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它改寫了頌歌創作模式,當年卻差點夭折
張學軍 于 2019.04.01 11:57:49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這是一首幾乎全中國人都會唱的歌曲,至今已經傳唱了兩代人。由蔣開儒、王佑貴和葉旭全聯手創作的《春天的故事》,熱情歌頌了改革開放政策,以及改革開放政策給中國帶來的巨大變化。春天是充滿希望的季節,這首歌縱情唱出了改革開放初期每個人心中的希望。跟以往簡單直接地歌唱領袖的頌歌不同,作曲家王佑貴在創作《春田的故事》時,完全是有感而發,有情而發,“這首歌表達了多元的情感,同時也想抒發一下自己內心對改革開放的感激之情。”

深圳,兩位“老青年”的春天

南下廣東深圳,成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最時髦的事情。或許很多人并不清楚改革開放的真正意義,但是每個人心中尋求改變的小心思都在蠢蠢欲動。大家都想試一下運氣,搏一搏命運,于是很多日子不好過的人下海了,甚至很多捧著金飯碗銀飯碗的人也下海了。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全國掀起了一股公務員辭職下海潮。據人社部數據顯示,1992年,有12萬公務員辭職下海,1000多萬公務員停薪留職。而深圳,成為人們心中那片充滿希望的藍海。

那個時候,下海闖深圳的大都是意氣風發的年輕人,但是《春天的故事》這首歌的詞作者蔣開儒那一年已經57歲了,在這個洪流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大哥。來深圳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他被人民日報的一篇長篇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所感召,毅然辭別家人,帶著老伴湊的2000塊錢,坐硬座從哈爾濱來到深圳,并在一個企業家藝術團謀得了一份工作。在這座前沿城市,蔣開儒被眼前的景象所感染。蔣開儒回憶,去銀行取錢,他經常看到有人用黑色塑料袋,裝滿十萬、二十萬元的現金。眼前的這一幕變成了《春天的故事》里那句“奇跡般地聚起座座金山”。在深圳,他看到這里被鐵絲網圍成“關內”和“關外”。小平同志在深圳畫了一個圈,圈里搞市場,叫“關內”,圈外搞計劃,叫“關外”。心潮澎湃之下的蔣開儒一氣呵成寫就了這首《春天的故事》。

  • 說到《春天的故事》,就不得不說到另外一個人,他就是作曲家王佑貴。跟蔣開儒一樣,在那些年涌向深圳的人潮中,王佑貴也不算年輕了。他是共和國的同齡人,1989年他40歲。在朋友邀約下,王佑貴辭去湖南師大的工作,只身來到深圳闖蕩,開始了職業作曲生涯。剛到深圳,生活無比艱難,他曾經靠臨摹朋友的親筆簽名解決吃飯問題,也曾經三男兩女擠在一間十平方米的單間里,用幾張報紙蓋在身上當被子。在深圳的那幾年,居無定所的苦難生活,給王佑貴無數的創作靈感,《長大后我就成了你》《深圳灣情歌》《多情的東江水》等多首流行歌曲就誕生在這里。無疑,深圳對于王佑貴來說,同樣開啟了他人生的第二春。蔣開儒也在這里先后完成了《春天的故事》《走進新時代》等足以傳世的時代經典。蔣開儒說:“深圳是我事業的第二春,沒有深圳就不會有今天的蔣開儒。”

  • 用“老人”寫“偉人”惹歧義?

    對于《春天的故事》來說,蔣開儒和王佑貴是一對黃金搭檔,缺了誰都不會有這首歌。這兩個同樣中年之后才下海的人,對于人生的感悟、對于在改革開放的前沿城市深圳最真實的生活體驗,讓他們在創作過程中有著旁人無法企及的切膚之感。這段緣分開始于1993年3月7日,那也是一個春天,《春天的故事》歌詞發表在《深圳特區報》副刊上,隨后,蔣開儒先后兩次將歌詞復印出來送給作曲家王佑貴。王佑貴跟蔣開儒說,詞寫得很好,可就是語言格式很難用音樂來表達,歌詞中的句子長的長、短的短,寫法既非民歌也非美聲,不符合習慣上的創作方法。直到1994年5月23日,蔣開儒第三次把這份歌詞復印并放大好幾倍送給了王佑貴。王佑貴用湖南話反復朗誦著歌詞,在這過程中得到了靈感,二人用了一個半小時完成了《春天的故事》的初稿。

