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导赏 非官方中文节目册与唱片说明书
刘恩惠 于 2018.12.25 18:58:18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权:原创 | 平均/总评分:10.00/260

Soomal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特别申明:Soomal已经连续多年独家发布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导赏系列文章。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我们屡次发现有媒体或个人在撰写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相关的文章时,或在进行新年音乐会直播、录播的过程中,直接引用、抄袭本系列文章的大量内容而未注明出处。Soomal一贯乐于在尊重原始出处的前提下提供免费的咨询,因此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如需引用本文内容但不方便、不愿意注明出处,请至少先征得本文作者同意,否则将视为侵权。可通过文章最下方评论栏留言的方式提出内容引用申请,谢谢配合。

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迎来又一位“新指挥”—— 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其实他早已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老朋友”。这位出生于德国柏林、以指挥德奥经典作品见长、被乐迷昵称为“大熊”的中生代指挥家,终于被邀请执棒这台全球瞩目的年度音乐盛会,而蒂勒曼本人也欣然赴约。这个消息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出人意料。要知道,蒂勒曼在2010年创立了德累斯顿除夕之夜新年音乐会并一举获得成功,打那之后每逢岁末他都会雷打不动地带领自己的乐团,在森珀歌剧院进行贺岁演出,这个惯例已持续多年。难怪有人断言,只要大熊还在德累斯顿国立歌剧院任职,他就不会出现在其他城市的新年音乐会舞台上。但事实证明,来自维也纳的这个邀请对蒂勒曼而言是极富吸引力的,他愿意为此做出改变。

  • 大熊的这个选择也随之带来了另一个变化——2018年除夕的德累斯顿音乐大餐必须要换一个“主厨”。有意思的是,取代蒂勒曼执棒这场重要演出的是曾先后两度指挥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奥地利人弗朗茨·威尔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而他们将合作演出的节目——小约翰·施特劳斯轻歌剧《蝙蝠》,同样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有着显而易见的关联。威尔瑟-莫斯特刚刚带领维也纳爱乐乐团完成了海外巡演,在国内的演出广受好评。

    威尔瑟-莫斯特很早就在唱片里展现过自己对施特劳斯家族舞曲强大的掌控能力,虽然蒂勒曼并没有这么样的经历,但通过早几年的德累斯顿除夕之夜音乐会我们不难发现,他对维也纳轻歌剧和轻音乐还是很有兴趣的,甚至曾把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易北河畔圆舞曲》、《萨克森重骑兵进行曲》安排为音乐会的压轴节目。这种兴趣无疑是大熊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重要先决条件,人们也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的维也纳舞曲将比之前他在德累斯顿演出的那些更加出彩。

    2018年11月中旬,音乐会的完整曲目单就揭开了神秘面纱。从作曲家阵容来看并没有新面孔加入,施特劳斯家族的四位成员(老约翰、小约翰、约瑟夫、爱德华)加上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以及卡尔·米歇尔·齐雷尔,都是音乐会忠粉们熟悉的名字。从曲目新鲜度上来看,蒂勒曼和乐团总共安排了六首新年音乐会首演作品,其中两首曲子可能此前从未被录音,它们无疑成为了整场音乐会最大的悬念。在序曲和圆舞曲方面,蒂勒曼则充分展现了他的野心——《吉普赛男爵序曲》、《北海风光》、《艺术家的生涯》以及《天体乐声》都是颇具份量且名演扎堆的热门曲目。总体而言,这是一份稳健保守但又不乏惊喜的曲目单;稍稍有点令人意外的是,主办方没有选择“老朋友”弗朗茨·苏佩的作品,2019年可是他诞辰两百周年。

    —— 曲 目 单 ——

    • 上半场

      1、Carl Michael Ziehrer: Schönfeld-Marsch, op. 422
      卡尔·米歇尔·齐雷尔:冯·勋菲尔德男爵进行曲

      2、Josef Strauss: Transactionen. Walzer, op. 184
      约瑟夫·施特劳斯:交易圆舞曲

      3、Joseph Hellmesberger,Jr: Elfenreigen
      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小精灵的舞蹈

      4、Johann Strauss II: Express. Polka schnell, op. 311
      小约翰·施特劳斯:特快列车快速波尔卡

      5、Johann Strauss II: Nordseebilder. Walzer, op. 390
      小约翰·施特劳斯:北海风光圆舞曲

      6、Eduard Strauss: Mit Extrapost. Polka schnell, op. 259
      爱德华·施特劳斯: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

      下半场

      7、Johann Strauss II: Ouvertüre zur Operette "Der Zigeunerbaron"
      小约翰·施特劳斯:轻歌剧《吉普赛男爵》序曲

      8、Josef Strauss: Die Tänzerin. Polka francaise, op. 227
      约瑟夫·施特劳斯:舞女法兰西波尔卡

      9、Johann Strauss II: Künstlerleben. Walzer, op. 316
      小约翰·施特劳斯: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

