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斯塔科維奇第十一交響曲——悲劇的輪回
幽州節度使 于 2015.07.07 15:41:52 | 源自:豆瓣網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8.67/52

肖斯塔科維奇的《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1905年”》是他的一部敘事性交響曲,情節感和畫面感十分強烈,同時也是一部典型的老肖式的雙關作品。這部作品有著十分鮮明的時代背景,而了解這部作品的背景,將對作品的解讀有著巨大的幫助,同時也能一窺肖斯塔科維奇對于時代的認識和對于人民無謂犧牲的惋惜以及對于社會發展的反省。

幾乎所有的有關這部交響曲的賞析都會提及俄國的1905年革命。然而大多數對于這段歷史的解讀都是把目光集中在了冷冰冰的革命上,而并沒有注意到處于革命中的個人的經歷和命運。然而,如果我們把目光放在“人”的身上,我們將會越發體會到肖斯塔科維奇在這里對于人性的理解。革命中的“人”往往更具有代表性,也更能發人深思。

通常情況下,我們會這樣看這段歷史:在1905年的俄歷1月份,由加邦神甫組織領導圣彼得堡的工人階級來到冬宮廣場向沙皇請愿,提出了希望增加工人的工資待遇,改善工作環境,減少勞動時間等要求。然而沙皇不僅無視了工人們的請求,反而在俄歷的1月9日將槍口對準了廣場上請愿的工人,一場屠殺降臨在了冬宮廣場上。因為當天正好是星期日,因此這一天也被成為“血腥星期日”。“血腥星期日”無可挽救地打破了許多俄國人歷來所珍愛的沙皇仁慈的“小父親”的形象,整個帝國的公民轉而反對沙皇政權,點燃了推翻沙皇政權的革命運動。

以上就是對這次事件最籠統的概括。然而,這卻不是事實的全部,甚至都不能稱之為事實。如果我們抽絲剝繭地看到這次事件背后每一個人的動機,我們將會發現這次事件中的幾乎每一個主導者都有著令人發指的秘密,各懷鬼胎。

首先,就是請愿運動的帶頭人,加邦神甫。1905年他組織工人請愿運動的時候,他已經是沙皇秘密警察的一員,從警察局獲得報酬。從這個角度看,與其說他是“組織”了工人請愿運動,不如說他是“煽動”了工人請愿運動。然而,事實還不僅如此。加邦神甫不僅是沙皇的秘密警察,同時他還為革命黨工作,因而,他實際上是從雙方得到薪酬——簡而言之,他是一個雙面間諜。然而,事實上,加邦神甫還僅僅是這盤大棋中的一顆無關緊要的棋子,他的死也極具戲劇性:當他試圖招募被阿澤夫預先通知的社會革命戰士魯藤堡時,被揭穿身份并被吊死。

于是,這里又出現了另一個人物:阿澤夫。在弗拉基米爾·茹赫蘭所著的《沙皇暗探局的秘密:冒險家與奸細》一書中,是這樣評價阿澤夫的:“最具色彩,同時又是最矛盾的人物要算阿澤夫,他后來被稱為‘奸細王’。一方面,這是一個組織了一系列成功針對沙皇大臣恐怖活動的組織者,另一方面,他又是一個叛徒,將自己的許多戰友送上了絞刑架和苦役。”這樣的一段話足以勾勒出阿澤夫這個人的人生經歷。他同樣也是個雙面間諜,他一方面幫助革命黨消滅了沙皇手下的很多重要人物;同時,他又幫助沙皇成功地躲過了革命黨制造的多次恐怖襲擊。因而,對于對峙的雙方來說,阿澤夫都是一個極具利用價值的人物。而這個人的命運,在這場歷史的漩渦中也極具戲劇性。

