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一年又一年 [八]2007-2009年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12.12.29 16:49:29 | 源自:原載于百度貼吧 | 版權:特約 | 平均/總評分:09.75/39

數碼多經作者授權連載本系列文章,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是一名非常有意思的作曲家。他跟古斯塔夫·馬勒一樣身兼作曲家和指揮家兩個職位,并且都擔任過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藝術總監的職位。而且巧合的是,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赫爾梅斯伯格正是接替馬勒擔任的藝術總監。雖然如此,兩個人的作曲風格卻截然不同。古斯塔夫·馬勒是浪漫主義晚期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他的九部交響曲可以說每一部都是交響作品中的名篇,在今天的音樂會上都是舉足輕重的作品。而赫爾梅斯伯格的作品卻多是舞曲和輕歌劇作品。而他的舞曲又與施特勞斯家族的頗有些類似,只不過比施特勞斯家族更多了一些異域的風情。比如我們印象深刻的《魔鬼音程之舞》、《吉普賽舞曲》等等都是濃郁的異域風情作品。而且此類作品節奏火爆,聽起來酣暢淋漓,似乎比施特勞斯家族更多了一些熱情。

2007年是約瑟夫·施特勞斯誕辰180周年,同時還是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逝世100周年,因此,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這兩個人的作品就成了主角。約瑟夫·施特勞斯同樣是一位非常有才華的作曲家,不少人都承認,他在后期的創作水準甚至要高于他的哥哥約翰·施特勞斯,只不過由于英年早逝,約瑟夫·施特勞斯沒能像他哥哥那樣著作等身,所以也沒能像他哥哥那樣有著非常廣泛的影響力。但我們在聽約瑟夫·施特勞斯的舞曲,尤其是圓舞曲的時候,還是不難發現結構上的精心雕琢和樂句的連接及對比的精心設計的。如果說約翰·施特勞斯的很多作品都過于程式化的話,那么約瑟夫·施特勞斯的作品則要用心得多。雖然很難說這是因為約瑟夫·施特勞斯“將貝多芬的作曲理念融入在了舞曲的創作之中”——我也不知道是在哪看到的這么一句話,似乎還被很多人引用,但我就是無法參透這其中的意義——但約瑟夫·施特勞斯對于舞曲創作的建樹還是可以有目共睹的。

  • 比如在2007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我們就聽到了約瑟夫的不少經典作品,其中就包括我最喜歡的那首《譫妄圓舞曲》,此外,還首演了他的《意氣風發的人圓舞曲》,也就是在央視曲目單上的那首《不安鬼魂圓舞曲》——在這里又不得不說央視的翻譯詭異得讓人無法言表——這首圓舞曲曲調活潑,跟它的名字一樣意氣風發,與約瑟夫·施特勞斯的另一首圓舞曲《我的生平經歷是愛與希望圓舞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祖賓·梅塔的處理也顯得與作品相得益彰。還有那首《小磨坊波爾卡》也同樣給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除了約瑟夫·施特勞斯,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的作品同樣給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比如在這一年中首度出現的《小精靈的舞蹈》,就用一種輕盈剔透的旋律描寫了小精靈靈巧曼妙的舞姿。尤其是鐘琴的使用更突出了小精靈的這種特點。而在樂曲的中間部,舒緩的旋律與呈示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既突出了呈示部的晶瑩剔透,又展示了小精靈的另一種更為優雅從容的舞姿。可以說,這首曲子所描寫的舞蹈畫面感極強,也令人難以忘懷。

    這一年的指揮是已經指揮過三次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印度指揮家祖賓·梅塔。他的風格硬朗干脆,十分適合于情緒積極向上節奏感十足的作品。因而在開場的《祝你健康進行曲》中,梅塔就呈現了與2002年小澤征爾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以一種熱情奔放的風格將這首進行曲演繹了出來,也讓這場音樂會在開始的時候就足以讓人為之一振。而隨后的《意氣風發的人圓舞曲》也同樣延續了梅塔的這種風格。

    但梅塔的風格卻不適合指揮隨后的圓舞曲。尤其是《譫妄圓舞曲》,就像當年伯恩斯坦對他的評價一樣,梅塔過于注重作品的美感,反而忽視了作品的內涵所在。“譫妄”的意思是由于人受到疾病的影響而神志不清,胡言亂語。由于《譫妄圓舞曲》有著奧地利在格拉茨戰役中失敗的背景,所以這首圓舞曲在序奏部分呈現的是一種緊張不安的情感,這恰恰是當時維也納市民的寫照。序奏連帶這首圓舞曲的第一主題,鮮明地刻畫了一個人在所謂“譫妄”的狀態下語無倫次的樣子。而第二主題又以一個極其積極樂觀的主題與第一主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象征著維也納市民通過跳舞走出了戰敗的陰影。在這之后的各個主題中,我們不難發現約瑟夫·施特勞斯不斷地進行著情緒上的對比,在配器上也更加的靈活,甚至有一段小圓舞曲的主題是用豎琴演奏出來的。可以說,正是由于這首圓舞曲在主題的構思和創作上的新穎和深刻,讓我覺得這首曲子就仿佛是圓舞曲中的交響曲一般,在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中也顯得獨樹一幟。但是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梅塔的過于歡快和華麗的處理方式與作品本身所具有的譫妄和憂郁的氣質形成了鮮明而且不可調和的對比,反而讓這首曲子聽起來格外別扭。此外,在流露出約瑟夫·施特勞斯濃濃的憂郁氣質的《神秘引力圓舞曲》中,梅塔同樣讓這首曲子過于華麗而忽視了作品本身的氣質。

