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导赏 非官方中文节目册与唱片说明书
刘恩惠 于 2019.12.29 11:59:50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权:原创 | 平均/总评分:09.86/414

Soomal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特别申明:Soomal已经连续多年独家发布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导赏系列文章。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我们屡次发现有媒体或个人在撰写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相关的文章时,或在进行新年音乐会直播、录播的过程中,直接引用、抄袭本系列文章的大量内容而未注明出处。Soomal一贯乐于在尊重原始出处的前提下提供免费的咨询,因此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如需引用本文内容但不方便、不愿意注明出处,请至少先征得本文作者同意,否则将视为侵权。可通过文章最下方评论栏留言的方式提出内容引用申请,谢谢配合。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确定由拉脱维亚人安德里斯·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指挥,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将成为历史上第18位执棒这台年度音乐盛会的音乐家,也是近四届(2017-2020)以来的第三张“新面孔”。如此密集地将“新人”推向这个舞台,您自然可以说这是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寻求变革,但又何尝不是出于无奈?岁月的无情流逝,让可以邀请到的“老人”越来越少了——曾经指挥过这台盛会的老一辈大师,在最近几年接连离我们而去,抑或不再有登台的可能,这其中包括去世的克劳迪奥·阿巴多(1933-2014)、洛林·马泽尔(1930-2014)、尼克劳斯·哈农库特(1929-2016)、乔治·普莱特(1924-2017)和刚刚离我们而去的马瑞斯·杨松斯(1943-2019),还有罹患重病的祖宾·梅塔、小泽征尔,以及公开宣布今后将不再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里卡多·穆蒂。(意外的是,穆蒂大师再次食言,乐团在2020年元旦宣布,穆蒂接受邀请将指挥2021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除去上面这些,剩下的“旧面孔”已经屈指可数,有过两次执棒经历且今后有可能继续收到邀请的指挥家,只剩下78岁的丹尼尔·巴伦博伊姆(2009、2014两度执棒)和60岁弗朗茨·威尔瑟-莫斯特(2011、2013年两度执棒)。因此,对于乐团来说,邀请“新面孔”来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既是主动创新,也是被动妥协,为了保持新鲜度,他们必须拓宽选择面。

  • 制造商=SONY;型号=ILCE-7RM2;镜头=FE 55mm F1.8 ZA;版权=www.marcoborggreve.com;摄影师=marco borggreve;焦距=55毫米;等效焦距=55毫米;光圈=F5.6;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250;白平衡=自动;对比度=标准;饱和度=标准;锐度=标准;曝光补偿=0.0EV;曝光时间=1/80秒;曝光程序=手动模式;场景类型=标准;日期=2018.09.17 13:18:17
  • 和乐团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并乐于和他们一起演绎这些轻音乐舞曲,是维也纳爱乐邀请新年音乐会年度指挥的两大条件。因此,所谓的“新面孔”其实都是乐团的老朋友,尼尔森斯也不例外——自2010年起,他已和乐团愉快合作了近十年,维也纳爱乐最新录制的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正是由尼尔森斯执棒的。而他更重要的职务是莱比锡格万特豪斯管弦乐团和波士顿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同时执掌这两家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名团,频繁来往于欧洲和北美之间,还要以客席指挥身份到世界各地巡演,41岁的尼尔森斯绝对堪称当今职业音乐家中的“全球劳模”——根据BACHTRACH的数据,他以全年指挥121场音乐会的骄人成绩,荣登“2018年度最忙碌指挥家”的榜首,比第二名捷杰耶夫足足多了28场(2019年尼尔森斯继续以132场的成绩蝉联冠军)。当老一辈艺术家逐渐从舞台隐退,自然只有依靠像他这样年富力强且广受乐团欢迎的新一代顶上来。

  • 不断靠后的发际线、刻意蓄起的络腮胡子、持续增厚的身板,外形上的这些改变让尼尔森斯俨然已经从“小鲜肉”蜕变为“中年大叔”。除了看上去越来越成熟,他的指挥技艺也日臻老道。虽然此前尼尔森斯并没有在唱片中系统地展现过他对维也纳轻歌剧或轻音乐的兴趣,但他艺术生涯的重要导师杨松斯,在执棒2006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之前同样也没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我们并不需要过于担心尼尔森斯是否善于驾驭这些“小作品”。要知道,他与维也纳爱乐进行海外巡演时,曾多次演绎过施特劳斯家族的舞曲作品,譬如2017年11月在中国的演出,他和乐团准备的加演曲目里就有《春之声圆舞曲》、《谵妄圆舞曲》和《电闪雷鸣波尔卡》,所以在这个领域里,相信他们彼此间已建立了良好的默契。从演出前公布的一张照片(如下图)上我们惊喜地看到,尼尔森斯手里握着小号,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会在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展示一下自己的老本行?(在成为职业指挥家之前,他正是一名出色的小号手)假如果真如此,这或许是一个很不错的噱头 。(最后,这个噱头出现在下半场伦拜的作品中)

  • 2019年10月31日,维也纳爱乐乐团官宣了2020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人们欣喜地发现了“路德维希·凡·贝多芬”这个伟大的名字,“乐圣”成为有史以来出现在这台音乐会节目单上的第31位作曲家。2020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他的亮相真是众望所归!在此之前,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对施特劳斯家族以外重要音乐家的隆重纪念还曾出现在以下这几年:

