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影系列:为你,偷洒一滴泪
李梦 于 2018.08.05 18:34:27 | 源自:北京日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9.00/36

耗时四年拍摄的新片《邪不压正》上映两周多,票房已近六亿,虽说在当下动辄十数亿票房的中国影坛,这个数字算不上亮眼,但那些怪诞另类的电影一旦出自姜文之手,总能引来热议。不论你喜不喜欢,《邪不压正》总能热闹一阵子,这是姜文的魅力,也是音乐的魅力。

不久前,姜文接受许知远的访问,提到自己老了之后要做三件事,出书,画画,再写首曲子。如果你碰巧看过他的大部分电影,便会发现这位中国影坛的“怪才”的确喜欢在那些极度张扬个性的影片中,用上爵士、摇滚和古典等多个类别的音乐。其中最让人难忘的,还要属姜文在影片中娴熟穿插的歌剧选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选用《乡村骑士》间奏曲是一例,《邪不压正》中两度出现的《爱之甘醇》咏叹调《偷洒一滴泪》又是一例。

《爱之甘醇》是十九世纪著名意大利歌剧作曲家唐尼采蒂的喜歌剧作品,于1832年在米兰首演,讲的是一个极富戏剧性的“三角恋”故事。富家女阿迪娜爱上了穷小子内莫里诺,穷小子碍于身份与地位的差距,迟迟不敢表露心迹,而阿迪娜的爱慕者、军官贝尔科雷的到来,愈发令到内莫里诺惴惴难安。心慌意乱之下,穷小子上了江湖医生的当,花高价买下两瓶被谎称是“爱之甘醇”的酒(其实不过是一瓶劣等红酒),希望喝了“甘醇”,便能唤起阿迪娜的爱。

殊不知,求爱的方法千千万,妄想靠一瓶酒便能一劳永逸的方法,却从来不在其中。后来,因了种种巧合与机缘,也因阿迪娜被内莫里诺的执着感动,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咏叹调《偷洒一滴泪》,正正出现在两人互明心迹的前夜,男主角内莫里诺月下倾诉相思之情的时候。

《偷洒一滴泪》一直是观众百听不厌的作品。有些人进入剧院欣赏这部歌剧,不为别的,正为了这四分钟的乐曲而来。在《邪不压正》中,这首咏叹调出现了两次,一次在男主角李天然(彭于晏饰)在成片成片的青瓦屋顶上飞奔的时候,另一次是许晴饰演的女二号唐凤仪从城楼上奋身跃下的时候。一次浪漫,另一次哀伤,可说是恰切应和原歌剧中“三角恋”的故事,亦表达出这段旋律于不同语境中呈现的不同心情。

《阳光灿烂的日子》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场景,是马小军在屋顶上的漫游。《邪不压正》片中,李天然同样执迷于在屋顶上跑动,一则不停打磨他身轻如燕的功夫,二来也让整个画面显得开阔,引人想及旧日青瓦灰鸽的北京城。李天然为复仇而来,幸而遇到女主角关巧红,鼓励他、帮扶他,最终长成江湖上快意恩仇、自在逍遥的侠客。两人的爱情,也在屋顶上一次次的相遇中,悄然生长出来。当《偷洒一滴泪》配合李天然奔跑的敞亮画面出现时,观众宛若听到爱情破土的浪漫声响。

单恋李天然的交际花唐凤仪,却没那么好运了。她混迹情场、生意场,本是“片叶不沾身”之人,却不想遇见真爱,并为了这份难得的真情,财富、名声甚至生命统统都不顾了,烈辣性感,既让人销魂,又让人怜爱。当她在全片结尾从城楼上跃下了结生命的时候,《偷洒一滴泪》在此时重现,又何尝不暗示着她深藏许久却难说出口的心意呢?

爱情面前,总是有人欢喜,有人神伤。说到底,《邪不压正》仍是至情至性的片子,想要给相爱的人一个交代,才会在那样混乱焦灼的时代里,用这样坦荡直白、不管不顾的方法,落一滴泪,谈两场爱。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暂时不可用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517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