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一年又一年 [2014年]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14.01.19 13:08:31 | 源自:百度貼吧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 正如許多二度登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家一樣,我們必然會將巴倫博伊姆的表現與他的上一次進行對比。如果將這些指揮家分類的話,大概哈農庫特、普萊特和莫斯特給我的印象是兩次音樂會的風格相差不大,幾乎可以看做是第二場是第一場風格的延續。而楊松斯和巴倫博伊姆則有著非常大的反差。楊松斯的反差得益于他近幾年對于音色和速度上的不斷變化和專研,而巴倫博伊姆則是狀態上的極大反差。這似乎證明了,兩年對于指揮家來說變化或許并不會那么顯著,但幾個兩年積累起來,這位指揮家的風格就天翻地覆了。在音樂會的直播中,我們幾乎可以很容易發現巴倫博伊姆臉上的疲態,以及他不斷掏出手帕擦汗的動作。而他的這種力不從心的狀態也明顯地反映在他今年的音樂中。尤其是在稍大型的圓舞曲和序曲中,巴倫博伊姆對樂團的控制力較2009年有明顯的下降,這也幾乎使得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略顯平庸,老氣橫秋。

    比如在開場的《美麗的海倫四對舞》和《和平棕櫚圓舞曲》中,我們就可以明顯地發現這一點。愛德華的《美麗的海倫四對舞》距離上一次出現并不久遠,那是在2010年普萊特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與普萊特那般蘊含著動力的速度節奏和華麗的音色相比,巴倫博伊姆的版本顯得尤其乏善可陳。這也就意味著,這樣的開場既讓人找不出缺點出來,同時也讓人很難發現亮點。對比2010年的開場《蝙蝠序曲》和2011年的開場《騎兵進行曲》觀眾爆發出的驚嘆和熱烈掌聲,這一年的開場觀眾的反應也顯得平平,同時這也就預示著這一場音樂會要想在歷史上留下一筆可謂勢必登天。

    而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是,巴倫博伊姆的選曲水準令人不可恭維。同樣具有鮮明可比性的是前兩次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2012年,楊松斯選擇了大量膾炙人口的曲子,而且童聲合唱團的出現與選曲一齊帶給人愉悅愜意的感受。而2013年,莫斯特的選曲可謂登峰造極,雖然在這一年中出現了大量生僻作品,然而這些作品大多是施特勞斯家族的經典作品,從這個家族的作曲風格角度看,這些作品極具代表性。甚至通過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我們可以直接概括出施特勞斯家族的曲風——這簡直是一場學院式的音樂會,上一次是2001年的哈農庫特。而在2014年,巴倫博伊姆的選曲跟他的音樂處理一樣乏善可陳,不著邊際。

    比如上半場的第二首曲子約瑟夫的《和平棕櫚圓舞曲》。這首圓舞曲的創作背景與《譫妄圓舞曲》一樣,但與《譫妄圓舞曲》那種規整的結構和優美且極具對比性的旋律相比,《和平棕櫚圓舞曲》就顯得有些平淡。當然,如果仔細品味的話,這首圓舞曲還是有不少優美的旋律,但在約瑟夫的所有圓舞曲中,這首圓舞曲始終算不上是上乘作品。

    老約翰的《卡洛琳娜加洛普》是這一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少有的經典的新作。老約翰·施特勞斯給人帶來最深印象的是他的加洛普,幾乎這幾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加洛普都沒有讓人失望。而這一年的《卡洛琳娜加洛普》在眾多平庸作品中就顯得尤為經典,鶴立雞群。比如,我們可以在呈示部的副部中聽到由低音提琴演奏的一串下行的琶音,這種創作手法在施特勞斯家族中并不太常見。這令我在第一時間里便想到了貝多芬的第三交響曲的第三樂章,同樣擁有一段由低音提琴演奏的旋律。而與貝多芬第三交響曲中轟鳴作響的低音提琴不同的是,《卡洛琳娜加洛普》中的低音提琴的音色更加清秀透明。這倒令我遐想起如果這首加洛普中的低音提琴段落采用貝多芬式的轟鳴或許會更具有戲劇性。而這首加洛普的中間部的郵號(posthorn)則更是令人耳目一新。郵號那種高亢尖銳的號聲與整首曲子的風格相得益彰,可謂是點睛之筆。或許郵號對大家來說十分陌生,它出現過的最著名的作品可能要數古斯塔夫·馬勒的第三交響曲,在這部交響曲的第三樂章中,有幾段相當成規模的郵號的獨奏,充分展示了這種樂器的魅力。當然,郵號也并不是第一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在1991年阿巴多選擇的莫扎特的《德國舞曲“滑雪橇”》和2004年穆蒂選擇的蘭納的《塔蘭圖拉加洛普》中,我們都可以看到郵號的身影。