  • 梅塔是一位歡樂使者,節日慶典大師。他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同樣非常善于噱頭的設計。在這一年中尤其如此。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威尼斯狂歡節夢幻般的回憶》是施特勞斯家族中一首非常不典型的作品。它主要采用了尼可洛·帕格尼尼的《威尼斯狂歡節》的旋律,在改編后變成一首管弦樂曲,由不同聲部輪流演奏主題。它雖然有舞曲的特征,卻很難歸類為任何一種舞曲體裁。而且它的變奏曲式也是施特勞斯家族中非常罕見的創作手法。然而,梅塔卻充分地發揮了這首曲子在結構上的特點,讓不同的樂手通過有趣的方式將自己的主題演奏出來,并且配合梅塔高超的幽默天賦,讓這首曲子在音樂會現場點燃了全場歡樂的氣氛。這也是在歷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我最滿意的噱頭之一。因為它不光調動了全場觀眾的氣氛,同時也調動了舞臺上樂手的氣氛。這種跟樂手之間默契的噱頭設計是很多其他指揮家所無法做到的。

    總的來說,這又是一年歡樂有余而內涵不足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是非常成功的一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雖然梅塔在這一年中對于不少作品的詮釋已經不像他在90年代那樣的游刃有余和天衣無縫,而且很多作品的處理也更多地流于表面,但他依然呈現給了觀眾久違的梅塔式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而這場音樂會似乎也宣告了3M的離去,以及更多更新的指揮家的登臺。從此,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要迎來更多的風格。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而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正是被這一代又一代的才人進行著不斷的創新。

    一個人在很大的年紀才開始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似乎可以說明一個指揮家的專情。因為,如果不是那種特別擅長指揮不同風格的指揮家,是不會注意到施特勞斯家族的舞曲作品的。比如我們就很少聽到像伯納德·海丁克或者皮埃爾·布列茲去指揮施特勞斯,這種事情想想都覺得滑稽。而喬治·普萊特在此之前一直游離于我的視線,因為我本身就不是特別關注于歌劇的演出,此外,最近聽了聽普萊特指揮的交響作品,似乎也堅定了他必然還會繼續游離于我的視線的決心。

    普萊特是一個非常陶醉于自我世界的指揮家。同樣的,像赫爾伯特·馮·卡拉揚和倫納德·伯恩斯坦這樣的指揮家也是十分陶醉于自我的指揮家。而與那些指揮大師不同的是,大師的自我世界就是古典音樂本身,而普萊特自我的世界,卻讓古典音樂像是照了哈哈鏡一般地滑稽扭曲。聽普萊特的音樂,其節奏和速度往往參差不齊,毫無征兆地就改變了作品的速度。就像是你在照一面哈哈鏡之前,永遠不會猜到自己的面貌將會被扭曲成什么樣子。這也是我十分不喜歡這個指揮家的原因。普萊特過于沉迷于自己哈哈鏡一般的世界讓我聽到的音樂毫無懸念地被扭曲,盡管它聽起來很甜很美好,但就仿佛是用糖精做出來的蛋糕始終不具有那些用蜂蜜做出來的蛋糕的神韻一樣。

    2008年,是北京開奧運會的一年。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你還將看到一個跟施特勞斯家族毫無關系的鋼琴表演家郎朗的致辭。也許是由于這個關系,在那一年才欣賞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人特別多。而正是由于這個原因,于是很多人對施特勞斯家族的舞曲的第一印象就被扭曲了。之前我說過,很多人在欣賞一部古典音樂作品的時候往往都會帶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盡管是資深的古典音樂樂迷都會或多或少地有這種傾向,就更別提那些還沒入門的人們。因此,在后來的很多人的反饋中,我發現了不少這樣的言論。他們認為,普萊特的施特勞斯家族舞曲的味道非常純正,而扭曲了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的人恰恰是哈農庫特。

  • 這就仿佛是我曾經舉過的一個例子,我第一次吃到的川菜非常遺憾地是由一個擅長做魯菜的廚子做出來的。因而,之后哪怕我吃到了由川菜廚子做出來的正宗的川菜,我也會認為這道菜的味道不“正宗”。

