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聽見那首小歌
李夢 于 2019.06.03 11:29:14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前不久一部印度懸疑電影《調音師》正在熱映。很難想象那個盛產歌舞片的國度能炮制出這樣一部充滿驚悚懸疑、挑戰人性的燒腦好片。其實,這電影受到數年前法國同名微電影啟發創作而成,而十數分鐘的原作與如今的印度改編版本相比,其邏輯與細節種種,更引人稱奇。

法國微電影《調音師》講述了一位頗富鋼琴演奏天賦的年輕人因為在魯賓斯坦國際鋼琴比賽上失利而一蹶不振,不再以鋼琴演奏為業,開始假扮盲人,為不同人家的鋼琴調音以賺取收入。調音師這身份當然只是一個幌子,原本懦弱膽小男主角借此得到眾多機會,可以肆意窺探他人的隱私。他當然知道人們面對一個看不見的調琴師時,大多會卸下偽裝,甚至會對他施予特別多的同情和體諒,而他呢,肆無忌憚地利用了人們的同情,偷窺在家中穿比基尼跳舞的女孩,謊稱餐廳店員找錯了錢再無理取鬧一番,甚至連老板的善意勸告也置之不理,直到闖入一場兇殺案的現場。

某個夜里,他來到一對老夫婦的家中調音,誰知老婦人剛剛將自己的丈夫殺死,正在處理兇案現場。假扮盲人的調音師進入這血腥房中,驚恐不已,本可以奪門而出或與屋內的兇手老婦搏斗之后再逃走,可性格中的怯懦(這從他當年參加鋼琴比賽時顫抖的雙手已能見出一二)令他不敢亮明身份,不得不在“盲人調音師”這角色中一直“演”下去,直演到謊言被戳破,老婦人手握兇器站在他身后……

  • 導演奧利維耶·特雷內的定力實在讓人佩服:即便在命懸一線的關口,他的鏡頭語言仍然看起來如此平靜,平靜得懾人。當兇手站在男主角身后隨時準備給他致命一擊的時候,男主角仍能故作鎮定地坐在鋼琴前,想著怎樣把這場戲演完,然后離開。誰能想到呢,演技這么好,卻遇見了根本不想看你演戲的人。

    調音師究竟是不是被殺死了,這是看過電影的人免不了追問思考的題目,我卻覺得調音師的下場并不是導演最關心的,他更希望強調的是借調琴這件小事而映照出人性的善惡。男主角在兇案現場演奏的是舒曼知名聲樂套曲《詩人之戀》中的第十首《我聽見那首小歌》,而舒曼這一系列聲樂作品,竟是為歌詠愛情而作。

    《詩人之戀》是作曲家兼鋼琴家舒曼創作于1840年的作品,那一年,他與學生兼戀人克拉拉的愛情終于修成正果,兩人不顧克拉拉父親的反對而結為連理。1840年因之成為舒曼的“歌曲之年”,而他那時創作的很多作品均可被視作寫給克拉拉的情書,極富詩意,或喜悅或憂傷。《詩人之戀》的歌詞取自德國詩人海涅的詩作,《我聽見那首小歌》講述男主角回憶遠走的愛人與逝去的愛情,充滿寥落與感傷。

    由這首作品改編的鋼琴獨奏版本,兩度出現在片中,一首一尾,完成環形敘事,卻渲染出全然不同的情境與氛圍:開篇處的溫煦安寧小曲,到了結尾竟成為預兆暴力甚至死亡的驚悚之音,其間的反差令觀者不免脊背發涼。而借片中冷酷情景與寧靜配樂之間一冷一暖、一明一暗的張力,導演對于殘酷、絕望與暴虐的不動聲色的指戳,異常明晰地呈示在你我面前,引人唏噓。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16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