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克萊伯“了無痕跡”的一生
音樂之友 于 2019.01.09 12:54:17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卡洛斯·克萊伯的一生,頗得莊子神韻。

莊子處世怡然自得,有著自由不羈的平民味。卡洛斯·克萊伯從不與任何樂團簽約,做事風格隨心所欲,不受約束,只要覺得不在狀態就會取消演出。

莊子很超脫,生活痕跡不甚了了,幾乎沒有人對莊子的行蹤作過細致地考證。而卡洛斯·克萊伯從不接受任何采訪,不喜歡拋頭露面,在媒體發達的年代,亦不容易被人捕捉到生活蹤跡。

從未聽說莊子是怎么死的,死的過程已是了無痕跡。可以想象一個落拓的人,對于死一定是平靜且微笑的,與生無異。

卡洛斯·克萊伯在妻子去世后,生命的最后幾年,離群索居在妻子的故鄉斯洛文尼亞的村莊,我想他離開人世時內心也一定是安詳而平靜的。

1. 卡洛斯·克萊伯,1930 年出生于德國柏林,是奧地利著名指揮家埃里希·克萊伯的兒子。1935年,克萊伯家族移居布宜諾斯艾利斯,卡爾更名為卡洛斯。童年時期開始接受音樂教育。

2. 18歲的卡洛斯對父親說,他想當指揮,當時的老克萊伯回答:“有一個克萊伯就夠了”。雖然老克萊伯注意到了小克萊伯的音樂天賦,但他還是勸阻卡洛斯不要追求音樂生涯,不過這并沒有阻止卡洛斯成為一名真正的指揮家。

3. 卡洛斯的性格敏感又脆弱,時常處在自我矛盾中,極度自信卻又自負。內心始終活在老克萊伯的影子下,經常在鏡子面前模仿父親的指揮風格,獨自練習指揮動作。

4. 卡洛斯剛開始指揮時,只要是他父親指揮過的作品,就總覺得自己比不過父親,甚至自卑到因此放棄已經準備好的演出。其實,在他模仿和練習的過程中早已形成了自己的指揮風格,他嚴于律己、追求完美的同時已經遠超越他父親,可他仍就不信。

5. 莊子逍遙人生的哲學思想對他產生了深淵的影響,他對于指揮的態度,無關名利,只在乎開心與否。他的情緒變化無常,像個小孩子一樣,開心的時候會和大家分享好多好玩的事情。不開心就會以一句“我正在郁悶中”而取消演出。

6. 卡洛斯·克萊伯所追求的個人藝術風格相當與眾不同。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完美主義者,每場演出都要做到盡善盡美,寧可取消演出也決不將就。他還是一個極其認真和精力高度集中的人,有一次在斯卡拉歌劇院指揮歌劇《玫瑰騎士》時,由于精神高度集中完全投入,當時發生了地震都沒有察覺到。

7. 比起老克萊伯的指揮風格動作干凈,小克萊伯的指揮風格更加瀟灑自如, 動作與音樂融為一體,而且還帶有輕松幽默的氣質。在他的音樂中,你能夠感覺到大海的氣勢磅?。他特別注意音樂的線條的進行和色彩變化。對于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作品,處理細節精確到位。在他指揮的音樂中,每一個音符都充滿著活力,在音樂中感到堅強的力量。

8. 卡洛斯·克萊伯在指揮界長相清秀,身材高挑,再加上指揮動作優美,深得女性的喜愛,風流韻事層出不窮。但最終與一位斯洛文尼亞女舞蹈演員結婚,他的妻子也成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9. 對于中國樂迷來說,最期待的就是坐在電視機前觀看一年一度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了。卡拉揚指揮的1987年的新年音樂會堪稱經典。可令我無法忘卻的是了卡洛斯·克萊伯指揮的1989和1992兩屆新年音樂會。 比起卡拉揚大氣的演繹方式,小克萊伯更像是一個叢林中的小精靈,輕盈的在空中起舞。

89年的音樂上我最喜歡的就是《藝術家的生涯》圓舞曲,樂曲的最后,指揮將樂隊的聲音色彩調配的極為濃郁寬廣,使用延長齊奏和弦的時間,來表現結尾的深情,刻畫出藝術家對生活的深深眷戀,真是聽者上癮啊!

10. 2010年11月,BBC音樂雜志邀請了100位首席指揮為他們所崇拜的大師投票,結果卡洛斯·克萊伯名列第一。這位在有限的生命中,僅僅只指揮了為數不多的音樂作品與歌劇的奧地利指揮家,超越了當年有著眾多公認樂壇巨匠的指揮家榮登榜首。

他的個人傳記片《了無痕跡》片名取自他在某書上勾劃出的重點,是講:“人的一生,不應該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什么痕跡。”這讓我想起了葬在鐮倉的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他的墓碑上只有一個“無”字。我相信杰出的藝術家,一定也是優秀的思想家。技藝是展現本身思想的最好方式,是一個“匠人”成為“大師”的必經之路。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60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