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古音典音樂家如何打破“第四堵晼芋H
區聽濤 于 2016.11.12 17:41:56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世界上很多古典音樂團體都面臨著相似的問題——觀眾日益老齡化、年輕觀眾不感興趣、上座率下降、社會捐贈和贊助減少等。近年來,古典音樂界都在為吸引年輕觀眾而苦苦努力,一部分古典音樂工作者已經獨立地進行了各種形式的實踐。

從改變演出場所開始

許多古典音樂從業者已經開始嘗試著把古典音樂帶到俱樂部、酒吧、圖書館、畫廊及家庭等非傳統的演出場所,先讓古典音樂走出殿堂,才可能讓更多年輕觀眾走進音樂廳。

在倫敦伊斯靈頓區一家酒吧里,人頭攢動,一場音樂會將舉行。酒吧中的主要人群即觀眾都是東區附近的白領、大學生等,他們常在下班或下課后到此放松下。沒有引座員,只見女服務員手舉放著漢堡和烤薯條的托盤在人群中穿行。主持人出現并提醒大家演出開始,人們將欣賞由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樂隊演奏的曲子——貝多芬的三重奏。這里與音樂廳的最大區別是環境一直很噪雜,演奏員們卻并不在意周圍是否安靜,他們甚至在演奏間隙和觀眾開起了玩笑。

這就是倫敦名為“夜班”的古典音樂演出活動,主辦方是駐場在倫敦南岸中心的啟蒙時代管弦樂團。該演出定期舉辦,每月最后一個星期二在不同的酒吧演出,演奏員們輪換進行。觀眾路易斯·莫爾提莫在過去幾年已聽了好幾次“夜班”演出,他認為以往的古典音樂給人的印象是刻板的,中間不能有噪音,不能去洗手間,不能喝飲料,也不能笑,而這個演出沒有這些限制,也很有趣;另外,觀眾去音樂廳前還得儲備音樂知識,而這里不用學那么多,只要去聽音樂并享受著就好。

音樂廳所特有的氛圍或者門檻,讓年輕人望而卻步,不愿意走進音樂廳。瑞士小提琴家、作曲家兼指揮艾田納·阿貝林分析認為,在19世紀后期的歐洲,聽古典音樂會成了小部分上流社會人群的社交形式,逐漸形成了音樂會演出時古板的風格,從此之后成為一成不變的傳統。音樂廳的環境氛圍、安靜程度、鼓掌方式等至今還讓很多人認為這是欣賞音樂的必要條件。而當下的年輕人習慣于音樂表現形式和演出方式的多樣化,比如流行音樂演唱會時可以在樂隊和觀眾之間的演出場地走動,這就與古典音樂的環境格格不入了。

值得關注的現象

對于像“夜班”這樣的現象,有人稱其為“俱樂部文化中的古典音樂”,即演奏者們可以到處演出,從俱樂部、酒吧、圖書館到畫廊甚至車庫。另一些人認為這意味著一場更大規模的運動,可稱作“獨立古典音樂”,它可以容納一切東西,從俱樂部里的現代古典音樂、鼓點節奏、電子音樂,到音樂節上的銳舞等元素。

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音樂評論家、作曲家格萊克·薩多認為,“獨立古典音樂”是指不以傳統方式從事古典音樂,這種說法當然也是有意暗指它和“獨立搖滾樂”一樣是家庭作坊式的,新奇而邊緣化,這正是對年輕化的古典音樂世界的反應。

  不論對這些觀點的討論進行得如何,也不論目前對這種現象下結論是否為時尚早,不爭的事實是上述情況已經比較普遍了。例如在歐洲,挪威鋼琴家阿克塞爾·考斯塔德就在曲目間說單口相聲,介紹作曲家及相關知識。他是學習古典音樂出身,在挪威音樂學院學習期間萌生了咖啡廳音樂會系列演出的想法。現在,他在首都奧斯陸有個固定的畫廊演出地,每月演出一次,演出之后提供熱狗、香檳酒等,還有DJ助興。參加演出者都要穿牛仔服和T恤衫。在澳大利亞,俄羅斯裔鋼琴家伊瑞納·瓦西里娃經常在帕斯市的圖書館和畫廊里舉辦卡布契諾咖啡館音樂會。

在美國,大約有30位演奏者組成了“古典音樂革命”演出網路,這些具有古典音樂背景的演奏員在酒吧等地演出,10多年前從舊金山開始起步,現在已遍及美國很多地方。類似團體有“歌劇隨叫隨到”,2007年在紐約布魯克林由歌劇演員組成,現在已經在德國柏林開了分店,并打算在歐洲市場繼續擴大。再如“慕斯群”,由位于波士頓的音樂工作者組成,他們到私人家里舉辦音樂會,費用通過捐贈所得或志愿者提供。

