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導賞 非官方中文節目冊與唱片說明書
劉恩惠 于 2016.12.25 16:28:02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權:原創 | 平均/總評分:10.00/220

數碼多獨家,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2017年元旦,第77屆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將迎來一張“新面孔”——Gustavo Dudamel(古斯塔沃·杜達梅爾)。雖然這位出生于委內瑞拉的青年指揮家與樂團的合作已近十年,但執棒這臺歷史悠久的年度盛典還是第一次。杜達梅爾由此成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歷史上首位“80后”指揮家。有意思的是,目前還沒有任何一位“70后”指揮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而“60后”里也只有威爾瑟-莫斯特一人(還是1960年出生的)。不難預見,作為首度登臺時最年輕的年度指揮,年方36歲的杜達梅爾有望長期保持這項記錄。

  • 在制訂演出計劃時,杜達梅爾和樂團又聯手創造了一項新紀錄——共有九位作曲家的作品將登上2017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他們分別是:施特勞斯家族的四位成員(老約翰、小約翰、約瑟夫、愛德華)以及弗朗茨·萊哈爾、埃米爾·瓦爾德退費爾、弗朗茨·馮·蘇佩、卡爾·米歇爾·齊雷爾、奧托·尼克萊。這個龐大的陣容在入圍作曲家人數方面無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規模,但細看之下都是情理之中的選擇——除了弗朗茨·萊哈爾之外,其余作曲家的名字都曾出現在往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曲目單上;而包括萊哈爾在內的所有五位施特勞斯家族成員以外的作曲家,則或多或少都與圓舞曲、輕歌劇、維也納這些新年音樂會演出的核心元素存在顯而易見的關聯。萊哈爾雖然原籍匈牙利,但后來定居維也納,并在這里成名,完成了幾部傳世的輕歌劇與圓舞曲;瓦爾德退費爾雖然來自法蘭西,但因擅于圓舞曲和波爾卡創作而被人稱為“法國的施特勞斯”;蘇佩和齊雷爾,前者作為高產的輕歌劇作曲家,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同代人,后面這位則一度是施特勞斯家族音樂事業最強有力的競爭者;至于奧托·尼克萊,他一直被視為維也納愛樂最重要的創立者之一,而被樂團所銘記。

    在樂團宣布杜達梅爾接棒2017年新年音樂會之初就有樂迷暢想:這位出生于南美大陸的年輕人一直對美洲作曲家的管弦樂作品偏愛有加,他是否有可能說服樂團,將Bernstein的《Mambo》或Ginastera的《Malambo》這類風格火爆的美洲交響舞曲搬上元旦金色大廳的舞臺?雖然是個腦洞大開的設想,但這樣的期許也非毫無根據——近幾年維也納人的確在不斷拓展新年音樂會演出曲目的外延,接納了維也納舞曲之外更為多元的音樂風格。只是這部分樂迷忽視了一個事實——雖然越來越多的作曲家被納入進來,但年度指揮和維也納愛樂從未將新年音樂會的選曲范圍拓展到歐洲版圖以外的地方。事實證明,這項傳統沒有因為杜達梅爾的到來而發生改變,未來也不太會輕易改變,畢竟這臺音樂會作為奧地利的國家名片,無論是核心理念還是藝術趣味,始終根植于歐洲文化。

  • 2017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曲目單:

    • 上半場

      1、Franz Lehar:Nechledil Marsch aus der Operette Wiener Frauen
      弗朗茨·萊哈爾:尼赫萊蒂進行曲(選自輕歌劇《維也納婦人》)

      2、Emile Waldteufel:Les Patineurs Walzer,op.183
      埃米爾·瓦爾德退費爾:溜冰圓舞曲

      3、Johann Strauss II:S' gibt nur a Kaiserstadt,s' gibt nur a Wien. Polka, op.291
      小約翰·施特勞斯:唯一的帝都,唯一的維也納波爾卡

      4、Josef Strauss:Winterlust. Polka (schnell), op.121
      約瑟夫·施特勞斯:冬趣快速波爾卡

      5、Johann Strauss II:Mephistos Höllenrufe. Walzer, op.101
      小約翰·施特勞斯:梅菲斯特在地獄的召喚圓舞曲

      6、Johann Strauss II:So angstlich sind wir nicht! Schnell-Polka, op.413
      小約翰·施特勞斯:我們絕不畏懼快速波爾卡

