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伯特鋼琴音樂的藝術魅力
蘇琳 于 2019.05.30 11:54:59 | 源自:微信公眾號- 西方音樂評論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舒伯特常常使我想起陶淵明,舒伯特好像是外星球的一個流浪者來到我們這個世界,他是一個孤獨的靈魂,敏感得不得了”,國際知名鋼琴家傅聰是這樣理解的。他認為舒伯特的音樂更多的是充滿了對大自然,對整個宇宙的一種感覺,在大自然中產生的孤獨、恐怖、惆悵,像“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種對自然的感受是任何一個西方民族所沒有的,這種特殊的東西與任何一個作曲家都不一樣。號稱“歌曲大王”的奧地利作曲家舒伯特,在同時代的作曲家中其作品更為敏感和細微。

他的一生都是在貝多芬的光環籠罩之下,雖然沒有貝多芬地位的顯赫,但翻開舒伯特創作的大量鋼琴作品,特別是鋼琴奏鳴曲,就能摸索到他頭腦中大量美麗歌曲的源泉,尤為突出的是他作品超越時代的和聲,開放性的調式變異,一體化、多層次的樂隊結構。他具有非凡創造力的奇思異想,不僅能把貝多芬的“火箭主題”、“重復音”、“下屬調再現”等技術延續下去,但又不是完全的照搬。正因為舒伯特是一位業余作曲家,因此他能沖破古典和聲的嚴格束縛,達到完全自由的和聲走向,沖出調式遠近關系的限制,運用多聲部、多線條的立體和聲與復調技法來表現色調的不斷變化,從調式、聲音、和弦到節奏的不斷改變,達到音響色彩的和諧而有規則的效果,這一切正是舒伯特音樂的強大藝術力量所在。這種強大的藝術力量能夠體現出作曲家內心一種力量的祈求與掙扎。長期緊迫生活的壓力和內心孤獨感交織在一起,處處充滿了希望和絕望、黑暗與光明、生命與死亡的抗爭,從而獲得一種活下去的堅強信念。人們一度曾誤認為舒伯特是一位不注意曲式、只具有天使般旋律的作曲家。只要研究了舒伯特室內樂作品和鋼琴奏鳴曲,其音樂作品無不對后世產生著深刻的影響與啟發,我們就會明確認識到人們的誤解之深。

  • 作品《降A大調進行曲》中,一開始就出現一串模糊、不確定、混沌的音型,在第一樂句的結尾處出現的緊張的“9”和弦,緊接著向降a小調進行,之后又轉到降c小調,在意想不到的持續轉調中,不斷產生一種新奇感,色調又是極其和諧、自然,無論怎樣令人眼花繚亂,和聲走到多遠,最終還是回到主調,既有規則又感到意外,始終給人以期待和懸念。如果說德彪西的音樂是一種看得見的色彩變化,舒伯特的音樂則代表內心細微情感的不斷變化。

    重復音在舒伯特的音樂中隨處可見。正是受到貝多芬音樂的影響,這種重復音也許代表的不僅僅是簡單的技術問題,而是一個德國民族精神的象征,而舒伯特則是通過重復音來體現力量的象征。例如作品90之1,一開始出現的主題旋律,在之后的進行中不斷出現,而這種反復出現重復音的主題又不象貝多芬的完全重復,舒伯特在每一次重復時都會增加新的聲部,或者轉到另一種調式,不斷創造出新的色調,這恰恰又是與貝多芬的重復音所不同之處。

    由于舒伯特非常喜歡舞臺劇,并大量創作歌曲重唱,從而使得他的鋼琴作品看起來好像是一種以單旋律為主的音樂,而實際上是一種高度立體、多聲部中又充滿著多種線條的多聲音樂。和弦具有非常現代,強大張力的色彩效果,在拉赫瑪尼諾夫的音樂中就可發現這種特殊效果。在舒伯特作品90之1的展開部中,不僅具有橫向、細膩、歌唱性的旋律線條,還伴之意想不到的突如其來的和聲變化,而每一個和聲又暗示著聲部的不斷進行,似乎在表面平凡的外表下還隱藏著一顆敏感、豐富、脆弱的心靈。作品664的展開部中,舒伯特運用了貝多芬作品的下屬調再現,這種比原調高四度的新奇印象,之后舒伯特不是像貝多芬那樣很快回到主調,而是到再現部又一次轉到新的調式,和聲似乎越走越遠,舒伯特常會用一種可以向任何和弦進行的減七和弦,從而回到主調。

    在舒伯特的鋼琴音樂中作品664第二樂章展開部,兩個樂句看起來音型、長短非常對稱、平衡,但仔細觀察和聲內部變化,又呈現出一種平衡中的不平衡之美。作品537,整曲看起來像眾多和弦構成,非常具有和聲性,而在和聲中隱藏著樂隊聲部完全獨立的多層面的音響效果。在作品一開始就能夠聽見銅管及弦樂進行,緊接著有木管、單簧管、長笛、圓號等,這種復雜的樂隊結構使得音色的意向指向很清楚。如果說李斯特的音樂是較平面的樂隊進行,舒伯特的音樂則是一體化、多層次的樂隊構架。

    在1828年,舒伯特臨近死亡的幾個月中,他一氣寫下了三首鋼琴奏鳴曲,作品958、959、960。在作品958中舒伯特無處不在地向世人宣告他才是貝多芬作品最有力的繼承人,整曲多處運用貝多芬的音樂旋律,充分表達了他對貝多芬的崇拜之情。作品959則記錄了他一生的坎坷經歷,與命運抗爭的勇氣和力量,是作曲家一生的總結。每一個微小的細胞都會成為全部材料的所有來源,音樂始終在變異中變異,聚集成為一股巨大的力量。作品960自然成為他生命的遺囑,充斥著對生命的渴望和對死亡的掙扎,三個樂章貫穿統一,這種期待感和意外感,又一次形成舒伯特音樂強大的藝術魅力。因此,最后三首作品應該稱為舒伯特的生命“三部曲”。

    以上只是對舒伯特零星鋼琴音樂作品的點滴認識,要真正理解和享受舒伯特音樂作品的美妙,還需要我們繼續從細微深處挖掘、發現和研究其作品的偉大之處,最終賦予這位作曲家在音樂史中應有的偉大地位。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68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