    這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作品中,處理最獨到的幾首曲子我認為都出現在上半場。當然,這里的“獨到”并不一定都意味著成功。比如《埃及進行曲》可以說是上半場乃至整場音樂會中的一大敗筆。提及這首曲子,我們很容易地就會聯想起1993年穆蒂的處理——這也是這首曲子上一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時候。恐怕正是因為那一年穆蒂對這首曲子的處理太過精彩,所以才導致了這首曲子時隔21年才再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而且不出所料的是,這是十分有價值和有意義的21年,因為這首曲子的再次出現的確驗證了穆蒂當年的精彩乃至經典無法復制,更不可超越。

    《埃及進行曲》是小約翰十分精彩的一首進行曲,其精彩就在于它的整體構思之絕妙和對打擊樂運用的出神入化。吊?、大鼓、三角鐵、鐘琴和鈴鼓的出色運用極大地軒然了這首曲子所帶來的埃及神秘古老的異域風情。尤其是吊?所帶來的類似鑼一般的綿軟柔長的回聲更是令人印象深刻,這也是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中極少用到的一種創作手法。巴倫博伊姆在《埃及進行曲》中的處理最大的敗筆在于他對速度處理上的失敗。這種毫無道理可講的速度處理甚至讓我懷疑這到底是不是出自一位國際級指揮家之手。在音樂的開始,巴倫博伊姆的速度可以說還算十分正常,我甚至一度認為,如果巴倫博伊姆能夠延續這種狀態到音樂結束的話,或許這一版的《埃及進行曲》可以與當年穆蒂的版本齊頭并進分庭抗禮。然而就在中間部出現的那一剎那,我對這一版的所有幻想都破滅了。中間部毫無預示的突然加速極其成功地將呈示部中苦心營造的神秘氣息掃蕩殆盡,仿佛在這一刻小約翰·施特勞斯描繪的不是埃及的風情,而是嘉年華上街頭歡歌笑語的人群。當然,我們可以勉強認為巴倫博伊姆這是在表現埃及的嘉年華中街頭人群的歡歌笑語。而在這首進行曲整體上來看,巴倫博伊姆的敗筆的確并不都在中間部的處理上,而更多的是在再現部的處理上。無論是貝多芬的九部交響曲還是馬勒的九部交響曲,在三段體的處理上幾乎都無一例外地遵循著再現部最大可能地再現呈示部的意境和處理方式。簡單地說,在《埃及進行曲》中,既然呈示部與中間部形成了極大的反差,那么無論是按照指揮家處理上的慣例還是按照聽眾欣賞上的慣例,巴倫博伊姆在再現部中都應該盡可能地回歸到呈示部的處理手法上來。同樣地,我們可以對比一首在意境上與《埃及進行曲》十分接近的作品,那就是凱特爾比的《波斯市場》。在這首曲子中,呈示部的每次再現都十分精確地保留了它最先出現時的狀態。而在巴倫博伊姆的指揮棒下,這首《埃及進行曲》的再現部卻是沿襲了中間部的風格和意境。這就讓這首曲子在整體上脫離了它最原始的狀態,變得無法自圓其說,同時也令這首曲子的呈示部顯得莫名其妙、無從談起,進而讓呈示部與后面的音樂脫節。所以,這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處理手法,這并不像是出自一位指揮大師的手下,更像是一個菜鳥的杰作。

