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震琴壇的東洋第一花——鄭京和
夏宏 于 2018.05.08 11:36:05 | 源自:微信公眾號-尚音愛樂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20世紀以來,在小提琴家的行列中出現女性小提琴家甚至是著名演奏家的身影早已不再被視為異端殊俗,她們的出現著實動搖了幾百年來男性所把持與壟斷的這一領地的根基。盡管巾幗紅顏各顯風姿,但其人才涌現和發展的地區也不平衡。自1920年代出生的那一撥英雌如內弗、馬爾奇、亨德爾、維克斯以及波蘭的萬達·維爾科米爾斯卡(Wanda Wilkomirska,1929- )等人之后,女性小提琴家似乎出現了一個明顯的斷層。直至二戰結束后的1960年代,才有了新一代女性小提琴家的崛起。若論最早獲得國際樂壇公認的亞洲演奏家,則非鄭京和莫屬。正是她用自己在弓弦上幾乎無所不能的精湛表現向世界證明了東方的黃種人也照樣能夠駕馭西方的古典藝術傳統,將之發揚光大。她的成功為之后的整整一代亞洲提琴演奏家們打開了到國際音樂舞臺上去展示才華的大門,為他們樹立起了楷模。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威震琴壇的東洋第一花”的雅號對于鄭京和是恰如其分、當之無愧的。

鄭京和1948年3月26日出生于漢城(今首爾)一個律師的家庭,共有兄弟姐妹七人。在家庭觀念重于個體發展的亞洲,家庭的親和力往往來自家庭成員對某一事物的共同愛好。由于父親是古典音樂愛好者,母親也粗通鋼琴和吉他,因而受到他們的影響,這個家庭里日后竟有六個孩子成了職業的音樂家,其中最出名的除了鄭京和外還有她的姐姐鄭明和(大提琴家)和弟弟鄭明勛(指揮家兼鋼琴家)。鄭京和從小就具有鮮明的音樂天賦,2歲時才剛剛牙牙學語的她就喜歡哼哼著唱歌。在母親的指點下她成了一名小歌星,贏得過國內幾次小型的歌唱比賽的優勝,為家庭掙足了面子。后來母親又教她鋼琴,無奈4歲的她偏偏對這個“龐然大物”提不起興趣,往往練著練著就會不由自主地打瞌睡。然而,在她6歲那年當她第一次聽到了小提琴那悅耳的琴聲時卻仿佛全身被電流擊中了一般,頓時被它的音色所感化了。于是,在漢城交響樂團擔任指揮的表哥送給小京和一把兒童小提琴作為她的生日禮物,小京和如獲至寶立刻拿過來咿呀咿呀地拉了起來。“我一聽到小提琴的聲音就本能地覺得這才是我應該學習的樂器,它將成為我的生命。”母親為女兒延聘了國內最優秀的小提琴教師崔賢勝來教她習琴,這使學琴若渴的鄭京和如魚得水。她以令人吃驚的刻苦勁頭不停地練習,又以令人吃驚的速度飛快地提高著自己的技藝。9歲那年,還是在那位表哥指揮的漢城交響樂團的合作下,鄭京和平生第一次登臺演奏了門德爾松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立刻轟動了高麗樂壇。在以后的日子里,整個家庭為她的學琴簡直殫精竭慮,三年里竟為她換了六位老師。而與此同時,鄭京和又陸續將在韓國舉行的幾乎所有小提琴比賽的獎項收入囊中,并與姐姐鄭明和、弟弟鄭明勛組成少年三重奏在國內進行巡演。為了讓子女們有一個更大的發展平臺,1961年,在鄭京和13歲時他們全家決定遷居美國。然而,到了美國后才發現在那里生活并不像他們當初想象的那么容易。由于交不起高昂的學費,鄭京和起先只能在一所職業少年學校里習琴,后來經她另一位在茱莉亞音樂學院學習長笛的姐姐鄭明索的介紹,茱莉亞音樂學院對她進行了一次演奏的考察。考察的結果十分理想,她因而獲得了一份學院的全額獎學金得以進入學校預科,師從著名的小提琴教授伊凡·加拉米安,成為加拉米安門下唯有的女弟子。