      10、Johann Strauss II: Die Bajadere. Polka schnell, op. 351
      小约翰·施特劳斯:印度舞姬快速波尔卡

      11、Eduard Strauss: Opern-Soiree. Polka francaise, op. 162
      爱德华·施特劳斯:歌剧院晚会法兰西波尔卡

      12、Johann Strauss II: Eva-Walzer. Nach Motiven aus "Ritter Pásmán"
      小约翰·施特劳斯:伊娃圆舞曲(选自轻歌剧《骑士帕斯曼》)

      13、Johann Strauss II: Csárdás aus "Ritter Pásmán“, op. 441
      小约翰·施特劳斯:查尔达什舞曲(选自轻歌剧《骑士帕斯曼》)

      14、Johann Strauss II: Egyptischer Marsch, op. 335
      小约翰·施特劳斯:埃及进行曲

      15、Joseph Hellmesberger,Jr: Entr'acte Valse
      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幕间圆舞曲

      16、Johann Strauss II: Lob der Frauen. Polka mazur, op. 315
      小约翰·施特劳斯:妇女颂玛祖卡波尔卡

      17、Josef Strauss: Sphärenklänge. Walzer, op. 235
      约瑟夫·施特劳斯:天体乐声圆舞曲

      加演

      18、Johann Strauss II: Im Sturmschritt. Polka schnell, op. 348
      小约翰·施特劳斯:飞奔快速波尔卡

      19、Johann Strauss II: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Walzer,op.314
      小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20、Johann Strauss I:Radetzky-Marsch,op.228
      老约翰·施特劳斯:拉德茨基进行曲

  • —— 上 半 场 ——

    2019年的开场曲目是卡尔·米歇尔·齐雷尔的《冯·勋菲尔德男爵进行曲》。随着亮相频率的增加,前些年还很小众的齐雷尔在全世界的知名度正变得越来越高,这位昔日施特劳斯家族乐队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最近几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获得了稳定的出场时间,逐渐从边缘人物成为了常备之选;与前几次不同的是,本届演出并没有选择齐雷尔的圆舞曲。冯·勋菲尔德男爵(Von Schönfeld)是奥匈帝国时期的一位高级军官,他让齐雷尔创作这首作品时,已身居帝国军队总参谋长的要职,男爵希望作曲家写一首进行曲来为部队的阅兵游行活动助兴。但对于这个委约,健忘的作曲家居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男爵来问他索要成果,才猛然想起有这档子事儿。

    时间虽然很仓促,但对于军乐队指挥出身的齐雷尔来说,创作一首进行曲显然并没有多少难度,他在钢琴前确定旋律主题后,很快就完成了谱曲和管乐配器工作。1890年10月16日,这首进行曲首次公演于维也纳,从此一炮而红。国内听众对它可能并不熟悉,但对于奥地利人而言,《冯·勋菲尔德男爵进行曲》一定是耳熟能详的——自1920年起它成为奥地利陆军阅兵仪式的官方配乐,而且还经常在当地各种节庆演出中亮相。用这首气宇轩昂、洋洋自得的军乐来为新年音乐会开场,不仅恰如其分而且还和压轴的《拉德茨基》遥相呼应,两首进行曲不仅都以奥地利著名将领的名字来命名,在其祖国的知名度也不相上下。

    对于施特劳斯家族的很多舞曲,人们都可以轻松地通过曲子的标题发现某一方面的线索,或是音乐所描绘的主题,或是作品灵感的来源、创作的背景,还可能是曲目题献的对象。但也有一部分例外,它们的标题令人费解。譬如音乐会接下来将要演奏的这首《交易圆舞曲》;早前它还曾被译作《股票交易圆舞曲》或是《证券交易圆舞曲》。听众们一定会觉得好奇——这难道是约瑟夫·施特劳斯为证券交易所特别创作的舞曲?从目前可以查阅到的史料来看,没有任何信息证明这首圆舞曲和股票、证券有瓜葛。或许由于这个原因,它的标题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译法——《流转圆舞曲》,但同样难以从中猜透作曲家的本意。

    在《交易圆舞曲》首版曲谱的标题页上,有一幅爱神Amour让一对男女的手握到一起的画面,而这首曲子除了序奏之外的大部分篇幅,确实显得绵柔细密、缠绵悱恻,很容易联想到男女情人之间的相聚、重逢或是和解,不过这似乎依然与“交易”无关。谜底究竟是什么呢?