    當然,說起上半場的另一首在處理上讓我耳目一新的曲子《激烈的愛情與舞蹈快速波爾卡》,這倒是一首在處理上相當成功的曲子。它的創新在于巴倫博伊姆在中間部中大鼓聲部的由弱到強的處理,這讓這首本來就歡快熱烈的舞曲更顯對比性,別具趣味。

    說起巴倫博伊姆這次的表現與上一次的對比,除了狀態上的不同,音樂上的處理又更顯細膩和韻味。從今年的幾首圓舞曲中我們就可以充分地感受到這一點。除了上半場不溫不火的《和平棕櫚圓舞曲》之外,《萬民的擁抱圓舞曲》、《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和《神秘引力圓舞曲》,以及那首《香車葉草序曲》可以說都處理得可圈可點。

    《萬民的擁抱圓舞曲》是一首典型的采用自由速度的圓舞曲。在第一段小圓舞曲中,作曲家就采用了自由速度,使其中的一個樂句稍稍伸長了一點。有趣的是,2001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哈農庫特對這首曲子的處理也保留了自由速度。而在1988年,阿巴多的版本卻顯得不那么明顯。似乎從這段自由速度的處理上我們也可以一窺指揮家的理念。與哈農庫特和巴倫博伊姆這種富于維也納情結的指揮家相比,阿巴多更多的是歌劇般的流動感。而巴倫博伊姆這次的處理,除了更加細膩之外,由于指揮家的狀態欠佳,因而對于樂團的掌控也有所松弛,這也就讓這首篇幅較長的圓舞曲聽起來比較松散,整體的完成度并不是很高。

    我們都知道,維也納圓舞曲中的三拍子的特點是第一拍最重,第二拍要比實際的拍子略微提前,而第三拍則略微延后。今年最能體現這種特點的并不是圓舞曲,而是下半場開場的《香車葉草序曲》(也就是往年俗稱的《護林員序曲》)。這首序曲的主部在多次再現中均保留了圓舞曲的這種節拍特點,而在音樂會上,指揮家似乎也有意凸顯出這樣的節拍特點。不僅是今年的巴倫博伊姆,在2007年梅塔的版本以及1996年馬澤爾的版本中我們均能看到這種處理方式。這也讓我意識到這首序曲或許在闡釋維也納圓舞曲這種極具特色的節拍特點上要更有說服力。當然,如果說上述的三個版本中最能體現這種節拍特點的,我首推2007年梅塔的版本,梅塔對節奏的天賦或許是很多指揮家都難以匹敵的,巴倫博伊姆也是如此。

  • 今年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揭開了我們對于馬澤爾之外的指揮家是如何詮釋這首曲子的懸念。在1987年之后,除了1990年的梅塔,其余的三次《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均是由馬澤爾指揮的。或許對于聽慣了馬澤爾版本的人來說,對今年的版本可能會尤為關注。總體上來說,今年巴倫博伊姆的版本并沒有太大的創新,更談不上突破。相反的,與1990年梅塔的版本相類似,序奏與第一段小圓舞曲的連接十分突兀,并沒有馬澤爾的版本聽起來的那么清新自然。此外,或許是由于這首圓舞曲的篇幅過長,所以巴倫博伊姆并沒有嚴格地重復每一段小圓舞曲。這就讓這首十分具有維也納氣質的圓舞曲聽起來并不那么“維也納”了。而聯想起它上一次出現的2005年,雖然那一年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在演奏上出現了嚴重失誤,但在馬澤爾的處理上還算令人滿意。而在這一版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中,齊特爾琴的再次出現也讓人十分關注。上一次在這首圓舞曲中使用齊特爾琴要追溯到1999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那一年同樣也是馬澤爾指揮的。那一次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整體上偏厚重,馬澤爾的處理可謂步步為營,進退有據。而今年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中,齊特爾琴的演奏添加了許多倚音和裝飾音,讓這段本來就玲瓏剔透的音樂更是具有了類似八音盒的效果,可謂是這一版中錦上添花的一筆。