    我始終堅持一個觀點,就是無論什么樣的舞曲,它們都是為舞蹈而存在的。沒有舞蹈,就沒有舞曲,哪怕你寫得再好都是無意義的。在普萊特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你會在芭蕾舞視訊中發現舞者的慌亂和不適。這種慌亂和不適大多是在等待普萊特那長得離譜的延長音,并期盼著他趕快從沉醉的自我世界中醒來,好演奏下一個音符。于是,一場幾乎每首曲子都不適合舞蹈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就誕生了。

    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普萊特側重于表現了舞曲的美感。比如《皇宮舞臺圓舞曲》,《蜻蜓瑪祖卡波爾卡》和《奧地利的村燕圓舞曲》等等。雖然普萊特對于節奏和速度的把控一塌糊涂,但他對于音色還是頗有一些建樹的。我們可以從他對于伴奏聲部的考究明顯地感受到這一點。伴奏聲部,看似無關緊要,但它卻可以在無意間烘托一首曲子的氣氛。雖然很多人不會特意去聽伴奏聲部,但它卻在無形間與主旋律聲部相配合,讓人無意間就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如果仔細去聽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相信并不難發現這一點。這也是一位老指揮家沉積了幾十年的指揮經驗,他告訴了我們即使是伴奏聲部也不要輕易忽視,因為它可以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效果。

  • 法國人一向是非常浪漫的民族,有時候甚至浪漫得沒有了底線。法國電影就是典型的法國人性格的寫照,同樣,法國的指揮家也是如此。從這一點來說,欣賞法國指揮家的作品需要人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因為他們對于這些作品充滿個人色彩的演繹往往會嚴重地出乎人們的預料,時不時地就會出現非常“驚人”的效果。但我更認為,這種效果要圍繞一部作品本身來發展。正如伯恩斯坦勸告梅塔不要過于注重作品的美感,因為外在的美感會破壞作品的內涵。而普萊特,似乎走得要比梅塔更遠,也讓作品的內涵流失得更嚴重。這也是普萊特在我眼中始終不能算是一名成功的指揮家的原因之一吧。

    可惜丹尼爾·巴倫博伊姆是一位出色的鋼琴演奏家,如果他的小提琴技藝跟他的鋼琴一樣好的話,那么我們很有可能在2009年再一次欣賞到由指揮家親自演奏小提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或者,如果施特勞斯家族的傳統是一邊演奏鋼琴一邊指揮舞曲的話,或許我們也可以在這場音樂會上看到巴倫博伊姆的另一番才藝展示。當然,這些都是筆者的妄加揣測。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巴倫博伊姆的表現可謂面面俱到,但總覺得缺了一點東西。或許缺少的正是施特勞斯家族的那種蓬勃向上的激情,巴倫博伊姆更多地側重于沉穩和謹慎,展現給我們更多的也是德國一般的嚴謹,而不是維也納的愜意。

    這就如同德國人和奧地利人對于古典音樂的不同態度一般。雖然這兩個國家都是世界的古典音樂中心,然而這兩個國家的人對于古典音樂的態度卻有些不同。德國人更喜歡嚴肅地面對古典音樂,就連聽音樂也保持正襟危坐的姿態,因而也更多地注重古典音樂中的嚴謹的邏輯關系。而奧地利卻不一樣,也許是由于奧地利悠久的咖啡館文化和宮廷文化使然,在奧地利人眼中,古典音樂更多的是一種娛樂,一種愜意。因而,也只有在奧地利的土壤上,才會誕生施特勞斯家族以及他們的舞曲作品。

  • 這就像是維也納愛樂樂團和柏林愛樂樂團的區別一樣。柏林愛樂樂團的音色顯然要更加厚重、大氣一些,而維也納愛樂樂團的音色則更為靚麗、輕盈。同時,維也納愛樂樂團的諸多樂器的型號都與其他樂團有所不同,比如雙簧管、圓號和定音鼓等等。而這種不同也使得維也納愛樂樂團的音色聽起來更加秀氣一些,而不像柏林愛樂樂團那樣龐大。

    丹尼爾·巴倫博伊姆是當今難得的還能聽出大師時代的指揮家的味道的指揮家,甚至有些人說,巴倫博伊姆的指揮中可以看出卡拉揚甚至富特文格勒的痕跡。盡管他的指揮有著太多的模仿的痕跡,但依然還能聽出相對純正的德奧系魏瑪派指揮家的味道。因而,他的貝多芬,勃拉姆斯乃至布魯克納都算得上是不錯的演繹,十分值得我們拿來玩味一番。而我們在他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也不難發現這樣的風格。