      下半場

      7、Franz von Suppe:Ouverture zu Pique Dame
      弗朗茨·馮·蘇佩:黑桃皇后序曲

      8、Carl Michael Ziehrer:Hereinspaziert! Walzer aus der Operette „Der Schätzmeister“, op.518
      卡爾·米歇爾·齊雷爾:閑庭信步圓舞曲(選自輕歌劇《占卜法師》)

      9、Otto Nicolai:“Mondaufgang”aus der Oper “Die lustigen Weiber von Windsor”
      奧托·尼克萊:月升小合唱(選自輕歌劇《愉快的溫莎婦人》)

      10、Johann Strauss II:Pepita-Polka, op.138
      小約翰·施特勞斯:珀皮塔波爾卡

      11、Johann Strauss II:Rotunde-Quadrille, op.360
      小約翰·施特勞斯:圓形大廳四對舞

      12、Johann Strauss II:Die Extravaganten. Walzer, op.205
      小約翰·施特勞斯:奢華圓舞曲

      13、Johann Strauss I:Indianer-Galopp,op.111
      老約翰·施特勞斯:印度人加洛普

      14、Josef Strauss:Die Nasswalderin. Polka mazur,op.267
      約瑟夫·施特勞斯: 納斯瓦爾德的女孩瑪祖卡波爾卡

      15、Johann Strauss II:Auf zum Tanze! Polka schnell, op.436
      小約翰·施特勞斯:跳舞吧!快速波爾卡

      16、Johann Strauss II:Tausend und eine Nacht. Walzer nach Motiven der Operette "Indigo" , op.346
      小約翰·施特勞斯:一千零一夜圓舞曲(選自輕歌劇《英迪戈與四十大盜》)

      17、Johann Strauss II:Tik-Tak. Polka schnell, op.365
      小約翰·施特勞斯:滴答快速波爾卡

      加演

      18、Eduard Strauss:Mit Vergnugen! Polka schnell, op. 228
      愛德華·施特勞斯:愉悅快速波爾卡

      19、Johann Strauss II: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314
      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20、Johann Strauss I:Radetzky-Marsch, op.228
      老約翰·施特勞斯:拉德茨基進行曲

    2017年演出的開場曲是來自弗朗茨·萊哈爾的《尼赫萊蒂進行曲》。萊哈爾成為1941年以來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第29位作曲家,雖然從這臺演出的歷史來說,這是一位“新人”,但對于喜愛維也納圓舞曲和輕歌劇的樂迷來說,萊哈爾無疑是熟悉的名字。這位出生于匈牙利科馬羅姆的音樂家,從樂隊小提琴演奏師成長為一名指揮,又在德沃夏克的鼓勵下開始嘗試作曲。在自己32歲那年,萊哈爾決定在維也納定居,三年后他創作的輕歌劇《風流寡婦》在音樂之都大獲成功、一舉成名。現如今,萊哈爾輕歌劇中的許多著名唱段仍然經常上演并被錄音——資深樂迷們不會忘記,德國指揮家蒂勒曼在德累斯頓除夕新年音樂會創立之初,連續兩年為觀眾們奉上萊哈爾的輕歌劇專場,那些令人愉悅的曲子無疑非常契合新年賀歲的氣氛。純器樂作品方面,雖然數量上要少得多,但也從未被唱片公司忽視——曾經連續25年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家威利·博斯科夫斯基就為EMI錄制過一張萊哈爾的圓舞曲專輯。

  • 萊哈爾的作品長期被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所忽視似乎有些令人費解,好在,這即將成為歷史。此番伴隨作曲家“姍姍來遲”的并不是聲名遠揚的《金與銀圓舞曲》、《風流寡婦圓舞曲》,而是來自萊哈爾早期輕歌劇《維也納婦人》中的一首進行曲。《維也納婦人》首演于1902年年底,是萊哈爾定居維也納并受聘成為河畔劇院(Theater an der Wien)樂長后完成的第一部作品。但由于《維也納婦人》是萊哈爾為競爭對手卡爾劇院所寫,他最終不得不放棄自己在河畔劇院的職務,但也正是因為這次離職,讓他獲得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于輕歌劇創作,某種程度上促成了后來《風流寡婦》的成功。由于并不是萊哈爾最突出的作品之一,如今《維也納婦人》演出和錄音的機會十分有限,此次杜達梅爾和樂團選擇這首《尼赫萊蒂進行曲》,不僅為大家送上了一份輕快熱情而又神采奕奕的新年見面禮,也賜予了這首進行曲重放光彩的好機會。

