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誕生記
任海杰 于 2018.11.29 07:25:11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40

2017年夏天,當我來到帕瓦羅蒂晚年在意大利莫德納的故居時,觸景生情。故居中有大量帕瓦羅蒂的生平介紹,其中有不少他與多明戈、卡雷拉斯組合的三大男高音音樂會的圖片和CD、DVD。如果你既是樂迷又是球迷,一定會記得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它不僅是球迷們的節日,也是樂迷們的節日——這屆世界杯的決賽前夜,帕瓦羅蒂、多明戈、卡雷拉斯組成的世界三大男高音演唱會,首次在古羅馬建于212至216年的卡拉卡拉浴場舊址舉行,由此揭開古典樂壇的新篇章。

  三大男高音的組合是如何誕生的,多年來一直是樂迷們津津樂道的話題,帕瓦羅蒂和多明戈平時互不買賬,長年不和,要將這兩位撮合在一起開演唱會,幾乎是天方夜譚,指揮這場演唱會的祖賓·梅塔當初也認為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當時,梅塔正帶領紐約愛樂樂團在香港巡演,他從報上看到了這則演出消息,將報紙丟在了一旁,以為是狗仔隊在湊熱鬧。

然而,夢想居然成真了,這張影碟《美夢成真》,披露了27年前這件盛事的幕后趣聞。

撮成這件事的兩位關鍵人物,一位是卡雷拉斯,一位是意大利的考古學家兼音樂會策劃主辦人馬里奧·德拉第。1987年6月,卡雷拉斯突發白血病,一年后死里逃生,重登舞臺,堪稱樂壇奇跡。1989年的6月,卡雷拉斯在一場音樂會后的晚宴上,見到了德拉第,對他說出了自己的愿望,并請德拉第負責操辦此事。兩人認為這是一個挑戰,因為以前也有人嘗試過,但都沒有成功。

就如同戀愛一樣,時機非常重要。經過這么多年的對峙,帕瓦羅蒂和多明戈終于都明白了,彼此是不可替代的,在歌壇上沒有霸主,只有共存;也許卡雷拉斯九死一生的遭遇,讓他們幡然醒悟生命的脆弱和無常,唯有藝術才能永琚C總之,當德拉第與帕瓦羅蒂、多明戈分別聯系后,事情竟然出乎預料地順利。

于是,在卡雷拉斯生日的那一天:1989年12月5日,三大男高音與指揮家梅塔第一次相聚,彼此談笑風生,氣氛融洽,當天就定下了演唱會的曲目,并進行了排練。據卡雷拉斯回憶,三個人就像孩子一樣的快樂,認為這是生命中的盛事。他們放下了自我,很高興地融合到“三高”的組合中。

因為是在露天舞臺演出,場面龐大,樂隊由佛羅倫薩五月音樂節樂團和羅馬歌劇院管弦樂團聯合組成,共有200多人。梅塔的排練精益求精,要求兩個樂團發出一個樂團的聲音。三位男高音每人都有各自拿手的詠嘆調和歌曲獨唱,梅塔認為還要加上三人的重唱,以顯示“三高”組合的意義,因為歌劇中從未有為三位男高音寫的重唱,就特請美國一位電影作曲家將一些歌曲進行改編“串燒”,這后來就成了“三高”的招牌特色。曾有人認為這20分鐘的“串燒”演唱太“流行音樂味”了,對此,帕瓦羅蒂是這樣說的:音樂就像運動一樣,應該是給所有人的,希望它們能流行起來。

有趣的是,就在演唱會舉行的同一天,意大利和英國進行季軍比賽,作為頂級球迷的“三高”,都為自己的國家隊沒有進入冠軍決賽而遺憾,帕瓦羅蒂為此不無調侃地說:既然如此,我們在音樂會上就是決賽的選手。

演唱會空前成功,全球共有15億觀眾收看收聽。這是一個歷史時刻,梅塔當時曾說:這樣的音樂會以后不可能再發生了。然而,因為首演的巨大轟動效應,后來在1994年的美國世界杯和1998年的法國世界杯上,三大男高音又再度合作,并在別的場合也多有亮相,但是,最具意義的當屬1990年,因為這是他們劃時代的“初戀”,以后幾次更多的是商業味了。

而今,帕瓦羅蒂已經離世,卡雷拉斯基本退出舞臺,唯有多明戈依然老當益壯,以歌唱家與指揮家的身份活躍在世界樂壇。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19.006.028.***
119.006.028.***
發表于2018.12.06 00:02:32
6
確實是經典中的經典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8.12.04 11:31:22
5
124.226.157.***
124.226.157.***
發表于2018.12.02 22:28:50
4
金典特價,深飛版,中圖進口版,當年的聲音狀態也是很好的,是難得的不錯的驚喜制作!
此帖使用OS105提交
發表于2018.12.01 07:44:45
3
113.016.061.***
113.016.061.***
發表于2018.11.29 23:32:21
2
113.104.242.***
113.104.242.***
發表于2018.11.29 09:17:16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32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