国学派”的指挥被邀请在“拜罗伊特音乐节”指挥节目。

他在意大利首演了《佩里亚斯与梅丽桑德》和《莎乐美》,被认为是一个勇敢的创举,因为这两部作品在当时都属于非常前卫、颇有争议的,作曲家德彪西、理查·施特劳斯也是正当盛年,所以,说托斯卡尼尼对“当代音乐”关注不够,是站不住脚的。

1937年,托斯卡尼尼70岁那年,美国商业無线电和电视的企业家、RCA的老板戴维·沙诺夫将自己旗下的“NBC交响乐团”交由托斯卡尼尼组建、指挥,托斯卡尼尼有了自己的乐队,灌制了大量的唱片,从而使托斯卡尼尼指挥的音乐被一代又一代的爱乐者所欣赏,换言之,今天我们对托斯卡尼尼的了解、评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他指挥“NBC交响音团”的录音。

诡异的是,这件事却使这位指挥大师饱受非议。

有人认为,接手“NBC交响乐团”后,托斯卡尼尼的指挥不如以前舒缓、广阔了。特别是在1954年,托斯卡尼尼在卡内基大厅指挥威尔第《假面舞会》(他生前指挥的最后一部完整的歌剧),他的记忆力大为减退,致使这场实况转播的音乐会出现了不少问题。

有许多的理由可以为大师辩护——托斯卡尼尼领衔“NBC交响乐团”时,年逾七十,已经过了他演出生涯的巅峰期,而他在当打之年时,录音技术还远未完善;在广播电台指挥乐团和在现场指挥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必须要匹配电台所给的时间,所以大师的指挥有时会给人以一种匆促感,至于卡内基的1954年的音乐会,大师已经87岁了,记忆力不能和年轻时相比。简而言之,我们今天听到的托斯卡尼尼,都不是他的巅峰之作。

1929年,一位21岁的年轻人在维也纳听了托斯卡尼尼指挥“斯卡拉歌剧院”的演出后写道:“生平第一次,我知道了‘指挥’的含义是什么……音乐和舞台上的表演是如此的天衣无缝,每一个动作都有特定的含意,每一样东西都有它存在的目的。”他是卡拉扬。

  •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托斯卡尼尼
    富特文格勒
    老克莱伯
    战前巨头,要是有SACD音质的作品传世就好了
    发表于2017.10.16 15:07:07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430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