    第二首是來自埃米爾·瓦爾德退費爾的《溜冰圓舞曲》。開場后連續兩首作品都與施特勞斯家族無關,在歷史上似乎是前所未有的,這好像又是一個創新而大膽的安排。不過對于施特勞斯家族和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粉絲們來說,《溜冰圓舞曲》理應是愛屋及烏的一部分;而在神州大地,這也是一首近乎“爛大街”的“世界名曲”——它無數次出現在中小學的音樂課教材里,頻繁地回蕩在頂級花樣滑冰比賽的現場,還曾是著名紅白機游戲《南極企鵝》的背景音樂,甚至于相聲名家馬志明的經典節目《學跳舞》里也能找到這首西洋舞曲的影子,足見其影響之廣泛。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這首完成于1882年的作品,在走紅之后的一百多年時間里先后被改編成各種器樂版本,如今反倒極少有機會能在正式的管弦樂音樂會上聽到。正因如此,維也納愛樂作為世界上最著名的交響樂團之一將用自己超凡的音色和樂感,在這一屆新年音樂會上還這部作品本來的面目,卻也頗為難得。

    緊接著演出將以一首小約翰·施特勞斯1864年寫成的《唯一的帝都,唯一的維也納波爾卡》宣布施特勞斯家族的歸來。這首作品的最終標題來自當時流行于維也納的一首二重唱(Wenzel Muller創作的輕歌劇《Aline》中的《Was macht denn der Prater》),“唯一的帝都,唯一的維也納”是該曲副歌部分的一句歌詞。這部作品是作曲家在俄國圣彼得堡旅行期間創作的,在完稿之初,小約翰曾經為它起過一個更為詩意且好念的名字——《勿忘我》,但在回到維也納之后,小約翰決定從標題上將這首曲子“本土化”。其實對于很多寫于俄羅斯的作品作曲家都進行過更名,初衷也很簡單——為了迎合維也納本地人的口味,從而讓曲子更快更廣的被大眾所牢記。當然,回到這部波爾卡本身的旋律,也確實有一個鮮明的維也納元素——在樂曲的尾聲作曲家借鑒了前輩大師約瑟夫·海頓著名的《(Gott erhalte)天佑吾皇弗蘭茨》開始部分的一小段旋律,巧妙地將作品推向高潮。如果覺得耳熟,您一定聽過海頓的皇帝四重奏或是現在的德國國歌。

    在一首配器巧妙、氣氛歡樂的《冬趣快速波爾卡》之后,樂團將上演《梅菲斯特在地獄的召喚圓舞曲》,這部小約翰·施特勞斯的早期作品上一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要追溯到1995年。面對這樣一個帶有幾分恐怖氣息的標題,人們不禁會對這部作品的創作背景產生好奇。這首圓舞曲是作曲家應邀為1851年秋季在維也納人民公園舉辦的“Grand Promenade Festival with Fireworks and Music(大舞會音樂焰花狂歡節)”所創作的,首演于這一年的10月12日。12號這天焰花表演的主題是“The Journey into the Lake of Fire(地獄火之旅)”。“地獄火”來自《新約圣經——啟示錄》第20章中的描述:魔鬼被扔進硫磺火湖,在里面晝夜不斷地受到折磨直到永遠。而在德國民間傳說《浮士德》中,梅菲斯特作為魔鬼的代表而被人所熟知。至此,我們應該不難理解小約翰為什么會為這部作品起出這么滲人的標題——它和當天焰花演出的主題是緊密關聯的。雖然并不是他龐大作品目錄中的熱門曲目,但《梅菲斯特在地獄的召喚》堪稱是作曲家早期圓舞曲創作中質量頗高且極具創新性的佳品。據文獻記載,曲子首演當天就在觀眾的強烈要求下兩度返場。它的五首小圓舞曲旋律新穎、色彩斑斕;最重要的是,它擁有一個在氣質上與自身標題十分契合的引子以及同類作品中比較罕見的收尾方式——正當聽眾們以為這部圓舞曲會以輝煌熱烈收尾時,作曲家卻突然中斷了正在不斷上行的旋律,轉而用一個色彩陰沉而兇險的下行樂句結束全曲,可算是不落俗套又首尾呼應的精彩一筆。