    有研究者开始从作曲家创作这首圆舞曲时的人生际遇,尝试寻找答案——1865年狂欢节音乐季期间,身体向来虚弱的约瑟夫·施特劳斯开始频繁地头疼,甚至时常晕倒,因此不得不暂停登台表演。从医生那里他得知自己患有严重的脑病,对于年仅38岁、正处于事业黄金期的音乐家而言,这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情况虽然令人沮丧,但约瑟夫并没有因此告别指挥台以及他所钟爱的作曲事业,相反,他出人意料地很快回到了工作状态中。这一年的8月2日,在维也纳人民公园举行的一场慈善音乐会上,他为听众们献上了这首刚刚创作完成的《交易圆舞曲》。

    我们可以清晰地从乐曲那色调阴暗的序奏部分,体验到一种呼之欲出的沉重与凄楚,这被某些听众认为是约瑟夫对病痛缠身时可怕感受的描绘;然而随着音乐的推进,消极的气氛逐渐被曼妙的舞蹈旋律和不断明快起来的音色所驱散,最终以乐观的情绪收尾。研究者将音乐氛围的这种改变,视为作曲家心情状态的扭转,与此同时也对《交易》这个标题做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读——繁重的日常工作虽然不断消耗着作曲家的病体,但艺术创作的乐趣又让约瑟夫收获了克服病魔的信念以及面对命运挑战的勇气,这何尝不是一种特殊的“交易”?

    这首圆舞曲并不是作曲家最负盛名的作品,不过在我看来,它却很不一般。与哥哥小约翰相比,约瑟夫的音乐里浪漫主义气息更为浓郁,特别是他的圆舞曲,蕴藏在那些迷人旋律下的是发自内心的抒情性,时而忧伤、时而热烈,有些旋律令人陷入沉思、有些则让人欢欣鼓舞,《交易圆舞曲》无疑是这些特征最鲜明的诠释之一,彰显了约瑟夫独特的艺术品味。这首作品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上一次亮相要追溯到1993年,也正是那一年意大利人穆蒂与乐队的精彩演绎,让许多人从此爱上了这首气质迷人的曲子;期待蒂勒曼与维也纳爱乐的合作,能为我们带来更丰富的感受。(演出后补充:音乐会当天,蒂勒曼和乐团演奏得很慢,感觉细腻有余而内在驱动力不足)

    音乐会的第三首曲子是《小精灵的舞蹈》,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以巧妙配器精心塑造的这些“舞蹈小精灵们”,时隔十二年之后将再度出现在元旦的金色大厅里;在充满回味的《交易圆舞曲》之后安排这部作品,无疑是非常合适的。在创作这首曲子时,作曲家显然受到了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序曲》的启发,我们会发现这首小品的第一部分,与《仲夏夜之梦序曲》里描绘小精灵舞蹈的那个呈示部主题如出一辙。作曲家利用小提琴在高音区轻盈的音色,辅以中提琴、大提琴活泼的拨弦以及钢片琴灵动的点缀,营造出一幅引人遐想的神秘画面;随后是一支舒缓而优美的圆舞曲,与此前急促繁忙的节奏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最后小精灵主题再次出现,音乐仍然在神秘的氛围中结束。

    接下来将要登台的将是小约翰·施特劳斯1866年创作的《特快列车快速波尔卡》,这是施特劳斯家族一系列与火车有关的作品里并不常演的一首,也是本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首演曲目之一。《特快列车》的沉寂或许是因为它没有像其他同类题材的曲子那样,用乐器或旋律来模拟蒸汽列车独有的声音。这首快速波尔卡在今天听来似乎稀松平常,在首演时却令听众感觉节奏新奇;这种反差正如现在我们视蒸汽列车为老古董,但在当时的欧洲大陆却是不折不扣的“黑科技”。在一些传记中,小约翰·施特劳斯被描述为“旅行恐惧者”,在乘坐火车时总喜欢把窗帘拉下来,但这并不妨碍他用自己的音乐作品来赞颂铁路这项伟大的工业化时代新发明。

    随后我们将迎来上半场的另一部重量级作品——《北海风光圆舞曲》。1870年后,小约翰·施特劳斯把自己的事业重心逐渐从经营乐队和为舞厅创作跳舞音乐转到了轻歌剧创作上,因此在纯器乐作品领域不再像之前那样高产,他会把轻歌剧中的经典唱段或旋律改头换面连缀成一部新的圆舞曲,譬如著名的《一千零一夜》和《南国玫瑰》就是此类典范。不过1879年完成的《北海风光》却是例外,它与轻歌剧完全没有关系,是小约翰·施特劳斯在旅行中灵光乍现。

    制造商=CANON;型号=CANON EOS 400D DIGITAL;焦距=31毫米;光圈=F6.3;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400;白平衡=自动;曝光补偿=0.0EV;曝光时间=1/60秒;曝光程序=未知;场景类型=标准;日期=2010.10.30 13:17:07

    1878年5月,丧偶才50天的小约翰·施特劳斯迅速迎娶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28岁的Angelika Dittrich,两人的年龄相差25岁。这段婚姻最终被证明是一个错误,仅仅维系了不到五年时间,但至少在一开始总是甜蜜多于烦恼。这年夏天,小约翰与新婚妻子一起来到如今位于德国北部的北弗里西亚群岛(North Frisian island)度假。威克海滨浴场的气候和风光让作曲家和妻子感到非常舒适,因此他们在第二年再度光临。在这期间,小约翰显然有无数机会领略北海的迷人风光,进而催生出这部圆舞曲新作。

