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貝多芬奏鳴曲的時代精神
孔奪 于 2019.03.31 19:56:58 | 源自:微信公眾號-每晚一張音樂CD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被譽為“新約全書”的貝多芬三十二首鋼琴奏鳴曲在貝多芬的器樂作品中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它們不僅有著震撼心魄的情感力量和豐富多樣的音樂形式,而且反映著時代的思想,體現著時代的精神。

18世紀中葉以后,封建社會走向衰亡,而新興的資產階級卻漸漸地成長起來。18世紀80年代,歐洲各國先后爆發了推翻封建政權、廢除封建制度、爭取民族獨立和民主自由的資產階級革命運動。1789年,巴黎人民攻占了巴士底獄,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臺。法國革命的勝利震撼著整個世界,18世紀末的歐洲進入了一個風云激蕩的革命時代。

貝多芬(1770-1827年)在他57年的人生旅途中跨越了兩個世紀。青少年時期的貝多芬在波恩大學旁聽了哲學、倫理學、邏輯學等課程,深受革命的影響和啟蒙思想的教育,貝多芬逐漸形成了崇高的世界觀。1798年奧法建交,已在維也納定居的貝多芬,有機會直接了解法國人民的英勇斗爭,這使他更進一步地感受到了革命的力量,也更明確了啟蒙主義思想和人道主義精神。他用激動人心的音調表現著革命,表現著自由與進步,表達著民主與共和的理想。

用音樂作品表現重大的社會問題,表現人類的命運及革命,這類題材出現在貝多芬的許多重要的創作中。貝多芬的創作思想和創作原則在其鋼琴奏鳴曲里有著顯著的體現。1799年貝多芬完成的c小調第八鋼琴奏鳴曲《悲愴》,就表現出年輕的貝多芬對不公正人生的憤怒與抗爭,對不平等社會的不滿與憎恨。1803年和《英雄交響曲》幾乎同時完成的c大調奏鳴曲《黎明》,貝多芬則用清新、歡樂、激情的音樂,歡呼革命的勝利和新時期的到來。而f小調鋼琴奏鳴曲《熱情》更是以磅?的氣勢、宏大的規模,展現了人民革命斗爭的壯麗波瀾,其深刻的悲劇性、激烈的矛盾沖突、頑強的斗爭意志、鮮明的時代精神,使《熱情》成為一部罕見的、前所未有的鋼琴奏鳴曲經典之作。貝多芬在鋼琴奏鳴曲的創作中不僅增強了力度的對比,擴大了鋼琴的演奏音域及演奏技巧,而且使奏鳴曲式結構內部對比大大加強,使展開部更加擴大,矛盾沖突更加尖銳,發展動力更為增長。貝多芬還更新了鋼琴奏鳴曲的結構形式,以適應音樂所要表達的思想和內容。有人曾經這樣比喻:像小河一樣快活流淌的音樂,那是海頓,他令人爽朗;像湖水一樣時而平靜時而又掀起浪花的音樂,那是莫扎特,他使人感動;如果像波濤洶涌的大海,那必定是貝多芬。貝多芬的音樂以力量著稱,這種力量主觀上來自于精湛的藝術手法,來自于滿腔熱情和堅強的意志,客觀上也是那個革命時代的革命精神和革命力量使然。

然而,更多的時候,在更多的作品中,貝多芬并沒有刻意地去追求作品中的“革命”之意,或者流于對革命公式化的理解,而是用他的音樂去表達自己對所處時代的感受。因此,即使是《熱情》奏鳴曲,貝多芬也沒有為之著意涂上“革命”的色彩,也沒有直接呈示革命的概念和革命的道理,而是通過壓抑、疑問、深思、勇敢激昂、樂觀自信、步伐的堅定、舞蹈的歡樂、熱情的沸騰等音樂化了的情緒,讓人們體驗和聯想到斗爭的曲折、尖銳、激情和勝利的歡欣,同時,也融入了他對時代的先進精神的感受和認識。

c小調第八鋼琴奏鳴曲《悲愴》中那沉痛的嘆息,與其說是個人不幸命運的悲嘆,更不如說是封建專制給人民帶來的沉重壓力。c小調第十四鋼琴奏鳴曲《月光》第一樂章那傷感的低吟、柔情的遐想,與其說是失意、孤獨憂傷的自由,更不如說是人們對自由、平等的理想社會的幻想。d小調第十七鋼琴奏鳴曲《風雨》中那活躍奔放的激情,更讓人聯想到如火如荼的洶涌澎湃的革命潮流。c大調第二十一鋼琴奏鳴曲《黎明》,則用大自然的美妙聲響,以優美歡快的贊美之歌、旋轉歡樂的舞蹈,表達著對光明、幸福的向往,為人們描繪了一幅生機勃勃的革命勝利的“黎明”之圖。《黎明》與《熱情》是貝多芬同時期的作品,當時的資產階級革命正處于一個高潮階段,貝多芬被革命的勝利和新的時代深深地吸引和感動著,這兩首鋼琴奏鳴曲正是當時這種感受的寫照。貝多芬逐漸形成的崇高的世界觀會時時自然地融化在其音樂創作中,那豐富的具有時代特征的音響直接震撼著人們的心靈,人們就在種種情緒的感受和聯想之中,心心相印地體驗著時代的精神和思想,從而領悟著作品的深刻哲理。

拿破倫稱帝,民主、自由的理想落空,貝多芬1803年創作的《告別》就是對這段歷史的真實寫照,我們可以從中深深地感受到貝多芬因朋友離去的悵然心情,也可以感受到貝多芬對侵略者的憤慨與憎恨。當時,兩耳幾乎完全失聰的貝多芬,重新振奮起來,他更清楚地認識到斗爭的艱巨和復雜,他也更注重作品中內心世界的刻畫和對哲理的思考。偉大的《第九交響曲》就是這個時期的作品,那無比廣闊的構思、無比豐富的形象,比他過去的作品具有更深刻的內涵、更宏大的規模和更感人的力量。

晚年的貝多芬陷入極度痛苦和悲慘的境地,然而即使是這樣,革命必勝的信念和對藝術執著的愛給了他戰勝困難的精神和勇氣,激勵他為人類繼續譜寫光輝的樂章。晚期的作品變調因素大大加強,曲式結構方面即興性的傾向或多種結構混合運用的傾向愈來愈明顯,主題本身包含著不同形象的矛盾、沖突等,古典的奏鳴曲式原則已漸漸被一種新的形式原則所代替,貝多芬晚期的創作顯示了這種巨大變化的開端。

貝多芬生活在歐洲社會發生急遽變革的時代,資產階級在當時作為一個新生的階級給社會帶來蓬勃的生機,給時代的精神增添了無窮的力量,正是這種精神動力賦予貝多芬的音樂創作以特殊的藝術力量。貝多芬用其音樂奏響了那個時代先進精神的最強音,呼喚著人們為爭取自由和解放而斗爭。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34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