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它是一首真正產生世界影響的中國歌曲,背后故事卻有些殘酷
晨暉 于 2019.04.08 19:18:09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75/39

1995年,由何訓田作曲、朱哲琴主唱的《阿姐鼓》唱片,在全球56個國家同步發行,風靡西方流行音樂界。

《阿姐鼓》是流行音樂唱片史上第一張全球發行的中文唱片,也是當時國外發行量最大的中國流行音樂唱片,朱哲琴也因此成為第一位真正走向世界并獲得國際媒體高度評價的中國女歌手。《亞洲周刊》評價:“《阿姐鼓》標志著一種中國新音樂的誕生。”美國《紐約時報》評論:“朱哲琴的聲音非常甜美而女性化,可以靜謐得讓人畏懼,同時還可以像搖滾歌星那樣狂放不羈。她的《阿姐鼓》使中國人實現了讓其音樂走向世界的理想。”英國《泰晤士報》評論:“朱哲琴純凈自然的嗓音讓人又重新體味了那已在漸漸迷失的音樂最本質最自然的東西。”作曲家何訓田認為:“她唱歌時會靈魂出竅……”

  • 歌壇隱者吟唱超凡音樂

    但是,我們很少在電視晚會上、在商業性演出中見到朱哲琴。做一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歌壇隱者”,其實是一種涵養、一種智慧、一種境界。流行歌星常常以上鏡率高低來衡量自己的價值,以制造緋聞來吸引觀眾的眼球,但朱哲琴不是,她很低調,不事張揚,遠離娛樂圈和觀眾視線。朱哲琴喜歡自由自在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一年中有幾個月身處旅途,她把旅行、讀書、聽音樂當成人生的樂趣。

    或許有人不喜歡《阿姐鼓》,不喜歡朱哲琴的歌聲,因為在她的歌聲里找不到凡塵的喧囂,找不到偽飾的矯情,找不到約定俗成的模板,找不到流行音樂的慣常語境,找不到學院派唱法的識別標準。更因為何訓田的創作無章可循,驚世駭俗。那種天馬行空般的音樂表達方式,讓人找不到通往神秘而遙不可及的天路的入口。這多少有點讓聽慣了港臺流行歌曲和主流晚會歌曲的耳朵難以適應。但恰恰是這種超凡脫俗的獨特個性與新奇格調讓人不得不洗耳恭聽。有人將這種既有宗教的靜謐空靈,又有流行的時尚元素,既有原生態的民族元素,又有國際化的多元風格,歸為“新世紀音樂”的范疇。何訓田相繼推出的《黃孩子》《阿姐鼓》《央金瑪》等唱片得到了國內外發燒友的大力推崇。這些專輯以超凡脫俗的創意制作,以西藏為出發點,頌揚回歸自然的人文精神,令人耳目一新。

    一首哀歌叩問生命本真

    《阿姐鼓》的背后隱藏著一個遙遠而殘酷的故事:孤獨的小姑娘失去了相依相伴的啞巴阿姐,但她不明白阿姐為什么失蹤,妹妹就去尋找她,尋找的途中,遇見一個老人告訴她六字真言“唔嘛呢叭咪哞”,她繼續尋找的時候,天邊傳來了鼓聲……“阿姐鼓”這三個字并不富有詩意,甚至有點血淋淋的殘酷,原來“阿姐鼓”是人皮鼓。這阿姐不只被做成了人皮鼓,還有人骨號、人骨法器等。這是現代西藏早已廢除了的酷刑,另一種說法是離家的啞巴阿姐自愿做了藏傳佛教的祭品。歌曲《阿姐鼓》以這個被廢除的酷刑為敘事文本。對于這個文本的處理,歌曲的創作者采取了雙重立場:一方面,以西藏傳統的宗教教義,即“生死輪回”觀念來稀釋少女犧牲的殘酷;另一方面,又以現代人對這個傳統的超越感來審美化地遠眺殘酷。因此,“阿姐鼓”在歌曲中幻化出的是一個絢麗如夢的死亡風景,在這個風景中,前現代的蒙昧殘酷因為暈染了當代文化詩學的光輝而炫耀人心:消逝的阿姐在美麗的鼓聲中重現了,到底是實現了“生死輪回”,還是冤魂在哭訴?