他是被沙俄警察局前任局長阿列克謝·洛普欣出賣的。阿列克謝·洛普欣只是警察局里的一個匆匆過客,然而就在他在警察局的驚鴻一現中,卻出賣了阿澤夫:他不認為間諜工作是一個“誠實的方法”,因而在他卸任后,他向記者布爾澤夫詳細講述了阿澤夫的情況,而與此同時,革命者又從布爾澤夫那里了解到了一切。一張針對阿澤夫的大網正在慢慢展開。而此時,對于阿澤夫來說,仍然有逃脫升天的機會,因為彼時的革命者仍然是按照19世紀幻想的法則行事,在這個法則中,誠實、責任和許諾是寶貴的:當革命者找到阿澤夫時,他差一點就證明了自己的清白,他甚至出示了當時正在柏林旅店住宿的發票——這枚發票成了阿澤夫在此時犯的一個致命錯誤,因為已經有人認出了他在當時正出現在圣彼得堡。然而,革命者仍然決定去柏林核實一下這些旅店發票,于是處理阿澤夫的工作便順延到了第二天。而阿澤夫也正是利用了這個機會逃到了科隆。

阿澤夫又茍活了10年,在1915年6月,德國反偵探局將他作為危險的革命恐怖分子逮捕,關進了莫亞比特監獄。在監獄里,阿澤夫又度過了三年的時光,最后于49歲時去世。

這就是1905年革命背后的真實歷史,一段令人不寒而栗的歷史,正如肖斯塔科維奇第十一交響曲聽起來的那樣令人不寒而栗。因而我們似乎可以說,沙皇并不是無端地將槍口對準了聚集在廣場上的工人,工人的聚集,以及沙皇的命令,在這一切的背后似乎有著一個隱藏著的力量推動。這個幕后的力量甚至直到事件結束都沒有人去真正追究。在1957年,1905年革命結束52年后,肖斯塔科維奇創作了這首第十一交響曲,并將它題獻給十月革命——道理很簡單:1905年革命催生了俄國二月革命,而二月革命又催生了俄國十月革命。

  • 這部作品是一部典型的標題性交響曲,從每個樂章的標題中我們便可大致領略到作品所描述的事件經過和作曲家本人的看法。

    第一樂章標題是“冬宮廣場”。整個樂章以A-B-C-B-A結構寫成。從這個結構中我們便可感受一種拘謹和壓迫感,以及一種輪回的感覺。而音樂的創作也極其壓抑。音樂在一開始就以一個極其沉重的樂思開始,這個樂思貫穿了整部交響曲,可以說是對事發地點的提示以及對整個事件進行回憶的暗示。緊隨著這個樂思,便是小號的獨奏。我們把這段小號的主題稱為“警號”,因為它的每次出現都預示著危險的來臨,而隨著危險一步步地迫近,“警號”主題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在“警號”主題之后,便是長笛演奏的《聽啊,人們》的旋律。在中間部,作曲家又引用了民歌《囚犯》的旋律。引用民歌的旋律也是肖斯塔科維奇這部交響曲的一個顯著的特點,在此之前引用大量民歌旋律的交響曲可以追溯到他的第四交響曲。這種手法十分類似于馬勒創作交響曲的理念,然而與馬勒有所不同的是,馬勒對民歌賦予的是命運的戲劇性的內涵,而肖斯塔科維奇則是將民歌與時代背景緊密聯系在一起,讓音樂充滿了歷史不堪回首的壓抑感。在這個樂章的結尾,“警號”最后一次響起的時候,我們會發現這時的“警號”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它不再是由一把小號獨奏,而是由兩把小號以卡農的形式重奏。我們可以感受到,隨著危險的臨近,“警號”也變得迫切起來。

    緊接著就是第二樂章,標題是“1月9日”。這個日期是俄歷,公歷是1月22日。這也是1905年革命爆發的時間,是沙皇的槍口掃射廣場上的工人的日子。在這個樂章的最開始,音樂就如海浪一般層層遞進,此起彼伏,音樂所傳遞的不安的情感越發強烈,所烘托出的悲劇性也越發慘烈起來。如果我們仔細聽一下會發現,這段音樂是由三拍子寫成的。三拍子在這里非但沒有了圓舞曲華麗輕盈的特點,反而增強了音樂的不穩定性,更像是飄搖在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一般,無法主導自己的命運。悲劇的種子在這里已經種下,就等待著槍聲響起的那一秒。