孰料進了著名的茱莉亞對于鄭京和而言仍是困難重重,首先要面對的是語言關,亞裔學生在當時的茱莉亞鳳毛麟角,屈指可數。他們往往由于語言和個性的原因無法迅速融入到學習氛圍中去。鄭京和就感覺自己是學生群體的局外人,在韓國她是一位人見人愛的藝術新星,但在這里卻匯聚著全世界最拔尖的青年俊彥,比她技巧好的學生多得是。這令她產生了失落感。然而,面對困境,從小就個性堅忍的她選擇了迎難而上。人們說加拉米安的小提琴班是“一座魔宮”,少年學子們進去時還是默默無聞的丑小鴨,一番修煉后出來已成光彩照人的金鳳凰了。其實,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殊不知有多少學生因為受不了加拉米安嚴苛的訓練方法而不得不自動退學。然而,鄭京和顯然不在此列。她雖說是一位女生,但練起琴來卻令男生也為之咋舌。而加拉米安也同樣喜歡上了這個東方少女。他恩威并施,嚴格地要求鄭京和,千方百計使她的音色達到他所期待的那樣,“當你一旦獲得了這種聲音,你就會知道那才是最適合你的聲音,”鄭京和說。為了達到老師的要求,她以東方人特有的堅毅不拔的意志埋頭苦練,每天達八九個小時,甚至連她的家人都擔心她的身體是否吃得消。就在這種施與受的過程中她的演技日漸成熟。寒窗六年的鄭京和的演奏水準較之在國內時有了一個質的飛躍。她渴望著能有一個充分證實自己實力的機會。1967年在美國舉行的列文垂特國際音樂比賽給鄭京和創造了這樣一個脫穎而出的天賜良機。這個僅設鋼琴和小提琴兩個獎項的比賽是美國音樂界最受關注的比賽,三年前正是鄭京和的同門師兄帕爾曼在小提琴比賽上力拔頭籌,從而成為小提琴界的新寵。同樣,時年19歲的鄭京和也想延續他的奇跡,為女性藝術家爭得榮譽。為備戰比賽她更加刻苦地練琴,而鄭的母親甚至把在韓國的家產全部變賣后特意為她買了一把供比賽使用的斯特拉迪瓦里名琴。她在比賽期間一路過關斬將,以出色的琴技征服了評委。最后的結果是鄭京和與小她4個月的師弟祖克曼難分伯仲。于是,在這項因寧缺毋濫的高標準而經常出現大獎空缺的比賽上破天荒地出現了由兩位小提琴家并列榮獲比賽桂冠的勝景,令國際樂壇為之震驚。一時間,“加拉米安三大弟子”的美譽不脛而走,而鄭京和的奪冠更使不少事先瞧不起東方人的評論家大跌眼鏡。不過,更令人意外的是,這位新科狀元卻并不急于就此出山,相反她又回到恩師身邊繼續深造;與此同時她又赴瑞士向老一輩的琴壇名宿西蓋蒂求教。西蓋蒂的演奏藝術不以技巧取勝,卻有著深厚的音樂修養,在業界以其獨樹一幟的音樂演釋以及琴聲中所透出的雋永況味而備受推崇。鄭京和在他的建議下經常去看畫展,以此使自己在演奏時能感知視覺中的色彩效果,從而再用音樂的語言將它們表現出來。

鄭京和的職業首演幾乎可以用“意外”來形容!1970年5月,小提琴家帕爾曼原本在英國倫敦的阿爾伯特大廳要與倫敦交響樂團合作演奏柴科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但演出前夕帕爾曼卻因妻子臨產而無法履約。音樂會主辦方于是緊急啟動備案,讓當時尚無正式演出經驗的鄭京和充當“救火隊員”。機會總是留給做好準備的人的。鄭京和二話不說,臨危受命。在排演過程中她還遭受了樂團的不信任和輕慢,但這位韓國姑娘對此不卑不亢,首先以自己的實力征服了樂團,進而又在音樂會現場征服了聽眾,成功地“拿下了”老柴的這首協奏曲。第二天,贊譽溢美的評論占據了各大報刊的主要版面,其中《經濟時報》的評論模仿當年克萊斯勒夸贊海菲茲的口吻調侃道:“我從來沒有聽過還有誰把這首協奏曲演奏得比這位 22 歲的姑娘更好……我甚至懷疑海菲茲是否比她拉得更為精確……”作為鄭京和處女秀的合作者,身為倫敦交響樂團首席指揮的普列文更是捷足先登,不僅力邀她參加樂團赴遠東的巡回演出,更在當年就與她將這首柴科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錄制成唱片(DECCA 837 402),為這位崛起的新秀帶來了更大的國際聲譽。

