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劇大師筆下的室內樂作品——威爾第的《E小調弦樂四重奏》
楊杰民 于 2014.03.29 18:34:06 | 源自:新民晚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2013年恰逢威爾第200年誕辰,在各類紀念活動中,人們往往只關注他的24部歌劇,而忽略了他的純器樂作品。在此我給大家介紹他在1873年創作的一首非常精美的、也是唯一的室內樂作品《E小調弦樂四重奏》,以表達我對這位偉大作曲家的一份敬意。

  •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初是威爾第歌劇創作的高峰期,1871年底,他的歌劇《阿依達》先后在開羅、米蘭演出后,獲得“震撼性的成功”,威爾第也因此名聲大噪,如日中天。1872年冬威爾第到那不勒斯繼續為《阿依達》的演出作準備,可是就在開始排練前,首席女高音泰來莎·斯托爾茲(Teresa Stolz, 1834-1902)患了急病,演出只能推后。于是威爾第在那不勒斯得到了一次意外而又難得的幾個月的“休假”。在這期間他一邊對他的歌劇《唐·卡洛斯》進行修改,一邊開始了弦樂四重奏的創作。然而,一向專注于創作歌劇的威爾第怎么會想到要去寫一首弦樂四重奏的呢?

    在十八世紀中后期出現的、由海頓“定型“的弦樂四重奏是古典主義時期最重要的室內樂形式,也是室內樂中最理想、最融洽、最經典的組合。可是到了十九世紀中期以后,弦樂四重奏的創作卻陷入了低潮,特別是在意大利。在當時的意大利人看來,唯有歌劇創作才是至高無上。而當時歐洲樂壇上還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一些年輕的作曲家只寫下一首弦樂四重奏,就認為自己已經駕馭了這種曲式。這種“潮流”也影響到了威爾第,讓他產生“寫一首”的想法。很顯然,他認為“創作弦樂四重奏對于一個歌劇作曲家來說是一種消遣”。而當創作完畢,他發現“在生平第一次不依據歌劇劇本和宗教歌詞而創作純音樂作品中得到了無比的快樂”。

    和傳統的弦樂四重奏一樣,威爾第的《E小調弦樂四重奏》共分四個樂章,第一樂章是快板,奏鳴曲式。第二小提琴奏出的第一主題出自歌劇《阿依達》中埃及公主安娜麗絲的主題,雍容華貴,但音樂理念既十分強勢又略帶一些神秘感。第二樂章是小行板,變奏曲式。小提琴奏出的《唐·卡洛斯》主題猶如一段優雅的舞曲,而大提琴的撥奏和弓奏與之呼應,基本情調和第一樂章非常相像。第三樂章是最急板,三段體式。第四樂章是最快的快板,諧謔曲-賦格曲。這是一個具有諧謔曲風格而又處理得細致入微的賦格樂章。

    在這首弦樂四重奏中,作為一個偉大的歌劇作曲家,威爾第就像創作他的歌劇音樂一樣,以嫻熟的作曲技巧,對樂器色彩的對比處理得既慎重又細致,旋律則明顯地強化了器樂性。各樂章的主題如在夜空中飛快閃爍著的一串串明珠。曲調流暢,節奏鮮明,張弛有度,使這首弦樂四重奏不僅成為他的重要的作品之一,而且也成為整個弦樂四重奏作品歷史上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但在另一方面,由于沒有通常的所謂沉靜、徐緩、如歌的慢板或柔板樂章,以及威爾第大部分的歌劇中所慣有的悲劇性的主題動機和在詠嘆調或合唱曲中那種感人的激情在這首四重奏中也沒有充分地表現,所以,對于喜愛并熟悉威爾第其他作品的愛樂者來說,這首作品又似乎缺少了些什么。可能也正是這個原因,能聽到這首四重奏的機會不多,許多愛樂者也就缺少了關注和欣賞這首作品的機會。不過,近年來國外的一些知名的弦樂四重奏組,如瑞士“斯特拉第瓦里弦樂四重奏組”、美國“上海四重奏組”、意大利“翁布里亞弦樂四重奏組”都演繹過這首作品。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50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