    對于槍聲的響起,在這個樂章有著兩個不同的解釋。在樂章前半部分波濤洶涌的音樂平息后,我們又聽到了冬宮廣場的那種壓抑詭異的樂思,隨之而來的,就是越發迫切的“警號”主題。“警號”在此時的出現仍然是以兩把小號卡農形式重奏的,而與上一次的重奏不同的是,兩把小號無論是從時間的間隔還是從音程的跨度上都更加短了,“警號”的迫切程度達到了極點。

    “警號”尚未平息,便響起了幾聲強烈的小鼓聲,隨之而來的就是一段十分復雜精彩的賦格。有人認為,第一槍正是在此時響起的。而接下來的賦格仿佛是槍聲響起后不安涌動著的人群。這段賦格又是引用了一首民歌:《同志們啊,組成勇敢的隊伍》。在賦格結束后,便是整個樂章最為爆棚的部分。這一段主要由打擊樂完成,粗暴慘烈的打擊樂形象地刻畫了機槍掃射廣場上的工人時血腥慘烈的場面——有人認為,第一槍的響起正是從這一刻開始的。無論槍聲從什么時候開始實際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描寫機槍掃射的部分中,我們聽到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主題:“脫帽主題”。這是“脫帽主題”首次出現,然而卻不是以原貌出現的。在這里,“脫帽主題”被撕扯得幾乎無法辨認,將整個場面襯托得無比慘烈。

    “脫帽主題”是整部作品中最為重要的一個主題。我們可以把它認為是代表人民的象征。它象征著人民的主體,象征著人民為了自身利益的不斷抗爭,象征著人民推動社會發展所作出的不斷努力,同時也象征著這次運動中人民的嘗試。因而,可以說這是整部作品的“題眼”,是畫龍點睛的一個主題。所以,我們說,在肖斯塔科維奇的第十一交響曲中,最為中心的部分是第二樂章機槍掃射的主題,但它之所以最為中心不是因為它聽起來最為爆棚,支撐起了全曲中心的高潮,而是因為它引入了“脫帽”這個最為關鍵的主題。在這個主題結束后,“冬宮廣場”樂思再一次響起,一切歸于平靜,而廣場上留下來的則是堆積如山的尸體。一場慘烈的運動就此告一段落,而肖斯塔科維奇對于場景和事件的描寫也告一段落。

    接下來的第三和第四樂章則是肖斯塔科維奇對這次事件的感受和反思。第三樂章的標題是“永琲疑h念”,這無疑是一個葬禮進行曲式的樂章。在這個樂章當中,作曲家又一次引用了民歌作為樂章的主題:《同志們不會倒下》——據說,這也是列寧最愛哼唱的旋律。這段旋律悲壯異常,同時又十分抒情,是前蘇聯悼亡革命烈士時常用的旋律。而中間部,作曲家又引用了民歌《自由獨立的呼喚》,單從引用民歌的標題我們便可窺見肖斯塔科維奇對于這次運動的沉痛惋惜的心情。然而,對于肖斯塔科維奇來說,沉痛的心情并不是他最想表達的事情,對于這次事件的反思才是他最想說出的話。因而在第四樂章中,我們看到了肖斯塔科維奇最為精彩的段落。

    第四樂章的標題是“警鐘”。他到底要為誰敲響警鐘?他想要警示什么東西?這是第四樂章中我們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自然,我們可以籠統地認為推翻沙皇獨裁政權需要的不是單純低級的廣場請愿運動,而是需要更加復雜、更加暴力的手段推翻。這種解釋不為過,然而卻極大地歪曲了肖斯塔科維奇所要闡述的思想。我們來看看這個樂章:它的結構十分類似于肖斯塔科維奇第五交響曲的末樂章。我們知道,肖斯塔科維奇在第五交響曲的末樂章中先是創作了一大段狂熱極端的音樂,用以描寫人民對于革命勝利的歡慶,緊接著,他再現了第二樂章的諷刺主題,不光諷刺了前半部分狂熱的主題,同時也給急于慶祝勝利的人們潑了一盆冷水,并最后暗示革命尚未成功,悲劇依然繼續。那么我們在他的第十一交響曲的末樂章中也發現了這種創作手法的痕跡。

