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运莹的《在这里请你随意》,创作制作都无先例
爱地人 于 2018.12.02 12:24:12 | 源自:爱地人的微博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10

一直非常推荐苏运莹的《野子》,因为这是一首不像歌的歌,是在听惯工业体系里的各种音乐套路之后,重回内心、重回自然的一种野性释放。

《野子》不合常理,也不讲“规矩”,它有着独特却肆意的遣词造句,又有着随心所欲、任性起伏的旋律与和弦。再加上苏运莹迎风向前、义无反顾式的演唱,也让《野子》这首歌曲,真正做到了打破常规,在所有的音乐体系里自成一格。

一般像这种充满野性张力,不走寻常之路的歌手,在进入职业歌手领域,尤其是随着和工业体系的彼此融合之后,总免不了会渐渐弱化自己的个性,以至于在追求音乐的平衡性之后,慢慢变成了分子,而不再有那种分子即分母、分母即分子的个体唯一性。

但就如同当年听到《野子》后,给人一种意想不到近似,苏运莹这次的新作《在这里请你随意》,同样又打破了这种宿命规律。

虽然已经闯荡歌坛多年,虽然得到很多赞誉和奖项,但苏运莹却依然能够保留《野子》那样山野的随意与随性,依然没有受到工业体系的干扰,依然还能够做到“赤脚不害怕”的那种“骄傲放纵”。

当然从创作来讲,《在这里请你随意》和《野子》又有所不同。《野子》虽然充满着苏运莹强势的个体印迹,但主题方向却是一首关于梦想、关于坚定的励志歌曲。

而《在这里请你随意》这首歌曲,无论是主题还是内容走向,你甚至都完全无法将它定义。如果可以套用音乐领域里无调性音乐这个流派来做对比,《在这里请你随意》就是这样一首在音乐意义上近乎于无调性的音乐。它没有通常意义上的概念和主题,也不在一首歌曲里,强加出人文的内涵、深刻的寓意,它甚至没有你所熟悉的热血、抒情和感性。

如果一定要给《在这里请你随意》定义,那就是苏运莹是在歌唱。

歌唱,但却不同于唱歌。如果说唱歌是一种把歌唱出来的间接行为,那么歌唱更像是来到了音乐最原始的源头,以最简单、纯粹的方式,去表现人的喜怒哀乐状态。没有任何负载的东西,也就愈发能体现出音乐本质的轻盈和愉悦。

三分钟的时间,苏运莹在这其中完成了情绪尽情的释放,你可以说在音乐里的她,怎么可以这么不严肃正经?但仔细听来,这种放肆和撒野,不就是你在生活压力面前,想苦苦追求的本质乐趣吗?

音乐是有性灵的,而苏运莹的这首《在这里请你随意》,之所以会让人感到心灵相通,可以让你通过音乐,重启你的心灵,恰恰就是因为她在用性灵歌唱。甚至在这个歌唱的过程中,音乐的创作和人声的释放,都是同步的,就像那些原住民的民歌,作与唱本身就是一体的,也是互通的。在没有了创作和演唱分隔的步骤之后,这种声音的表达自然就更纯粹。

即使《在这里请你随意》这首歌曲,在音乐里的表达随心所欲,但这首歌曲却有着一个相当适合它的音乐场景。

荒井十一的编曲,让《在这里请你随意》恍如置身于亚马逊热带丛林,这种音乐氛围的荒蛮感,恰恰和音乐本身的原始特质完全吻合,也让人有了一种更直观的沉浸式音乐体验。虽然是后期为作品加上的编曲,但这样的编曲,却在不破坏原作的基础上,还通过一定程度的互补,为作品进行了某种程度上诠释和渲染。

另一方面,《在这里请你随意》在编曲上,还运用了华语乐坛非常独特的配置形式。作为华语音乐世界顶尖的鼓手,荒井十一在这首歌曲里,运用了大量的打击音乐,作为音乐的律动支点,那种魔幻的鼓点,不仅突出了音乐的野性,甚至还让整首歌曲充满了神秘的意境。

而勾勒编曲主旋律的,则是在现代音乐体系里一直处于配角地位的贝斯。没有钢琴、没有吉他,《在这里请你随意》就只是通过贝司、打击与和声三部分,就完成了一首充满魔幻气息和想象力的作品。

就编曲的技术来讲,在一首歌曲里敢不用钢琴和吉他,并且用打击乐和贝司作为主乐器,简直可以说是鲜见,也是绝大多数音乐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是荒井十一的独特之外,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或许也是苏运莹本身唱作的“随意”,让他可以用不寻常的制作,去完成这首作品最后的搭建,达到唱作歌手和音乐人之间的默契,也让作品形成了一种艺术上的互补和水乳交融。

既清新又野性,仔细听来更有充满想象力的技术,《在这里请你随意》这首新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因为它保持了苏运莹的野性,又在这种野性生长的基础上,依然能够保持音乐可能性的延续,让野性还可以用各种姿态,去完成它的多样性,一个歌手能够如此这般的前行,她唱的过瘾,我们听的上瘾。真好!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暂时不可用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103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