    上半場演出將在作品編號為413的《我們絕不畏懼!快速波爾卡》那流暢而瀟灑的樂聲中落下帷幕,這部作品源于小約翰自己創作的輕歌劇《威尼斯之夜》。嚴格意義上來說它并不屬于輕歌劇的構成部分,而是小約翰本人對劇中的幾個音樂片段進行組合再加工的產物。查閱小約翰·施特勞斯的作品目錄我們會發現,從作品411號開始一直到作品416號,作曲家根據《威尼斯之夜》的音樂素材總共組合改編了六首管弦樂舞曲,除了2017年上演的這首《我們絕不畏懼!》之外,最為著名的當屬編號為411的《大湖(咸水湖)圓舞曲》。這類根據輕歌劇素材改編的管弦樂是小約翰·施特勞斯器樂作品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一條創收的捷徑——這些器樂作品的譜子被出版之后能為作曲家帶來不菲的收入。而將在下半場亮相的《一千零一夜》正是這類作品中首開先河的一首圓舞曲。

    音樂會的下半部分將在弗朗茨·蘇佩的 《黑桃皇后序曲》中開場。這是千禧年以來,蘇佩的輕歌劇序曲第五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曲目單上,也是第六部有幸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演奏的蘇佩作品(另外五部也都是輕歌劇序曲)。說到《黑桃皇后》,除了蘇佩作曲的這部兩幕輕歌劇外,還有柴可夫斯基作曲的一部三幕正歌劇,他們的劇本都脫胎于普希金的同名短篇小說。事實上,蘇佩的這部《黑桃皇后》最初的劇名叫做《預言家》,首版完成于1862年,是一部獨幕歌劇;兩年之后作曲家根據改動后的劇本進行了一次修訂,形成兩幕的最終版。雖然在蘇佩去世之后,這部歌劇得到的演出機會并不多,但《黑桃皇后》的序曲卻被作為重要的音樂文獻流傳下來。在默片時代,《黑桃皇后序曲》的旋律經常被用作無聲電影的配樂,在當時曾入圍過“十首最熱門電影配樂”的榜單。曲子在一個充滿神秘氣息的主題中拉開帷幕,正是這個主題得到了后來眾多電影導演和配樂人的青睞,甚至放在今天也并不過時;經過精心鋪墊和一波三折的起伏,序曲最終在燦爛喧囂中結束;短小的篇幅里不乏甜蜜抒情的段落,尤其是那段沁人心脾的長笛獨奏,一定會給初聽者們留下深刻印象。

    接下來這部作品闊別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已經38年之久——1979年元旦,威利·博斯科夫斯基在自己的新年音樂會“告別秀”上精彩演繹了卡爾·米歇爾·齊雷爾的《閑庭信步!圓舞曲》,直到2017年這部令人難忘的作品才重新回到這個舞臺。這首自始至終洋溢著昂揚熱情的圓舞曲,音樂素材取自齊雷爾自己的輕歌劇《占卜法師》。雖然今天我們很難通過互聯網或音樂普及讀物得到關于這部輕歌劇的介紹,關于它的錄音資料更是難覓蹤跡,但好在聽眾們有機會通過這首樂隊作品欣賞到劇中精彩的音樂片段。作為齊雷爾最為人們所熟知的作品之一,《閑庭信步!圓舞曲》那華麗的曲風、嫵媚的旋律、明快的節奏以及典型的維也納韻味無疑是非常吸引人的。而隨著2012年、2016年、2017年,樂團先后將他最杰出的幾部圓舞曲搬上舞臺(另兩部是《維也納市民》和《維也納少女》),齊雷爾已成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熱門作曲家,逐漸被廣大新一代聽眾所知曉。期待在不久的將來,他的另一首佳作,編號為382的《狂歡節上的兒童圓舞曲》能有機會繼1976年之后再次登臺。

    隨后上演的《月升小合唱》對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而言是一首“陌生而又熟悉”的作品。說陌生,是因為這首曲子算是第一次在新年音樂會亮相;說熟悉,是因為老聽眾們都會覺得耳熟——《月升小合唱》選自奧托·尼克萊的喜歌劇《溫莎的風流娘兒們》,這部歌劇膾炙人口的序曲曾先后在1992年和2010年兩度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亮相,序曲的引子部分就出自《月升小合唱》的主題。在原劇中,這首由合唱團和樂隊聯袂奉上的柔美樂曲出現在第三幕第二場,一臺眾人戲弄劇中好色之徒法斯塔夫的化妝舞會即將在皎潔月光播撒下的溫莎森林里拉開帷幕。《月升小合唱》細膩地描繪了戲弄開始前這安靜而充滿詩意的片刻。曲子臨近結束時,伴隨著動聽的合唱,作曲家特意安排樂器模仿了十二下鐘聲,以預示子夜的來臨。值得一提的是,維也納愛樂之友協會合唱團(Singverein der Gesellschaft der Musikfreunde in Wien)將在演出這首曲目時登臺,這是第一支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成年合唱團體。