1967年的獲獎和1970年的首演就這樣奠定了鄭京和藝術人生的走向,這種看似偶然的機遇中卻蘊藏著成功的必然。作為加拉米安的女弟子,她在技藝上自然是嫻熟精湛的,左右手的基本功底都極好;相對而言她右手的弓法更具神韻,尤其是她的短弓技巧在演奏那些高難度段落和快速迅疾的樂句時,或如疾風暴雨般的干凈利落,或似蜻蜓點水般的輕盈透徹,讓人體味到一種快感與美感兼而有之的意蘊。她的音色飽滿而富于激情,質如純銀,甚至有評論家聲稱這種音色只有在她的前輩米爾斯坦、蘇克和格呂米歐三人的演奏中才能聽到。作為一位女性演奏家,鄭京和的演奏曲目也足夠寬泛,她既能把那些通常女性演奏家擅長的作品處理得細膩感人,絲絲入扣;又敢于大膽突破所謂“女性的禁區”,掌握那些技巧艱深、結構復雜的樂曲,這突出地表現在她詮釋的巴托克兩首小提琴協奏曲里(DECCA 425 015)。前一首她以女性特有的婉轉嫵媚、細膩傳神手法再現了作曲家筆下當年那位令自己鐘情的、美麗而又有幾分傷感幽怨的少女形象;而后一首則彰顯出作品中粗獷豪放、飽滿濃郁的民族色彩。在這首作品里本身不會演奏小提琴的巴托克卻用上了小提琴演奏技巧的十八般武藝,而鄭京和照樣從容應對,駕馭自如,她的演奏可謂是奪魄驚魂,光芒四射。《第二小提琴協奏曲》在DECCA和EMI各錄了一版(時間間隔近20年),它們分別被授予美國史蒂文森唱片獎和英國《留聲機》唱片大獎。即便是面對那些已存在多個標志性詮釋版本的經典之作,鄭京和也依然不畏挑戰,并且還在演奏中凸顯出自己的個人氣質與鮮明個性,這在她演奏的門德爾松、圣—桑、拉羅、西貝柳斯等著名的小提琴協奏曲里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布魯赫的《蘇格蘭幻想曲》在不少演奏家的眼中似乎是海菲茲的“私有品”,人們輕易不敢動它,就連鄭京和的恩師加拉米安也曾勸她別碰,不曾想這位外貌溫順沉靜的姑娘卻偏偏不信“這個邪”,她偷偷地發憤自學,終于水到渠成,成為該曲不多的幾個令人賞心悅耳的版本之一(DECCA 460 976)。

見過鄭京和演奏的人一定會被她在舞臺上所表現出的良好的精神狀態所感染和折服。她非常善于調動自己的情緒。每每當一個作品的前奏響起,持琴待命的她就會立刻興奮起來,她的頭和身姿會伴隨著音樂的律動而輕輕搖曳。她是屬于那種熱情洋溢類型的演奏家,甚至連亨利·羅思也對她“拉琴有股子兇狠的氣質”而印象深刻。其實,身為東方人的鄭京和的天性是非常內斂含蓄的,“童年時代的我非常害羞;可當我演出的時候又會極度地興奮。是小提琴讓我毫無障礙地表達自我,這也就是我為 什么終身選擇小提琴的原因。”

在自1970年代開始的全盛時期,鄭京和頻繁地在世界各地的舞臺上亮相獻藝,她與包括柏林愛樂樂團、維也納愛樂樂團和倫敦交響樂團等一流頂尖交響樂團以及指揮名宿索爾蒂、阿巴多、普列文、迪圖瓦和穆蒂等都進行過合作和錄音。她簽約的DECCA唱片公司從此也具有了與擁有EMI的帕爾曼、擁有祖克曼的RCA分庭抗禮 的資本,她成了DECCA的“當紅一姐”,一時風光無限。然而,褪去舞臺斑斕光彩的鄭京和在日常生活中其實是一位很隨和恬淡的女性。她從不擺大明星的架式,待人真誠和藹。在她身上體現著東方女性謙恭善良的美德。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EOS-1DS MARK III;焦距=70毫米;光圈=F10.0;測光模式=單點;感光度=ISO100;白平衡=自動;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100秒;曝光程式=手動模式;日期=2014.04.30 20:27:57

1997年,在英國的巴比肯藝術中心和自己的家鄉首爾,她分別舉行了兩場音樂會以紀念從藝30周年。在她的心目中自己的成功永遠是與家庭的支援密不可分的。她經常與她的姐姐和弟弟組成樂壇上甚為知名的“鄭氏三重奏”,而她的母親則充當了這 姐弟仨的經紀人。2005年,鄭京和因手指受傷以及喪母之痛進行了長達五年之久的康復休整,她漸漸淡出公眾的視線。2007年她被母校茱莉亞音樂學院任命為小提琴教授。然而,出人意料的是2010年她又再次回到了舞臺上,并且一復出就用在現場演奏巴赫的六首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與組曲震驚了樂壇。在2014年中國國際藝術節期間,年已66歲的鄭京和再次在上海的舞臺上奏響了巴赫的《恰空》以及在她心目中享有特殊地位的弗朗克小提琴奏鳴曲。正如她所說的那樣:“作為演奏家是沒有退休的。”經歷滄桑、洗盡鉛華的鄭京和如今的琴聲愈益返璞歸真,爐火純青。

以上圖文摘自上海音樂學院出版社《國際樂壇上的巾幗風采 100位享譽世界的女性表演藝術家》 夏 宏│著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99.241.245.***
199.241.245.***
發表于2018.05.18 04:43:52
7
很喜歡Decca為她出的門德爾松小提琴協奏曲 布魯赫第一小提琴協奏曲和蘇格蘭幻想曲那張專輯
此帖使用MAC提交
發表于2018.05.18 04:43:20
6
10

此帖使用MAC提交
發表于2018.05.16 22:02:18
5
東太平洋!嘿嘿!
發表于2018.05.14 14:26:04
4
113.071.013.***
113.071.013.***
發表于2018.05.09 18:55:00
3
119.085.025.***
119.085.025.***
發表于2018.05.08 17:53:14
2
03
還以為鄭京和啥時候入了日本籍...
發表于2018.05.08 17:34:29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00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