    与其说《北海风光》是一部圆舞曲,不如将之视为一幅成功的管弦乐交响音画,虽然圆舞曲的节奏依然鲜明,但小约翰通过自己极富创意的旋律和精妙逼真的配器,为听众们描绘出了海景的波澜壮阔。对于经验丰富的“圆舞曲之王”而言,这固然不是什么难事儿,但必须承认这是一部与众不同的新作品——色调冷峻的序奏显得宽广而大气;在随后的若干小圆舞曲中,作曲家总是不失时机地在曼妙的舞蹈旋律中穿插波涛的声音,还用管弦乐队模拟出了风暴下可怖的惊涛骇浪,展现出了高超的技法。

    1879年11月,《北海风光》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首演,担任指挥的是作曲家的小弟弟爱德华·施特劳斯,来自观众席的反馈非常热烈,这部圆舞曲不得不又重复演奏了四遍。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人们习惯用更庞大的乐队阵容来演奏这首曲子,它听起来无疑会比当年首演时更加动人心魄。纵览录音文献,如果我们把这部作品视为音画,那么2004年Yakov Kreizberg指挥维也纳交响乐团的那版录音无疑傲视群雄,其细腻的刻画足以令1998年梅塔和2005年马泽尔在当时新年音乐会上的演绎变得黯然失色;此番蒂勒曼版的《北海风光》能否成为演出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我们期待。(演出后补充:我觉得这是整场音乐会蒂勒曼指挥得最成功的一首圆舞曲)

    音乐会的上半场将在爱德华·施特劳斯的《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中落下帷幕,这首1887年问世的作品可以算爱德华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也是2000年以来它第三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节目单上。最近的一次亮相,是在并不遥远的2016年,令人记忆犹新的是,那次的年度指挥杨松斯从“邮差”手里接过了一根特殊的指挥棒,带领乐团完成了演奏。仅仅三年之后,蒂勒曼和乐团再度选择《特快邮车》,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在文章接近收尾时,我似乎猜测到了一种可能性。

  • —— 下 半 场 ——

    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下半场将在《吉普赛男爵序曲》中拉开帷幕。虽然这是此曲时隔十年之后的再度上演,但《吉普赛男爵》作为小约翰·施特劳斯最成功的轻歌剧,与之有关的音乐作品其实在最近几年经常与听众见面,譬如2016年的《珍宝圆舞曲》,2018年的《入城式进行曲》和《相亲波尔卡》,它们或是直接来自这部轻歌剧,或是由剧中音乐改写而成。融汇了匈牙利风情和维也纳格调的歌剧序曲,同样荟萃了剧中的多段精彩旋律,特别是乐曲第二部分那支由双簧管在拨弦伴奏下吹出的悠扬曲调显得尤为动人,重复时作曲家又加入了大提琴和竖琴,美妙的组合让整段音乐变得更为沁人心脾。这支曲子正是来自《吉普赛男爵》第一幕接近尾声时,女主人公萨菲主唱的《Hier in diesem Land Eure Wiege stand(你们的摇篮,就曾在这片土地上)》,是一首赞美故乡的深情颂歌。序曲的后半部分则变得更为多元、喧闹且富有张力,不仅有吉普赛韵味浓郁的旋律,也有维也纳式的波尔卡和圆舞曲,作曲家巧妙地将剧中的这些音乐片段拼贴组合在一起,丝毫不显突兀;最后小约翰直接使用了歌剧第一幕结束前,表现吉普赛人载歌载舞簇拥男女主人公退场的快速旋律,把气氛推向最高潮。

  • 蒂勒曼将是1987年以来第四位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献演《吉普赛男爵序曲》的指挥家,另外三人分别是卡拉扬(1987年)、小克莱伯(1992年)和巴伦博伊姆(2009年)。前辈大师那些成功的历史版本,是否会让这位“新人”倍感压力?想必雄才大略的蒂勒曼会有自己的思路。(演出后补充:最终呈现的效果基本算不功不过)

    约瑟夫·施特劳斯在波尔卡领域取得过很高的成就,音乐会接下来将要演奏的《舞女法兰西波尔卡》(《女舞蹈家法兰西波尔卡》)虽非热门,但也十分好听。关于该曲的文献资料相当有限,只知道它作为约瑟夫的新作曾在1867年夏季演出过好几次。通过标题,后人猜测这首舞曲是作曲家在观赏了某位女性舞者演出后灵感迸发的产物。随着1867年7月约瑟夫·施特劳斯因为健康原因不得不离开舞台,它就从家族乐队的演出节目单中销声匿迹了。时隔一百五十多年后,这首一度被人们遗忘的典雅小品,将在公元2019年元旦这天重新焕发光彩,这的确非常神奇。