    此外,約瑟夫的《神秘引力圓舞曲》也是我十分關注的一首圓舞曲。可以說,提及這首圓舞曲,我們同樣很難避開穆蒂1997年的版本。那一年,穆蒂在這首圓舞曲上充分地發揮了他在抒情和細膩上的功夫,令這首圓舞曲在那一年中大放異彩。而在十年后,梅塔在2007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同樣選擇了這首圓舞曲。雖然梅塔很難在細膩程度上與穆蒂比肩,但在色彩的運用以及戲劇性的處理上,我們也可以一窺梅塔的深厚功力。因而,有兩次珠玉在前,今年再次出現這首曲子,對巴倫博伊姆來說就成為了一場不小的考驗。這一版的《神秘引力圓舞曲》中,巴倫似乎有意采用靈巧機智的手法來進行詮釋。這種詮釋手法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重新發現了這首圓舞曲。但是這種手法也讓這首曲子不免落入了施特勞斯家族眾多圓舞曲的俗套之中,顯得并不那么獨樹一幟,令人印象深刻了。

    因而對于巴倫博伊姆在這幾首圓舞曲的演繹上,我似乎覺得他的詮釋更多的是流于表面,是對于當前音樂的處理,而非對整體作品——包括作品的背景和內涵——的詮釋。而這種從小處入手卻缺乏從大處著眼的風格幾乎成了很多指揮家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毛病——上一次是楊松斯,再上一次是普萊特……

    相比于這三首十分經典的圓舞曲和那首序曲,蘭納的《浪漫者圓舞曲》就顯得不那么經典了。其實這是一首還算柔美的圓舞曲,跟約瑟夫的《和平棕櫚圓舞曲》一樣,如果細品的話,還是可以品出些許味道來的。然而我想說的并不是巴倫博伊姆在圓舞曲上的處理,而是這首圓舞曲的芭蕾編舞——在那么唯美抒情的旋律下,兩位舞者卻一直在忙忙叨叨地不停變換著動作,似乎他們的舞蹈與這首《浪漫者圓舞曲》并沒有任何關系,只不過是恰好在音樂響起時出現了他們的動作。這幾乎是這幾年中我最不喜歡的一段芭蕾舞表演。

    而下半場的幾首短小精悍的曲子的選曲也并不那么成功。比如赫爾梅斯伯格的《心愛的法蘭西波爾卡》、約瑟夫的《花束快速波爾卡》和《惡作劇快速波爾卡》。這些都是十分典型的維也納舞曲風格,然而正是因為其太過典型,因而很難讓人記住它們。這一年的選曲似乎有意突出中庸的思想,在選曲上并沒有太多標新立異的作品。因而,或許如果指揮家能有神來之筆的話,這些曲子還可綻放光彩。然而偏偏趕上狀態不佳的巴倫博伊姆,于是這些曲子想必也就如此這般了,實在沒什么圈點之處。

    這一年延續了去年的風格,出現了兩位首次登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作曲家的作品。今年是理查德·施特勞斯誕辰150周年,因而音樂會上出現了他的歌劇《隨想曲》中的一段《月光場景》。這是一首靜謐的,具有夜曲風格的音樂小品。它在配器上并不龐大,偏向室內樂編制,同時圓號獨奏占有很大的分量。如果這首曲子演奏成功,可以說會成為這場音樂會上十分令人難忘的一瞬。然而不得不說,維也納愛樂樂團在銅管樂器上,尤其是圓號組的薄弱極大地拉低了這個樂團的檔次。說到這里,我們就不得不回到1995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那一年,梅塔選擇了約瑟夫的一首《維也納的兒童圓舞曲》,同樣地,在這首圓舞曲的序奏中有一段十分優美的圓號獨奏。然而就是在那一年的現場,圓號出現了一處不大不小的錯音,這直接令這首約瑟夫十分成功的曲子至今也再沒能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而毫無意外的是,在今年理查德·施特勞斯的《月光場景》中,圓號獨奏再次出錯。這幾乎是我在音樂會之前就預料到的一瞬,維也納愛樂真該好好整頓一下圓號聲部了。

