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的柏林音樂之聲
甄隆梓 于 2018.11.13 15:11:33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正所謂“無巧不成話”,筆者上回在《逆勢而動,無礙攀登藝術巔峰——切利比達克完美的凱旋 》[作者:甄隆梓 ] 一文中談到指揮巨匠切利比達克與柏林愛樂樂團橫跨三分之一世紀的恩怨糾葛,未幾傳來消息,這個名團將由“80后”指揮家杜達梅爾領軍,在2018年11月中、下旬將分別到深圳和北京演出。筆者近日也剛買到切利比達克執棒的12CD加1張贈碟套裝,是見證他早年與柏林三大樂團合作的罕有錄音文獻。

這位指揮怪杰對于錄制唱片深惡痛絕,古典樂迷人盡皆知。他一貫的信念是:“音樂有如生命,每次的音樂經驗因時空不同而獲得不同記憶。” 卓越的指揮應根據現場演出的特定時空因素,包括音樂廳的材質構造、指揮與樂師和聽眾的互動等,調節呼吸、韻律與速度,這些精微差別難免會被錄音扭曲,因此,唱片的價值不可能跟現場演出相比,就像把音樂做成罐頭青豆一樣,特殊的色香味盡失。現代錄音技術允許藝術家將樂曲分段灌錄并剪輯出“理想的演繹”,最極端的例子是,小提琴大師海菲茨1946年錄制巴赫的《雙小提琴協奏曲》,干脆“一人分飾兩角”,先跟樂團錄制一個獨奏部,再按該錄音“協奏”另一獨奏部!難怪切氏對現代錄音玩意及其過分商業化很不以為然。

但饒有意味的是,物以稀為貴,全球樂迷如饑似渴地搜尋任何流出市面的切氏唱片。德國Audite公司以出版歷史錄音見稱,本專輯的制作嚴謹精美,全部據“驗明正身”的原始母帶進行“數字重新混音”, 音響效果令人滿意。

  • 柏林是現代德國音樂名城,至今仍有五隊職業交響樂團。本專輯留下了1945-1957年間切氏與柏林三個樂團的合作成果。當中分量最重的,自然非柏林愛樂莫屬。從1945年起,切氏僅33歲就成為首席指揮,幾乎指揮了樂團的所有演出。切氏也許出于年少輕狂,或者希望盡快闖出名堂,極速擴充了柏林愛樂的表演曲目,涵蓋十八世紀至二十世紀的作品。切氏的指揮感情充沛,又不乏對細節精雕細琢,但后來獲其導師H·蒂森及時指點,應尋求以簡約形式再現樂曲的內在聯系,盡可能做到“方其始已得其終,至其終亦得其始”。樂迷若細心比較切氏年少與晚年的錄音,應可體會個中三昧。

    本專輯有不少錄音首次以唱片發行,珍品不少,例如在1946年錄制的格利埃爾的《為花腔女高音和管弦樂隊而作的協奏曲》和沃爾夫的《5首藝術歌曲》,分別由德國知名女高音E·貝格爾與女中音M·克洛澤演繹。

    切氏1945年剛畢業就在柏林電臺指揮比賽中奪冠,一躍成為柏林廣播交響樂團(前東德)的首席指揮,該樂團簡稱RSB,于1923年成立,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電臺樂團。盡管切氏與樂團只合作了一個樂季,本專輯仍保留少量錄音,最值得一提的,是1948年9月錄制的肖邦《第二鋼琴協奏曲》,由波蘭鋼琴家R·科扎爾斯基擔任獨奏,后者被認為深得肖邦真傳,卻在完成此錄音兩個月后辭世。

    切氏也曾與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合作。該樂團成立于1946年,1956年改稱柏林廣播交響樂團,1993年改為現名。據悉切氏與樂團只舉行過三場音樂會,包括為了慶賀導師H·蒂森70歲壽辰而演奏他的三首作品。本專輯以贈碟名義收錄的,是1957年10月7日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音樂會實況錄音,只是殘篇,第三樂章僅得5分鐘,切氏在指揮期間的吟唱、跺腳以至咆哮聲卻隱約可聞,樂曲余下部分的錄音母帶在1960年代遭到刪除,不無原因。

    總之,這套專輯的歷史意義和藝術價值無論怎樣強調都不算過分:那是劫后余生的柏林音樂之聲,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戰后德國決心要從廢墟中重新站起來的艱辛努力;也是一位未來的指揮大師初試啼聲,向當時以至后世的古典樂迷呈獻一份厚禮。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magnet:?xt=urn:btih:61DE3D79B18E35C34E08DA30D43D11CA53133D00

    24-48格式
    發表于2018.11.13 23:40:27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84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