  • 下半場第四曲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Pepita-Polka》。在很多地方這部作品被譯作《細方格花紋波爾卡》,似乎有些無厘頭。事實上,“Pepita”是當時在維也納紅極一時的一位西班牙舞蹈家,全名是Pepita d'Oliva。1853年的夏天,她用自己迷人的舞姿讓整個維也納為之瘋狂,民眾甚至自發地在舞廳里組織以她名字命名的慶祝宴會。這首波爾卡就是在這一年的8月1日由小約翰的弟弟約瑟夫·施特勞斯指揮樂隊在斯佩爾舞廳進行首演的。仔細聆聽,我們不難發現其中的西班牙韻味。

    接下去我們將聽到小約翰·施特勞斯的《圓形大廳四對舞》,這是作曲家根據自己的輕歌劇《羅馬狂歡節》中的音樂素材匯集改編而成的一部作品。至于“圓形大廳”這個標題從何而來,那就要談到《羅馬狂歡節》首演當年發生的另一件大事——1873年維也納舉辦了一次世界博覽會。為了這屆世博會,奧地利人僅用18個月便在多瑙河畔的中央公園里建成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圓形大廳,作為博覽會的主會場,這個輝煌的建筑一度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觀”。小約翰·施特勞斯便用這一標志性建筑作為一首四對舞的標題,然后將其題獻給當時世博會總經理Wilhelm von Schwarz-Senborn(威廉·馮·施瓦茨-桑伯恩)。遺憾的是,這座壯麗的圓形大廳在1937年的一場火災中被毀于一旦,如今我們只能從照片上欣賞它當年的風采。遙想舉辦期間多災多難、狀況連連的維也納世博會和那座驚艷一時卻最終化為焦土的絕世建筑,作曲家的這部《圓形大廳四對舞》本身反倒顯得有些平淡無奇了。

  • 《奢華圓舞曲》是下半場的第六首演出曲目,這首編號為205的作品是“圓舞曲之王”為1858年1月舉行的一場律師舞會所專門創作的。當然,如果把這個標題譯作《奢侈》、《奢靡》似乎也沒什么不可以,但從作曲家的初衷來看,他當然不是在用這首圓舞曲暗指維也納的律師們消費奢侈或生活奢靡,而是希望以這個標題來展現自己在圓舞曲領域突破傳統、超越邊界的進取心。雖然某家報紙贊譽這首圓舞曲為“當季最好的舞曲音樂作品”,但著名音樂評論家愛德華·漢斯力克,僅僅肯定了該作的序奏部分(具有“耀眼的活力”),而沒有給予其進一步的贊許,同時也不認為它具有多少創新。作曲家的雄心勃勃和評論家的平淡反應形成了鮮明對比,而在當時的各類舞會上,《奢華圓舞曲》的受歡迎程度卻并沒有因此受到影響。這樣的結果,或許會讓大家感到迷惑和好奇。平心而論,《奢華圓舞曲》并不屬于那類旋律辨識度極高、容易讓人“一聽鐘情”的曲子;其節奏跳躍而明快,很適合在舞會上使用,但放到新年音樂會這個舞臺上,指揮和樂團恐怕很難通過這部首次亮相的作品,來將演出推向階段性的高潮。

    將《奢華圓舞曲》這樣長期被埋沒的冷門作品搬上舞臺,算是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不斷求新的一種體現。只是,演出進行到這里,聽眾們已經在下半場聽到了多達五部首演作品,如此之高的新曲密度在歷史上并不多見,要知道一連串生僻作品對于聽眾的耐心和注意力難免會產生一些影響,但這樣的安排或許是指揮和樂團刻意為之的——在維也納愛樂宣布杜達梅爾執棒2017年新年音樂會之后,輿論就發出了對于這位年輕人能否成功駕馭維也納舞曲和這臺音樂盛會的質疑,因此盡可能避開歷年演出中的那些熱門之選,轉而安排更多新鮮的曲目,反倒成為相對穩妥的選擇,免得樂評人們拿過往的那些經典版本來進行對比。當然,這么說并不意味著我看衰這一屆的演出效果,杜達梅爾在個人成長背景和指揮風格上,與十九世紀維也納舞曲所展現出的藝術氣質,在畫風上可能會有點不一致,但大家不要忘記坐在他面前的維也納愛樂可是一支深諳維也納舞曲傳統的老牌名團,某種程度上他們才是新年音樂會“真正的主導”!

