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內樂欣賞片談之一:進入弦樂四重奏的世界
張可駒 于 2015.10.12 16:19:52 | 源自:新民晚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8.75/70

  • 最近幾年,在上海舉行的室內樂演出不僅數量增加,品質方面也有同國際接軌的趨勢。聽一場迷人的室內樂的確是最美好的欣賞體驗,現在又有這么多好演出,尋找錄音佳作也比較方便。不過,同樂隊作品或歌劇相比,室內樂仍帶有一層小眾的意味,常被認為是比較深刻、難懂的作品。但事實上,深刻固然是深刻,難于接受就未必了。這里通過三篇小文章略談有關室內樂欣賞的少許建議,不求怎樣深入,僅是意在說明,聽室內樂是一件十分美妙而非令人望而卻步的事情。

    提到室內樂,人們首先想到的應該是弦樂四重奏、鋼琴三重奏,或為小提琴/大提琴與鋼琴而作的奏鳴曲,這些體裁對室內樂來說,就好像唐詩中的五律、七絕。而另一些體裁,如弦樂五重奏、鋼琴四重奏、單簧管五重奏等,因其獨特的編制而成為奇巧形態的室內樂。這里就從最“正統”的弦樂四重奏開始。

    弦樂四重奏是一個純粹而略帶抽象的體裁,兩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既沒有樂隊的宏大音響,也沒有弦樂同鋼琴、管樂的音色對比。大大撇去了外在效果,而呈現最純粹的樂思,所以作曲家們也順理成章地將他們特別內在的話語寫在其中。論到弦樂四重奏最大的魅力,那自然是這種深度無疑。現在人們普遍回避深度而追求淺近,殊不知真正的深度總要伴隨一份赤誠在其中,只要學著去欣賞,往往是不難接受的,并且擁有我們先前所意想不到的魅力。

    好比我當年單獨看杜甫“路有凍死骨”的名句,一點不喜歡,后來讀了全篇長詩,卻徹底被那種藝術生命所震撼,絕非單純的“憂國憂民”等概念可以概括。同樣,在弦樂四重奏中,有時作曲家為了充分表達,仿佛完全不顧聽者接受與否。但只要有一個真實而豐沛的藝術生命為基礎,最終還是能將聽者帶入他的軌道,并且讓故弄玄虛的作品無地自容。

    話雖如此,易于接受的弦樂四重奏還是大多數。初涉這一體裁,海頓的作品自然應當首先考慮,不過我首先推薦的卻是莫扎特的六首“海頓四重奏”,也就是作曲家題獻給海頓的作品。其中任何一首都適合作為四重奏欣賞的入門之作。莫扎特在此將他無盡神奇的旋律天賦,以及在器樂的語境中表現歌劇思維的獨特才華,都結合到這個最為嚴謹、理性的形式中。雖然繼承了海頓,但也啟發了后來的海頓,貝多芬也受其影響很深。

    當然,說到弦樂四重奏,貝多芬也是首先要推薦的。他晚期的五首作品,其偉大性有時被說得近乎玄奧。貝多芬晚期的獨特境界值得我們品味終生,其中就有一些不太顧及聽者的成分,但是花一些時間去欣賞,也會使我們獲得最豐富的回報。作曲家對于古典的傳統做出了反思和再發展,有些作品確實需要多聽聽,如Op.131;但另一些樂章大多精短,旋律簡潔、明朗,如Op.130與135,其實是一點也不難接受的,切勿被它們的“盛名”壓倒,避而不聽。

    而要選擇一首更輕松的貝多芬四重奏作為入門欣賞,我會推薦Op.18中的第三首,該作的第一樂章同“春天奏鳴曲”一樣春意盎然。由莫扎特與貝多芬開始,再聽舒伯特、門德爾松、勃拉姆斯的作品,就可以比較方便地進入弦樂四重奏的世界了。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37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