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一首澳門唱給祖國的歌
麥瓊 于 2019.05.10 10:46:12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音樂文化隨著經濟的突飛猛進也得到蓬勃發展,在人們的音樂生活中,歌曲無疑是最重要的藝術體裁。歌曲的創作在中國有著堅實的傳統基礎,但是受歷史條件所限,題材、風格和思想主題、表現形式相對單一。上世紀80年代開始,在港臺流行歌曲的不斷引進和影響下,中國內地的歌曲才真正地全面走向繁榮。流行歌曲、藝術歌曲、群眾歌曲、新民歌等,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涌現出數量可觀的經典作品。世紀之交,國運更是迎來了大幅度的提升,港澳回歸、成功申辦2008年北京奧運會、加入WTO等,在不斷向世界展示一個新崛起的大國的同時,也總是伴隨著美妙的歌聲。1999年澳門回歸,由李海鷹在聞一多的詩歌基礎上譜曲的《七子之歌——澳門》,便是對這一莊嚴時刻的歌頌。在千禧年的世紀之交,這首歌不僅讓國人感慨祖國歷史的滄桑、沉重,也感受到祖國逐漸強大的自豪感。

  • 澳門回歸 應運而生

    《七子之歌——澳門》的曲作者李海鷹是流行音樂文化圈中舉足輕重的人物。他的創作涉獵廣泛,既有在大眾中傳唱的流行歌曲,也有大眾熟知的影視音樂,近年更是玩起了交響音樂,將流行與交響結合起來,創立“鷹交響”的文化品牌。不過歌曲創作,仍然是他最被人熟知和深得人心的創作方向。李海鷹的歌曲旋律清新優美,節奏樸實生動,有著自成一體的藝術風格。像《彎彎的月亮》《走四方》《我不想說》《愛如空氣》等,傳唱度極高,受到廣泛的歡迎和喜愛。

    其中《七子之歌——澳門》具有特殊的意義,在筆者看來也是其藝術成就的最高代表。盤點改革開放40年優秀的歌曲創作,此曲當仁不讓。

    雖然聞一多的原詩誕生于上世紀20年代,但這一組詩歌無疑是伴隨著世紀之交李海鷹譜曲的《七子之歌——澳門》而傳遍華人世界的。組詩中的其他幾首——《香港》《臺灣》《威海衛》《廣州灣》《九龍》《旅大》也隨之被重新吟誦和歌詠,遺憾的是沒有一首如《澳門》般被成功譜曲和傳唱。我們知道,《七子之歌——澳門》應運澳門回歸祖國這一歷史事件(原為中央電視臺《澳門歲月》的主題歌),在近乎國家儀式般的集體聚焦中,它以獨特的演繹方式,獲得人們從情感體驗到審美愉悅上的普遍認同。相信作為中國人都會清晰記得那一個特殊的歷史時刻:澳門女孩容韻琳奶聲奶氣的歌聲、澳腔粵韻的咬字,即親切又有些許陌生,歌聲表達的游子對慈母的眷戀、骨肉情深的呼喚,令人動容。

    電視臺的直播,外加形式多樣的紀念活動,使其立即回響在神州大地的每一個角落。然而,我們不能因為這首歌的應運而生,就將其成功歸于偶然的運氣。被選中作為回歸主題歌曲,本就源于它題材契合、音樂質量上乘,最起碼在專家系統中得到認可。即使沒有上述的歌曲傳播優勢,作品的內涵與形式,在同類題材中仍然是不可多得的上佳之作。

    兒童口吻 旋律高妙

    《七子之歌——澳門》短小精悍、雅俗共賞,在演唱上朗朗上口、調性明確易于把握,情感表達豐富。它在同類歌曲中有明顯的藝術質量優勢,易于普及,又可以作為藝術歌曲欣賞。若論歌曲的主題,其實是比較平實的,mi、sol、la、do幾個音所結構的民族性音調,并沒有澳門味道或南粵味道。但作曲家藝術構思的出色之處在于營造了一個孩子對母親的情感傾訴,孩子的口吻和氣質,用兒童來演唱能產生單純、真誠的情感品格。這一主題如果用大人的口吻來表達,就顯得違和,甚至是單調無味了。

    主歌部分的童聲固然是成功的基礎,但從音樂旋律的高妙而言,高潮在于副歌的合唱部分。從sol到高音mi的六度,揚起的旋律波浪,是意外的旋律進行,瞬間聚蓄起一種情感力量,一直沖向“生母啊”“請叫兒的乳名,叫我一聲澳門”,是比較痛快的情感宣泄。然后旋律又在高處向低處迂回,“母親啊母親,我要回來”似大海波濤,又像是情感的漩渦,音樂進行到這里,演唱和聆聽都會產生強烈的情感波動和投入,扣人心弦。短短的3個樂句(aab),實在是精巧而高妙,在創作中這種畫龍點睛的地方極為罕見。“母親,母親”,最后作曲家很大膽地、旋即在對母親的念叨中平靜地結束,既沒有形成完整的句子,也沒有刻意的呼喊,不講究樂句的工整,卻能在音樂的表達中自然而然,也算是神來之筆。

    二度創作 更多可能

    一首好的歌曲作品,當然要看二度創作的藝術處理。《七子之歌——澳門》如果作為簡單的齊唱,只用心于粗線條的旋律表現,顯然不能體現整個作品的藝術素質。因此,此曲在演唱上需要賦予一定的藝術用心,它的創作構思已決定了演唱上的各種藝術表現可能。這往往也是作曲家和一般愛好者的區別,也是藝術性歌曲與一般群眾性歌曲的區別。主歌部分是孩子對母親的傾訴,童聲的運用不一定是容韻琳那樣的咬字,但必須是童聲的單純氣質。副歌部分,按照歌詞的意思是情感的進一步奔涌,但是在這首歌中,作曲家做了較大的對比變化。音樂上需要混聲合唱的“幫腔”,用兩個和弦做戲劇性的轉換。如果在表演的藝術處理中能意識到情感的層次變化與音樂的結構邏輯,運用混聲合唱的各種方法(如輪唱營造波瀾起伏),可以獲得更好的審美效果。做得好,上述所指出的藝術特點才會成為真切的審美感受。

    歌詠情,詩詠志,經由李海鷹譜曲之后,《七子之歌——澳門》將情、意、志融為一體,雖然短小,卻淋漓酣暢。聞一多有感于近代中國被西方列強的欺凌,以擬人的手法將中華七子“失養于祖國,受虐于異類”的痛切感受,母子分離的憂懷、祖國統一大業的挫折感在詩歌中情真意切地表現出來。但若沒有李海鷹的譜曲,它恐怕難以達到目前的文化影響力。有人或指出歌曲整體情緒不夠明快,但這首歌曲所要面對的是三百年的歷史滄桑,情緒當然不能輕松,否則很難體現這一題材的分量,同時不失其藝術上的個性。

    《七子之歌——澳門》雖然有“澳門回歸”的歷史性標簽,卻以情感作為歌詞與旋律的連接紐帶,甩掉歷史性、思想性和地方性的羈絆。曲作者以嫻熟聰明的音樂技巧,成就了一首膾炙人口、雅俗共賞的經典。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44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