    而今年的另外一位首次登臺的作曲家是克萊芒·萊昂·德里布。他最為人所熟知的旋律要數他的芭蕾舞劇《希爾薇婭》中的那段撥弦曲。這是一段精巧靈動,頗為頑皮的音樂小品,配合著芭蕾舞觀看尤為其樂無窮。因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十分期待這首曲子能夠與施特勞斯家族的舞曲相得益彰地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而今年巴倫博伊姆的處理似乎有意追求細膩,因而在曲速上整體偏慢,而且在伸縮速度上也并不十分明顯。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這首曲子中古靈精怪的氣質,而更多的卻帶有了安詳的氣息。不得不說,巴倫博伊姆的思想有的時候還真是令人難以參透。

    幾乎在每一年,我們都可以通過各種細節來觀察出指揮家在狀態上的爆發點。比如2006年的《婦女頌瑪祖卡波爾卡》幾乎是楊松斯狀態的分水嶺,從這首曲子之后,楊松斯無論從動作上還是音樂的狀態上都顯得更加游刃有余。而今年,巴倫博伊姆的狀態幾乎是從約瑟夫的《插科打諢瑪祖卡波爾卡》中出現的——不得不說,這實在來得太晚了,整場音樂會都要結束了。

    近幾年幾乎沒有約瑟夫·施特勞斯的新的瑪祖卡波爾卡出現。而相反的,他有幾首久違的瑪祖卡波爾卡卻不斷被挖掘出來。比如2011年的《自遠方瑪祖卡波爾卡》和2012年的《燃燒的愛情瑪祖卡波爾卡》。而今年,終于又有一首約瑟夫的瑪祖卡波爾卡首次出現在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可以說,這是約瑟夫的又一首十分成功的瑪祖卡波爾卡:它兼具旋律的唯美,對比的鮮明和結構的清晰。從直播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巴倫博伊姆正是從這首曲子開始,動作才變得舒展起來,指揮的激情才逐漸滲透在音樂中。而這種激情也集中體現在了這首瑪祖卡波爾卡中,使得它聽起來行云流水,自由飄逸。然而,這并不是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瑪祖卡波爾卡的風格,更不適合這首曲子。巴倫博伊姆在這首曲子的詮釋上似乎有著一種宣泄的情緒在里面,將約瑟夫唯美的氣質破壞殆盡。或許這也是這首曲子在今年并不顯得那么精彩的原因。如果我們有機會聽到穆蒂或者梅塔來詮釋這首曲子,或許它會令人耳目一新,甚至嘆為觀止。

    這幾乎又是一屆沒有噱頭出現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除了在結尾的《拉德茨基進行曲》中巴倫博伊姆與每一位樂手握手,以及其中的一些如果不仔細看就絕對看不到的小動作。這也就意味著這一年觀眾的掌聲是有史以來強弱對比最不明顯的一次。當然,這些都無傷大雅,與巴倫博伊姆在這一次用音樂會宣告自己并不適合指揮施特勞斯比起來,觀眾的天然呆就顯得可愛得多。當然,最重要的是,樂團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大家:沒有指揮家我們依然能夠演完《拉德茨基進行曲》。

    時光流轉,又一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呈現在了大家眼前。無論是期待已久也好,還是驚鴻一瞥也好,無論是耳目一新也好,還是不知所云也好,大家迎接新年的心態相信都不會變化。一屆成功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會給大家的新年錦上添花,當然,在大多數的年份里,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帶給大家更多的是來自遠方的問候,以及對大家為期一年的守望的回答。讓我們繼續維系著對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感情,繼續守望2015年來自祖賓·梅塔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相關閱讀: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9.006.***.***
    119.006.***.***
    本身《埃及》進行曲的中間部就有加快的標記,加不加快也與指揮家自身見解有一定關系。雖然今年的指揮的確稍有遜色,但也不應如此否定。
    發表于2014.01.23 11:10:50
    3
    218.104.151.***
    218.104.151.***
    發表于2014.01.19 19:59:51
    2
    140.206.087.***
    140.206.087.***
    發表于2014.01.19 16:33:38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70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