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東方紅》 下班鄧麗君
鐘暉 于 2010.05.10 00:00:41 | 源自:百度貼吧 | 版權:原創 | 平均/總評分:09.78/88
上海這個城市,永琱變的音響,除了外灘大自鳴鐘的《東方紅》,就是鄧麗君。

每天上班,漢口路解放大樓,叮叮當當《東方紅》不時從外灘傳來。聽到這段旋律,總能引起懷想,一旦入耳,完整一遍才覺舒坦,有次刮來一陣風,下半段旋律給稀釋了,很是失落。

每天下班,走過地鐵宜山路站地下的60米長商鋪,這里幾乎天天播放鄧麗君。出到地面,人行道旁一家文具店也是經常《甜蜜蜜》。真所謂,“有井水處有白詩”,有人煙處有君音。

外面天天被鄧麗君,家里還主動鄧麗君,而搜羅鄧麗君唱片也仍在努力尚未成功,凡此種種,唯有神奇的君音使然。鄧麗君短暫一生,演唱風格差別很大,童星年代的爛漫,黃金時期的中正,成熟階段的吟詠,全有唱片記錄,宇宙、麗風、寶麗多、金牛宮等港臺及日本唱片公司的版本極為豐盛,堪稱歌壇奇觀,收藏雖難,樂趣多多。

清明假日,忽然想到5月8日就快到了,那正是鄧麗君15周年忌辰。 鄧麗君為蒙受十年浩劫、身心疲憊的大陸人民帶來了溫柔的安撫,刻骨銘心。記得第一次聽鄧麗君是在1979年夏天,連波先生來家時帶來一盒鄧麗君拷貝盒帶,數年后才知這是轉錄自《島國情歌》之五《愛情更美麗》。這盤帶子僅A面錄有鄧麗君的7首歌。“記得我倆初相見,風吹花兒飛漫天……”,柔美的音色,新奇的伴奏,從磚頭式錄音機里流淌出來,如黃鶯出谷,沁人心脾。那天正值酷暑,君音入耳,真是比吃冰淇淋還涼快舒爽。

一曲“相見在明天”,從此“君迷”30年。 遙想彼時,恍若隔世。1995年5月8日鄧去世,滬上各報11日才刊出消息,僅是一則4百多字的簡訊,篇幅之吝嗇,傾向之冷漠,怎能安頓人心?看到報道,我感到突然,42歲怎么就死了呢;也很凄涼,世上從此沒有鄧麗君,這怎么可以呢,完全不能接受啊。 預感鄧麗君的聽眾肯定有反響,當天午飯后,我徑直來到西藏中路上海音樂書店采訪。進門就看到有十幾位顧客擠在櫥窗前,一位女士叫著“鄧麗君的磁帶都拿出來看看。” 那時還沒有開架式銷售,商品放置在玻璃櫥窗里,顧客要買,要請營業員伸手從柜臺里拿。各類CD很多,鄧麗君的大都是磁帶,質量最好的是中唱公司的環球引進版《鄧麗君精選集》系列。營業員說,前幾天已經有知情市民來購買鄧麗君的磁帶或CD,部分品種已脫銷,正在進貨……

想到相關鄧麗君稿件見報也許會有周折,我在落筆時盡量單純客觀。第二天5月12日,此稿以“難忘動人歌聲”為題登在頭版下方。編輯告知,發排前還對鄧的宣傳尺度無法把握,向上請示后,對稿子進行了縮減,能刊登已是萬幸。滬上主要媒體,刊登鄧去世的消息后,再無相關報道,只有筆者所在的日報發出一點反響,雖然三分之一內容被刪除,仍可欣慰,這也許是只有小報才能得到的“優待”。

    • 當時見報的原稿:難忘動人歌聲 滬上爭購鄧麗君音帶(1995年5月11日《消費報》)

      本報訊 歌手鄧麗君近日突然病逝。滬上各音像商店出現爭購鄧麗君音帶、CD的熱潮。

      昨天,上海音樂圖書公司12個品種300多張鄧麗君CD片和5000多盒音帶,5小時內被搶購一空。店方還接到10多個電話,要求定購鄧的影碟片。音樂圖書公司和中圖公司正加緊聯系進貨。

      汾陽路上的繆斯音樂行,貨架上的三套300元六張的鄧麗君精選集,昨天一天內售完。記者同時尋訪市中心幾家音像商店,鄧麗君CD也已全部被搶空,僅有少量磁帶。店員正忙著掛電話向批銷處求援。

