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巴托克
阿果 于 2018.06.12 15:26:18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初聽匈牙利作曲家貝拉·巴托克的《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弦音凌亂盤結,一不小心該連通的地方會出現小小阻隔,但巴托克總能找到氣口,令樂句血脈暢通。在“巴托克撥弦”里騰跳,小提琴一掃月下南山花間纏綿,自由、張揚、恣肆,似在沖破靈魂禁錮的囹圄。織體如此復雜的音樂,絕非給業余愛好者把玩的,應該是運弓健將們的“練武場”吧?果然。1940年,在匈牙利受納粹逼迫無法安身的巴托克流亡到了紐約,經濟和身體狀況都非常糟糕。朋友們知道巴托克生性高傲,只好用委托他創作的方法給予資助。小提琴演奏家梅紐因是其中一位。為減輕巴托克的壓力,梅紐因特意聲明不需要寫龐大的協奏曲,只要一首為獨奏小提琴創作的作品即可。這首《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1944年由梅紐因首演后,就被認為是“自巴赫以來最偉大的同類作品”。

從照片上看,巴托克有張硬瘦的臉,五官立體有棱角,眼光炯炯,桀驁不群。他勇于從古典主流里分叉,探索音樂的另一種可能,建立自己嶄新的小宇宙。

1906年起,巴托克皓首窮經地收集匈牙利民歌。用一臺愛迪生留聲機作為錄音裝置,不僅在匈牙利境內,還在羅馬尼亞、斯洛伐克和特蘭西瓦尼亞收集民間素材。巴托克立論著書,收集民歌達30000多首。粗服亂頭的民間曲調,織以復雜的和聲,在巴托克的作品里俯拾即是。他的《44首雙小提琴重奏》,不論是聲音和概念,完全摒棄了小提琴浪漫的抒情色彩。開首的“特蘭西瓦尼亞之歌”,小提琴輕盈跳動,帶著獨特的節奏感,像穿著民族裙衫的小姑娘,偷了魔法師的魔法棒,輕輕一點,墜入青翠山林,躺在荷葉上,漂在小溪里。小品曲的鮮靈之氣動人心魄。

繼李斯特后,與巴托克同時代的匈牙利作曲家還有多納尼和柯達伊。多納尼的作品過分強調國際化,缺少民族特色;而柯達伊固守民族性,藝術技巧不及巴托克。“成功聯合兩個分裂的半球”(柯達伊語),并產生世界性深遠影響的,惟有巴托克。

巴托克的追求決定了作品的“異相”,也失去了進主流曲庫的可能。但就算顛沛流離在異國,窘迫到電梯小哥的小費都付不起,巴托克也沒有改變過自己的追求。

《第二小提琴奏鳴曲》是巴托克離開祖國的告白之作,第二樂章是他的珍品之一。巴托克是在懷戀自己的祖國,是對祖國山山水水一次深情的回眸。春日里,音響放著此曲,我在院子里將薰衣草的種子撒下,又將河塘里挖來的淤泥倒進缸,把絲瓜、冬瓜種子埋了,細細蓋上草木灰。神秘帶感的音樂作用下,覺得種子們都在開始呼吸,在肉眼不見的地方暗暗角力,不日就有繁花滿地。

有人說巴托克的作品,有巴赫卓越的復調能力和德彪西斑斕的和聲。我覺得,還有莫扎特的晶瑩剔透、貝多芬的一瀉千里和李斯特的輝煌,甚至有斯特拉文斯基的不諧和。巴托克運用一切作曲技巧,但作品始終如一涌動著匈牙利的脈息,始終體現一個藝術家的精神追求與個性。雖然有生之年巴托克不曾回去匈牙利,但與祖國須臾未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81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