    一首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印度人加洛普》之后,我們將迎來本場音樂會最大懸念的揭曉——5歲開始學習小提琴演奏的杜達梅爾是否會在演出約瑟夫·施特勞斯創作的《納斯瓦爾德的女孩瑪祖卡波爾卡》時秀一下自己的琴藝?這首作品上一次登陸新年音樂會是在21年前,當時的年度指揮洛林·馬澤爾在現場親自拿起小提琴帶領樂隊演奏,贏得了聽眾們的熱烈掌聲。然而,自馬澤爾在2005年再次撫琴領奏《撥弦波爾卡》之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已有十多年時間不曾上演過同樣的場景;隨著這位年邁的指揮大師在2014年去世,由誰來延續施特勞斯家族和博斯科夫斯基時代留下的傳統,變得越發引人關注。毫無疑問,具備一身小提琴童子功的杜達梅爾已經成為當前最被寄予厚望的人選。2017年是約瑟夫·施特勞斯誕辰190周年,雖然整場音樂會只有兩首他的作品,但如果此時杜達梅爾能以親自領奏方式帶給觀眾們一個特別驚喜,這何嘗不是對作曲家最好的紀念?

    當然,無論驚喜是否如期而至,這首《納斯瓦爾德的女孩》都值得我們屏息聆聽。納斯瓦爾德是位于維也納以南100公里的一個山區,十九世紀時當地人多以伐木為生,生活辛勞而清苦,因此納斯瓦爾德在當時屬于貧困地區。奧地利著名作家August Silberstein(奧格斯特·賽博斯坦)對納斯瓦爾德人非常友善,定期組織募捐為他們提供資助,同時還寫下一篇名為《Land and People in the Nasswald》的文章,反映當地的風土人情。身為賽博斯坦好友的約瑟夫·施特勞斯,則從這篇文字中獲得了靈感,創作出這部融合了連德勒和瑪祖卡波爾卡舞曲的小品,并在1869年2月27日的一場聚會上進行了首演。曲子的旋律有一種特別動人的質樸之美,這顯然得益于音樂中那些來自奧地利民間的優美曲調。由于約瑟夫為其編寫的管弦樂總譜下落不明,如今樂隊演出或錄制《納斯瓦爾德的女孩》時,常使用Arthur Kulling(亞瑟·庫林)重新配器的樂譜,僅使用簡潔的弦樂隊和幾件木管樂器;1996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演出此作時,在庫林版的基礎上又做了適當擴展——豎琴的加入為曲子平添了一份夢幻般的色彩。這次杜達梅爾和樂團是否會延用21年前的樂器組合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欣賞完首次亮相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跳舞吧!快速波爾卡》(據說演出這首曲子時會有現場舞蹈表演),我們將迎來小約翰·施特勞斯的《一千零一夜圓舞曲》,這是本屆曲目單中除最后兩首必演曲之外屈指可數的常演作品之一,在最近三十多年時間里,1992年小克萊伯和2005年馬澤爾都帶領樂團演繹過。正如我們在前文提到的那樣,《一千零一夜圓舞曲》也是一部由輕歌劇經典旋律綴合而成的管弦樂舞曲,素材來自于作曲家1871年創作完成并上演的第一部輕歌劇《Indigo und die vierzig Rauber》。關于標題中“Indigo”的中文翻譯可謂五花八門,諸如“靛藍”、“青鳥”、“英迪戈”等,不過在正體中文領域這部劇作最廣為流傳譯名是《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眾所周知,四十大盜的故事來源于阿拉伯古代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國人喜稱其為《天方夜譚》),其中關于“芝麻開門”的橋段可謂婦孺皆知。不過歌劇劇本在人物設定、背景和情節方面做了很大的改動,也不再以驢販子阿里巴巴的名字為題,而是換做劇中的國王英迪戈。雖然劇情取材于東方傳奇,但這部輕歌劇的音樂卻是地道地道維也納式的——要知道,《英迪戈與四十大盜》的大部分旋律來自于小約翰更早創作卻未能上演的《快活的維也納女人》,劇本作者不得不按著后者的音樂來為《英迪戈與四十大盜》度身填詞。雖然劇本本身并不那么令人滿意,但憑借“圓舞曲之王”那充滿想象力的迷人旋律,這部輕歌劇仍然在當年獲得了票房的成功,不僅在維也納連續上演一月有余,1875年和1876年還先后更名為《女王英迪戈》和《博斯布魯斯之夜》,分別在巴黎和倫敦進行了演出。

