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周杰倫這首歌,還真不能“拉倒”
高建 于 2018.05.28 19:28:16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00/9

不管進入21世紀的華語歌壇以怎樣的速度更新迭代、拉高走低,有一件事似乎從未改變——站在這個“圈子”最中心的人,叫周杰倫。

繼年初的《等你下課》掀起又一股校園懷舊風潮后,周杰倫于5月15日推出了本年度的第二首單曲《不愛我就拉倒》。與前者的一片好評形成鮮明反差,后者略帶“傲嬌”的歌名中好像已然提前預感到了受眾并不積極的反饋,新歌上線后幾個小時,圍繞歌詞中“哥練的胸肌,如果你還想靠”一句的相關話題便登上了社交網路的頭條與熱搜,諸如“歌詞太土啦”“跪求方文山回來寫詞”的刷屏評論顯然也代表了一部分包括周杰倫歌迷在內聽眾的心聲。

對于成名近20載的周杰倫而言,被人們議論或許早已成為了生活的常態,這一次的些許負面意見也絕對算不上是他面對過的最大危機(如果這也算是危機的話),但拋開作品本身不論,在筆者看來這一次圍繞藝術作品的爭論中仍然有許多值得創作者、藝術評論者與受眾共同思考的地方。

正如知名編劇汪海林在一檔文化類節目中所說,圍繞藝術作品的評價,“喜歡與不喜歡,是每個人都有權利表達的;但好與不好,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判定”。換言之,藝術創作與評判是需要專業視角的,是存在所謂門檻的。作為受眾的我們有時候往往忽略了個人審美取向與作品價值層級的邊界,不乏傲慢地將個人好惡凌駕于創作者之上,隨著互聯網賦予每個個體更大的言論傳播空間,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傳統意義上“精英”言論的權威性,這樣的情況變得更加明顯。以作家王蒙為代表的文化學者不止一次對存在于年輕網民中的“《紅樓夢》難懂且無聊”等類似觀點表示不解與擔憂,也是這一問題的直觀反映。

但另一方面,流行音樂作為工業革命后興起勃發的大眾文化代表,與電影、綜藝、動漫一樣,其存在的主要模式就是力爭為更大范圍的人群提供娛樂消遣并以較為豐厚的商業回報維持工業體系的運轉,因此雖不能將大眾反饋完全等同于作品的“判決書”,卻也極少出現接受度與作品價值上的嚴重偏差。同樣以周杰倫的音樂為例,2016年6月新專輯《周杰倫的床邊故事》發行,筆者在數字音樂平臺聽完整張專輯后,分別與幾位專業背景、就職行業、年齡層次都不同的朋友交流感受,發現大家似乎都直覺地對《告白氣球》這首歌表示贊許,而其后的平臺播放下載數量、社交網路翻唱版本以及包括央視春晚在內的曝光頻率都證明了這首歌曲在整張專輯中脫穎而出。也就是說,大眾文化的接受程度中也許真的存在一種“最大公約數”,能否與這種模糊的標準合拍共振,往往是決定其商業收益與留存時長的關鍵所在,如果說前者可以被鄙夷銅臭的人們無視,那么后者幾乎等同于作品的藝術價值了。這恐怕也在向創作者與專業評論者們傳遞一種資訊,即坦然面對公眾真實的聲音,既是無法回避的選擇,也是雄辯合理的道路,不是簡單一句“不愛我就拉倒”就足以回應的。

  • 固然,就像周杰倫在談及新歌時反問的:“有教育意義的、教科書的我都寫過了,為何不能來首輕松的歌呢?”對于一位創作者在不同維度、不同道路上的探索與嘗試,作為個體的受眾可以抱有更寬容的心態,面對一位已然堪稱全面、且已經無懸念鎖定自己在大眾文化的歷程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杰出音樂人不必求全責備。不過正是出于對創作者才華的高度肯定,才使得公眾投入格外的期許。不必諱言,相比于兩天后李宗盛以一首《新寫的舊歌》再一次收獲聽友的感動與慨嘆,周杰倫的《不愛我就拉倒》遠沒有做到突破自己。

    如果我們不怕將話題越拉越遠的話,也許可以繼續追問——當下的華語樂壇最應該反思的難道不是文章開頭陳述的那個事實嗎?不過那恐怕是一個更嚴肅而復雜的話題了。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推薦小河的回響,今年十分優秀的一張。
    此帖使用MZ-M3X提交
    發表于2018.05.29 16:25:18
    2
    119.086.102.***
    119.086.102.***
    發表于2018.05.28 23:44:14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11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