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0年前并沒有錄音,怎么來正確演奏那個時代的音樂?
Tom_Serb 風箏歌謠 于 2019.01.31 12:47:05 | 源自:微信公眾號-樂隊街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回答這個問題我有點不知所措,好比1892年前我們還沒有電影這種東西,我們怎么能知道莎士比亞的戲劇當年是如何演出的一樣,很難說清。

當代戲劇家肯定這樣回答:我們有莎士比亞的劇本啊,照著劇本演啊。

莎翁的戲劇劇本并沒有給我們一個確切的表演細節展示,他甚至沒有畫些圖給我們,我們就不知道當時的演員在特定的場景中用了怎樣一個具體的道具(除非情節有嚴格規定),我們當然也不知道當時演員們的面部表情是怎么做的,甚至我們也不知道莎翁當年指導演出時,是否啟用了一個口齒不清、跛腳并留著紅色山羊胡子的奇怪演員……

這些當年的細節我們全不知道,但我們知道臺詞是什么,我們知道臺詞的順序和各位都說了些什么,因為我們有當年的劇本,劇本給了我們故事。

音樂的事情完全相同。

我們確實不知道巴赫在某部作品的某些段落中為什么使用了小提琴,我們也不知道貝多芬《第四交響曲》首演時的確切節奏,或者說維瓦爾第的協奏曲《四季》當年首演時巴松管是否吹錯了什么音符……但我們確切地知道我們應該演奏什么音符,以及按什么順序去演奏這些音符。因為我們有樂譜,按照樂譜我們可以重新創造出今天的演奏。

樂譜、劇本,它們本身都不是表演,但它們是表演的指令,即使今人沒有看過、聽過當年的表演,但只要指令在,我們就可以重復如初。

但像任何書面說明一樣,它們在當時是能被清楚理解的含義,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其含義可能變得有些模糊。比如我說“我的父親”,你當然知道我在指誰,因為你和我同處一個時代,在同一個語言標準中。但我們以前也會把自己的爸爸說成“家君”、“家嚴”、“家公”……現在的你可能領會,也可能不能完全領會,再過1000年的人,可能根本就不會認為我在談論“我的父親” ,因為是久遠的已不通用的語言。如果這個詞匯是放在較長句子中的,或者有上下文,后人可能會推斷出基本意義,也可能理解得與原始含義略有不同。

音樂也一樣,有些最基本的符號意義沒有改變,但對某些符號的解釋已經改變,有些符號的表意順序也有改變。

有一些復古主義音樂學家努力嘗試重現原始的演奏效果,如今的一些合奏樂器與古代的形式已經有很大不同,要嘗試重現過去的聲音,就需要復古樂器……這樣干的音樂家,其實已經走得很遠,復古的決心和努力越大,就越難達到目標。就像我們現在想弄一件莎士比亞時代的羊皮襖穿上演出一樣,不僅很難找到,就是模仿出來,也是個四不像。但沒有這件莎士比亞的復古羊皮襖,我們就不能享受莎翁戲劇的美妙了嗎?答案是“否”。我們在乎莎翁戲劇的故事和精神,不在乎一件像不像的皮襖。

音樂也是這樣,你聆聽一個現代管弦樂隊演奏巴赫的作品,或者去聆聽像圣馬丁樂隊這樣重視“歷史再現”樂團演奏的巴赫,如果你的耳朵足夠好,會聽出很多不一樣,但巴赫的旋律、和聲、節奏都是歷歷在耳的,內涵是一樣的,精神也是一樣的。

此外,一次次地重新演奏古代作品,和一次次地播放歷史錄音,這根本就是兩碼事。聽錄音就是那年那時的演奏,而新的演奏是跟隨時代精神前行的,會有新的發現,精神同等,但表意各自。古典音樂能流傳至今,重要的不是它們有錄音,而是一再被提起重奏,一直在路上走。

所以,回答這個問題并沒有太大意義,有沒有1860年前的錄音,我們現在都能很完整地去領會和符合時代地重現1860年以前的音樂作品。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61.173.***.***
061.173.***.***
圣馬丁并非仿古樂團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2.17 22:15:44
3
174.078.142.***
174.078.142.***
發表于2019.02.15 02:59:12
2
180.143.012.***
180.143.012.***
發表于2019.02.04 19:38:50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51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