    首先,肖斯塔科維奇同樣是描寫了一段狂熱的主題,這段主題同樣是引用的民歌:《狂亂的暴君》,緊接著,出現了一段在作品中極其罕見的大調主題,這個主題同樣是民歌:《華沙勞動歌》。在這里,肖斯塔科維奇所要表達的思想更為明顯,他將象征著暴君和勞動者的兩個主題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鮮明強烈的對比,同時也暗示了推翻獨裁政權的主體是勞動人民這一思想理念——這也是肖斯塔科維奇一直秉承著的理念,他不相信由上而下的革命,同樣也不迷信于某一英雄人物。但是,肖斯塔科維奇對于人民的情感同樣也是矛盾的。他一方面將民族的未來寄托在人民的身上,而另一方面,他也在不斷地暗示人民反思對于選擇民族未來中所犯下的幼稚和低級的錯誤。這種矛盾的心情我們在他的大量作品中都可以感受得到,尤其是他的第五、第七和第八等重量級的交響曲中。而在他的第十一交響曲中,我們依然可以發現這個痕跡。而最為明顯的段落要數“脫帽主題”的回歸。

    在音樂的結尾部分,我們聽到了由英國管獨奏的“脫帽主題”,這也是這個主題第一次以原始面貌出現。這一主題的回歸頗具深意。它一方面回憶了當年在廣場上被沙皇下令掃射而死的人們,另一方面也是在影射與肖斯塔科維奇同時代的人們的命運。我們聽到,這個段落的英國管獨奏十分悲戚哀婉,與之形成強烈呼應的是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的第二樂章。這個樂章同樣是由英國管獨奏主題,而在德沃夏克的眼中,英國管要比雙簧管聽起來更加深沉委婉。同樣的,用如此深沉委婉的音色來回憶和反思人民的犧牲,也是肖斯塔科維奇在他的第十一交響曲中所要表達的內容。

    我們不禁反思,反思1905年死在冬宮廣場上的人們,反思他們究竟是為了什么而死。前蘇聯官方對此的解讀是,這些人為了民族的未來以及新政權的建立而犧牲了自己,然而在肖斯塔科維奇的眼中看來,事情卻絕非僅僅如此。我們推翻了一個獨裁政權,卻又迎來了另一個獨裁政權,百姓的生活依然沒有發生實質性的改變,卻每天都要迎合當權者對于美好生活的聒噪的宣傳和洗腦。那么,這些人是為了什么而死?他們的死是否真的死得其所?他們的死是不是真的具有歷史價值?歷史的悲劇是不是已經輪回,人們是不是依然沒有過上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這不僅是肖斯塔科維奇對于1905年革命的反思,同樣也是對于歷史的一個質問。

    當然,這段歷史在今天已經有了定論,而肖斯塔科維奇對于歷史暴力革命中無謂的犧牲的惋惜和對倡導這種犧牲的主導者的質問卻留在了他的作品中,警醒著后來的人們。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作品創作于1957年,而在一年前,也就是1956年的6月28日,在波蘭的波茲南也發生了一次流血事件——波茲南事件。1956年6月28日,波茲南Cegielski工廠的約16000名工人聚集起來,進行示威游行,向一意奉行蘇聯政策的政府要求更好的待遇和較低的稅賦,而波蘭政府對此的回應是出動了400輛坦克和10000名士兵,一場運動變成了流血事件。

    很難說這次的波茲南事件是否影響了肖斯塔科維奇對于他的第十一部交響曲的創作,同樣也很難說肖斯塔科維奇在他的第十一交響曲中除了紀念了1905年革命,是否還影射了波茲南事件。然而波茲南事件作為對1905年革命的呼應,卻恰好暗合了肖斯塔科維奇對于悲劇的輪回的看法。肖斯塔科維奇的一生實際上并不得志,因為他在作品中所千呼萬喚的理念始終沒有成為現實。然而,他在作品中所流露出的人文主義精神卻不能忽視。作為政治音樂創作大師的肖斯塔科維奇,其實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他的內心,以及他對于人民渴求的呼喚。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6.236.139.***
    116.236.139.***
    發表于2019.02.22 12:09:36
    4
    發表于2019.02.22 12:09:09
    3
    101.080.122.***
    101.080.122.***
    發表于2015.07.08 06:15:20
    2
    219.130.227.***
    219.130.227.***
    發表于2015.07.07 22:46:35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50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