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的游戲,生命的自由 紀念鋼琴家格倫·古爾德
賈曉偉 于 2012.10.17 15:02:21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50/19
觀察古爾德的照片,他有鷹一般的眼睛,個頭不高,戴鴨舌帽與手套。就是這個外貌不起眼的人,曾經是20世紀50至80年代的音樂演奏傳奇,加拿大的文化英雄。他的鋼琴生涯自1945年在美國首演后便一飛沖天,1958年作為西方音樂家受邀在鐵幕另一側的蘇聯演出,引起轟動。正值事業的巔峰期,他卻于1964年永遠告別舞臺,不再現場演出,從此在錄音室里錄制唱片,同時撰文攻擊莫扎特、貝多芬等大師,極盡挖苦之能事。作為媒體追逐的中心,他年輕、富有,平時喜歡開快車,種種怪癖為各路傳媒添加八卦與花邊。他明白,越是隱逸,便越容易成為關注的中心。

今年是古爾德誕辰80周年,去世30周年。他50歲時意外中風,猝然離世。但關于古爾德的崇拜,自其30歲始就從沒停止過。他去世后,加拿大國家圖書館買下了他的所有收藏、手稿及生活用品;1986年,加拿大政府在全球范圍內舉辦古爾德回顧展,引發關注。10年前,北京保利劇院曾有古爾德的圖片展覽,中國的古爾德崇拜者在現場簇擁,像聽聞一位神秘的教主。

  • 清理古爾德的音樂遺產,最重要的是理解他與巴赫之間的關系。去世前一年,他重新錄制的巴赫《哥德堡變奏曲》被視為極致作品,為專家與樂迷一致推崇。有人把這張唱片看作是古爾德的精神遺言。與他早期同一曲目的錄音相比,這一版的哥德堡速度明顯放慢,一字一句精心雕琢,賦予非同尋常的精神內涵。除巴赫的一系列鍵盤音樂之外,他還錄制有不少曾經詬病過的貝多芬、莫扎特等人的作品。一邊攻擊,一邊卻推出唱片,可謂名利雙收,戲劇性十足。他聲稱最喜歡的作曲家是理查·施特勞斯,認為晚期浪漫派作曲家的技術爐火純青,有異乎尋常的美。

    錄制唱片的同時,古爾德還錄制廣播節目,制作電視片,做各種音樂訪談。不過這都是與音樂相關的邊緣工作。為了靠近音樂的中心,他嘗試著作曲,自己花錢雇樂隊演出。他親自擔當指揮,盼望音樂界認可他的作曲才能。不過,鋼琴演奏家為大師作品賦予二度生命是一回事,當一名作曲家是另一回事。他寫下的作品并不為專業人士認可,演奏與創作在他身上從來沒有完成統一。

    如果分析古爾德拒絕演出的原因的話,首先在于他的個性。古爾德童年時就喜歡獨來獨往,做醫生的家人總怕他染上外界的病菌,從小就讓他戴手套與帽子,仿佛是一個小小的“套中人”。這注定了他與外界的關系天生有種不自然的地方。還有一點就是他成名太早,被演出商一直牽著鼻子在歐美不停地演出,身心俱疲。第三點,作為一個思想者,他從青年時期就一直懷疑演奏會存在的必要性。他說過,一個演奏家反復演出同一只曲子而從不厭倦,必定是種自欺。為了發泄對音樂會的不滿,他寫作了大量文章,以反叛者的角色攻擊音樂會文化。

  •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IXY DIGITAL 10;焦距=6毫米;光圈=F2.8;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80;白平衡=自動;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80秒;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07.12.12 12:27:09
  • 古爾德是文章高手,一旦擺脫了主觀情緒與嘩眾取寵,許多分析大師音樂作品的篇章還是極其經典。他的采訪以及談話錄也充滿風采。尤其是寫有關理查·施特勞斯的文章,以一種全新的目光審視了一位拒絕現代美學的作曲家,相當有功力。

    用一個比喻說出古爾德演奏風格的話,就是在其他演奏家試圖把鋼琴作品彈成一朵花時,他卻執意將其彈奏成了流水。這種大膽的改變是對浪漫主義演奏方法的反動。他有時故意把曲線拉成直線,音符的顆粒大而重,線條流暢,力道十足。比如巴赫作品,不同于他人的曼妙,溫暖,技術復雜,他彈起來巴赫變得容易了,簡單了。這個巴赫并不只是向上的巴赫,還是行進中的巴赫。他賦予巴赫一種全新的形象與解讀方式。

    古爾德一生追求自由,渴望尊嚴與詩意的生活。無論是作為少年天才名滿天下的時分,還是隱居鄉間撰文或作曲孤獨求敗的歲月,他都實踐做自己生命主宰的理念。從來不愿做聽眾的奴仆,而是當自己的主人,在音樂與生命的游戲里,他的自由意志發出的是最強音。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24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