    随后登场的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作品316号《艺术家的生涯圆舞曲》,与著名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作品314号)之间相隔了一部《妇女颂玛祖卡波尔卡》(作品315号)。值得注意的是,《妇女颂》将在下半场第十首演奏;也就是说,这三首编号相连的作品将在这半场音乐会上先后与听众见面,不知道是不是主办方的刻意安排?出版编号相连,意味着这三首作品创作于同一时期,特别是《艺术家的生涯》和《蓝色多瑙河》,被某些评论家们认为是小约翰在这个时期圆舞曲创作领域水准不相上下的“姐妹篇”;从某种角度来看的确如此,它们的首演地都是多瑙大街上的狄安娜舞厅,时间都在1867年2月,只是相差了几天而已。

    当时作曲家将这首新圆舞曲献给舞会的主办方——维也纳“黄昏之星(Hesperus)”艺术家协会,他用《艺术家的生涯》这一标题来向协会的广大会员表示敬意。其实施特劳斯兄弟自己也是“黄昏之星”的会员,他们为协会主办的舞会谱写了大量受欢迎的作品,有一些的标题直接带有“Hesperus”一词。现在我们可以说,在当年献给艺术家协会的曲子里,《艺术家的生涯》无疑是最杰出的一部圆舞曲。或许有人会问,怎么不是名气更大的《蓝色多瑙河》?因为后者并非为“黄昏之星”所写,而是小约翰应维也纳男声合唱团之邀创作的。显然,施特劳斯的音乐在那个时代实在是太受维也纳娱乐圈欢迎了。

  • 作为小约翰圆舞曲创作黄金时期的代表作之一,《艺术家的生涯》在旋律上的造诣完全可以和《蓝色多瑙河》相提并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由圆号、双簧管和单簧管引出的序奏显得格外优美、恬静,这个著名的主题贯穿了整部作品;五首小圆舞曲一共十个旋律主题,每一个都赏心悦耳、美不胜收,各具风韵又相辅相成,互相之间的衔接、递进也十分自然流畅;篇幅宏大的尾声回顾了之前的主题,在全曲结束之前更是完整重现了第一圆舞曲的A段,也是与序奏的呼应,最后在辉煌热烈的气氛中收尾。这首作品并无任何标新立异,是很典型的小约翰式的维也纳圆舞曲,但人们却常常因为《艺术家的生涯》,赞叹小约翰·施特劳斯在旋律方面的超人天赋和巨大创造力。

    根据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说法,2019年恰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建立150周年,因此特别选择这首圆舞曲向艺术家们致敬。新年音乐会当天,现场演奏《艺术家的生涯》时,电视直播画面将播放提前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内录制完成的芭蕾舞画面;而演出中场休息时的音乐短片《Wiener Staatsoper 1869-2019》同样以歌剧院为创作主题和画面背景。2019年也将是《艺术家的生涯》近三十年以来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第五次亮相,前面四次分别是1989年(小克莱伯)、1999年(马泽尔)、2002年(小泽征尔)和2006年(杨松斯)。

    接下来演奏的《印度舞姬快速波尔卡》是小约翰·施特劳斯根据自己的第一部轻歌剧《英迪戈与四十大盗》中的几段旋律连缀而成的。在2017年的导赏中,写到《一千零一夜圆舞曲》时我曾花费不小的篇幅向大家介绍过这部剧目,这里不再赘述。利用《英迪戈与四十大盗》中的音乐,作曲家改编出的管弦乐作品多达九部之多,除了最著名的《一千零一夜》外,现在仍经常演出的还有两首快速波尔卡——《印度舞姬》和《飞奔》,它们恰好都被主办方列入了今年的节目单。

    在原剧中有一位化名芳妮的维也纳女孩,不幸流落到虚构的马卡萨尔王国,进而成为国王英迪戈心爱的舞姬;虽然剧中形象是维也纳人,但鉴于歌剧的故事背景,作曲家为这首快速波尔卡起名为《印度舞姬》。音乐主题主要来自剧中第二幕和第三幕的芭蕾音乐、间奏曲与合唱,听起来并无任何“印度元素”,但作品拥有令人目眩的速度和富有煽动性的配器效果,非常适合在新年音乐会上用来提振一下听众们的精神。

    最近几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节目单公布之后,许多乐迷和媒体公众号会迅速行动起来,在网络曲库或个人收藏中寻找对应的曲目链接,然后发布一套完整的“先听为快集”。但今年情况有所变化,因为音乐会接下来将要上演的爱德华·施特劳斯作品《歌剧院晚会法兰西波尔卡》此前似乎并没有被录制成唱片,曲集的完整性自然要受到影响。对于听众来说,这首作品无疑是真正意义上的“新作品”,它所能带来的新鲜感可能是其他曲子无法比拟的。或许这位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舞台上一直以来的“配角”会带给我们额外的惊喜。(演出后补充:这首迷人的法兰西波尔卡确实为音乐会平添了亮色,惊讶于爱德华·施特劳斯居然写出过如此典雅的慢节奏音乐)