    • 1991年 莫扎特逝世2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莫扎特K.609 No.1、3和K.605 No.3三首舞曲
      1993年 约瑟夫·兰纳逝世15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兰纳《施蒂亚德的舞蹈》、《汉斯波尔卡》
      2001年 约瑟夫·兰纳诞辰2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兰纳《美丽的布尔诺人(美泉宫的人们)圆舞曲》、《猎人的欢乐加洛普》、《施蒂亚德的舞蹈》
      2003年 勃拉姆斯诞辰17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No.5 & 6
      2006年 莫扎特诞辰25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序曲》、兰纳《莫扎特风格圆舞曲》
      2007年 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逝世1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小精灵的舞蹈》、《舞步轻盈快速波尔卡》
      2009年 海顿逝世2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海顿《第45交响曲“告别”》第四乐章
      2011年 李斯特诞辰2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李斯特《梅菲斯托圆舞曲第一号》
      2013年 瓦格纳诞辰2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瓦格纳《罗恩格林第三幕前奏曲》
      2013年 威尔第诞辰20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威尔第《唐·卡洛斯》第三幕中的芭蕾音乐选段
      2014年 理查·斯特劳斯诞辰150周年——特别曲目安排:理查·斯特劳斯歌剧《随想曲》中的《月光曲》

    除了纪念贝多芬,2020年还是约瑟夫·施特劳斯逝世150周年和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大厦(也就是如今新年音乐会举办地金色大厅的所在地)正式落成150周年,主办方同样在曲目上做了对应的安排。整场演出的主角仍然是施特劳斯家族的四位成员,还有常在新年音乐会上亮相的弗朗茨·冯·苏佩、卡尔·米歇尔·齐雷尔、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汉斯·克里斯蒂安·伦拜。加上贝多芬,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共有9位作曲家的作品登场,这个数字和2017年持平,并列史上最多。与此同时,首演曲目的比例也相当之高,如果把贝多芬的《十二行列舞曲》选奏视为一个整体,那么首演曲目总数将有9首(套)之多,几乎是接近半数的比例;不过这个数字,并没有超过2013年,当时威尔瑟-莫斯特和乐团选择的19首曲目中有10首是初次上演。

    —— 曲 目 单 ——

    • 上半场

      1、Carl Michael Ziehrer: Overture to "Die Landstreicher (The Vagabonds)"
      卡尔·米歇尔·齐雷尔:轻歌剧“流浪者”序曲

      2、Josef Strauss: Liebesgrüße (Greetings of Love) Waltz, op. 56
      约瑟夫·施特劳斯:爱的问候圆舞曲

      3、Josef Strauss: Liechtenstein-Marsch, op. 36
      约瑟夫·施特劳斯:列支敦士登进行曲

      4、Johann Strauss II: Blumenfest (Flower Festival) Polka. op. 111
      小约翰·施特劳斯:花之节波尔卡

      5、Johann Strauss II: Wo die Citronen blüh'n (Where the Lemons Blossom), Waltz, op. 364
      小约翰·施特劳斯:柠檬树花开的地方圆舞曲

      6、Eduard Strauss: Knall und Fall (Without Warning), Fast Polka, op. 132
      爱德华·施特劳斯:猝不及防快速波尔卡

      下半场

      7、Franz von Suppé: Light Cavalry Overture
      弗朗茨·冯·苏佩:轻骑兵序曲

      8、Josef Strauss: Cupido, Polka française, op. 81
      约瑟夫·施特劳斯:丘比特法兰西波尔卡

      9、Johann Strauss II: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Be Embraced, You Millions), Waltz, op. 443
      小约翰·施特劳斯:万民拥抱圆舞曲

      10、Eduard Strauss: Eisblume (Ice Flower), Polka mazurka, op. 55 (Arr. W. Dörner)
      爱德华·施特劳斯:冰霜之花玛祖卡波尔卡

      11、Josef Hellmesberger, Jr.: Gavotte
      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加沃特舞曲

      12、Hans Christian Lumbye: Postillon-Galopp, op. 16/2 (Arr. W. Dörner)
      汉斯·克里斯蒂安·伦拜:驿站车夫(邮差)加洛普

      13、Ludwig van Beethoven: Twelve Contredanses, WoO 14(No.1、2、3、7、10、8)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十二行列舞曲选奏(第1、2、3、7、10、8号)

      14、Johann Strauss II: Freuet euch des Lebens. Walzer, op.340
      小约翰·施特劳斯:享受生活圆舞曲

      15、Johann Strauss II: Tritsch-Tratsch. Polka schnell, op. 214
      小约翰·施特劳斯:闲聊快速波尔卡

      16、Josef Strauss: Geheime Anziehungskräfte(Dynamiden). Walzer, op. 173
      约瑟夫·施特劳斯:神秘的引力(动力)圆舞曲

      加演

      17、Josef Strauss:Im Fluge. Polka schnell,op. 230
      约瑟夫·施特劳斯:飞翔快速波尔卡

      18、Johann Strauss II: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Walzer,op.314
      小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19、Johann Strauss I:Radetzky-Marsch,op.228
      老约翰·施特劳斯:拉德茨基进行曲

  • —— 上 半 场 ——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开场曲是一首冷门的轻歌剧序曲,来自卡尔·米歇尔·齐雷尔的《流浪者序曲》。诚如我在去年导赏中所说的那样——前些年还很小众的齐雷尔在全世界的知名度正变得越来越高,这位昔日施特劳斯家族乐队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最近几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获得了稳定的出场时间,逐渐从边缘人物成为了常备之选。这里再补充一个冷知识——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历史上,此前还没有任何一位施特劳斯家族以外的作曲家,能够让自己的作品连续两年以开场曲亮相,这个惯例在2020年被打破了。

