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一代指揮宗師羅日杰斯特文斯基
甄隆梓 于 2018.07.08 15:50:42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2018年的父親節早上,從莫斯科傳來了一條消息:指揮大師羅日杰斯特文斯基于6月16日以87歲高齡與世長辭!這恐怕令許多樂迷黯然神傷,畢竟,他跟其父親一樣,是集指揮家和音樂教育家于一體的“教父級”人物。

20世紀的俄羅斯同時涌現了好幾位指揮巨星,余生也晚,對于穆拉文斯基、康德拉申和斯韋特拉諾夫,只能靠聽唱片或看影碟領略他們的風采;惟獨羅日杰斯特文斯基,筆者有幸兩度聽賞其現場演出,他分別在2009年10月和2012年3月應邀執棒香港管弦樂團,一次是與小提琴家兒子薩沙攜手,演繹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和肖斯塔科維奇的《第十交響曲》;另一次是與鋼琴家妻子波斯尼科娃聯袂,演繹柴可夫斯基的《第二鋼琴協奏曲》和《曼弗雷德交響曲》,一門三杰獻藝,令人嘆為觀止!

格納迪·羅日杰斯特文斯基出身音樂世家,父親是著名的指揮家N.阿諾索夫,母親是女高音歌唱家N.羅日杰斯特文斯卡婭,他選擇跟隨母姓,也許是不希望大家覺得他是靠父蔭而非憑才華成為指揮家。可是,他的成長歷程和演藝履歷足以掃除一切無聊的揣測。羅氏1931年5月4日生于莫斯科,早慧而勤奮,在莫斯科音樂學院就讀時,師從其父學習指揮,又跟隨名家奧博林修習鋼琴。他二十歲那年,未畢業已經與莫斯科大劇院簽約,首次登臺指揮演出老柴的芭蕾舞劇《睡美人》,自此與“大劇院”結下不解之緣,1965-1970年間升任首席指揮,成為歷來最年輕的掌舵人。在1961-1974年羅氏又擔任全蘇廣播電視交響樂團的藝術總監。1986年,他負責組建蘇聯文化部交響樂團,以高規格、高起點吸引了不少一流樂師加盟,隨后率團在國內外舉行了數百場音樂會,錄制了眾多唱片精品。羅氏的指揮技藝與成就也備受國際同行和樂迷的肯定,他是首位蘇聯大師獲外國主要樂團聘任為首席指揮,先后執掌瑞典斯德哥爾摩皇家愛樂管弦樂團、英國廣播公司交響樂團和維也納交響樂團。

羅氏多年來出版了400多張唱片,涵蓋樂史不同時期的作品,涉及了芭蕾舞劇、歌劇和交響樂,而且堪稱“例不虛發,必屬佳品”,譬如,1967年他與“大劇院”樂團為蘇聯作曲家謝德林的獨幕舞劇《卡門組曲》舉行首演,所錄制的唱片既有熱力四射的敲擊樂震撼效果,也有凄絕催淚的情感迸發,難怪甫面世頓成“經典發燒名盤”。然而,如果要列舉一套入門之選,筆者極力推介廉價版的《羅日杰斯特文斯基專輯》,共10張CD,內容可分為三大類:前兩張唱片是西方古典的一般曲目,包括了海頓的聲樂作品和德沃夏克的《第二交響曲》等。隨后的6張唱片是“專輯中的專輯”,也是羅氏最拿手之作,包括肖斯塔科維奇的第1、4、7、9和10交響曲,以及芭蕾舞劇《螺絲釘》組曲和新版四幕歌劇《卡捷琳娜·伊茲邁洛娃》樂曲選段等。羅氏與老肖私交甚篤,多次獲作曲家“面授機宜”解說曲中微言大義,權威性無庸置疑。筆者最初接觸老肖的交響曲,羅氏的唱片有引領入門之功,而本專輯所收,均是現場演出實況錄音,彌足珍貴。還有兩張唱片反映了羅氏不遺余力地推廣現代作品,包括舍巴林的《第三交響曲》、沙波林的《跳蚤組曲》、拉科夫的《G小調弦樂小交響曲》等。若非羅氏刻意挖掘,蘇俄作曲家的這些佳作恐怕不易重見天日。

綜合現場觀賞和聆聽唱片所得,筆者認為羅氏的指揮技藝卓爾不群,指揮動作看似漫不經意,有時候大幅度隨手一揚,有時以指揮棒強有力地比劃一下,更多時是以眼神與樂師交流,沒有多余之舉,顯得洗練流暢,實際上是胸有成竹,精心打磨細節,也不乏即興的激情,音樂形象鮮明、生動,樂隊音響富有立體感,沒有深厚的音樂功底和豐富的人生閱歷,很難達到這番境界。有些人稱許他為“俄羅斯的卡拉揚”,恐怕擬于不倫:至少,他沒有卡拉揚式故弄玄虛的世故和造作,卡拉揚也缺少他那種外冷內熱的摰誠和厚重。

關于羅日杰斯特文斯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法國著名導演B. 蒙桑容在2002年為他拍攝了兩部紀錄片:一部是《紅色指揮棒》,由羅氏憶述蘇聯時期音樂界的眾生百態。另一部題為《羅日杰斯特文斯基:是指揮家還是魔術師?》,讓羅氏分享其指揮藝術的奧秘。知人論世,啟迪殊深。影碟還附有45分鐘的珍貴演出視訊,包括羅氏根據施尼特凱的電影音樂改編的管弦樂作品《死魂靈》等。

阿諾索夫和羅日杰斯特文斯基父子倆先后獲聘為莫斯科音樂學院教授,對中國很友好,也喜歡通過譯文閱讀魯迅作品,更培育了中國老中青三代音樂家,包括中央歌劇院終身榮譽指揮鄭小瑛、上海歌劇院藝術總監張國勇和北京交響樂團駐團指揮焦飛虎等。

如今,伴隨著羅日杰斯特文斯基遠去的身影,象征一個指揮巨匠輩出的黃金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令人倍感悵惘!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05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