    《歌剧院晚会法兰西波尔卡》后,我们将听到音乐会的第四首圆舞曲《伊娃圆舞曲》,选自小约翰·施特劳斯一生中创作的唯一一部正歌剧——根据叙事长诗改编的《骑士帕斯曼》。这是1885年《吉普赛男爵》大获成功之后,小约翰又一部引发大众关注的剧作,首演于1892年元旦。和《吉普赛男爵》一样,《骑士帕斯曼》也融汇了匈牙利元素,甚至更加鲜明——原著和剧本作者都出生于匈牙利、故事背景是十四世纪的匈牙利王国、剧中主要唱段都采用匈牙利语,音乐也洋溢着浓厚的匈牙利风格。这部歌剧并没有取得成功,剧本和音乐都存在一些问题,因此演出九场之后就再也没有被完整地搬上过舞台。不过剧中的一部分旋律仍然受到了舆论的好评,在经过小约翰·施特劳斯的重新编配后,形成了一批管弦乐作品得以流传下来,《伊娃圆舞曲》也是其中之一。圆舞曲的主要旋律来自剧一首美妙的抒情曲《O, gold'ne Frucht am Lebensbaum(哦,生命之树上的金色果实)》,是男主人公帕斯曼妻子的伊娃所演唱的,这也是曲子标题的由来。整部作品只有两个小圆舞曲,规模虽小但也包含了完整的序奏和尾声。

    在《骑士帕斯曼》的第三幕中,匈牙利国王和波西米亚公主在皇宫中举行盛大婚礼,作曲家为这段场景配写了大段舞曲,包括波尔卡、圆舞曲以及音乐会接下来将要上演出的这首《查尔达什舞曲》。经过重新编配后,这些音乐独立成为小约翰的第441号作品——《骑士帕斯曼中的芭蕾音乐》。歌剧本身饱受批评,婚礼场景下的这些舞曲却令观看首演的人们印象深刻,著名乐评家爱德华·汉斯利克(Eduard Hanslick)在报纸上表达了自己的赞许之情。很显然,小约翰·施特劳斯在这里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大显身手,成功取悦了现场观众,《查尔达什舞曲》更是组曲中的神来之笔。

    “查尔达什”是匈牙利的一种民间舞蹈,通常由慢节奏的“拉绍”(Lassau)和快速度的“弗里斯”(Friss)两部分组成,小约翰的这首同样也不例外——前半段舒缓低回、深情款款,后半段节奏热烈、激情狂放,从旋律到配器都蕴含着匈牙利民间音乐的风韵,它极富感染力,最后的高潮几乎令人血脉崩张。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元旦当天在乐队演奏这首《查尔达什舞曲》时,电视直播画面会切换到事先在格拉芬内格城堡里录制完成的芭蕾舞段落,电视观众将获得听觉和视觉的双重享受。

    在小约翰·施特劳斯那首充满异国情调并需要乐团乐师们放声高歌的《埃及进行曲》以及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神秘而令人期待的《幕间圆舞曲》之后,是小约翰1867年创作完成的《妇女颂玛祖卡波尔卡》,这正是前文提到过的那首出版编号夹在《蓝色多瑙河》与《艺术家的生涯》之间的曲子。作品的标题与德国诗人席勒的诗作《妇女的尊严(Würde der Frauen)》有着显而易见的关联,在曲子的第一版钢琴曲谱的封面上印有这首诗的第一句:Ehret die Frauen! Sie flechten und weben Himmlische Rosen ins irdische Leben……(尊重女性!她们把圣神的玫瑰编织进凡间的生活)。平和优雅的玛祖卡-波尔卡节奏、恬淡悠扬的旋律加上别具匠心的配器,让音乐本身与曲目标题显得相得益彰。但正当人们以为这首洋溢着母性气息的曲子会在减速和渐弱中温柔收尾时,作曲家却为它写了一个听起来异常恢弘的尾声。

    这一极富反差效果的设计,不由让人联想到当时的历史背景。1866年的夏天,奥地利在普奥战争中失利,经济也陷入低迷,整个国家都沉浸在郁郁寡欢的气氛之中;而第二年的维也纳狂欢节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这种气氛的影响。身在其中的施特劳斯兄弟,显然非常希望用自己的音乐创作来安抚民众脆弱的心灵、扫却大家心头的阴霾,小约翰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约瑟夫的《谵妄圆舞曲》都是这一背景下的产物,因此同期作品《妇女颂》里这个富丽堂皇的结尾,或许也是为了提振当时维也纳人低落的士气。这首作品1867年2月首演于维也纳人民公园,《蓝色多瑙河》、《艺术家的生涯》也同场亮相。