    《流浪者》完成于1899年,是极少数当代还在上演的齐雷尔轻歌剧,它曾被拍摄成影视剧,发行过唱片和影碟。和大多数同类作品一样,《流浪者》的序曲荟萃了整部作品重要的音乐片段,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第一幕中极具抒情性的《Sei gepriesen,du lauschige Nacht》(赞叹这安详的夜晚)那引人入胜的旋律。从目前的录音文献来看,这部歌剧的序曲存在两个不同的版本,在篇幅和音乐素材的选择、使用顺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唯有昂扬向上的尾声基本一致。尼尔森斯和乐团会选择哪个版本,有待演出当天揭晓答案。齐雷尔还曾利用这部轻歌剧里的某些音乐素材,写过一首名为《In lauschiger Nacht》(在这安详之夜)的圆舞曲(作品488号,标题同样来自第一幕的那首抒情曲),也是当时作曲家最受大众喜爱的作品之一。既然齐雷尔正通过新年音乐会在维也纳“复兴”,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有机会在新年音乐会上听到这首不错的圆舞曲。

  • 紧随亮相的将是约瑟夫·施特劳斯的《爱的问候圆舞曲》。这部完成于1858年春季的作品,在同年6月1日首次亮相于维也纳人民公园举办的一场烟花狂欢节上。与作曲家闻名于世的那些后期杰作相比,这首31岁时完成的圆舞曲似乎不那么惊艳,但彼时的艺术评论仍然给予它颇多褒奖——维也纳一家媒体在报道狂欢节演出盛况的同时,赞赏约瑟夫的新圆舞曲“旋律优美、配器精妙”。在这首蕴藏着前辈约瑟夫·兰纳风格的作品中,约瑟夫·施特劳斯不仅展现出自己在旋律方面的天赋,也开始尝试建立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虽然《爱的问候》还不那么成熟,譬如有些主题被循环的次数太多导致有些拖沓,节奏过于平稳而略显寡淡,但距离他写出一部受到专业人士广泛赞誉的杰出圆舞曲,已为期不远。

    在问世之初,《爱的问候》曾红极一时,成为舞厅里和公演中的常备曲目,不过随着小约翰和约瑟夫兄弟俩不断制造出大批更优质、更好听的舞曲,包括《爱的问候》在内的许多早期作品便难逃被封存的命运。幸运的是,这次它终于获得了在更宏大舞台上重现光彩的机会,在新闻发布会上乐团道出了选择这首作品的原因——2020年将是奥地利著名的萨尔兹堡音乐节创办100周年,维也纳爱乐用《爱的问候》向音乐节现任主席Helga Rabl-Stadler女士致意。对于有心猎奇的听众而言,这个冷门的选择或许会成为一个惊喜;而这声温柔和煦的“问候”也意味着音乐会“纪念约瑟夫·施特劳斯逝世150周年”主题的开始,后面还陆续准备了四首他的作品。(音乐会后补充:尼尔森斯和乐团演绎的《爱的问候》出乎意料的动人)

    接下来的《列支敦士登进行曲》也很冷门,主办方显然希望通过这首同样尘封已久的曲子,来为大家呈现约瑟夫在不同题材领域的作为。虽然我们几乎每年都会听到他写的的圆舞曲、波尔卡,但《列支敦士登》却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节目单中第一次出现约瑟夫·施特劳斯个人创作的进行曲,是不是有些意外?(2012年上演的《祖国进行曲》是约瑟夫和哥哥小约翰合作的)

    1857年5月,作曲家为“帝国与皇家农业学会50周年庆典”特别创作了这首曲子,约瑟夫·施特劳斯还担任了那场庆典演出的乐队指挥。曲子的名称缘于它是特别题献给当时的农业学会主席、列支敦士登亲王阿洛伊斯二世的。作为全球知名的袖珍国家和“邮票王国”,2019年是列支敦士登建国300周年,因此在2020年新年音乐会上演奏这首《列支敦士登进行曲》也算是奥地利人送给老邻居的一份迟到礼物吧。巧合的是,如今列支敦士登的王储兼摄政王也叫阿洛伊斯,这位王储的高祖(曾祖父的父亲)和1857年在位的阿洛伊斯二世亲王是同胞兄弟。

    激昂雄壮的进行曲过后,我们将听到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花之节波尔卡》,它的上一次亮相要追溯到1996年。那一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当这首波尔卡演奏过半时,八位盛装白衣少女翩翩入场,从花篮中取出圣洁的白玫瑰分送给现场观众,最后又递到年度指挥洛林·马泽尔手中,这是当年最令人难忘的场景的之一。有文献介绍,这部作品是1852年5月小约翰·施特劳斯为奥地利皇室迎接沙皇尼古拉斯一世来访特别创作的。两国元首原计划在维也纳温室花园举行的花卉节上一同欣赏小约翰的新作品,《花之节》这个标题正是由此而来。不巧的是,受天气影响这场活动被迫延期,这首新波尔卡便在5月14日的另一场皇室春季庆典中被率先使用了。无论在哪个场合,这首技巧出众、朝气蓬勃的波尔卡舞曲,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鲜花盛放、花团锦簇的灿烂画面,作曲家利用弦乐器模拟出蜜蜂飞舞的效果,堪称绝妙手笔。

    上半场的第二首圆舞曲来自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柠檬树花开的地方圆舞曲》,也应该是整个上半场全部六首曲目中最广为流传的一部,这是它自1988年以来第五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1988年来自意大利的指挥家克劳迪奥·阿巴多为观众们奉献了这部圆舞曲,五年后的1993年同样来自意大利的指挥家里卡多·穆蒂再次带领乐团演奏了它,这部作品与意大利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1874年5月1日,刚刚因为轻歌剧《蝙蝠》首演大获成功而志得意满的圆舞曲之王离开维也纳,带领朗根巴赫管弦乐团前往意大利进行巡演,在那里他们总共计划举行21场音乐会。很多资料在介绍这部作品时说,《柠檬树花开的地方》是作曲家在意大利巡演期间创作的,他用这首作品表达了自己对这个长期客居地的热爱。可事实上,此前小约翰因出国巡演长期旅居过的城市清单里,并没有任何一个来自意大利;而有的文献记载,在出发前往米兰之前,小约翰就已经完成了这部新的圆舞曲,并将之定名为《Bella Italia》(美丽的意大利),以讨好当地听众。乐曲在都灵的首演非常顺利,后面的每一站都收到了热烈反响。

