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訪談:我的音樂可不是周杰倫橫行的地方
蔣夢瑤 于 2014.01.09 09:51:44 | 源自:南都娛樂周刊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40

朱哲琴應該算是中國樂壇的一個異類,和她的音樂一起,籠罩在一層神秘的光環之下。上世紀九十年代相繼推出的《黃孩子》、《阿姐鼓》、《央金瑪》等專輯,音樂中來自西域民族的獨特神秘空靈的風格元素,讓她在歌壇獨樹一幟,并蜚聲國外。民族、神秘、超前是朱哲琴音樂上的標簽。近年來,朱哲琴擔任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親善大使,將自己對民族音樂的熱愛落到實處。在蟄伏了四年半之久,朱哲琴走訪中國五大民族區,采集各個民族的傳統音樂,從音樂人轉身變成制作人,帶來了新專輯《月出》。

朱哲琴被稱為“惟一得到國際認可的中國歌手”。1990年以一首《丹頂鶴的故事》走紅,后與富有創造精神的音樂家何訓田合作,于九十年代推出了三張唱片《黃孩子》、《阿姐鼓》和《央金瑪》。其中《阿姐鼓》在全球56個國家和地區同步發行,稱為國際唱片史上第一張全球發行的中文唱片,專輯累積銷量達三百多萬張。朱哲琴由此享譽世界歌壇。其后她與中國當代音樂視覺時尚先鋒跨領域合作制作的音樂專輯、影像作品、舞臺表演等被中外愛樂者奉為經典。從2009年開始,朱哲琴受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邀請,擔任親善大使。發起“世界看見”中國民族文化保護與發展親善行動,致力于推動中國多元民族文化走向世界。

  • 從流行到民族——“其實按照當時的風潮我應該拿這首歌去走穴”

    1990年,朱哲琴憑借《丹頂鶴的故事》走紅,在那個年代,有一首流行金曲意味著歌手可以靠著它四處走穴賺得盆滿缽滿。但朱哲琴并不滿足做一個這樣的歌手,她開始思索著轉型和突破,這就有了后來概念意味頗重的《黃孩子》、《阿姐鼓》。

  • 南都娛樂周刊:你的音樂一直是有變化的,不是重復和故步不前的。

    朱哲琴:我覺得這個一定會,必須的。朱哲琴在不同的一個時間,是有變化的,而且我之所以2010年在音樂上停了狀態,我覺得我不是一個重復的歌手。不要說現在這樣,回顧我音樂歷程的開始,最早在小云雀合唱團,再一段時間是到了新空氣,之前是模仿的港臺的歌曲,后來到丹頂鶴時期,再到《黃孩子》、《阿姐鼓》,然后到《央金瑪》,其實我永遠都沒有在重復,可能這20年的路程,永遠都在前頭,而且可能我們做一個東西出來,這個東西在業界會需要消化一段時間。比如現在說民族音樂原生態,這跟我們90年代初在《阿姐鼓》這個嘗試成功有特別大的關系,包括西藏旅游,很多人都是聽了這首歌去那邊。我覺得我是一個喜歡開拓的人。這張唱片的創作無論從音樂的創作本身,到它的意義本身,它都是超前的需要一段時間消化。

    南都娛樂周刊:其實最開始丹頂鶴時期,是走流行路線,也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

    朱哲琴:對,當時《通俗歌曲》雜志還說,5年以內這首歌都會是中國流行歌曲的經典,但實際上已經超過太長時間。這首歌到現在可能都是中國流行音樂界里的經典作品,據我所知很多歌手比賽都會選這首歌,這是鑒定一個人的音域是不是高(的經典曲目)。

    南都娛樂周刊:那個時候90年代,也是內地一個流行音樂發展比較好的時機,但是你在這首歌之后,1992年就開始做《黃孩子》,完全轉變了風格,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轉變?

    朱哲琴:對,其實按照一個正常路線我應該拿著這首歌去走穴。但我覺得我對音樂的夢想,我從小覺得音樂在我心中有非常崇高的位置,就像你心目中有一個會閃亮的寶石,那個寶石就是音樂。包括現在這么不景氣的情況,我可能拿我所有的積蓄去做一件事情,我覺得是很值得。那個時候也是,《丹頂鶴的故事》出來大家都特別叫好,大家當時的風潮就拿著這首歌去走穴。我想的是,我作為一個歌手我想有一個專輯在創作概念上比較完整,能呈現聲音的特質和感受。所以那時候我從《丹頂鶴的故事》出來以后停了半年時間不參加任何演出,我很害怕我變成這樣一個(走穴的)歌手。我看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我一直挺有感觸,人內心是有一只老虎隨時都警醒自己,你有沒有變成那個你曾經反抗的那個人。我內心的那個人經常提醒我,現在倦怠了么?你人云亦云了么?你的音樂沒有力量了么?

