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一年又一年 [2013年]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13.01.21 15:54:26 | 源自:百度貼吧 | 版權:特約 | 平均/總評分:10.00/30
  • 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可以說是近幾年中對傳統顛覆得最為徹底的一次音樂會。首先在所選作品的比例上,非施特勞斯家族的作曲家數量就多于施特勞斯家族的作曲家,呈現出5:3的比例,這種看起來喧賓奪主的安排是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很難想象的。此外,這一次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首次登臺的作品比例要遠遠高于往年,是這幾十年來唯一一屆首演作品遠多于常演作品的音樂會。而且,在曲目的編排上,這一年的音樂會也別出心裁。比如在上半場的開場就選用了小約翰·施特勞斯的一首快速波爾卡,在上半場結尾選用了弗朗茨·馮·蘇佩的《輕騎兵序曲》,下半場開場則以約瑟夫·施特勞斯的《天體樂聲》開始,而下半場的結束則是老約翰·施特勞斯的浪漫曲《威尼斯狂歡節》。這樣的編排也是近幾十年來的首創。可以說,在2013年,維也納愛樂樂團將他們的招牌音樂會的創新做得更徹底也更大膽,這無疑讓我們又希冀于未來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究竟又會帶給我們怎樣的一種全新感受。

    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與上一年可以說形成了一個極有趣的對比。馬里斯·楊松斯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演奏的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而新作品的比例相對來講極低,而且即使是首次登臺的作品,其旋律往往也都耳熟能詳。比如06年的《藝術家四對舞》和《你和你圓舞曲》等,以及12年的《市政廳舞會圓舞曲》和柴可夫斯基的兩首舞曲等等。而由弗朗茨·維爾瑟-莫斯特指揮的2013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卻又將新作品的比例極大地增加,使得整場音樂會對觀眾來說都十分陌生。在2012年,很多人都認為楊松斯的選曲過于通俗,因而少了很多維也納內在的東西,使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聽起來毫無新意。因而在那時,很多人都覺得在這場音樂會上應該大量上演新鮮的作品,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維也納的氣息“撲面而來”。而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恰好迎合了這一點。然而非常奇怪的是,當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落幕之后,那些主張在這場音樂會上上演新作品聲音似乎在一瞬間都偃旗息鼓了,更多的聲音是在抱怨由于新作品過多使得很多人聽起來非常疲勞,無所適從。似乎任何事物走到了極致都會過猶不及,我只能說,幸好莫斯特這次的音樂會在演出質量上沒有太大的瑕疵,否則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承接我2011年對莫斯特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評價,莫斯特極為善于在當一段小圓舞曲重復出現的時候,他可以延續這段小圓舞曲在上一次出現時的情感和速度,并且在它重復出現的時候加以應用。這種處理會讓很多作品聽起來其風格都更加統一,邏輯也更加清晰。比如在2013年的《來自山中圓舞曲》、《天體樂聲圓舞曲》和《金星的軌跡圓舞曲》中我們都可以聽到這種處理。我幾乎可以肯定這是莫斯特的一種常用手法,而且這種手法極為難能可貴地保留了一首作品在邏輯上的統一。這也是我對莫斯特最為欣賞的一點。

    在開場的《女高音歌手快速波爾卡》中,我們可以發現莫斯特在這兩年的指揮造詣上的精進。今年的莫斯特在音樂的處理上比2011年更加大膽,對比更加鮮明,音樂的爆發力也更加好。我還記得在2011年時的諸如《卡楚恰加洛普》這樣的作品中莫斯特的那種謹小慎微的處理,讓本來非常野性的作品聽起來卻顯得十分的小家碧玉。而在今年的開場中,莫斯特就明顯放開了,因而節日的歡樂氣息也與音樂更加相得益彰了。這種風格在他的《輕騎兵序曲》中也能十分明顯的感受到。

    說到他今年的《輕騎兵序曲》,這是音樂會的上半場中唯一一首能找到往年的對比版本的作品。同樣擅長挖掘新作品的里卡爾多·穆蒂在1997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也指揮了這首曲子。與穆蒂的版本比起來,莫斯特在音色上的處理更加奔放,速度的對比也更加自由。穆蒂的版本聽起來更顯得嚴肅和恢弘,而莫斯特則更傾向于音樂的表現力和速度的變化流淌。而且我們還能發現,莫斯特在這首序曲的尾聲部分沿用的是卡拉揚慣用的不放慢速度的處理。而在穆蒂等其他指揮家那里,通常會將結尾的速度放慢一倍。因為總譜上并沒有放慢速度的要求,因而此處的處理也成了很多指揮家指揮風格的標簽。

