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為流行音樂帶來了什么?
劉小波 于 2017.12.11 14:24:10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6.00/6

當代社會步入多元化的時代,網路流行音樂作為當代社會重要的時代文化形態,最為深切地體現了這一多元化的特征。尤其是“互聯網+”的到來,讓流行音樂的生態更為多元。可以說,互聯網時代的流行音樂從生產機制、傳播機制到消費機制都是圍繞多元化而展開。無論是流行音樂的創作主體、內容編碼、風格主題與音樂形式還是傳播渠道、傳播模式、接收方式與反饋形式,都從不同側面詮釋了“多元化”這一關鍵詞。

首先,生產層面的多元化,具體體現為流行音樂創作者的多元化、音樂風格的多元化、音樂主題的多元化與音樂資本的多元化。一般意義上的流行音樂是唱片公司運作的歌手歌星的專屬行為,而網路催生了大量的草根歌手、素人歌手,可謂進入一個“人人歌手”的時代。因為省掉唱片公司、發行機構、公關公司等很多中間環節,創作者可以直接將作品發布給聽眾,不需要太高昂的成本,加之互聯網音樂是一種長尾盈利模式,每位草根歌手都能在長尾獲得一定收益,這也激發了大量的人員參與進來,直至出現了UGC模式。例如蝦米的“尋光計劃”推出不少歌手,酷狗音樂的繁星唱吧經過幾年的運作,已經培養出一些數字專輯銷量過萬的素人歌手了。其實,省掉中間環節,并不意味著唱片公司這樣的機構完全失去效力,而是其功能有所調整,形態發生變化,導致傳統的唱片公司逐漸被新興的互聯網音樂企業所取代。草東沒有派對近年的走紅正是如此,草東不是嚴格意義上依托唱片公司發行實體唱片而成功的樂團,而是借助互聯網的數字傳播、現場(LIVE)音樂的形式以及網路社交平臺形式進行傳播的,首張專輯《丑奴兒》問世并不是依靠大廠牌,而是依靠藝術基金和朋友幫忙,這也是當代流行音新的發展趨勢之一。

互聯網音樂企業除了給流行音樂產業帶來大量新的資本外,更多的還是進行了產業變革。傳統的唱片產業只熱衷于生產能保證盈利的產品,而將一些探索創新的項目交給下游企業去做,使得整個流行產業很難有真正意義上的創新。而互聯網時代的音樂剛好相反,只有創新才能保證收益,于是流行音樂的風格類型變得多元化。這在中國十分明顯,如近年來流行音樂的民謠類型音樂以及大量的獨立音樂,正是基于豆瓣音樂小站、網易云音樂、蝦米音樂等的扶持。其它如搖滾、說唱、嘻哈、雷鬼、電子、古風等風格的音樂也在網路開放多元的環境中慢慢成長起來。再比如近幾年電視臺千篇一律的音樂娛樂節目讓觀眾產生審美疲勞,而互聯網平臺也進軍該領域,不過他們往往獨辟蹊徑,如愛奇藝的《十三億分貝》主打方言音樂,騰訊音樂的《大事發聲》圍繞獨立音樂展開,愛奇藝的《中國有嘻哈》更是成為現象級的音樂節目,這些嘗試都收到一定成效,這與傳統的只注重單一商業情歌的流行音樂產業模式已經大不相同了。此外,在資本層面,除了互聯網巨頭的直接入資外,風險投資、互聯網眾籌等多元模式也是互聯網時代音樂產業的融資模式。可見,正是多元化的創作主體、多元化的音樂種類以及多元化的資本模式促成互聯網流行音樂的繁榮局面。

第二個層面的多元是傳播機制的多元化。音樂的傳播大致經歷了人際傳播、大眾傳播和互聯網傳播三個階段。在網路時代,音樂的傳播是一種多元化的傳播,網路讓三個維度的媒介融合起來。音樂傳播既可以通過朋友圈分享進行自媒體傳播,也可以通過互聯網音樂平臺進行面向大眾的傳播,也可以通過發行專輯、現場演出等傳統的大眾傳播模式進行傳播。很多傳統藝人也融入新的網路傳播壞境,如BY2通過搜狐自制節目《大鵬?吧?》推廣新專輯、汪峰借助《中國好聲音》宣傳新歌,并通過全網路同時發布等。此外,網路音樂傳播的多元化還表現在各門類音樂都有了廣泛傳播的可能,如當前古典音樂、民間音樂與域外音樂等都取得空前的傳播態勢。