    《阿姐鼓》的輝煌——“我有觀點,我根本不在乎現在這些北上廣流行音樂”

    在經過《黃孩子》的摸索探尋之后,1995年朱哲琴推出了跟何訓田合作的第二張專輯《阿姐鼓》,這張擺到現在概念仍然超前的唱片至今已經在全球創下了三百多萬張的銷售記錄,而朱哲琴也憑此成為少數被國際認可的中國音樂人,她迎來了自己事業上的高峰,并成就了現在人們所熟知的朱哲琴,她的名字開始跟神秘、民族等音樂符號聯系起來。

    南都娛樂周刊:其實到后來1995年《阿姐鼓》,跟《丹頂鶴》時期的風格是完全不同,也奠定了后來大家對你民族歌手的印象。

    朱哲琴:《丹頂鶴》的時候,人們認可這個聲音,這個女孩的聲音真的很寬,說她的音樂嚇死所有人。 當時包括北京做搖滾這些小孩特別不愿意,都知道廣州來了一個女孩聲音非常有技巧。但是走到《阿姐鼓》的時候,我有觀點,我根本不在乎現在這些北上廣流行音樂,我根本不看這個東西,我找到一個最新的天地。那個天地是可以造夢、有想象力,而且對生命的傳承有傳達。《阿姐鼓》的成功,是中國第一張概念創作。它出來就是一個完整概念,然后去地方采風,再慢慢到它的主題、它的音樂形態、整個包裝都是一個完整概念唱片。我在這個行業其實創了很多第一,《丹頂鶴的故事》是第一首中國流行歌上技巧這么豐富的(歌曲),原來那個時代說流行歌曲靡靡之音沒有任何技術的,但《丹頂鶴的故事》出來,把所有的人都震到了,這首歌音域到了三個八度以上。現在回想《丹頂鶴的故事》還是中國第一首環保歌曲。其實從《黃孩子》開始就是概念,但《黃孩子》沒有這么充分,到《阿姐鼓》的時候概念就非常充分。這張《月出》是我覺得是第一張遍及中國多民族的音樂形態,而且要走向未來的唱片。

    南都娛樂周刊:《阿姐鼓》的完整概念,是怎么設定的?

    朱哲琴:那是陸志昌跟我說的,他是香港一個書籍裝幀設計師。他說我太喜歡《阿姐鼓》的封面,那張封面完全體現了一個唱片的制作,第一個看到了這個音樂來自喜馬拉雅的影響。他看的是香港那個版本,封面我有三個人在喜馬拉雅山上,這三個人其實代表輪回,東方人對生命的價值觀是生生不息的。包括佛教的傳承,東方人的概念,天地人,在這個封面上也很清楚,它是生生不滅的,它是相生相續的概念。

    南都娛樂周刊:這是第一個有這么完整概念的唱片,你當時做這張專輯有受什么啟發和影嗎?

    朱哲琴:其實主要是何訓田他的思想,我那時候還很年輕,他把我們整個團隊導入了一個方向。

    南都娛樂周刊:你陸續跟何老師合作了三張專輯,雖然這張專輯沒有合作,而是你自己做制作人,那在這張專輯里會有這種概念制作的延續嗎?

    朱哲琴:我覺得一些基礎還是有的,但是我這方面真的很不一樣,因為過去何老師做的還是個人創作,那是何老師個人對音樂的闡釋,對文化的闡釋。這張我們完全把個人給拋開。這里沒有一個作曲家的主導思想,或者說歌手的傾向,它實際上回到不同的材料本身去探尋它們的目標,讓它們自己說話。所以這個思路是很不一樣的。第二個這張唱片,我們一邊是民間大師,另外一邊是三十歲以下年輕的樂手,這個格局也是非常不一樣,我更想讓新一代年輕的人,去對這些傳統解讀,去跟他們發生碰撞,去跟他們培養感情,讓這些東西在他們身上起作用,把他們帶到未來去,這張也是非常不一樣的。

    南都娛樂周刊:《阿姐鼓》也是中國第一張在國際上發行的唱片,當時怎么想把它往國際上做推廣?

