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西部放歌》,歌唱西部的典范之作
王安潮 于 2019.05.16 11:41:43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西部放歌》是由屈?作詞、印青作曲、王宏偉演唱的歌曲,收錄于王宏偉2001年9月發行的專輯《西部放歌》中。

《西部放歌》從何而來

歌曲《西部放歌》在學界和大眾中皆影響深遠,它的產生有兩方面的原因。從社會層面而言,它源于國家和社會對東西部發展不平衡的推動。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鄧小平就曾對中國由于地理位置不同而導致的經濟發展不平衡的狀況提出過“兩個大局”戰略構想,他的構想促使全國的持續思考與論證。2000年1月,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在西部地區開發會議中研究如何加快西部地區發展的基本思路和戰略任務,這個會議上部署并探索了實施西部大開發的核心部分;此后不久,在2000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五屆五中全會中,審議并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它把實施西部大開發、促進地區協調發展作為一項戰略任務;緊鑼密鼓的部署隨后開始,2001年3月,九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綱要》對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再次進行了具體部署。

從音樂層面而言,《西部放歌》的產生源于中國新民歌創作表演藝術發展的內在趨勢。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民族音調創作與表演已經產生了一些作品,如《牡丹之歌》《女兒歌》等;上世紀80年代西北音樂素材的新型民族聲樂作品逐漸增多,尤其是產生了一批卓有成就的歌唱家,馮健雪、閻維文、呂繼宏等就是其中的代表。在創作氛圍及歌唱技藝的綜合驅動之下,一種以西北民間高腔唱法為基礎,又結合現代西方聲樂技藝之長的新藝術形態產生。王宏偉這樣一位從新疆民間音樂中生長起來的歌唱家便是在這時脫穎而出,他在1999年全軍第七屆匯演中演唱的《大西北》使其小有名氣。

  • 應時所需相時而動

    在上述音樂思潮及本體所需的背景中,王宏偉與《西部放歌》以鮮活的藝術形象和動人的高腔音調適時出現。曲作者印青表示,他曾被王宏偉的演唱技藝所震撼,之后在北京舉行的總政雙擁晚會上為王宏偉創作了《當兵的男兒走四方》。這首歌雖然并不是很流行,但這一次合作使兩位藝術家之間相互“摸了底”,建立起了情感,為下一次雙擁晚會“西部大開發戰略”的主題創作埋下伏筆。可喜的是,晚會指定由王宏偉來演唱,這為印青依據歌者的音域特點和演唱風格來創作打開了方便之門。印青說他當時一遍遍聽著王宏偉的歌碟,這為其曲中西部粗獷奔放、高亢悠揚的音調設計,以及跌宕起伏、蕩氣回腸的旋律生成奠定了基礎。印青為王宏偉度身定制的《西部放歌》看似偶然,實則是順大勢、應本體的必然契合。它一經推出就瘋傳全國,獲獎無數,如2001年的第八屆“五個一工程”獎、2003年的首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銅獎和首屆中國輕音樂學會“學會獎”等,而音像的發行至今仍在持續升溫,不勝枚舉。

    歌曲突出的微觀特色

    說到這首歌的成功,除了上述原因外,還與歌曲的突出微觀特點不無關系。

    一、歌曲的鮮明音樂特點。比之以前的同類歌曲,它更為外在的旋律起伏為其大開大合的音樂情緒點燃了激情。歌曲一開始就在序奏部分以圓號奏出號召性的音樂動機,四度跳進的音程將西部大開發的宏大主題簡明呈現,隨后的散板自由信天游手法的主題由男高音激情唱出,“嘩啦啦的黃河水,日夜向東流”是其情感的積蓄,“黃河的兒女喲,跟著那太陽走”是順勢而上的情感迸發,尤其是“跟著那太”連續的四度音程跳進,是對演唱技術的極限挑戰,而“陽”上的西北音調中的特色“苦音”音階的下行音型,為其情感的熱烈加濃了文化深度。

    二、歌曲的對比性情感。《西部放歌》取法三部性音樂的對比手法,在中部以飽滿歡快的情感敘說了西部大開發的種種物象,展現了“神奇的西部追趕那潮頭競風流”“古老的山川明天到處披錦繡”等喜人景象。這部分敘說采用并列語氣及遞進情感,將西部發展的物象以直觀的形象展現,音樂歡快而不失沉穩、奔放而不失細膩,在展現音樂旋律的起伏之時,也給歌唱的技藝留下炫技的空間。這種宣敘調與詠嘆調結合的“詠敘”式手法,將中國音樂的漸變與西方音樂的展開等手法綜合運用,以其惟妙惟肖的情感變化感染聽者。

    三、歌曲的特定演唱處理。《西部放歌》以西北民間高腔為基礎,融入現代西方聲樂技藝,從而使歌曲的演唱具有了劃時代的意義。這種新的高腔唱法不同于上世紀80年代何紀光的《洞庭魚米鄉》《挑擔茶葉上北京》中真假嗓結合、剛柔并濟的南方細膩處理,也不同于李雙江、郭頌、蔣大為、閻維文、呂繼宏等歌唱家的真假聲結合運用的飽滿厚重,它是在嗓音運用上張馳有度、氣息控制上強力支撐、境界展開上大氣磅?、情感細化中聲情并茂的新型歌唱技藝。

    這種演唱方法是新型的、具有標識性指向的民族男高音典范,從聲樂藝術的發展上可謂樹立了一個里程碑,它也成為后來很多歌者臨摹的范本,為澤旺多吉、劉和剛等后繼者提供了民間唱法挖掘的參考。

    作為頌揚西部大開發這一時代主題的標志性歌曲,《西部放歌》有著很高的藝術性,歌詞樸實與華美的和諧統一、配器高開高走的有力烘托也是其構建的基礎。它將歌曲的抒情發揮到極致,也將大眾的審美需求眷顧有加,發揚蹈厲、聲韻慷慨,直觀地激發了人們歌唱西部的豪情,成為改革開放以后西部歌曲中的典范之作。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06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