  • 巡演结束回国后,作曲家借鉴了德国文豪歌德的小说《威廉·迈斯特的求学年代》中Mignon(迷娘)所唱的一句歌词——“你可知道,柠檬树花开的地方?”,才有了现在我们所熟知的这个更清新脱俗的曲名。气候宜人的意大利,有欧洲当时最著名的柠檬树种植园,这无疑是一次富有诗意的精妙更名。但更加实际原因是,小约翰打算让这首作品6月10日在园艺学院花卉厅举办的一场音乐会上与维也纳听众见面,原来的曲名实在不太适宜拿来讨好本地观众,《柠檬树花开的地方》听起来就要含蓄许多。

    乐曲在弦乐、圆号、长笛和双簧管的舒缓合奏中拉开帷幕,整个序奏部分如同笼罩在林间的迷雾逐渐散去,也确立了整部作品温暖、浪漫的总基调。作品共由三首小圆舞曲组成,所有主题都极具歌唱性,从如泣如诉般的柔和表达,逐渐变得明朗、欢快,再通过第三小圆舞曲中不断上行的波浪形旋律线,将音乐情绪推向高潮。收尾段落,则是屡试不爽的首尾呼应,作曲家先重现了序奏中那段用来“拨开迷雾”的沁人旋律,又在最后设计了一个鼓舞人心的辉煌尾声。虽然通篇并没有太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华丽乐句,但胜在音乐本身的质朴动人。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柠檬树花开的地方》维也纳首演获得成功后不久,有人很快把这首圆舞曲改编成声乐版,并由当时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Marie Geistinger(玛丽·盖斯廷格)首唱,从而进一步提升了作品的知名度。不过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此前演出的一直是纯管弦乐版本,2020年也不例外。

    音乐会的上半场将在爱德华·施特劳斯极富活力的《猝不及防快速波尔卡》中落下帷幕,这将是又一部新年音乐会首演作品,也是一首非常典型的爱德华式的快速波尔卡。这部作品的德文标题是《Knall und Fall》,似乎很难通过字面快速找到合适的中文含义,好在通过英文转译过来的《Without Warning》可以帮助我们进行理解,也随之出现了多种叫法,如《未曾警告》、《毫无预兆》等等。相比之下,百度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贴吧吧主幽玄_天人之舞给出的《猝不及防》显然更加恰当。不必被这个略显惊悚的标题吓到,整首曲子始终洋溢着活泼轻松的气氛。

    —— 下 半 场 ——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下半场将在弗朗茨·冯·苏佩最著名的作品《轻骑兵序曲》中开始。这是近三十年以来,苏佩的轻歌剧序曲第十次出现在元旦金色大厅的舞台上,《轻骑兵序曲》占据了这十次中的三次,它与同样亮相过三次的《维也纳的早中晚序曲》一起,并列成为苏佩最热门的作品。

    苏佩在如今西方音乐史中的地位并不算很高,但他的《轻骑兵序曲》却是交响乐领域当仁不让的“经典名作”、“最佳入门曲”。这首1866年诞生的作品之所以能在一个半世纪以来始终脍炙人口,与音乐本身所展现出的形象与标题的高度吻合密不可分——不需要做过多解读,听众们便能迅速与作品取得共鸣;同时也与它在旋律、节奏、和声、配器方面的鲜明特色有关——无论是音乐一开始雄壮伟岸轻骑兵主题,还是中间具有怀旧伤感气息的舒缓段落,以及最后乐队齐声轰鸣的辉煌尾声,包括清晰而紧凑的三段体结构,可圈可点之处很多。也因为这部序曲特色鲜明,所以对于专业指挥带领的职业乐团来说,把它演杂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要特别出彩难度也不小。1997年和2013年,《轻骑兵序曲》在新年音乐会上的前两次亮相都很成功,穆蒂和威尔瑟-莫斯特的指挥均赢得了现场观众的满堂彩,相信尼尔森斯也已跃跃欲试了。

    紧接着我们将听到整场演出中第三首来自约瑟夫·施特劳斯的作品,依然是新年音乐会的首演曲目——1860年写成的《丘比特法兰西波尔卡》。当年在这部作品的第一版钢琴谱封面上绘制了一个身背弓箭的可爱男孩形象,那显然是大家熟悉的爱神丘比特。在热烈火爆的《轻骑兵序曲》之后安排这样一首旋律俏皮、节奏轻快的法兰西波尔卡,可谓恰到好处。

    制造商=CANON;型号=CANON EOS 400D DIGITAL;焦距=24毫米;光圈=F3.5;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400;白平衡=自动;曝光补偿=0.0EV;曝光时间=1/15秒;曝光程序=未知;场景类型=标准;日期=2010.11.07 15:07:06

    每当有人对施特劳斯家族的舞曲轻音乐不屑一顾的时候,也总会有人用某些事实来予以回击,而其中最有力的“武器”之一,是如今在古典乐坛享有崇高地位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他一直钦佩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作曲才华,甚至公开赞誉这位写“流行音乐”的同行:“他浑身充满了音乐”。这两位创作风格并无太多交集的作曲家,却和谐相处于同一个朋友圈里,两人还曾站在一起拍摄过一张珍贵的合影(如左图)。而本场音乐会接下去将要演奏的这部圆舞曲,无疑是二人友谊的见证——1892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将这首为维也纳戏剧与音乐展览会开幕式创作的《万民拥抱圆舞曲》题献给了自己的老朋友勃拉姆斯博士。