    朱哲琴:我們相信那個音樂,雖然我們很強調中國,但實際上我們相信它不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地域性的音樂。我們認為它的層面會更寬。

    南都娛樂周刊:《月出》這張專輯你自己有投入積蓄,好像你每張唱片都差不多是這樣?

    朱哲琴:我每次都這樣命運,我《阿姐鼓》的時候也是這樣。因為當時唱片公司,他們投了一部分錢但后來覺得這張在經濟回收上應該沒有什么成果,不愿意再投更多的錢。于是我就立了一個據,簽了一個合約,我來出錢,把我所有積蓄用在這上面,但是那張海外版權歸我。

    南都娛樂周刊:最后這張專輯在海外賣得很好,應該回報還挺高的吧?

    朱哲琴:最后國際華納來買,他們公司不認賬。他們說服我把那合同取消。所以在中國實現真正的音樂理想,和做一個自己覺得有價值的事是不容易的,每次都是這樣,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唱片后面的這些背景。如果我明年真的想寫本書,這本書是要關注我們這個時代,關注我們這個時代的音樂人,音樂人的生活和面臨的考驗。

    新專輯《月出》——“在這張唱片中我放棄了我的執著”

    《月出》這張唱片的契機是朱哲琴被發起的中國民族文化保護發展親善行動,在行走五大民族區采集而來的音樂采樣之后,朱哲琴集合了一大幫年輕的音樂人共同創作完成了這一張脫胎于古老民族音樂,卻更具有國際視野、面向未來的唱片。她更是擔任了這張唱片的制作人,在《月出》中朱哲琴收斂鋒芒,將自己完全放任于這些采集而來的民族音樂之中,隨波逐流,隨性而為。

    南都娛樂周刊:《月出》這張專輯做了4年半,最開始是從聯合國的“世界項目”開始,做的過程中有心態上不一樣的變化么?

    朱哲琴:國內剛開始采集的時候,只是有個很單純的想法,因為當時是親善大使,想把這些民族音樂去采集下來。后來我們做了很多年的采樣,就有一個問題,中國對民族音樂界定其實很含糊,我非常懷疑所謂民族唱法的概念,因為沒有一個民族唱法可以去界定中國所有不同的民族唱法。

    南都娛樂周刊:這張專輯不僅僅是個采樣,而且是加上后期的新的音樂創作,而且這次涉及的民族的領域比較多。你在這個過程中怎么去理解這些不同民族的音樂?

    朱哲琴:我個人可能走到了一定的時間,有自己的思考和修行,可以說慢慢地放棄我的執著然后去融入。我到每一個地方會去入鄉隨俗,去融入他們,我并沒有發現這個是多么困難。反而我就覺得這樣一個心態之下,世界開了好多次門和窗,像貴州最動人的野性之美。這些東西是真正能激發人創作和想象力。所以這張唱片里面放棄我自己的執著,利用這樣的心態,就變成一個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這張唱片里面朱哲琴是一個隨波逐流的聲音,那隨著她的旅行,她的見聞,跟他們有很敏感很微妙的互相渲染。在完成這樣一個過程中,我看到一條更開闊的藝術的路,包括人性那些很豐富的元素。

    南都娛樂周刊:你之前的唱片個人風格都還蠻強的,之前你也提到在這張專輯你不是主角,你還擔任了制作人,會不會在做的時候會有刻意地去朱哲琴化?

    朱哲琴:有,就像我們團隊編曲蒙柯卓蘭,接受美國國家電視臺采訪時說的:這是一次不可思議的合作,我們一開始覺得dadawa采了這些聲音,她是這些聲音的擁有者,這些聲音是為她服務的。沒想到,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說,我不是這些聲音的主角,包括你作曲家也不是,你要放棄你要表現的執著,要真正進入這些采樣里面。進入到這些基因里面,分析這些基因的美,展示它們的美。他花了8個月的時間終于明白了。他的原話我看著挺感動,他真的理解我,他說“我看到dadawa經過了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是一個非常掙扎的過程。在經歷了這個過程,她決定把她自己完全拋開。”

    民族與小眾音樂——“這些歌都已經唱了幾代人了,在那個地方就是大眾音樂”

    在成為聯合國親善大使之后,從手工藝的關注到音樂的采集,朱哲琴身體力行地推廣中國的民族藝術。包括制這張唱片,她別出心裁地邀請一群年齡在三十歲以下的音樂人參與創作,為的就是將古老的民族音樂和年輕的音樂人橋接在一起。她將這張唱片的采樣公開,開放給更多有想法的音樂人使用,她甚至有計劃要將她們的音樂演出帶進校園,去跟年輕人見面。

    南都娛樂周刊:從音樂人到民族手工藝,到今年的民族音樂尋訪,整個從原來音樂核心出發,現在你涉及的領域在拓寬。在現在這么多身份和領域當中,你怎么去給自己做一個定位?