      南京西路新華書店音像柜臺營業員小張說,前天中午以后,前來購買鄧麗君歌集的市民急劇增多,起初覺得納悶,后來才知道是鄧麗君去世了。

      音樂書店,一位看上去30多歲的女士告訴記者,10年前就喜歡鄧麗君的歌,前些年聽人說鄧要來上海唱歌,還到處打聽這件事,想早點托人買票。如今已再無可能。她為鄧的過早離世發出陣陣嘆息,并說要買齊所有已出版的鄧麗君歌集。 營業員都說,鄧麗君的音帶是柜臺常年必備商品,不但年輕人喜歡,還有大量的中老年聽眾。

    今年清明前夕的3月28日,去青浦福壽園掃墓,特意來到鄧麗君紀念雕像前。這里草木蔥郁,環境安靜。鄧麗君的塑造,面龐雖不那么傳神,但嫣然的笑容,前傾的身軀,手握著花朵,仿佛真的向你走來。要感謝沈默(香港)、蔣曉波(上海)兩位雕塑家聯手創作,福壽園的精心規劃,有關部門的體恤民意,令君迷們有寄托情思的好去處。

    君在天國15年。從她留下的談話資料及友人回憶可看出,1989年以后,她所牽掛的國事,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心情郁悶,對身體何嘗不是一種打擊。那嬌小的身體,不僅送給大家溫暖的聲音,她的言談舉止,她的一顆善心,她倡導自由人權的身體力行,她演唱的《家在山的那一邊》,無不情真意切,感人至深。鄧麗君是歌手,也是深深思念著故土的有思想、有膽識、有責任感的中華公民。

    15年過去了,祭奠鄧麗君,重溫各時期的演唱曲目,無論是黃梅調、國語粵語臺語閩南語,還是英語日語韓語印尼語,任何曲子出自君口,沒有不好聽的;任何語言出自君韻,沒有不道地的。 只可惜鄧麗君去世太早,黃金時期的錄音,其旋律多來自日本,許多中國歌曲沒來得及留下,遺憾之至!

    鄧麗君擁有與生俱來的美嗓,后天有民歌和戲曲因子打底,也有歐風美雨的烙印,歌唱“戲路”極廣。近日在曲阜路上買到一張唱片,文志唱片公司的《鄧麗君成名經典》,其中有首《郊道》。一聽嚇一跳:這不是京劇《對花槍》里的“高撥子”嗎。鄧麗君錄這首曲子正值豆蔻,聲線格外凌厲,竭力表達著京腔韻味。打開唱片歌詞說明,《郊道》旁標明此曲是“黃梅調”,不免詫異。上網檢視發現,《郊道》出自一出黃梅戲,為其中插曲,作曲顧嘉輝巧妙化用了京劇“高撥子”板式,去除了板鼓,行腔接近于京歌,風味特別,也容易讓流行歌手演唱。《郊道》是我聽到的鄧麗君的唯一一首京調唱段。

    一個人活在世上不聽鄧麗君,借用滑稽演員的諧謔語來說,那不僅是“錯過”,更是一種“過錯”。上周讀到郝銘鑒先生的文章,說是央視主持人董卿將“花市燈如晝”讀成了“花市等如書”,是不識“晝”的繁體字之故。我卻不以為然。董的失誤,完全是不聽鄧麗君所致。鄧的《淡淡幽情》專輯里有首《人約黃昏后》,其中“花市燈如晝”一句,唱來字正腔圓,董卿平時常聽鄧麗君,決計不會發生如此低級錯誤。一笑。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可能是當時的錄音不太好的原因吧
    發表于2010.05.14 15:53:10
    22
    無比懷念
    發表于2010.05.14 08:00:31
    21
    03
    鄧麗君為蒙受十年浩劫、身心疲憊的大陸人民帶來了溫柔的安撫,刻骨銘心。
    發表于2010.05.13 15:32:28
    20
    03
    發表于2010.05.11 10:25:45
    19
    03
    發表于2010.05.10 23:51:11
    18
    03
    15
    03
    寫的蠻有意思
    發表于2010.05.10 17:50:00
    14
    03
    發表于2010.05.10 15:50:53
    13
    03
    發表于2010.05.10 14:52:09
    12
    03
    發表于2010.05.10 14:12:47
    11
    03
    非常值得我們懷念的一個女人,一個非常出色的女人!
    發表于2010.05.10 13:45:24
    10
    03
    發表于2010.05.10 12:43:26
    9
    03
    我很喜歡。
    發表于2010.05.10 11:55:53
    7
    經典永遠是經典,影響不僅是一代人,也不是一個地區的人,這就是音樂的獨特魅力!
    發表于2010.05.10 10:47:04
    5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28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