    莫斯特曾在此之前說過他希望能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更多地挖掘維也納內在的聲音。這不光體現在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出現了更多的新曲目,同時也體現在了所選曲目的風格上。比如在今年的圓舞曲中,《來自山中圓舞曲》、《金星的軌跡圓舞曲》和《檸檬開花的地方圓舞曲》等都是明顯帶有奧地利鄉村民歌旋律風格的圓舞曲。比如小約翰的《來自山中圓舞曲》,其風格聽起來很像《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和約瑟夫的《奧地利的村燕圓舞曲》,我們甚至可以做到將其中歌唱性很強的旋律挑出來隨口哼唱,就像是我們平時哼唱民歌小調一般。而且我們發現,這三首圓舞曲都是篇幅很長的圓舞曲,莫斯特的處理并沒有因為篇幅的原因而減少細節上的處理。相反他會更加細致地挖掘作品的細節,突出每一段小圓舞曲在旋律上的特征,同時用到我剛才說的他保持同一段小圓舞曲的情態的處理手法。因而我們會發現,他今年的圓舞曲如果細細聽來十分值得玩味,繞梁三日。

    約瑟夫的《天體樂聲圓舞曲》是他在2010年美泉宮音樂會上演出過的一首曲子。與美泉宮音樂會的版本不同的是,莫斯特這次保留了所有小圓舞曲的反復處理。這與同為具有奧地利血統的指揮家尼可勞斯·哈農庫特的理念不謀而合,同樣也更符合奧地利皇家舞會的傳統。不只是《天體樂聲圓舞曲》,我們可以在他今年幾乎每一首圓舞曲中找到這種處理手法。與2012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一味地省略反復趕時間的做法不同,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音樂正因為這種手法的運用,使得音樂聽起來更具有維也納舞曲的血統,也更與歷史傳統暗暗相合。

  • 在音樂會的下半場,我們越來越多地發現有趣的作品。首先,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紡織女工法蘭西波爾卡》就具有十分鮮明的約瑟夫·施特勞斯的曲風。這種曲風首先體現在音樂的擬態上。之前諸如《小磨坊法蘭西波爾卡》、《打鐵法蘭西波爾卡》等等約瑟夫的作品中,我們都可以發現這種擬態手法的運用。在《紡織女工法蘭西波爾卡》中,我們會發現伴奏聲部始終演奏著循環往復的音型。這種音型正是模仿了織機紡紗時穿梭往復的特點。此外,約瑟夫的曲風還表現在樂曲中間部與呈示部的對比上。約瑟夫·施特勞斯的作品十分注重結構間情緒的對比,往往會在中間部運用華麗熱烈的旋律與呈示部進行對比。比如他的《蜻蜓瑪祖卡波爾卡》、《藝術家的致意法蘭西波爾卡》等等。在他的這首《紡織女工法蘭西波爾卡》的中間部也是一段非常鮮明的華麗奔放的旋律,與呈示部委婉低調的旋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然而莫斯特在此處的處理上似乎更側重于情緒變化的自然過渡,而并非是鮮明對比。在這里,莫斯特做了一個加速處理,使得這段華麗的旋律的速度如同起情感的起伏一樣加速前進。然而我認為,此處的速度處理并不應該是加速,相反的卻要放慢速度,以進行曲的節奏演奏,這樣才會突出這段旋律的內在性格。這也是往年對于約瑟夫·施特勞斯的作品的常用處理手法。我覺得這是莫斯特今年的表現中值得商榷的一個細節。當然,瑕不掩瑜,約瑟夫的《紡織女工法蘭西波爾卡》依然是一首質量相當高的舞曲,我們似乎可以希望在未來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與這首曲子重逢。

    在約瑟夫的這首法蘭西波爾卡之后,就是理查德·瓦格納的《羅恩格林》第三幕前奏曲。這也是我之前預料到的一首曲子。在品評這首曲子之前,我想要先整理一件樂器的型號。在打擊樂器中,?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件樂器。?通常分為三種型號,分別是“德國式”(或瓦格納式),系重型;維也納式,系中重型;法國式,系中薄—薄型。通常我們看到的維也納愛樂樂團使用的?是維也納式,其特點是?片很厚,直徑不長。因而這種?的音色聽起來回聲不長,音色發悶,適合在小編制作品中使用,尤其是舞曲。這種?顯然不適合瓦格納的音樂。因而在瓦格納的這首前奏曲響起的時候,我們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在演奏上的心有余而力不足。這首前奏曲我們可以找到很多對比版本,通常我們聽到的版本中,?的演奏在音樂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很多指揮家在處理這首曲子的時候,都會讓?極大地發揮作用。然而不得不說,在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直播中,我幾乎沒有聽到?的演奏,這使我一度以為莫斯特刪除了這個聲部,而保留了三角鐵和鈴鼓聲部。然而后來在視訊中,我還是發現了?的演奏。在這段音樂中,鈴鼓和三角鐵的聲音明顯蓋過了?的聲音,這明顯是一處敗筆。這不禁讓我想起了2011年的《卡楚恰加洛普》和《西班牙人進行曲》中莫斯特對于響板處理的失敗,莫斯特似乎對打擊樂器總也找不到駕馭的方法。

