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當莫扎特遇見意大利面
李夢 于 2019.05.12 15:46:27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為了準備意大利出行日程,前些天重溫了電影《美食、祈禱和戀愛》。這部上映于2010年的美國片憑借朱莉婭·羅伯茨擔任女主角以及布拉德·皮特任職制片人,輕松成為當年的話題之作,朱莉婭飾演的女主角麗茲坐在羅馬街頭長椅上大吃Gelato冰淇淋的場景,也成為浪漫文藝片的經典畫面之一。

根據美國女作家伊麗莎白·吉爾伯特自傳改編的《美食、祈禱和戀愛》講的是今天看來多少有些俗套的女性成長故事,敘事也有些?嗦,以至于沒看過原著也不熟悉作者生平的觀眾,恐怕會受不了片中女主角的“矯情”:明明事業有成、家庭和美,偏偏要放下一切孤身上路,近乎偏執地渴望在異鄉旅程中與最初的自己重逢。

我覺得這電影有趣好看,不單因為朱莉婭自然不做作的演技和她的性感長發,不單因為電影中羅馬的長街小巷、熱騰騰的披薩和歡愉熱情的住客直看得人心癢難耐,還因為片中女主角的這一場“自我找尋之旅”并不只有浪漫的邂逅、奇遇和驚喜,還有她一路上經歷的磨折。麗茲本以為離開紐約這個傷心地就能治好情傷,卻發現婚姻失敗的陰霾總是如影隨形。當她身處羅馬街頭或巴厘島海邊,企圖借助冰淇淋或是熱辣的舞蹈一解煩憂的時候,閃回鏡頭穿插,往日情景重現,新與舊、悲與樂的對照,尤其鮮明地呈現在觀者眼前。

  • 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段,是麗茲在羅馬街邊餐廳一個人的午餐。那是一個陽光熾烈的午后,街上行人熙攘,不少是相擁相伴的情侶,她卻孤身一人,縱使眼前的意大利面再美味、杯中紅酒再誘人,卻總歸少了那么一點浪漫親昵。就在她陷入到“為何別人都是出雙入對,只有我形單影只”的愁思之中,莫扎特歌劇《魔笛》中的一段詠嘆調適時出場,宛若畫外音一般,道出劇中女主角心中所想,與她眼前所見形成極富戲劇感的張力。

    那段旋律名為《夜后的詠嘆調》,又名《復仇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燒》,是《魔笛》中的經典段落,也是一眾花腔女高音喜愛的名曲。這首詠嘆調出現在劇中第二幕,夜后交給女兒一把匕首,命令她殺死壞人薩拉斯特羅完成復仇使命,否則便與她斷絕母女關系。全曲熱烈激昂,大跨度的樂句與短促有力的高音區三連音,極其生動地呈現出夜后被復仇怒火折磨的焦灼與不安,也將該幕推入一個急切而亢奮的小高潮。

    當《夜后的詠嘆調》出現在電影中,與畫面里新鮮誘人的食物和人流涌動的街頭,是一重正向的對照;同時,夜后借詠嘆調唱出的忿忿不平,也與單身的麗茲身處浪漫之城、眼見滿街浪漫而心生不平的隱秘心事頗為契合。乍看,這段音樂出現在片中,與環境氛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細想,這樣的格格不入,不正暗示了女主角(正試圖從失敗婚姻中掙脫出來)與身處城市(陽光鮮花,浪漫繽紛)的尷尬關系?如果沒有這一出看似唐突的鋪墊,也便沒有之后麗茲與自己的和解,更不會有她之后在巴厘島上放下執念、遵從己心的一場探索了。

    詠嘆調中有一句歌詞“我把你永遠拋棄,我和你永遠分離”原本是憤怒母親沖口而出的一句氣話,竟也巧妙暗示片中女主角與舊我割裂的決絕心意。談到這里,我們除了感慨莫扎特的偉大,又能說什么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肖申克的救贖里面的美妙無比的女聲二重唱,原來出自莫扎特,導演使用的恰到好處;成龍的天將雄獅開頭的--我親愛的爸爸,來自普西尼;
    發表于2019.05.13 10:00:16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88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