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諾夫:打開內心感覺的通道
維揚 于 2018.04.26 15:23:36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75/39

謝爾蓋·拉赫瑪尼諾夫的音樂作品總是吸引著廣大的古典音樂愛好者,原因何在?今天,為紀念這位偉大作曲家去世75周年,我們不妨從他憂郁而高貴的樂曲中去探視他生命歷程的點滴。

在大衛·里恩1945年執導的浪漫劇情片《相見恨晚》中,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中的旋律被用來渲染折磨著片中男女主人公特雷弗·霍華德和西莉亞·詹森之間的禁忌情感。在某種程度上,是音樂使得被熒幕上的人物如此痛苦壓抑著的絕望激情得以實現。協奏曲在片中成了純粹情感的代言人,表達了熒幕上羞怯的詹森和霍華德之間的無法言說之意。

在拍攝BBC 紀錄片《拉赫瑪尼諾夫的愉悅》過程中,制作團隊發現俄國作家列夫·托爾斯泰,應該為年輕的拉赫瑪尼諾夫生命中的一場災難性事件負責。當拉赫瑪尼諾夫在托爾斯泰位于莫斯科的屋子里,為其彈奏自己的音樂時,這位圣人使人畏縮的反應是:“告訴我,這樣的音樂是任何人都需要的嗎?”

《第二鋼琴協奏曲》是拉赫瑪尼諾夫在1900年和1901年間,回歸健康的音樂創作狀態以后的第一份成果。

當然,問題在于這一音樂從何而來。拉赫瑪尼諾夫是如何創作這部作品的?音樂中那不可磨滅的表現力的根源又在哪里?這樣的根源又是如何在音樂中創造出如此令人難忘的渴望、懷舊以及憂郁的情感世界?

《拉赫瑪尼諾夫的愉悅》一片中,探尋出來的有關這些問題的答案,將我們帶到了俄國。這是拉赫瑪尼諾夫1873年的出生地,也是對他來說最為重要的一個地方。

莫斯科——拉赫瑪尼諾夫獲得早期勝利的場所——正是在那里,他成為俄羅斯音樂界最炙手可熱的人物之一。尚在學生時代的拉赫瑪尼諾夫,就得到了柴可夫斯基的支援;為獨奏鋼琴創作的《升C小調前奏曲》,鞏固了他在全世界的聲譽。

距莫斯科300英里之外坐落著伊萬諾夫卡,這是拉赫瑪尼諾夫繼承的鄉村地產。他耕耘著這塊土地,尋找到了創造性的音樂創作所需要的與大自然間的溝通與交流。

在諾夫哥羅德,圣索菲亞大教堂的鐘聲——拉赫瑪尼諾夫生命中起決定作用的聲音之一——一直在響亮地敲著。“教堂的鐘聲陪伴著每一位俄國人,從童年到墳墓。”拉赫瑪尼諾夫后來曾這樣回憶說。

人們可以在拉赫瑪尼諾夫的很多音樂作品中聽到這些鐘聲:《升C小調前奏曲》、《第二鋼琴協奏曲》;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交響舞曲》(1940);以及受美國作家埃德加·愛倫·坡同名詩作激勵,創作的合唱交響曲《鐘聲》。

1917年底時,拉赫瑪尼諾夫逃離俄國,再也沒有回去。他先后流亡到法國、瑞士和美國,1943年在美國病故。拉赫瑪尼諾夫一生的最后四分之一時間都獻身給了音樂會上作為鋼琴家的事業。

不僅僅是音樂會上的鋼琴家,拉赫瑪尼諾夫至今仍然是錄音史上最令人驚訝的鋼琴演奏家之一。

從1917年開始,拉赫瑪尼諾夫只創作了為數不多的新作品。他意識到自己的音樂語言,在現代主義和新古典主義的最新潮流中已經落伍。他也覺得一直住在原地已經不太合適,因此每年都要縱橫于美國和歐洲之間,進行難以置信的艱苦旅行。但他的音樂依然深刻地反映了所處的時代。

音樂中的鄉愁情結,比如《第三交響曲》或《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這兩部作品描述了他在瑞士愉快的鄉村生活——其意義已不僅僅是對世人的安慰。帶著強烈的刻骨銘心之感,作品表達了根本意義上的失去與渴望,吟唱出流亡和放逐的痛苦。

正如鋼琴家露西·帕爾漢姆所說的那樣:“我們喜歡悲傷。”這是真的,拉赫瑪尼諾夫的音樂亦如此。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強烈情緒宣泄,一種我們都曾體驗過的憂郁感覺以音樂形式的再現。

但歡樂卻在更深的層次上蟄伏。當我們聆聽《第二、三鋼琴協奏曲》《練聲曲》或《第二交響曲》時,拉赫瑪尼諾夫的音樂帶領人們進行了穿越,仿佛音樂已和我們合二為一——在經歷這些音樂之前,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這是打開內心感覺的通道。

柴可夫斯基、里姆斯基-科薩科夫、巴拉基列夫、穆索爾斯基以及其他俄國作曲家的早期影響,讓位給了以如歌的旋律、極強的表現力以及豐富管弦樂色彩著稱的個人風格。鋼琴是其作品中的顯著特征,通過自己作為一個表演者的技能發揮,拉赫瑪尼諾夫探索了鋼琴的各種表現可能性。

1943年2月27日,拉赫瑪尼諾夫在田納西大學校友體育館舉辦了最后一場獨奏音樂會,演出曲目包括《肖邦第二鋼琴奏鳴曲》,里面包含一段葬禮進行曲。1943年3月28日,拉赫瑪尼諾夫因病在美國去世,享年70歲。

筆者有幸觀看了今年香港藝術節上,丹尼斯·馬祖耶夫和克里斯蒂安·約菲指揮的俄羅斯史維特蘭諾夫國家交響樂團傾情合作,一連三天共同演繹的《拉赫瑪尼諾夫第一至第四鋼琴協奏曲》《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以及《交響舞曲》。馬祖耶夫現任拉赫瑪尼諾夫基金會藝術總監,是當今備受贊賞的拉赫瑪尼諾夫專家,僅《第三鋼琴協奏曲》的演出就已經超過300次之多。拉赫瑪尼諾夫的孫子,曾經邀請他用作曲家在瑞士琉森別墅里的斯坦威鋼琴來錄音。

置身演出現場,仿佛看到兩位俄羅斯鋼琴大師穿越時空,坐在一起交流他們對鋼琴的看法,探尋俄羅斯音樂的獨特光芒。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73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