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給每個從深夜醒來的早晨
李夢 于 2019.04.28 08:55:35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聽聞西班牙著名古樂演奏家兼指揮家薩瓦爾三月到北京參與“紫禁城古樂季”,演出電影《日出時讓悲傷終結》的原聲音樂,我又重溫了這部上映于1991年的法國電影。維奧爾琴繾綣凄絕的音色依舊聽得我眼眶泛紅,而將片中數百年前音樂家的故事與薩瓦爾本人的經歷對照來看,亦不乏宿命輪回般的唏噓感慨。

《日出時讓悲傷終結》講的是一老一少兩位音樂家的故事,老人叫德·圣柯隆布,是十七世紀著名維奧爾琴演奏家兼作曲家,年輕的音樂人名叫馬萊,是他的學生。起初,十七歲的馬萊去到僻遠鄉間,見到這位為療愈喪妻之痛而隱居避世的知名音樂家,希望拜他為師。可德·圣柯隆布并不愿意收下這位有才華的年輕人,認為他的琴音中只有技巧卻不見感情,最終在女兒瑪德琳的勸說下才改了主意。

  • 不過,少年得志、狂妄自大的馬萊哪里能忍受鄉間生活的寂寥,他渴望城市的繁盛與華麗,一心希望躋身凡爾賽知名樂師之列,最終與老師分道揚鑣,還帶走了瑪德琳。去到巴黎后,馬萊在金錢與名利之中沉淪,拋棄了愛人。最終顏面盡失的瑪德琳自殺棄世,為這段原本琴瑟和諧的愛情留下一個殘酷的尾聲,也成為馬萊醒悟的轉折點。

    德·圣柯隆布與馬萊都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不過馬萊只是在德·圣柯隆布門下學習數月,兩人之間并沒有如片中那樣深的牽絆。就像《莫扎特傳》將這位音樂天才與同時期作曲家薩利埃里的關系做了戲劇化處理一樣,《日出時讓悲傷終結》為德·圣柯隆布和馬萊構想了一段銘心刻骨的師徒情分,使得這電影在眾多樂迷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也為不少人了解并欣賞古樂打開了一扇窗。

    許多并非古典樂迷的觀眾對于音樂家薩瓦爾的了解,也是從這部電影開始。《日出時讓悲傷終結》中收錄數段出自德·圣柯隆布、馬萊以及拉莫等十七世紀歐洲古樂作曲家的經典作品,并依照電影情節為其添加了諸如《眼淚》《悔恨之墓》和《回歸》等曲名,呼應情節起落。記得片中德·圣柯隆布懷念逝去妻子的時候,曾獨奏一曲《眼淚》以寄相思,而七年前薩瓦爾首次帶領他創辦的“晚星二十一古樂合奏團”來到北京演出,亦在臺上演奏了一曲《眼淚》,同樣,獻給他離世僅僅數月的妻子。

  • 德·圣柯隆布與妻子鶼鰈情深,愛人去世后傷痛不已,過上離群索居生活;薩瓦爾與去世的妻子、女高音歌唱家菲格拉斯之間,同樣有一段相濡以沫數十年的愛情。兩人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已樂意詮釋古樂,1970年代合作創辦“晚星二十一”樂團,并成立唱片公司Alia Vox,數十年來出版一百多張古樂唱片,對于古樂在世界范圍內的復興功不可沒。不想,這位擁有“天鵝絨般”嗓音的女高音在2011年因為癌癥離世,留下薩瓦爾一人獨行。

    身為獨奏家兼樂團指揮,如今已過花甲之年的薩瓦爾仍無意退休,在世界各地奔走,為古樂的普及不遺余力,可惜,身邊少了志同道合的伴侶。我想,片中德·圣柯隆布以及臺上的薩瓦爾,演奏《眼淚》這首一唱三嘆、余音裊裊的作品時,不單懷念了愛情,又何嘗不是對于自己半生坎坷的深情回望呢?

    《日出時讓悲傷終結》的原著小說有一個意味深長的名字:《世界上所有的早晨》。我想,不論片中經歷世事浮沉的德·圣柯隆布,悔過自新的馬萊抑或數百年后的薩瓦爾,在漆黑深夜過后,應該都期盼著黎明的到來吧。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08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