倫敦“夜班”演出已經堅持了10年,最初他們擔心35歲以下的年輕人不會來看演出。研究表明,除了票價原因和音樂會長度外,大家還認為聽懂一場音樂會需要掌握高深的知識。對此,該樂團營銷經理約翰·霍爾姆斯指出,由于樂團和觀眾缺少互動,就像劇場里有“第四堵晼芋A很少有指揮或演奏員顧得上觀眾。剛開始,“夜班”演出是在音樂廳演出之后再偶爾到其它場所。隨著觀眾需求的增加,樂團決定每個月舉辦一次酒吧演出。

開拓市場新路子

在俱樂部等地的演奏者們喜歡這樣的機會,因為在音樂廳之外可以通過一些即興演奏方式來練習音樂,并且掙些外快。以色列出生的大提琴家麥特·海墨維茨早在2000年北美巡演時就嘗試著去非傳統的演出場所去演出,比如在比薩餅店、咖啡屋、朋克俱樂部演出巴赫的作品。

瑞士小提琴家、作曲家、指揮艾田納·阿貝林在瑞士創立了名為“Ynight”的演出形式,兼容古典音樂和俱樂部風格,力圖成為重塑古典音樂形象的“實驗室”。Ynight通常在輕松的場所如俱樂部、酒吧演出,有DJ或VJ主持,觀眾們可以參與互動。演出中古典音樂、獨立音樂、實驗音樂和尖銳聲音兼而有之,總之要讓觀眾在放松狀態中得到享受。它于2012年在蘇黎世創辦,目前在伯爾尼、巴塞等地都有分店。

2001年,德意志留聲機這家老牌的古典音樂唱片公司開辦了“黃顏色俱樂部之夜”。2004年后,除了柏林他們又在德國另外幾個地方開辦了分支機構。著名小提琴家安妮-索菲婭·穆特曾經兩次到這家俱樂部演出,這對她本人和唱片公司均產生了較好的市場效果。

2004年,小提琴家加布里爾·普羅科菲耶夫,即20世紀俄羅斯著名作曲家謝爾蓋·普羅科菲耶的孫子,在倫敦創辦了名為“非古典音樂”的演出,實際是古典音樂加進現代音樂的形式,在俱樂部舉辦。加布里爾曾對古典音樂產生了困惑,便拿出時間在俱樂部參加了搖滾樂隊演奏,了解流行音樂的運作和營銷模式,產生了創辦非古典音樂的想法。他做了三年不定期演出后,于2007年將演出變成了每月一次的文化活動,除了倫敦,還在巴黎、柏林、東京、布拉格都有了分店。

近些年,音樂院校畢業生在歐美樂團的就業形勢并不樂觀,即使正規的名校畢業生有時也很難找到一份全職的樂團工作,所以年輕人不得不制定自己的規劃,利用自己對音樂的熱愛和對社交媒體的熟練運用,來找到經營和推銷自己的路徑。

音樂廳之外的地方無疑為學音樂的大學生提供了鍛煉機會。對很多搞音樂的人來說,最大的問題在于演出組織和市場營銷。參加別人組織的音樂會,演奏員只管演出,日程表有人安排,觀眾有人組織,椅子、譜架甚至翻譜員都不用自己操心,但是在俱樂部里,一切都要自己打理,要想方設法把對音樂有興趣的人拉進來變成觀眾,行程、燈光、音響等也都要自己解決,但付出總會有回報。

據《古典音樂家的俱樂部文化》一書作者、洛杉磯海利克斯樂團長笛演奏家薩拉·羅賓遜介紹,過去10年里,剛出校門的音樂工作者都以各種直接的或間接的方式進行過古典音樂實踐活動,這已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0

此帖使用MAC提交
發表于2016.11.21 11:22:32
4
123.007.***.***
123.007.***.***
有益健康!
發表于2016.11.21 10:25:12
3
10
第一號降E大調弦樂三重奏Op.3(1796年)(1-6)
第二號D大調弦樂三重奏(小夜曲)Op.8(1976--1797年)(7-13)
第三號G大調弦樂三重奏Op.9No.1(1796--1798年)(14-17)
第四號D大調弦樂三重奏Op9.No.2(1796--1798年)(18-21)
第五號C小調弦樂三重奏Op9.No.3(1796--1798年)(22-25)
發表于2016.11.14 14:22:24
2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39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