    这一年的年初,小约翰·施特劳斯新创作的歌剧《骑士帕斯曼》遭遇失败,一直非常赞赏并支持他的勃拉姆斯也毫不留情地对作品的结构提出了的批评。所以有研究者猜测,小约翰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把新作题献给老朋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修复他们之间一度紧张的关系。为了给新圆舞曲按上一个合适的标题,还颇费了一番周章;最终选定的这个,是作曲家听从好友建议从德国诗人席勒著名诗作《欢乐颂》中摘选出来的。这首诗作更著名的用处是贝多芬《d小调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歌词。在某些版本的汉语译文中,将这句“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意译为“亿万人民团结起来”,所以小约翰的这首作品在某些地方也被称为《万众团结圆舞曲》。众所周知的是,勃拉姆斯曾在自己的《c小调第一交响曲》中引用过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末乐章《欢乐颂》中的旋律,他对贝多芬的爱戴和敬重是显而易见的。或许是受此启发,小约翰·施特劳斯希望以《万民拥抱》这个怀有特殊深意且具有人文关怀的标题,让老朋友能欣然接受这份诚挚的礼物。最终结果也如他所愿——1892年3月27日,在今天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举办地金色大厅,67岁的作曲家亲自指挥了这部新圆舞曲,59岁的勃拉姆斯亲临现场。对于这首提献曲,勃拉姆斯深表感激,并称自己是“你最快乐、最自豪的听众”。

    乐曲的序奏在轻柔的拨弦中拉开帷幕,经过一段过渡之后,弦乐组奏出了深沉而又温暖的主题,这段旋律贯穿整部作品,无疑是全曲的核心,在第三小圆舞曲和作品尾声它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重现,并把情绪推向高峰。必须承认的是,序奏中这段优美又不失庄重的旋律,听起来特别意味深长,这自然是作曲家深思熟虑的结果。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施陶伊德在前不久的采访中,专门提到了这段旋律与勃拉姆斯第二小提琴奏鸣曲第三乐章的主题相似度极高,因此他认定施特劳斯在创作《万民拥抱》这个核心主题的时候,心里装着好朋友的这首作品。

    在此之前,因忙于打造新歌剧,小约翰在器乐作品方面没有什么新的建树(1889年-1891年这三年只出版四首乐队作品),而《万民拥抱》的问世让听众们再度感受到了圆舞曲之王的非凡魅力,这部气质典雅、雍容华贵的作品比1890年的《市政厅舞会》和1891年的《伟大的维也纳》都要出色,在作曲家为数不多的晚期圆舞曲作品中,《万民拥抱》算是佼佼者之一。有必要向大家预告的是,在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全球直播中,演奏本曲时会有芭蕾舞表演,录像工作已经事先在欧根亲王的冬宫内完成。(音乐会后补充:为这首圆舞曲编排的芭蕾效果非常出色,而且女主角颜值超群、舞技出众,堪称是整场演出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段落)

    接下去进入“新品特展时段”——音乐会将连续上演4部首次亮相的曲目,从爱德华·施特劳斯的《冰霜之花玛祖卡波尔卡》开始。对于大多数听众来说,这将是一首真正的“新作品”,因为此前它似乎从来没有被灌录进唱片,也找不到现成的作品背景文献。这和2019年亮相的同样由爱德华创作的《歌剧院晚会法兰西波尔卡》情况很相似。《冰霜之花》入围2020年曲目单的背后有一个特殊原因——1870年1月15日,为庆祝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大厦正式落成,举办了一场庆典舞会,爱德华·施特劳斯的这首玛祖卡波尔卡正是在那场舞会上首演的;2020年恰逢音乐之友协会大厦落成150周年,主办方特意选择了两部具有纪念意义的曲子放在节目单里,另外一首将是《享受生活圆舞曲》。

    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的《加沃特舞曲》虽然同样冷门,但至少在NAXOS品牌的MarcoPolo旗下有过录音,而熟悉他作品风格的听众估计会觉得这首《加沃特舞曲》似曾相识,因为它听起来和2019年刚刚亮相过的《小精灵的舞蹈》如出一辙,两部作品都是三段体的结构,中间都有一段旋律非常优美的弦乐合奏。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的各种舞曲从1997年开始断断续续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亮相,被演出过的曲目总数已经超过十首,这些作品未必每一部都经久耐听,但初次接触时总会让人感觉耳边一亮,这首《加沃特舞曲》同样如此。

    来自丹麦的“北方施特劳斯”——汉斯·克里斯蒂安·伦拜所作的《驿站车夫(邮差)加洛普》接踵而至,这首作品将是有史以来第三首亮相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伦拜作品。这是和《冰霜之花玛祖卡波尔卡》一样神秘的首演作品,MarcoPolo虽然录制过11张CD的伦拜作品辑,但其中并没有《驿站车夫》。互联网上仅有一段用电子合成器制成的文件可以窥见此曲的概貌,更清晰的面目还有待2020年元旦当天揭晓。(音乐会后补充:小号手出生的安德里斯·尼尔森斯在这首作品里秀了一下老本行,吹起了小号)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新年音乐会上演绎的《冰霜之花玛祖卡波尔卡》和《驿站车夫(邮差)加洛普》均经过Wolfgang Dörner的改编,此君出生于维也纳,是一位音乐学家兼指挥家,曾经获得过1984年贝桑松国际指挥比赛的一等奖,长期任职于法国巴黎的Pasdeloup乐团。1993年起,他成为格拉茨艺术大学的教授,主要教指挥。Wolfgang Dörner在艺术研究领域的主攻方向正是十九世纪的维也纳舞曲,他不仅在NAXOS录制过兰纳和老约翰·施特劳斯的唱片,而且还为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提供服务,上面这两首曲子都改编的非常成功。

