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多“復活”
任海杰 于 2017.09.14 15:33:29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80/49

指揮大師克勞迪奧·阿巴多于2014年1月20日去世后,樂迷們一直在懷念他。我們再也沒有機會聆聽阿巴多的現場音樂會了,好在他生前留下了大量的唱片和現場影碟,其中2003年的琉森音樂節上,阿巴多指揮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就是一場令人動容、值得紀念的音樂會。

2002年,當阿巴多向外界宣布,自己將在期滿后卸下長達13年的柏林愛樂樂團音樂總監、常任指揮時,輿論為此驚訝,因為在柏林愛樂樂團的建團史上,還從來沒有哪位“當家”的是自己主動提出卸任的——能登上柏林愛樂這個寶座,是極難極不容易的,除了具備卓越的指揮才能外,還需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運氣,因此一旦折桂,沒有不想干到終身的,而阿巴多如此“開先河”,自然驚動樂壇。當然,阿巴多在1999年患了重癥,胃部動過手術,人們猜想這是他主動隱退的主要原因,其實在上任之初阿巴多就曾表示過,他不會終身站在柏林愛樂的指揮臺上。阿巴多當初之所以受到柏林愛樂的歡迎,是與他的民主理念分不開的。他對柏林愛樂的貢獻,除了音樂上的開拓和變化,更重要的也許是人性的回歸,這與他的前任卡拉揚的專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就在人們以為阿巴多從此將退出舞臺、告老還鄉頤養天年時,他又給了大家一個意外驚喜——僅用數月時間,他便為一年一度的瑞士琉森國際音樂節組建了專屬樂隊:琉森節日管弦樂團,樂團成員中有不少演奏名家和阿巴多的昔日弟子,如:長笛演奏家帕胡德、前柏林愛樂樂團小提琴首席布拉契、大提琴名家古德曼、女單簧管演奏家梅耶。如此眾多的名將加盟,可見阿巴多的個人魅力和感召力。這一場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便是在這樣的時刻上演的。

  • 馬勒的“復活”,不知震撼過多少人的靈魂,最著名的例子便是那位美國商人卡普蘭,他因為年輕時被“復活”所感動而改變了人生,其后在全球揮棒,竭力宣傳馬勒和“復活”。阿巴多在琉森音樂節上選擇馬勒的“復活”,想必是有其深意存焉。 琉森音樂節的演出舞臺非常開闊壯觀,樂隊和合唱隊將龐大的舞臺撐得滿滿的。阿巴多在全場熱烈的掌聲中精神抖擻地走上指揮臺。他身體恢復得不錯,臉色滋潤,已不像剛動過手術后那樣消瘦和虛弱。他站在指揮臺上,定了定神,然后猛一揮棒,“復活”第一樂章兇險的主題頃刻間洶涌而出。

    兇險主題如是再三的出現,阿巴多以磅?的氣勢和細膩的詮釋牢牢地控制著樂隊,尤其是對樂句中長線條的處理,別具功力。樂手們的演出傾情投入,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全力以赴,舞臺音響熱力四射。也許樂團組建的時間尚短,演奏時樂句的氣息稍有點偏緊,不過在第二樂章開始后,樂隊漸漸進入了自如呼吸的意態,幾段抒情舒緩的旋律沁人心肺,阿巴多頻頻含笑致意。第三樂章頗具馬勒幽默調侃的韻味。在第四、第五樂章,女中音和女高音的演唱別具一格,她們不像通常那樣按慣例站在樂隊的前面,而是站在樂隊中間,這樣的演唱和演奏形式,在舞臺效果上更顯得自然而又融為一體。女中音拉森音色醇和,表情豐富,深情地表達了馬勒特有的莊嚴而又憂傷的意境。女高音格伏扎娃雖然唱句不多,但音色清麗。在最后的合唱“復活頌”中,阿巴多激情洋溢,在指揮時情不自禁地與樂隊和合唱隊同唱高歌:“你將復蘇,我的心靈,復活只在朝夕。你的奮斗的英雄搏動,將把你帶到上帝的身邊!”管風琴與樂隊、合唱交織轟鳴,鼓樂齊奏,驚天動地,蔚為壯觀。

    這可以說是自阿巴多1965年薩爾斯堡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演出馬勒“復活”盛況的再現和超越,觀眾中有人在掩面擦淚,更多的起立鼓掌。演奏員們互相親切交談、握手、親吻、擁抱,如此融洽、溫馨、動人的場面令人感到無比溫暖。 樂手們和合唱隊已陸陸續續地離開了舞臺,但全場觀眾的鼓掌還是經久不息。漸漸地,舞臺上已空無一人,但全場熱烈的掌聲依舊——突然,掌聲更猛烈地爆發,只見阿巴多獨自一人再次走上舞臺,微笑著合掌向全場觀眾致意,如潮的掌聲洶涌澎湃。

    這是阿巴多的“復活”,這是音樂的“復活”。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81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