    事實上,在《英迪戈與四十大盜》首演之前,小約翰·施特勞斯就基本完成了《一千零一夜圓舞曲》的“串聯”工作,畢竟只需要對原始素材進行排列組合并優化一下配器,并不需要花多大的功夫。他原計劃在1871年2月7日的一場由維也納作家與記者協會主辦的舞會上,進行這部圓舞曲的首演;但不巧的是,歌劇的首演被安排在三天之后的2月10日,作曲家不太希望劇中的那些美妙旋律過早地公諸于眾,因此《一千零一夜》的第一次亮相推遲到了這一年3月12日的“星期天逍遙音樂會”,地點正是如今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舉辦地——金色大廳,由他的弟弟愛德華擔任首演的指揮。在這之前,小約翰·施特勞斯已成功推出了《晨報》、《藍色多瑙河》、《藝術家的生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享受生活》等一系列佳作,才思泉涌的他正處于圓舞曲創作的高峰,對于這一題材的駕馭能力達到了全新高度。因此,《一千零一夜》雖然是一部由歌劇片段綴合而成的圓舞曲,卻毫無刻意拼貼的痕跡。由大提琴和小號引出的序奏有一種引人遐想的悠遠韻味,隨后的三首小圓舞曲彼此之間過渡順暢而自然,旋律中充滿了活潑、樂觀的元素。

  • 音樂會正式曲目的最后一首是《滴答快速波爾卡》,五年前楊松斯和樂團也曾選擇過,想必大家不會感到陌生。與之前亮相的很多曲子一樣,它同樣出自一部輕歌劇——“圓舞曲之王”最成功的舞臺作品之一《蝙蝠》,小約翰·施特勞斯以第三幕中一個歡快的小唱段為素材進行拓展,創作出這首充滿動感又歡快可人的小品。從《跳舞吧!》開始“預熱”,經過《一千零一夜》的“烘焙”,演出現場的熱度有望在《滴答快速波爾卡》結束時被激發,并伴隨第一首加演曲——愛德華·施特勞斯的《愉悅!快速波爾卡》那極具鼓動性的激動旋律達到沸點。這顯然是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在曲目安排上的“一貫套路”。按照慣例,指揮家們通常還會在樂隊演奏最后一兩首快速舞曲時,加入些許幽默的小噱頭,年輕的杜達梅爾會以怎樣的方式賣萌,也是這段時間里的一個看點。

    音樂會臨近尾聲,指揮家將迎接不可避免的挑戰——面對每年亮相、名版無數、老聽眾們聽出繭子、已經誕生150周年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杜達梅爾與樂團會選擇怎樣一種詮釋風格?是效法經典、平鋪直敘還是標新立異?這個答案只能留待元旦當天去揭曉了。我并不擔心杜達梅爾會把這部經典名作搞砸,也堅信最后的《拉德茨基進行曲》奏完后,來自觀眾席的掌聲必定和往年一樣熱烈。因為,這是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新年音樂會。

    附錄:1987-2017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熱門曲目排行榜

    按照歷年的慣例,在文章的最后我們要對熱門曲目排行榜進行一下更新。但是由于2017年指揮家和樂團基本沒有選擇什么熱門曲目,所以位于排行榜前列的曲目排序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三大類的前三名曲目與去年保持一致。

    • ●圓舞曲榜

      冠軍:31次——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作品314號(1987年-2017年)
      亞軍:6次(兩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皇帝》作品437號(1987年、1991年、1996年、2003年、2008年、2016年);約瑟夫·施特勞斯《天體樂聲》作品235號(1987年、1992年、2004年、2009年、2013年、2016年)
      殿軍:5次——小約翰·施特勞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作品325號(1990年、1994年、1999年、2005年、2014年)