    位于这批首演作品最后的将是贝多芬的《十二行列舞曲选奏》,尼尔森斯将指挥乐团演出其中的六段,分别是第1、2、3、7、10和8号。或许事前有人猜到维也纳爱乐乐团会在2020新年音乐会上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但估计没有人会猜到最后被选中的是这部作品。相比乐圣那些广为人知的鸿篇巨著,这几首简短纯朴的小舞曲实在是太不起眼了,甚至不在Op.出版编号序列中。冷门是真冷门,不过细想起来也是合情合理的选择,至为重要的一点在于,这套作品中蕴藏着一条贝多芬英雄乐章的重要线索,所以这个选择不仅合情合理,而且别具匠心、以小见大。

    这条重要线索就是《十二行列舞曲》中的第7首《降E大调舞曲》。如果您熟悉老贝的《第三交响曲“英雄”》,那么这首舞曲的旋律你也绝对不会感到陌生——它正是“英雄交响曲”第四乐章中那个著名的“普罗米修斯主题”。事实上,早在1801年完成的舞剧配乐《The Creatures of Prometheus》(普罗米修斯的生民)的终曲,作曲家就利用这段旋律扩展出了一支宏大的变奏曲;而在1802年问世的钢琴作品《Eroica Variations》(“英雄”变奏曲)中,该主题同样清晰可辨;仍然意犹未尽的贝多芬,又在1803至1804年创作《“英雄”交响曲》时他再度使用了它。也就是说,这个主题先后在贝多芬的四部作品中出现过,由于无法考证《十二行列舞曲》中每一段音乐的确切问世时间,因此乐圣所特别钟爱的这个主题最早是否出自这部作品,并没有权威的结论。但许多人都相信,《降E大调舞曲》这段乐观明朗、朴实无华却又闪耀着坚定而自信光芒的短小旋律,是贝多芬此后众多“普罗米修斯主题”的源头。

  • 在以往的录音中,这部作品大多是按照作曲家原意,由小编制的交响乐队来演奏,但这次新年音乐会上,应该会动用维也纳爱乐乐团弦乐声部的所有参演力量,因此我们可能会听到一个相对以往更加醇厚的版本。而根据奥地利广播公司官方的预告,元旦当天现场演奏《十二行列舞曲》时,电视直播信号将放映事先录制好的芭蕾舞表演画面。在演录过程中,编舞和电视导演都觉得为贝多芬的这些非芭蕾乐曲设计芭蕾动作是一项高难度的挑战,最终效果如何,着实令人期待。据悉,这段舞蹈画面的外景拍摄地是在维也纳郊区的海利根施塔特,贝多芬曾经生活在那里,并写下过著名的《海利根施塔特遗嘱》。

    音乐会将在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享受生活圆舞曲》中回归经典,这也是第二首为纪念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大厦落成150周年而上演的作品。和前面的《冰霜之花》一样,这部圆舞曲也是在1870年1月15日大厦开幕庆典舞会上进行首演的。关于《享受生活》有一个流传甚广的典故:1869年初约瑟夫·施特劳斯创作了一首名为《我的一生充满爱与欢乐》的新圆舞曲(作品263号),这是一部优美流畅、轻松愉悦的作品,无论在技巧上还是口碑上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就连我们的圆舞曲之王也被弟弟这首作品所传递出的喜悦之情所感染。在其触动下,小约翰于1870年初完成了这首《享受生活》,作为对《我的一生充满爱与欢乐》的一个呼应。

    同样是对美好生活的赞颂,有着同样明快的节奏和华丽的旋律,这两首圆舞曲也就此成为兄弟俩音乐生涯中密切关联的作品。在这次“内部PK”中,个人觉得还是弟弟约瑟夫更胜一筹,《享受生活》固然也是一首佳作,但与通篇洋溢着爽朗气氛的“竞争对手”相比,它缺少的是那种一气呵成的畅快感。不过,在150年前的那场开幕庆典舞会上,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这部新圆舞曲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作曲家罕见地用一串雄壮的定音鼓作为舞曲的开场,整个序奏部分听起来非常慷慨激昂,也奠定了整首作品热情奔放的风格。从那时起,《享受生活》就成为金色大厅中的“常客”,2020年将是它自1988年以来第五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上,上一次亮相是在八年前,当时的年度指挥正是尼尔森斯的恩师马瑞斯·杨松斯。

  • 接着将上演小约翰·施特劳斯创作的《闲聊快速波尔卡》,这或许他最著名的快速波尔卡作品,中央电视台很喜欢拿这首曲子作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直播或专题节目的片头背景音乐。亮相次数也可以佐证它的热门程度——这是1988年以来《闲聊》第八次出现在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中,它也由此和另一首脍炙人口的小品《无穷动》一起并列成为除每年必演曲目《蓝色多瑙河》和《拉德茨基进行曲》之外,奏响频率最高的两个作品。事实上,1858年问世后不久,这首快速波尔卡就受到了热烈追捧——当时《维也纳剧场报》对乐曲清新幽默的色彩和灵动活泼的配器给予了极高评价;它的钢琴版乐谱一经上市便被抢购一空,出版商不得不临时加印以满足市场的强烈需求;当红歌手Johann Baptist Moser(约翰·巴普蒂斯特·莫泽)则为其配上歌词,一时间唱遍了维也纳的大街小巷。