在音樂傳播中,每一種新的媒介形式出現都會改變人們對外在世界的理解認識系統,也會對音樂的傳播、生產、接受等各方面產生影響,最終影響音樂文化的變遷。不管是新媒體還是舊媒介,都對音樂傳播產生了深遠影響,彼此之間也無高低優劣之分,都是歷史的產物。每一種傳播模式都不會憑空消失,在不同的時代都有其生存的空間,當代流行音樂的傳播更是多種新舊媒體合力傳播的結果,這得力于互聯網將各種媒介融合了起來,多元融合,共同發力,促使網路時代的流行音樂獲得了最大程度的傳播。互聯網時代是一個“個人被激活的時代”,個人被激活后,激活了傳播權、激活了個人欲望、激活了個人微資源,多元化成為自然結果與現實表征。

第三個層面是消費機制的多元化。音樂的接受與消費是檢驗其本身最為重要的環節。網路時代的音樂消費已經和傳統音樂消費大相徑庭了。網路讓音樂消費變得民主化,網路讓音樂消費成本降到最低,無論是免費音樂還是付費下載,抑或是數字專輯購買,在線演唱會觀看等,都將成本降到最低,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讓流行音樂成為大眾最為常見的消費品。例如2016年王菲演唱會門票被炒到天價且依然難求一票,但演唱會通過網路平臺同步直播,讓不少樂迷有了替代選擇。

流行音樂消費的多元化還體現在消費形式的跨界多元上,互聯網音樂平臺內容五花八門,不僅僅是聽的功能,聽、看、玩、唱同步進行,在線K歌,鈴聲剪輯,歌曲評論,明星互動、音樂分享、音樂制作等等都可以在音樂平臺上完成。更有跨界的硬體周邊借助平臺推廣,如耳機、音響、播放器等,這些功能的提供保證了消費的多元化。除此而外,流行音樂的消費多元還表現在受眾互動的多元化,傳統意義上的接受只能是被動消費,而互聯網時代的音樂消費讓受眾有了發言權與評判權,音樂平臺提供的互動評價讓職業批評和業余批評交融在一起,從留言到彈幕,一首歌曲成千上萬條的評論成為受眾聽歌時一道不容忽視的風景。

所以,多元,并不意味著無中心,相反,多元的互聯網音樂仍然追逐反應民族品格與人類共性的藝術形式。當然,這些多元化特質的描述相比于繁復多元的網路音樂產業是掛一漏萬的,但其間蘊含的規律的確需要理論的提升。網路音樂從開山之作《東北人都是活雷鋒》發展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期間經歷各種爭議,也取得不少成績。步入互聯網時代,幾乎所有的音樂都網路化了,傳統意義上的網路音樂和目前的互聯網音樂已經沒有明顯的分野。網路因其開放的特性不可避免存在一些負面效應,如音樂生產的魚目混雜、泥沙俱下,音樂傳播的病毒式蔓延,版權保護失衡導致的盈利難等,但是互聯網提供的開放多元的平臺,尤其是移動互聯網帶來的更為便捷及時的傳播通道,使得整個流行音樂發生了顛覆性革命,流行音樂也會在互聯網的東風吹拂下迎來新一輪的生機。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8.077.***.***
218.077.***.***
說到草東就不得不提假假條。盡管草東的首磚在節奏和旋律很好的平衡了流行傳唱度和獨立性,但也僅僅是把多種風格整合的好罷了,沒有對搖滾樂的發展做出貢獻。假假條的首磚卻做出了中國民樂式的Grunge,將嗩吶,湘西哭喪,黑嗓和Grunge的完美融合,這樣的融合程度在大陸也恐怕只有萬青的小號才能與之媲美。
此帖使用SM-N950F提交
發表于2017.12.21 06:58:21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45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