    當我們聆聽這首歌,并讀出了歌曲背后血淋淋的故事后,不得不以批判的立場審視這個令人不寒而栗的愚昧殘酷的現實。希望《阿姐鼓》能喚醒每一個人,不要再讓類似阿姐鼓的事件再發生,相信被制成阿姐鼓的靈魂天上有知,能以自身的悲慘經歷,震醒沉睡的心靈。

    另一方面,聆聽那遠離現代工業文明、接近于自然本真狀態、能夠聽見人類靈魂回響的歌聲,讓我們不斷反思自己。人,為什么離原本的自己越來越遠。我們在鋼筋水泥構筑的森林里奔走不停,現代工業不斷排放的大氣污染將自己的生存環境弄得污濁不堪。德國詩人荷爾德林曾說,“人,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大地是人的依憑,人離開大地永遠無法生存。而事實上,今天的情形是,人類在不斷貪婪地攫取自然,人類的發展以破壞環境為代價,文明的發達以掠奪資源為基礎。繁華的都市難見藍天白云,渾濁的江河再也容不下魚兒生存。麻木的人們不是生活在象牙塔里顧影自憐,就是向媚俗低頭,與渾濁的現實同流合污。朱哲琴的歌聲沒有顧及庸常的習慣,它只是想吹去一抔現代工業的塵土,把人的靈魂發掘出來,回歸生命的本真狀態。

  • 回歸自然是永琠R題

    當我們再一次聆聽她的歌聲,感受一種冰封已久的純凈,雪水融化的清冽,她的喉嚨里仿佛流淌出清澈的溪水,引領我們苦苦追尋甘泉的源頭。她用歌聲一次次地向人們敘說著一個古老而永琲滬齙ワR題——天人合一,回歸自然。

    執著而悠長的吟哦,有時像佛的眼神,洞穿肉身,通體透明;有時像珠穆瑯瑪的冰雪,晶瑩透徹,纖塵不染;有時像高原的雄鷹,自由翱翔,搏擊長空。當這些聲音翩然降落到我們的心靈秋池,并泛起陣陣漣漪的時候,就會發現她的與眾不同。亙古不絕的誦經祈告,匍匐在山路上的叩拜,經書翻轉的聲息,木鼓隨意的敲打,布達拉宮的佛塔經幡,大昭寺的鐘聲,雪域高原的草色土香,都在歌聲樂韻間一一重現,回響在喜瑪拉雅的蒼穹曠野上。

    朱哲琴的歌聲響起,仿佛天邊劃過的一道彩虹,仿佛青藏高原的一泓清泉。在改革開放初期,人們熱火朝天地追逐飛速發展的時候,《阿姐鼓》那飄渺而空靈的吟唱,那隱約而清晰的召喚,向人們發出了第一聲警示,希望物質飛速發展之后,人們能保持純粹澄明,找到心靈棲息的居所。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23.074.***.***
    223.074.***.***

    此帖使用SAMSUNG SM-N9100提交
    發表于2019.04.13 22:44:43
    5
    223.074.***.***
    223.074.***.***

    此帖使用SAMSUNG SM-N9100提交
    發表于2019.04.13 22:11:56
    4
    223.074.***.***
    223.074.***.***

    此帖使用SAMSUNG SM-N9100提交
    發表于2019.04.13 22:06:56
    3
    如此的優秀,以至于后來的都感覺是在模仿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4.13 10:29:16
    2
    116.009.***.***
    116.009.***.***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9.04.10 07:53:02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97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