    在1988年、1998年和2012年的新年音乐会上,乐团在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配合下,曾经演出过带歌词的版本,但2020年元旦上演的应该是纯器乐版。其实即便没有人声加入,我们也能从纯音乐中感受到八卦爱好者们“叽叽喳喳”的热闹场面,这源于小约翰在装饰音使用上的高超技巧以及巧夺天工的精妙配器。根据考证,这首曲子的德文标题《Tritsch-Tratsch》其实出自当时维也纳街头新问世的一张八卦报纸,刊物的编撰者与小约翰·施特劳斯是老熟人,所以这个曲名很可能是受到了那份报纸的启发。而160多年后的今天,早已停刊的《Tritsch-Tratsch》和它刊载过的那些八卦新闻,早就被埋进了历史的故纸堆,但小约翰·施特劳斯的《Tritsch-Tratsch.Polka schnell》却仍然在舞台上熠熠生辉,这无疑是音乐家最值得骄傲和令人羡慕的地方。

    主办方把音乐会正式曲目单里的最后一个圆舞曲名额,留给了150年前去世的约瑟夫·施特劳斯。在之前几年的导赏中,我曾不止一次提到,约瑟夫在舞曲领域的创作才华其实毫不逊色于他那位名气更大的兄长;虽然他所呈现出的音乐风格中很少有小约翰·施特劳斯所擅长的那种“大开大合”,但在情感呈现的细腻度上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短短43年人生中,约瑟夫真正从事音乐创作只有17年(26岁时写了第一首圆舞曲),但1870年逝世时,“半路出家”的他已经出版了283部有编号的作品,期间有好几年他的作品数量远超自己的兄长。哥哥小约翰也不止一次表达过对自己这位二弟艺术才能的倾慕,甚至认为约瑟夫的一些作品比他的“更深得人心”。音乐会接下去将要演奏的《神秘的引力圆舞曲》(动力圆舞曲)虽然不是作曲家最出名的作品,但却是其圆舞曲中最深得我心的一部,如果拿它与上半场《爱的问候》做比较,能清晰感受到约瑟夫·施特劳斯在这六年多时间里获得的进步。

    《神秘的引力》为1865年1月的工业家舞会所特别创作。正是在这一年,约瑟夫在家中突然昏迷,并被确认患有严重脑病,为其五年后的早逝埋下了伏笔。乐曲本身梦幻般的气质无疑与《神秘的引力》这个标题非常切合,这首以小调写成的圆舞曲刻有专属于约瑟夫·施特劳斯个人的鲜明痕迹。那个阶段他还曾写出过其他好几部具有类似忧郁浪漫气息的作品,其中就包括2019年刚刚演出过的《交易圆舞曲》。相比之下,《神秘的引力》更为引人入胜,它不仅折射出作曲家在圆舞曲领域的开拓精神,还展现出他超凡的艺术想象力和越发纯属的作曲技巧。最为关键的是,《神秘的引力》拥有诸多动人的旋律,除了最负盛名的第一小圆舞曲A段外,第二小圆舞曲的B段和第三小圆舞曲的B段都美得让人欲罢不能,值得细细品味。

    几十年后,慧眼识珠的理查·斯特劳斯在自己的歌剧《玫瑰骑士》中引用了《神秘的引力》第一小圆舞曲A段的旋律,并将之编入《玫瑰骑士组曲》,足见其非凡的魅力。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0月维也纳爱乐乐团中国巡演上海站演出的下半场,乐团在蒂勒曼的带领下先后演奏了《神秘的引力圆舞曲》和《玫瑰骑士组曲》,将两部作品之间的有趣关联巧妙地呈现给听众。出于对这部作品的喜爱,历史上许多知名指挥家都曾留下过这部圆舞曲的录音,而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历史上,1997年里卡多·穆蒂指挥的版本无疑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个,记得当年电视直播中的芭蕾表演以著名童话《仙履奇缘(灰姑娘)》为背景,在富丽堂皇的新霍夫堡皇宫内录制,音乐和画面的完美结合给人留下了近乎完美的印象。期待这首圆舞曲在尼尔森斯棒下,也能展现出其多姿多彩的魅力。

    《神秘的引力》结束后,音乐会将进入加演时段,而对约瑟夫·施特劳斯的纪念也将延续到这个环节,第一首加演曲目将是他创作于1867年夏季的《飞翔快速波尔卡》。这是正处于高产期的作曲家在当年狂欢节音乐季结束后奉献给听众的第八首新作,也是其中最令人啧啧称奇的一部,“飞翔”的标题加之新颖、轻快的节奏让人迅速联想到天空中轻盈滑翔的燕子。不到两分钟的短小篇幅,音乐里充满着灵动的气息、得意的神情和生机勃勃的活力。此曲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上一次亮相是在2002年,当时还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遗憾——那年的实况录音最早是单碟发行,受限于CD容量,制作方不得不把《飞翔》排除在外。不过那也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实况最后一次以单CD形式出版,阉割曲目的问题如今显然不会再发生了。

    按照惯例,音乐会的最后两首曲目将是每年的固定安排——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以及他父亲老约翰·施特劳斯的《拉德茨基进行曲》。本来对此并不需要做过多的介绍,因为大家都太熟悉了,不过2019年12月中旬来自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一则声明,陡然增加了大家对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压轴曲的期待。这个声明表示,乐团将从2020年起使用全新配器版本的《拉德茨基进行曲》,以替代原来使用的乐谱。这或许会令某些朋友感到困惑,所以在文章最后大致介绍一下前因后果。