    朱哲琴:我想我可能會根植在中國的土壤、文化里面去做長足的探索,這是我自己的一個規劃。因為這樣的事做個10年、8年一點都不多。實際上你回頭看我在20歲的時候,可能已經開始做了,但當時只是個人行為,現在通過這樣一個使命,包括音樂和手工藝兩部分擴展,把個人和一個群體、一個社會更廣闊的愿望結合融入進去。我們所稱的原創文化,都是這樣由一兩代人、三代人來完成。

    南都娛樂周刊:在這樣一個漫長的創作的過程中,行走又起了一個什么樣的作用?

    朱哲琴:我覺得行走是讓我們真正去掃盲。中國文化怎么原創?你連自己的東西是什么都不清楚,你天天看紐約最近出了什么樣的音樂形態,倫敦出了什么,你能原創么?你最多就做一個嫁接、改良,或者說照搬。我們現在人的最大問題,對自己文化的不了解,中國音樂和手工藝的這種覺醒要落地,要對自己的血液和土壤真正的認知,有這樣的基礎,你才能夠在這樣做出具有血脈有國際視野的東西。

    南都娛樂周刊:其實在你之后,也有很多被業界評為很像你的一些歌手出現,你怎么去評判這樣歌手?

    朱哲琴: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證明我們在18年前,這樣的音樂的探索,在經過十幾年在中國這個土壤上探索和嘗試是有反響的,也有很多年輕人沿著這條路開始去嘗試和創作,這是非常好的事情,也是非常值得鼓勵的事情。但我覺得這還不夠,中國應該有一流的人來參與自己本民族文化的發展這條路上。

    南都娛樂周刊:你做的民族音樂在國外一直很受歡迎,你現在在做中國民族音樂的傳承,也是想要做得更國際化,你怎么理解民族和國際之間的關系呢?

    朱哲琴:我覺得就是誠懇誠實的,每個人他出生都帶著那個水土,不要專門去身份化,也不要故意去貼近國際化,你要不要為了國際化而國際化,不要為了本土化偽裝自己的傳統,這種東西,很虛妄的東西,我覺得都是一些表面的。比如說你不信佛,你把佛穿在身上又如何。

    南都娛樂周刊:按照國內的音樂環境來看的話,你做的音樂在評論界還是比較偏小眾的,但你在國外卻是非常受歡迎的,你怎么看這兩種不同的環境?

    朱哲琴:我覺得現在中國的創新還在用這樣一個腔調來談太落伍了,我們所認為原來這種最流行的大戶,現在才能賣幾張唱片,反而有時候涌現一些個性化的就挺特別的,《阿姐鼓》全球賣到300萬,你覺得是小眾嗎。其實中國在現在一個唱片環境這么混亂,包括商業秩序都很混亂的情況下,就是要不同的音樂力量去建立一個新的聽眾群。舉個例子,我采錄這些音樂在當地它是大眾,那可不是周杰倫橫行霸道的地方,這些歌都已經唱了幾代人了,在那個地方就是大眾音樂。而且所謂小眾和大眾實際上是一個操作結果,原來當代藝術是一個非常小眾的東西,現在成為一個非常大眾的東西。如果媒介和產業界還用這種固有的眼光,音樂行業就真的完蛋了,真的就把所有新的創作扼殺了,沒有機會發展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東西。《阿姐鼓》到現在還有人認為是小眾,實際上就是這種固有的觀念灌輸的作用。我如果中國的行業和評論界換一個思維去想這個事情,就能造就一個時代。包括我也在這張宣傳上,可能要大膽一些,把它推出來,讓年輕人都覺得是很酷的。這張唱片就要打破這些魔咒,唱片不景氣,沒人買唱片,唱片公司不投入不宣傳,音樂人不好好創作,我就要打破這些,年輕人不喜歡中國的民族音樂,我覺得這是胡說。所以這張唱片可能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里你可以看到它的后勁和深遠影響,因為在現在的時候很有勇氣站出來,打破所有的東西。我自己是覺得越黑暗的時候就離光明就越不遠。

