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離開,是否比留下更幸福
李夢 于 2018.01.09 21:32:4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若讓我列舉“史上十佳愛情片”,梅姨與伊斯特伍德大叔主演的《廊橋遺夢》必在其中。初遇此片時,正是情竇初開年紀,眼見一段想得而不可得的悲劇愛情,怎能不隨之感慨唏噓?猶記得一見鐘情的兩人因世俗阻隔而被迫分別時,一場大雨傾盆落下,羅伯特開車向左,弗朗西斯卡坐在丈夫車中向右走遠,從此分隔半生,雖思念,卻再無相見。

坐在車上的弗朗西斯卡,好幾次忍不住去碰那車門,想推開它,與男主角完成一場不管不顧的逃離,卻忍住了。她有家庭,雖然她無法從操持家務中得到太多樂趣;她有丈夫和子女,雖然她無法與家人分享音樂與藝術的美妙。電影中,有個細節讓人難忘:住在美國一座小鎮上的農婦弗朗西斯卡正在為即將遠行的丈夫與孩子準備晚飯,她一面在廚房忙碌,一面扭開收音機聽音樂。當她正沉浸在歌劇《諾爾瑪》的知名詠嘆調《圣潔女神》中,丈夫和孩子們粗手粗腳地推門進來,聲響很大,嚇得她一激靈。女兒順手調換了收音機的頻道,詠嘆調被美國鄉村民謠代替。弗朗西斯卡皺皺眉,卻沒說什么。

這個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場景,細想卻意味深長。弗朗西斯卡無法與家人分享聆聽歌劇的妙趣,而這種隔閡或者說孤獨,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何當攝影師羅伯特為拍片而路經小鎮的時候,她會那么輕易地被羅伯特身上不羈且灑脫的藝術家氣質吸引,進而愛上他,甚至想要拋下一切,隨著他浪跡漂泊。詠嘆調《圣潔女神》出現在片中,看似不著痕跡,卻暗示了女主角的浪漫性情以及對于靈性生活的向往。甚至,若我們再想得深一些,電影中弗朗西斯卡與歌劇女主角諾爾瑪,在性情及遭遇上亦有幾分相似。

《諾爾瑪》(Norma)稱得上是十九世紀意大利作曲家貝里尼最出名的歌劇作品,分為兩幕,講述女祭司諾爾瑪在面對愛情與家國大義的沖突時,選擇犧牲生命以護衛國家的故事。《圣潔女神》是劇中最為人熟知的唱段,出現在第一幕末段,正唱出諾爾瑪矛盾與糾結的心情。這段近似內心剖白的唱段,不論在技巧抑或在情緒表達上,都頗為考驗歌者的功力。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卡拉斯曾對此段落有經典演繹。她的嗓音如泣如訴,卻不過度煽情,將女主角糾結、隱忍又哀傷的心緒唱得往復繚繞,裊裊不絕。諾爾瑪唱罷此曲后,不得不面對一場痛苦抉擇,誠如電影中的弗朗西斯卡,送家人遠行后,轉身竟邂逅這樣一場惦念半生的無果愛戀。

劇中的諾爾瑪與電影中的女主角,從某種程度上說都扮演了犧牲自我的角色。諾爾瑪愛上敵方總督,為了成全愛人并護衛國家利益而毅然赴死,弗朗西斯卡呢,她明明可以趁家人遠行時隨羅伯特私奔,卻選擇留下來,回到乏味卻熟悉的生活狀態中,繼續穿著她肥大的粗布衫,煎雞蛋、煮飯、清掃門庭。如果說十九世紀的《諾爾瑪》是宣揚女性解放與自主的范本,那么電影《廊橋遺夢》則為我們提示了女性自主的另一種可能:你可以選擇,也理應承擔起選擇之后的結果。

弗朗西斯卡做到了。從她選擇留在這個家里的時候,她便將那段一生一遇的愛情埋在心里,很深,直至離世都不曾提及一字。年輕時不懂,總會替她惋惜,待年長幾歲再回看,卻忍不住問:若弗朗西斯卡真的離開,會比留下來更幸福嗎?我找不到答案。其實這世上很多事,或許從來沒有答案。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160.104.***
180.160.104.***
發表于2018.01.12 00:10:57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81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