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弦上的詠嘆調:觸動歲月長河最柔美的聲音
米尼 于 2018.01.28 17:57:34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G弦上的詠嘆調(Aria Sul G)》,又名為《G弦之歌》,此曲為巴赫《D大調第三號管弦樂組曲BWV1068》的第二樂章主題,充滿詩意的旋律美。“任何作品都帶有奔騰流逝著的時間。它既沉浸在亙古洪荒之內,又蘊含于最遙遠的未來之中”。《G弦上的詠嘆調》將天上人間最圣潔的情感融為一體,經過多少寒冬酷暑,仍然散發出歲月和歷史混合的氣息。G弦上的執念豐滿渾厚、馥郁動人,唯有深刻理解巴洛克音樂的精神,才能探尋深藏其中的生命內核。巴赫對馬丁·路德的膜拜與虔誠,對宗教的誠摯與執著,讓教會音樂根植人心,翱翔于高山之巔。巴赫不是小溪,他是連綿起伏的大海。

1723年巴赫辭去科藤宮廷中的職務,來到萊比錫的圣多瑪斯教堂任職,在此古老而陰沉的教堂中度過了他生命最后27年的萊比錫時代(1723-1750)。作曲家雖然沉浸在宗教純凈的世界中,但目光仍投向生機勃勃的塵世間,在音符中他傾注了自己對生活的熱愛,對人世的眷戀。在1727年至1736年之間,寫就了他的《第三號管弦樂組曲》。組曲結構跟魏瑪宮廷時期(1708-1717)的《英國組曲》與科藤時期(1717-1723)的《法國組曲》那樣,也是由序曲與各種宮廷舞曲組成,顯示了當時流行于歐洲的法國式莊重、典雅的舞曲樂風。全曲共包括五首曲子:序曲、詠嘆調、加沃特舞曲、布列舞曲與基格舞曲。

“你聽過巴赫的G弦之歌嗎?那是在絕境之中誕生的心動旋律。就像,他們的相遇。”凡是改編,都是被感動了的,愿意以一己之力讓樂曲臻至完美,有熱愛才有最后的輝煌。《第三號管弦樂組曲》中第二部分的“詠嘆調”,100多年后,由19世紀德國著名小提琴家威廉密(August Wilhelmj,1845—1908)將這段主題改編為大鍵琴或鋼琴伴奏的小提琴獨奏曲,將第一小提琴聲部的曲調由D大調改為C大調,由主奏小提琴在G弦上演奏全部旋律,并將原標題“詠嘆調”改名為《G弦上的詠嘆調》,改編后幾成絕響的心靈歌唱為此大放異彩,穿越漫長的時空塵封,透過厚重歷史風云而奇跡般煥發出新的光芒,讓曾經中斷的聲音在我們身邊回響。

此曲呈現了蘇格蘭民謠風格,各聲部線條清晰,對比和諧,就如“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般舒緩,有時以小提琴獨奏形式出現,有時以大提琴獨奏形式出現,還有時以弦樂合奏或其他形式出現。樂曲分為兩段,A段小提琴像是一位傷感纏綿的女高音,詠嘆出悠長而莊重的旋律,具有巴洛克后期夜曲的純樸典雅風格,似乎是面對皎潔之月不盡遙望,向上帝默默祈禱;B段在深情述說中起伏較大,跳躍和模進將蘊積于內在的熱情與追求傾訴出來,最后又回歸到繾綣吟誦,在靜似祈禱的氣氛中結束。詠嘆調原是歌劇中一種抒發內心情感的獨唱歌曲,低吟淺唱美麗迂回地吟游,巴赫將它運用到管弦樂作品中,構成了一個抒情的篇章。低音弦的撥奏伴奏則是始終溫情配合,如吳越王錢?寄語“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其實,我只是愛你,就會縱容你。G弦音色豐滿、渾厚,它的堅硬厚實和粗紗的觸感,像在既定的命運中又保持一份不甘的倔強,經過無情歲月的磨礪豁然把酒話桑麻。

美妙的音樂就會有美麗的傳說,在宮廷舞會上,巴赫的大提琴被做了手腳,除了G弦之外,所有的弦都斷裂了。東方“斷弦”一般被借寓為預感發生傷感之事或孤獨無助之時,正所謂“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岳飛在《小重山》一詞中何等孤絕!當大家準備看好戲的時候,巴赫不慌不忙,僅用了一根G弦,就即興演奏了一曲“詠嘆調”,利用僅有的資源不可思議地完成動人的樂章。

1830年,當著名的忘年交,21歲的門德爾松在鋼琴上把《G弦之歌》演奏給81歲的歌德聽時,歌德不愧是與魔鬼交換了靈魂的人,他說:“G弦上的詠嘆調就如永琲漫M諧自身的對話,就如同上帝創造世界之前,思想在心中的流動。就好像沒有了耳、更沒有了眼、沒有了其他感官,而且我不需要用它們,因為我的內心只有一股律動,源源而出。”

電影中的古典音樂經常出現,在美國驚悚電影《七宗罪》里,冷靜機智的老偵探在圖書館查找中世紀喬叟《坎特伯雷故事集》,背景音樂就是巴洛克時期有教堂背景的《G弦上的詠嘆調》,用純凈的音樂來表達基督教深刻的內涵,同時沾染幾許人文主義思想;此曲也經常在紀念性的音樂會上演出,2008年柏林愛樂樂團在維也納金色大廳舉行“紀念赫伯·馮·卡拉揚100周年誕辰”紀念音樂會,德國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便以一首《G弦上的詠嘆調》作為加演,表達自己對于伯樂和恩師卡拉揚的無限哀思。另外穆特在2008年中國的巡演中,在得知四川大地震的消息后臨時決定加演此曲,詩意的旋律詠嘆著心靈的憂傷,同時又傾訴了蘊積于內心的美好希望。

琴聲悠揚,飄來最純凈的音符。人生如寄,多憂何為?今我不樂,歲月如馳。G弦見證歲月的滄桑,詠嘆調抒發著巴洛克音樂的歷史情懷。圣潔的光透過圓頂教堂的玫瑰花窗,斑斕地折射在圣多瑪斯教堂堅如磐石的身影上,虔誠的新教徒巴赫謙卑謄抄著音符,提琴如線,以環繞的方式有序地縱橫交錯著,促成了一幅巴赫的音樂密碼,明亮而醇厚,巴洛克的奇異珍珠一次又一次得到詳述與證明。也許《G弦上的詠嘆調》不會像大海般讓你慨然有矯世變俗之志,然而情愫暗涌,如晨光匍匐在色彩斑斕的花卉與葉子上,它總能觸動你內心最柔軟之處,溫情、鮮活、滋潤。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VIVO X9提交
發表于2018.01.30 23:47:32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22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