    約瑟夫·蘭納的《施蒂亞德的舞蹈》之前也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演奏,比如1993年和2001年。與前兩次的版本比較,莫斯特的《施蒂亞德的舞蹈》在速度上的變化更加靈活,這種靈活的對比也使得音樂聽起來更加鮮明靈動,更符合這首曲子的音樂性格。這幾乎是我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聽到的最好的《施蒂亞德的舞蹈》的版本。與這首曲子的情緒一脈相承的還有《檸檬開花的地方圓舞曲》。與這首圓舞曲唯美曼妙的芭蕾相得益彰的是,莫斯特在這首曲子的處理上也十分唯美。這甚至讓我覺得莫斯特的版本與穆蒂1993年的版本是兩個讓我很難取舍的版本。穆蒂的細膩和莫斯特的唯美都十分恰當地詮釋了這部作品,也讓我很慶幸于如此完美的作品有了這兩個如此完美的版本。

    很多人都認為,莫斯特在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放得更開了。這不光體現在他對于音樂的處理上更加鮮活靈動上,同樣也體現在他的音樂會噱頭的創意上。與2011年莫斯特木然地舉起鐵路訊號牌不同的是,在今年的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威尼斯狂歡節》中,莫斯特不斷給樂手發放小禮品的舉動頻頻引得現場觀眾開懷一笑。甚至在最后,首席小提琴萊納·庫舍爾送給他一頂廚師帽更讓噱頭錦上添花。莫斯特頭頂廚師帽手執大湯勺指揮的場面儼然讓金色大廳變成了熬制音樂的大廚房,似乎讓我想起了2005年外景片中的維也納蘋果卷。

  • 在老約翰的《威尼斯狂歡節》中,我們看到了首席小提琴庫舍爾的小提琴獨奏。庫舍爾是維也納愛樂樂團十分德高望重的小提琴家,也是中國樂迷朋友們非常喜愛和關注的一位樂手。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可能由于庫舍爾在樂團任職的時間過于長久,他的小提琴獨奏技巧實際上并不那么精彩。比如我還記憶猶新的2004年薩爾茲堡音樂節上,瓦列里·杰基耶夫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演奏的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薩科夫的《天方夜譚組曲》中,也是庫舍爾擔任的小提琴獨奏。而庫舍爾在演奏技法上的欠缺也在那場音樂會上顯露無遺。他最明顯的缺點就是在快速演奏的段落中時常丟音符。在那場音樂會上,他獨奏的段落中很多音符都被他丟掉了,不得不承認這是那場演出中的白璧微瑕。同樣的問題在今年的《威尼斯狂歡節》中也非常明顯。據說,新入團的樂手們往往都具有獨奏家的水準和風范,但隨著他們在樂團中的時日長久,這種水準和風范也逐漸退化。我想,庫舍爾就是其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確是一屆讓人非常耳目一新的音樂會,它與前幾屆比起來差別太明顯了,以至于很難找出一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能夠與它進行類比。不過好在莫斯特這次的處理更加成熟,對音樂特點的把握也更加準確和恰當,因而我也不得不承認,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是一屆相當成功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當然,在今后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我更希望那些耳熟能詳的作品能夠更多一點。今年的音樂會由于新作品過多,聽起來不可避免地會更加吃力一些,觀眾在情緒上的融入也更慢一些。雖然我不希望在今后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會出現像楊松斯那樣的滿場老作品的曲目單出現,但我想我們欣賞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更多的還是帶有感受新年氣息的想法在里面,而不是單純的體驗施特勞斯家族的作曲技法。而2013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之創新,也讓我們對未來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有了更多的希望和遐想的空間。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風格的作品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更加多元化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依然會為我們的新年錦上添花。

    相關閱讀: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23.125.071.***
    123.125.071.***
    發表于2015.08.21 16:31:38
    13
    208.110.***.***
    208.110.***.***
    12
    03
    發表于2013.02.12 01:27:15
    11
    058.101.019.***
    058.101.019.***
    發表于2013.01.24 22:02:24
    10
    03
    發表于2013.01.22 02:32:57
    9
    下載了 還沒去聽
    此帖使用Windows8提交
    發表于2013.01.22 00:50:06
    8
    03
    我就看看,不說話。
    此帖使用Windows8提交
    發表于2013.01.21 21:15:43
    7
    03
    發表于2013.01.21 18:42:30
    6
    03

    此帖使用Windows8提交
    發表于2013.01.21 17:46:02
    5
    03

    此帖使用DROID RAZR提交
    發表于2013.01.21 17:39:15
    4
    03
    看看高人們是怎么評論2013音樂會的。
    我是基本沒啥感受。
    發表于2013.01.21 17:19:31
    3
    03
    發表于2013.01.21 16:14:46
    2
    180.169.005.***
    180.169.005.***
    發表于2013.01.21 16:05:30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82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