    那一年,這首歌曲參加了廣東省青春歌曲大賽,但在深圳分賽區的初選中落選了。于是,王佑貴和蔣開儒找到了廣東省青聯常委葉旭全。當時,葉旭全已經在深圳工作了14年,是與特區共同成長的一代人,同時也見證了改革開放的新氣象。葉旭全也參與了這首歌的創作,在他的建議下,《春天的故事》由原先的三段歌詞改成兩段,7分鐘的歌曲精簡為4分半鐘。此外,原歌詞中“啊,深圳,深圳,你是改革開放的試驗田”,被葉旭全改為“啊,中國,中國,你邁開了氣壯山河的新步伐,走進萬象更新的春天”,將原歌詞“神話般崛起一座城”改為“神話般崛起座座城”。特別是將原歌詞中“有一位偉人在南中國的海邊寫下宣言”改為“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寫下詩篇”。這樣用比喻的手法,使這首歌更富有詩意和情感。之后,葉旭全把二度創作后的歌曲直接交到了廣東青春歌曲創作大賽評委會,而恰恰這個溫馨生動的比喻卻引來了爭議。評委中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多數評委認為,這是一首政治題材歌曲,唱的是改革開放,是國家領導人,用“畫了一個圈”和“一位老人”這樣通俗的語句來寫,不夠嚴肅,不能選用。但另有兩位評委卻堅持認為,群眾歌曲正是需要這種通俗的充滿生活氣息的寫法,需要清新貼切、充滿深情的比喻,這首歌寫出了人民對改革開放的擁護和對小平同志的崇敬,是真正的百姓心聲。在兩位評委的據理力爭之下,其他評委也轉變了看法,最后這首曾經初賽就被淘汰的歌曲卻在此次大賽中被評為金獎。

    1994年10月,由孟欣策劃、張國立導演的音樂電視片《春天的故事》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后一炮而紅,12月又在中央電視臺第二屆音樂電視大賽中榮獲金獎,一時間傳唱大江南北。后來,這首歌成為大型文獻紀錄片《鄧小平》主題歌,獲得了1995年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1996年中國音樂最高獎“金鐘獎”和“20世紀90年代最受群眾歡迎的影視歌曲金獎”等獎項,成為獲得國家獎項最多的金曲之一。

    這首歌改變了頌歌的創作模式

    1994年10月,由董文華演唱的《春天的故事》在中央電視臺首播。1997年,這首歌登上了央視春晚的舞臺。這首寫法通俗、充滿生活氣息的歌曲感染了無數的聽眾,歌曲比喻清新貼切又充滿深情,寫出了人民對改革開放的擁護和對小平同志的崇敬,是真正的百姓心聲。王佑貴采用了中國民間音樂的曲調,以平和、親切、感人的音樂為主題,塑造了兩個重要的音樂形象,一個是鄧小平的領袖形象,一個是擁戴領袖的大眾音樂形象,這兩個形象交替出現,并運用音區、音色、音調以及調性的對比,氣勢恢宏地展現了一幅史詩般壯麗的畫卷。《春天的故事》改變了多少年來中國頌歌的創作模式,王佑貴說,“我們這代人,從上世紀70年代一路走來,所聽到的頌歌都是高調的。而我在創作時最想表現的是百姓對領袖的那種多元的情感,同時也想抒發一下自己內心的感激之情。我們這輩人大都和共和國同齡,可以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國家發生的所有事件我們都經歷了,這就讓我們更懂得珍惜和感恩。所以,我寫這首歌完全是源于情感,以大抒情、大寫意的模式創作。”蔣開儒認為:“我寫歌不是拍誰的馬屁,不是迎合這個時代,而是從個人感悟出發。領袖代表一個國家的意志,代表未來的追求,代表夢想的東西。所以我說我寫他,實際上我是在寫明天。”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印象中第一次關注這首歌是1998年,當時縣里的工廠風雨飄搖,我爸雖還未下崗,但已經停薪留職,到市里跟私人老板干活,我也第一次到市里過了一個暑假。那個暑假下館子、進KTV的頻率很高,他們摟著舞女唱的卻是《春天的故事》、《長城長》、《小白楊》……
    此帖使用NOKIA 7 PLUS提交
    發表于2019.04.07 16:50:15
    2
    03
    這首歌讓我想到騎著28大杠上學的歲月,鎮上大喇叭和電視點歌臺每天都能聽到好多遍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4.06 23:28:1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63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