    正式曲目的最后一首将是《天体乐声圆舞曲》,这无疑是作曲家最受听众欢迎的一首作品,也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有史以来演出次数最多的约瑟夫·施特劳斯的圆舞曲;这是自1987年以来,它第七次出现在节目单中,《天体乐声》也由此得以脱颖而出,超越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皇帝》和《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成为除每年必演的《蓝色多瑙河》之外,亮相频率最高的圆舞曲。这首曲子是约瑟夫为1868年1月21日举办的医学院舞会而特别创作的。关于“天体乐声”这个题目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舞会主办方出了命题作文,要求作曲家写一首能够表现宇宙天体声响的音乐;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这个标题与舞会毫无关系,是作曲家自己的主意。

    无论哪种说法准确,约瑟夫都交出了一份能够令自己和观众都非常满意的答卷。在我看来,《天体乐声》是作曲家在圆舞曲领域登峰造极之作。虽然在此后一年半时间里,约瑟夫·施特劳斯又写下了十余首圆舞曲,直至1870年7月英年早逝,但这些作品的受欢迎程度,都没能超越之前诞生的作品235号。如果说上半场的《交易圆舞曲》凸显了约瑟夫·施特劳斯的审美气质,那么《天体乐声》不仅延续了他一贯内敛而浪漫的创作风格,而且在艺术上更加完美。由管乐和竖琴奏出的引子具有神秘色彩,也切合了作品的标题;五首小圆舞曲每一段都很动听,灵动跳跃中隐藏着足以深入肌理、抚慰心灵的力量;重现了作品开头的旋律后,作曲家赋予了整部圆舞曲一个灿烂的尾声,把气氛推向极致的同时也成功地升华了主题。

    对于施特劳斯家族的许多忠实拥趸而言,约瑟夫那些杰出圆舞曲所蕴含的独特魅力,他们似乎很少能在小约翰的作品中体味到。虽然兄弟俩都是当之无愧的旋律大师,但约瑟夫的创作在情感投入上无疑更为充沛,这种差别或许缘于他们完全不同的个性和价值观。在艺术领域,约瑟夫不仅天赋卓越,也比兄长更多才多艺;起步虽晚,却进步神速。“圆舞曲之王”的桂冠虽然戴在小约翰的头顶上,但他对于弟弟的创作才华一直是肯定甚至是有些羡慕的。

    《天体乐声圆舞曲》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有太多令人难忘的精彩回忆,远到1987年卡拉扬大气磅礴的版本和1992年小克莱伯潇洒流畅的演绎,近也有2013年威尔瑟-莫斯特及2016年杨松斯细腻动人的诠释;蒂勒曼能用这首作品向自己的老师、前辈和现在的同行发起挑战吗?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接下来音乐会将进入加演环节。第一首加演曲将是《飞奔快速波尔卡》,和此前已经演奏的《印度舞姬快速波尔卡》一样,它也是从轻歌剧《英迪戈与四十大盗》中的旋律改编而成的。有音乐史学家认为,小约翰·施特劳斯之所以会开始写作轻歌剧,与法国人奥芬巴赫不无关系,后者的作品曾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维也纳大红大紫过一阵子。基于这个判断,人们不难从这首配器火爆的《飞奔快速波尔卡》里,察觉出奥芬巴赫的某些音乐风格对小约翰的影响,因为它听上去与奥芬巴赫名作《地狱中的奥菲欧》中的康康舞曲一样令人感到窒息却又欲罢不能。1871年5月19日,《飞奔》在爱德华·施特劳斯的指挥下首演于维也纳人民公园,这无疑是一首令听众喜出望外的欢快曲子,直到今天也毫不过时。

  • 当我写到这里,并查阅了一下历年曲目数据库之后,突然有一个新的发现——2019年的这份节目单里,抛开最后两首必演曲目,前后共有五部作品是马瑞斯·杨松斯之前曾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指挥过的,分别是:上半场的《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以及下半场的《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妇女颂玛祖卡波尔卡》《天体乐声圆舞曲》《飞奔快速波尔卡》。这纯属巧合还是蒂勒曼想用一种特别的方式,与自己慕尼黑的竞争对手杨松斯来一次隔空打擂?这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按照维也纳的惯例,音乐会的最后两首曲目将是铁打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以及《拉德茨基进行曲》;而按照这里的惯例,对于这两首每年必演、大家已经非常熟悉的作品,我向来不会耗费篇幅进行专门介绍。不过前不久Soomal正好转载了《战争与和平:《蓝色的多瑙河》小史 》[作者:高远致 ] ,这篇宏文为大家细致回顾了《蓝色多瑙河圆舞曲》的前世今生,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阅读。