    很多人都知道,《拉德茨基进行曲》是老约翰·施特劳斯为庆祝拉德茨基元帅带领奥军在卡斯托萨战役中取得胜利而专门献创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每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结束前演奏的《拉德茨基进行曲》并不是它最初的样子,而是经过改编的。一直以来,维也纳爱乐乐团所采用的管弦乐曲谱,是以奥地利裔德国音乐家Leopold Weninger(莱奥波德·温宁格,1879-1940)重新配器后的版本为基础的(但应该除去2001年哈农库特指挥的那个原始版)。可以说,《拉德茨基进行曲》在今天如此流行,里面多少有温宁格的一份功劳。并不是每一张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实况唱片里都会出现这位改编者名字,但我留意了一下,在近几年唱片内页的曲目介绍栏中都会在《拉德茨基进行曲》后面注明“Arrangement: Leopold Weninger”(乐曲改编:莱奥波德·温宁格)。

    为什么维也纳爱乐要弃用温宁格改编的这版乐谱?官方声明里没有明说,但据德奥媒体报道,是因为温宁格的纳粹身份“捅了娄子”,为了达到政治上的正确,乐团才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不想评论这里面的是非曲直,但很好奇乐团全体成员共同努力创造出来的这个新版本,和原来的温宁格版相比究竟会有哪些不同?对于各位老听众来说,这可是一道有趣的考题,届时真要竖起耳朵认真听一听了!(音乐会后补充:事实上两者的差别并不是非常大)

  • —— 1987-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热门曲目排行榜 ——

    按照惯例,在文章的最后我们要对1987年以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热门曲目排行榜进行一下更新。今年唯一发生变化的是波尔卡舞曲榜——《闲聊快速波尔卡》以8次亮相的成绩后来居上,与《无穷动》一起并列第一名。圆舞曲榜、进行曲榜和序曲榜依然保持原样。详细榜单如下:

    • ●圆舞曲榜

      冠军:34次——小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作品314号(1987年-2020年)
      亚军:7次——约瑟夫·施特劳斯《天体乐声》作品235号(1987年、1992年、2004年、2009年、2013年、2016年、2019年)
      季军:6次(两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皇帝》作品437号(1987年、1991年、1996年、2003年、2008年、2016年);小约翰·施特劳斯《维也纳森林的故事》作品325号(1990年、1994年、1999年、2005年、2014年、2018年)

      ●波尔卡舞曲榜

      冠军:8次(两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无穷动》作品257号(1987年、1988年、1993年、1995年、1999年、2002年、2010年、2015年);小约翰·施特劳斯《闲聊》作品214号(1988年、1990年、1992年、1998年、1999年、2008年、2012年、2020年)
      季军:6次——小约翰·施特劳斯《电闪雷鸣》作品324号(1987年、1992年、1999年、2009年、2012年、2018年)

      ●序曲榜

      冠军:5次——小约翰·施特劳斯《蝙蝠》序曲(1987年、1988年、1989、2002年、2010年)
      亚军:4次(三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车叶草》序曲(1991年、1996年、2007年、2014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威尼斯之夜》序曲(1994年、2001年、2009年、2016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吉普赛男爵》序曲(1987年、1992年、2009年、2019年)

      ●进行曲榜

      冠军:34次——老约翰·施特劳斯《拉德茨基》作品228号(1987年-2004年、2006年-2020年,其中2001年演奏两次)
      亚军:4次——小约翰·施特劳斯《入城式》(1990年、2006年、2009年、2018年)
      季军:3次(两首并列)——小约翰·施特劳斯《波斯》(1992年、2000年、2012年);小约翰·施特劳斯《埃及》(1993年、2014年、2019年)

    历年导赏:

    相关文章: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9.128.010.***
    219.128.010.***
    发表于2020.10.10 10:15:11
    69
    058.250.137.***
    058.250.137.***
    发表于2020.04.09 13:15:18
    67
    123.123.***.***
    123.123.***.***
    一篇好文!感谢作者如此详实细致的对这些作品 创作背景的介绍!让我们更深刻的理解、感觉和欣赏这些美妙的佳作!相信尼尔森斯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也期待来年里卡尔多·穆蒂的新惊喜(据说明年还会安排两位冷门作曲家的作品来首次上演)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4.05 00:43:11
    66
    111.020.224.***
    111.020.224.***
    发表于2020.01.21 11:10:15
    65
    124.128.***.***
    124.128.***.***
    非常感谢~
    发表于2020.01.15 14:35:33
    64
    113.077.145.***
    113.077.145.***
    发表于2020.01.14 12:13:40
    63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1.14 10:17:04
    62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1.14 10:17:03
    61
    124.128.***.***
    124.128.***.***
    您好,济南电台私家车广播FM93.6,申请在春节期间的特别节目中引用文中对于曲目的导赏内容,由主播播读分享。期盼回复
    发表于2020.01.14 09:50:20
    60
    124.128.026.***
    124.128.026.***
    发表于2020.01.14 09:46:05
    59
    112.002.253.***
    112.002.253.***
    发表于2020.01.07 15:58:50
    57
    03
    可惜没有真正现场聆听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许这辈子都难得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1.04 22:26:34
    56
    112.254.103.***
    112.254.103.***
    发表于2020.01.04 13:58:03
    55
    183.195.004.***
    183.195.004.***
    发表于2020.01.02 23:55:05
    54
    好文
    尼尔森斯好像又胖了
    此帖使用MAC提交
    发表于2020.01.02 12:25:48
    53
    068.014.066.***
    068.014.066.***
    发表于2020.01.02 12:23:34
    52
    222.095.082.***
    222.095.082.***
    发表于2020.01.02 03:03:08
    51
    10
    央视编导估计看过我这篇了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20.01.01 20:21:23
    5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865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