    記者手記:越神秘越簡單

    朱哲琴一直很低調,做的音樂充滿神秘感,她本人更是很少出現在公眾面前。或許先入為主認定她不食人間煙火充滿民族風情,所以等到采訪的時候,她簡單得讓我有點意外,打扮樸素,沒有什么民族配飾的環佩叮當,跟她聊天,也不是滿口的佛法宗教。她平時生活也特別簡單,除了做音樂就是四處旅行,為了做唱片,可以一次次把自己的積蓄投下去,盡管唱片的回報可能不會太好。或許只有這樣簡單純粹的人,才能花四年的時間走了這么多地方,做出一張傳承中國民族音樂的唱片,而這種民族音樂才不是現在那些咚次打次的所謂民族風。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2.224.***.***
    112.224.***.***
    我家就那樣的房子
    此帖使用M353提交
    發表于2014.01.20 12:04:19
    19
    03
    似乎太狂了,其實再怎么說也改變不了某倫是2000-2010年華語樂壇的王者地位,不承認也沒用.
    發表于2014.01.17 17:33:05
    18
    192.151.***.***
    192.151.***.***
    愛的最高境界是經得起平淡的流年
    發表于2014.01.15 22:49:09
    17
    027.218.012.***
    027.218.012.***
    發表于2014.01.12 16:26:37
    14
    10

    此帖使用iPad提交
    發表于2014.01.12 12:54:45
    13
    116.023.***.***
    116.023.***.***
    周的歌曲更少,只聽過那首經典的《七里香》,鹵蛋哥名不虛傳,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發表于2014.01.11 22:57:05
    12
    03
    發表于2014.01.11 02:20:31
    11
    117.025.***.***
    117.025.***.***
    混了這么多年了白混了,音樂的多樣性和包容性都沒搞懂,以為自己的東西就必定高人一等?
    發表于2014.01.10 21:53:42
    10
    086.149.***.***
    086.149.***.***
    ‘或許只有這樣簡單純粹的人,才能花四年的時間走了這么多地方,做出一張傳承中國民族音樂的唱片,而這種民族音樂才不是現在那些咚次打次的所謂民族風。’引用文中最后一句話,突然想到,也許我錯怪朱哲琴也未必,看這記者手記,口氣腔調。
    剩下的不說了 嘿嘿嘿
    發表于2014.01.10 20:27:43
    9
    086.149.***.***
    086.149.***.***
    TO 恩惠,是的,通篇我都感覺很好,沒什么奇怪的,甚至會產生覺得她這張唱片很不錯的感覺,有了想買的沖動。而這句話一出現,感覺是美好的畫面里飛來了一直蒼蠅,看出了些許的不屑,更多的是對大眾文化審美的鄙視和對自己作品的深深自卑。 所謂文化,高者自高,難免孤芳自賞,能欣賞的人畢竟少數。不代表就能以此來鄙視流行全亞洲的主流文化,這點我不認同并且保留這個態度,人民藝術就要在大眾間有自生自發的傳播力,只要不是庸俗惡俗我都認可。不過有何意見建議還請斧正。
    TO 7 樓
    完全認同你的見解
    發表于2014.01.10 20:23:10
    8
    086.149.***.***
    086.149.***.***
    字里行間流露著對周杰倫的嫉妒,何為橫行霸道?為何你朱哲琴的專輯就淪為了測試低頻的音響測試曲,而周杰倫流傳于大街小巷里?有人逼大眾聽周杰倫了嗎?沒人, 為啥?因為他比你朱哲琴油菜花,更懂得 所謂的 大眾 口味。而你自持清高也未必不好,為何還提起個周杰倫來鄙視,真看不起你們這些所謂的音樂人,自以為是的家伙都是。 燒友一名,不粉周杰倫,除了買新箱子從來不放朱哲琴的曲子。嗯哼哈衣 嘿嘿
    發表于2014.01.10 04:37:26
    5
    222.218.202.***
    222.218.202.***
    發表于2014.01.09 21:38:00
    4
    027.025.138.***
    027.025.138.***
    發表于2014.01.09 19:12:55
    3
    180.169.005.***
    180.169.005.***
    發表于2014.01.09 13:34:24
    2
    218.029.***.***
    218.029.***.***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29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