    2009年開創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一個新的紀元。從這一年開始至今,在每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我們都會發現首次出現在音樂會上的作曲家。2009年是奧地利的作曲大師,被稱為交響樂之父和弦樂四重奏之父的約瑟夫·海頓逝世200周年,因此,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海頓的作品也首次登上了舞臺。我還記得在剛剛得到這個消息并且尚未知曉曲目單的時候,大家都在猜測是海頓的哪部作品會被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演奏。因為眾所周知,海頓的舞曲作品非常少,他最大的造詣是在交響曲的創作上。然而交響曲顯然并不適合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去演奏,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也從未演奏過交響曲。直到曲目單公布的時候,我們才知曉謎底,同時也順便參透了這一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噱頭。

    海頓的第45交響曲“告別”是海頓中期的屈指可數的幾首帶有浪漫主義氣質和狂飆突進風格的交響曲之一。在當時,由于很多樂手受到思鄉之苦,海頓便創作了這首交響曲,并在末樂章中安排樂手紛紛離場,以此表達樂手的思鄉之情。而這種形式也成了那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噱頭,而且這也是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噱頭。最后曲終人散,舞臺上除了指揮家便再無樂手的那一刻現在想起來都令人忍俊不禁,恐怕也只有這部作品才能營造出這樣的效果。

    巴倫博伊姆的指揮風格非常嚴謹,從他的作品的節奏和音色中我們就可以感受到這一點。在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有不少作品的速度都比往年略微偏慢。當然慢得不明顯,只不過是更突出了作品的節奏和細節,并且使得音色聽起來更為飽滿。這與梅塔的節奏感還有所不同。梅塔的節奏感會非常突出每一小節的重拍,而巴倫博伊姆的節奏感則是更為自然,為音樂的細節而服務。比如《威尼斯之夜序曲》、《魔彈快速波爾卡》和《高貴的匈牙利人快速波爾卡》。

  • 此外,這一年的第一首圓舞曲也是很多人千呼萬喚的一首曲子。《東方童話圓舞曲》是約翰·施特勞斯所作的一首難得的小調圓舞曲。小調給這首圓舞曲帶來了濃郁的東方神秘氣息,讓這首曲子成了整場音樂會上的亮點。此外,類似的像往年出現過的《埃及進行曲》、《波斯進行曲》等異域風情的作品也都是采用小調創作的。

    《南國玫瑰圓舞曲》和《天體樂聲圓舞曲》都是以抒情為主的作品。《南國玫瑰圓舞曲》有1998年祖賓·梅塔的先例,《天體樂聲圓舞曲》有1992年卡洛斯·克萊伯和2004年里卡爾多·穆蒂的先例,因而要想超越這些版本可以說是需要指揮家著實下一番功夫的。而這一年的這兩首圓舞曲聽起來卻另辟蹊徑,跟往年的版本比起來也各有千秋。巴倫博伊姆善于運用的德奧系的音色和四平八穩的速度讓這兩首圓舞曲聽起來有條不紊,平實地展現了圓舞曲的全貌,雖然樸素,倒也可圈可點。

    在海頓的第45交響曲的末樂章中,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樂手如期表演了曲終人散的場面,成為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又一個歷史性的畫面。對于巴倫博伊姆來說,處理海頓的交響曲似乎并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而他的風格也恰好適合海頓的作品。這場音樂會上的處理就可以算得上是令人滿意。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在低音提琴演奏三連音的段落,我們可以明顯地聽出這三個音符的演奏并不均勻,有著明顯的類似切分音的特點。理論上指揮家并不會這樣處理這個樂句,因為這從根本上改變了作品的音型。因此我們就只能從樂手上找原因。然而,對于維也納愛樂樂團來說,雖然近幾年這個樂團聽起來越來越作坊了,但還不至于說低音提琴首席連海頓的三連音都演奏不好。這也是我久久無法釋懷的一個問題。

    總的來說,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巴倫博伊姆的亮相雖然不至于像之前的幾位新人那樣讓人眼前一亮,但也給大家呈現了不少有特色的東西。這一年的新年音樂會特別適合于對古典音樂有著一定品味歷史的人來聽,因為與往年更多地呈現酣暢淋漓之感的新年音樂會不同,這一年呈現更多的則是雋永的意味。

    相關閱讀: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69.197.***.***
    069.197.***.***
    10
    03
    發表于2012.12.30 01:30:14
    9
    03
    發表于2012.12.29 23:59:08
    8
    218.249.223.***
    218.249.223.***
    發表于2012.12.29 22:12:29
    7
    03
    發表于2012.12.29 20:55:52
    6
    10
    不過我在國內聽過他們的演奏
    發表于2012.12.29 20:30:05
    5
    03
    發表于2012.12.29 20:18:24
    4
    116.235.157.***
    116.235.157.***
    發表于2012.12.29 18:17:26
    3
    03
    發表于2012.12.29 17:12:29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18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