  • —— 1987-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热门曲目排行榜 ——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要对1987年以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热门曲目排行榜进行一下更新。在圆舞曲榜上,约瑟夫·施特劳斯的《天体乐声圆舞曲》一举超越哥哥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和《皇帝圆舞曲》,从而独享宝贵的亚军宝座。歌剧序曲方面,随着《吉普赛男爵序曲》排名上升,它得以和《护林员序曲》和《威尼斯之夜序曲》一起并列亚军,冠军仍然属于《蝙蝠序曲》。而在进行曲排行上,《埃及进行曲》今年得以进入前三名,它与同样充满异国情调的《波斯进行曲》一起并列季军。而波尔卡舞曲的榜单暂时没有发生变化。详细榜单如下:

    • ●圆舞曲榜

      冠军:33次——小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作品314号(1987年-2019年)
      亚军:7次——约瑟夫·施特劳斯《天体乐声》作品235号(1987年、1992年、2004年、2009年、2013年、2016年、2019年)
      季军:6次(两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皇帝》作品437号(1987年、1991年、1996年、2003年、2008年、2016年);小约翰·施特劳斯《维也纳森林的故事》作品325号(1990年、1994年、1999年、2005年、2014年、2018年)

      ●波尔卡舞曲榜

      冠军:8次——小约翰·施特劳斯《无穷动》作品257号(1987年、1988年、1993年、1995年、1999年、2002年、2010年、2015年);
      亚军:7次——小约翰·施特劳斯《闲聊》作品214号(1988年、1990年、1992年、1998年、1999年、2008年、2012年)
      季军:6次——小约翰·施特劳斯《电闪雷鸣》作品324号(1987年、1992年、1999年、2009年、2012年、2018年)

      ●序曲榜

      冠军:5次——小约翰·施特劳斯《蝙蝠》序曲(1987年、1988年、1989、2002年、2010年)
      亚军:4次(三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车叶草》序曲(1991年、1996年、2007年、2014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威尼斯之夜》序曲(1994年、2001年、2009年、2016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吉普赛男爵》序曲(1987年、1992年、2009年、2019年)

      ●进行曲榜

      冠军:33次——老约翰·施特劳斯《拉德茨基》作品228号(1987年-2004年、2006年-2019年,其中2001年演奏两次)
      亚军:4次——小约翰·施特劳斯《入城式》(1990年、2006年、2009年、2018年)
      季军:3次(两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波斯》(1992年、2000年、2012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埃及》(1993年、2014年、2019年)

    特别感谢徐瑟秋先生、陈唯正先生在德语翻译方面给予本文的帮助。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8.029.136.***
    218.029.136.***
    发表于2019.01.05 16:20:56
    41
    太赞,喜欢这种普及式介绍。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1.04 20:41:44
    40
    106.034.176.***
    106.034.176.***
    发表于2019.01.04 08:29:51
    39
    111.250.191.***
    111.250.191.***
    发表于2019.01.03 00:16:50
    38
    116.233.091.***
    116.233.091.***
    发表于2019.01.02 16:00:26
    37
    014.116.133.***
    014.116.133.***
    发表于2019.01.01 23:37:32
    36
    171.010.***.***
    171.010.***.***

    此帖使用iPad提交
    发表于2019.01.01 22:56:13
    35
    114.241.***.***
    114.241.***.***
    如题,维也纳爱乐乐团官网已经官宣,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由拉脱维亚指挥家,1987年11月18日出生的马里斯·扬颂斯的同胞兼弟子安得列尔斯·尼尔森斯指挥,这是他首次亮相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是第二位亮相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拉脱维亚指挥家,以及第18位登台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大师。期待您稍后的文章,祝您新年快乐!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1.01 21:52:06
    34
    125.037.161.***
    125.037.161.***
    发表于2019.01.01 20:46:06
    33
    112.017.247.***
    112.017.247.***
    发表于2019.01.01 19:46:55
    32
    现在CCTV15音乐频道在转播的说
    此帖使用G8142提交
    发表于2019.01.01 18:29:40
    31
    116.136.020.***
    116.136.020.***
    发表于2019.01.01 18:05:28
    30
    123.117.028.***
    123.117.028.***
    发表于2019.01.01 17:21:08
    29
    061.151.178.***
    061.151.178.***
    发表于2019.01.01 13:31:47
    28
    123.151.077.***
    123.151.077.***
    发表于2019.01.01 00:38:25
    27
    111.193.239.***
    111.193.239.***
    发表于2018.12.31 23:18:13
    26
    123.118.018.***
    123.118.018.***
    发表于2018.12.31 12:24:48
    25
    001.180.017.***
    001.180.017.***
    发表于2018.12.31 08:04:44
    24
    10
    而且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并不拒绝施特劳斯家族之外的作曲家,目前一共有二十多位施特劳斯家族以外的作曲家在这台演出登台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8.12.30 11:30:44
    23
    03
    新历新年是西方是重要节日,每年一次的新年音乐会这么重要活动全部给了施特劳斯一个家族,让其他作曲家如何感想?!
    发表于2018.12.30 11:09:39
    22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179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