      ●波爾卡舞曲榜

      冠軍:8次——小約翰·施特勞斯《無窮動》作品257號(1987年、1988年、1993年、1995年、1999年、2002年、2010年、2015年);
      亞軍:7次——小約翰·施特勞斯《閑聊》作品214號(1988年、1990年、1992年、1998年、1999年、2008年、2012年)
      季軍:5次(六首并列)——小約翰 & 約瑟夫·施特勞斯《撥弦》(1987年、1989年、1993年、2005年、2012年);小約翰·施特勞斯《電閃雷鳴》作品324號(1987年、1992年、1999年、2009年、2012年);約瑟夫·施特勞斯《別再憂慮》作品271號(1987年、1994年、2001年、2006年、2014年);約瑟夫·施特勞斯《蜻蜓》作品204號(1989年、2000年、2002年、2008年、2016年);小約翰·施特勞斯《在獵場上》作品373號(1988年、1993年、2005年、2010年、2016年);小約翰·施特勞斯《游覽列車》作品281號(1987年、1992年、2001年、2005年、2016年)

      ●序曲榜

      冠軍:5次——小約翰·施特勞斯《蝙蝠》序曲(1987年、1988年、1989、2002年、2010年)
      亞軍:4次(兩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車葉草》序曲(1991年、1996年、2007年、2014年);小約翰·施特勞斯《威尼斯之夜》序曲(1994年、2001年、2009年、2016年)
      殿軍:3次——小約翰·施特勞斯《吉普賽男爵》序曲(1987年、1992年、2009年);蘇佩《維也納的早中晚》序曲(1990年、2000年、2015年)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21.216.134.***
    221.216.134.***
    發表于2017.01.04 10:37:02
    46
    202.096.247.***
    202.096.247.***
    發表于2017.01.03 14:13:39
    45
    202.098.017.***
    202.098.017.***
    發表于2017.01.02 22:20:56
    44
    139.214.116.***
    139.214.116.***
    發表于2017.01.01 22:33:32
    43
    183.157.162.***
    183.157.162.***
    發表于2017.01.01 20:16:17
    42
    123.151.138.***
    123.151.138.***
    發表于2017.01.01 09:28:29
    41
    117.009.093.***
    117.009.093.***
    發表于2016.12.31 17:50:28
    40
    10
    BMG出品的斯托爾茨指揮柏林交響演奏的維也納舞曲集《Wiener Musik》(12CD)
    DECCA出品的博斯科夫斯基指揮的施特勞斯家族作品集(6CD)
    你可以到亞馬遜上查詢這兩套唱片的曲目目錄,可以解答你的問題。
    發表于2016.12.28 20:54:14
    38
    123.120.***.***
    123.120.***.***
    請問我們毫不畏懼快速波爾卡之前除了09年丹尼爾巴倫博伊姆作為返場曲目上演的那個版本外還有其他歷史版本嗎,還有老約翰的印度人加洛普除了90年的梅塔和04年穆蔕作為返場曲目以外還有哪些年份演奏過?以及小約翰的滴答快速波爾卡除了02年的小澤征爾和12年的馬里斯·楊松斯之外還有以往的歷史版本嗎?謝謝!
    發表于2016.12.28 16:54:33
    37
    03
    發表于2016.12.28 15:07:47
    36
    10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6.12.27 18:10:42
    34
    123.123.***.***
    123.123.***.***
    如題,想問問這次的加演曲目愛德華·施特勞斯的《愉悅》快速波爾卡OP228,在以往的新年音樂會上總共一共演奏過多少次了?除了1996年的馬澤爾和2004年的里卡爾多·穆蔕外還有哪年演過啊,請把具體年份在回復中說明一下,謝謝。
    發表于2016.12.27 17:46:06
    33
    183.157.162.***
    183.157.162.***
    發表于2016.12.27 14:15:41
    32
    03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6.12.27 11:28:50
    31
    222.072.135.***
    222.072.135.***
    發表于2016.12.27 11:22:07
    30
    03
    好高大尚,但是俺欣賞不了啊,有點聽不懂,嘿嘿。只能怪自己從小音樂細胞沒有培養好,木耳只能聽聽流行音樂了。提前祝數碼多的所有編輯們元旦快樂,這一年辛苦了。
    發表于2016.12.27 09:29:56
    29
    223.166.144.***
    223.166.144.***
    發表于2016.12.27 08:01:09
    28
    175.165.169.***
    175.165.169.***
    發表于2016.12.26 22:08:20
    27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23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