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吉祥三寶》,一首歌走紅一家三口
張蕾 于 2019.06.13 13:38:14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2006年,由蒙古族歌手布仁巴雅爾作詞作曲的歌曲《吉祥三寶》登上春晚舞臺。當布仁巴雅爾與妻子、侄女一同在舞臺上演唱的時候,不知他是否想起了15年前那個令他悲喜交加的日子。

  • 寫給女兒的歌

    1991年6月21日,對于布仁巴雅爾來說是極為特殊的一天——上午父親在家鄉呼倫貝爾去世,下午女兒諾爾曼在北京出生,在這一天之內,布仁巴雅爾經歷人生的大悲和大喜,命運和他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女兒出生后,夫妻倆對她百般呵護,但他們卻從未給小諾爾曼過過生日。看著女兒一天天的長大,從蹣跚學步到咿呀學語,夫妻倆心中充滿了幸福和喜悅,卻也總覺得對孩子虧欠點什么。別的小朋友每年能過生日,可自己女兒卻不能,夫妻倆合計著,要在女兒3歲的時候給她過一個生日。

    布仁巴雅爾當時是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的蒙語播音員,妻子烏日娜是中央民族大學音樂系的老師,兩個人都是從呼倫貝爾大草原走出來的,雖已在北京工作生活多年,但心中卻仍然割舍不下對家鄉的眷戀。女兒雖然生在北京,但不能讓她忘記自己是草原的女兒,他們決定要讓女兒學習蒙語。

    那段時間,正是小諾爾曼對一切都充滿好奇的年紀,每天纏著爸爸問東問西:“爸爸,太陽是什么?爸爸,月亮是什么?爸爸,這是什么?爸爸,那是什么……”在她的眼睛里,到處都充滿著神奇,每天都會有新的發現,這個世界真是太有趣了。對于女兒的糾纏,布仁巴雅爾從不會覺得厭煩,每次都會很有耐心地解答。

    每天看到父女倆這樣對話,烏日娜覺得很有意思,有一天她突然靈機一動,覺得二人的對話特別有韻律感,特別是女兒用蒙語叫“爸爸”的時候,音調上挑,正好是一個小三度“咪嗦”的音。于是她建議布仁巴雅爾把這些日常對話整理下來,再譜上曲子,既可教女兒唱歌,也可讓孩子在唱歌中學蒙語。布仁巴雅爾也覺得這個建議很好,就留心起來。

    蒙古族本來就能歌善舞,布仁巴雅爾又出生在一個音樂家庭,從小就音樂感覺極好,后來考上了當地的文工團,又上藝校系統地學習過音樂,創作、演唱對他來說都不在話下。于是,在一個夜晚,布仁巴雅爾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便完成了《吉祥三寶》的詞曲創作,一氣呵成,再未做出修改。旋律很簡單,卻朗朗上口,一共只用了“1、2、3、5、6”幾個音,節奏非常歡快。

    當時他們一家三口還住在中央民族大學的筒子樓里。女兒3歲生日那天,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將住在筒子樓里的小朋友都請到家里來給諾爾曼過生日,并且將《吉祥三寶》作為生日禮物送給女兒。并不寬敞的房間里擠滿了小朋友,一家三口第一次唱起了這首歌,房間里充滿了歡歌笑語。這些小朋友,也就成了《吉祥三寶》的第一批小觀眾。從此以后,這首歌曲就成了布仁巴雅爾一家的保留曲目,每逢有親友聚會,一家三口就會演唱這首歌曲,總能迎來滿堂喝彩。

    壓哨入選 風靡全國

    歌曲雖然好,但要風靡全國,還需要等待一定的機緣巧合,而這樣的機緣居然一等就是十幾年。

    在北京,從內蒙古走出的音樂人才并不少,像騰格爾、三寶、韓磊、科爾沁夫等知名音樂人都是蒙古族,逐漸地大家也形成了一個圈子。前面說過,布仁巴雅爾從小就極富音樂天分,盡管到北京后一直從事播音員的工作,但他業余時間經常會自己創作一些歌曲,也經常有朋友介紹他去參加各種演出,慢慢地,布仁巴雅爾在圈子里有了一些名氣。后來,一位朋友勸他,這么多年唱了、寫了這么多歌,不如出個專輯。開始布仁巴雅爾并不在意,他覺得自己唱歌、寫歌純粹是為了喜歡,從未想過出專輯,而且出專輯投入太大,“萬一賣得不好賠了咋辦?”對于出專輯一事,布仁巴雅爾還是頗有顧慮。

    但經不住一群熱心的蒙古族朋友不斷“慫恿”,大家決定合資給他出專輯,并且很快就幫他聯系好了唱片公司。布仁巴雅爾一看都這樣了,也別有什么顧慮了,出就出吧。

    唱片公司為布仁巴雅爾策劃的專輯名為《天邊》,收集十幾首漢語歌曲,其中有布仁巴雅爾自己創作的歌曲,也有他演繹的一些蒙古族經典歌曲。一切進行得都很順利,專輯很快就要制作完成,唱片公司的老板提出要和布仁巴雅爾一家一起吃個飯,也算提前祝賀唱片上市。席間大家聊得非常開心,布仁巴雅爾一家三口乘著興致又唱起了他們的保留曲目——《吉祥三寶》。老板聽到這首歌,立刻就被打動了,他當場決定,一定要把這首歌放進專輯當中,而且不要漢語版,就要蒙語版的。沒想到,這次壓哨入選的《吉祥三寶》居然迅速風靡全國。

    偶然中的必然

    《吉祥三寶》的走紅,有很多偶然因素:如果當時布仁巴雅爾身邊沒有那幫朋友熱心“慫恿”、如果唱片公司老板沒有聽到這首歌并且極力推薦放進專輯,也許這首歌也只能在布仁巴雅爾周圍的小圈子里唱唱而已,我們也不會知道它的存在。但偶然背后又有必然,現在回頭來看,《吉祥三寶》的走紅和當時的社會背景和文化環境都是有著密切關系的。

    2006年前后,中國已經進入了經濟快速發展的階段,黨中央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的口號,在這樣的情況下,像《吉祥三寶》這種“合家歡”類的歌曲正好符合當時的大環境,一家三口載歌載舞其樂融融,正是對“和諧”二字的最好詮釋。那段時間“非遺”的概念也很熱,2005年11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了第三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蒙古長調”榜上有名,《吉祥三寶》中運用了蒙古族童謠和蒙古長調的元素,也許是借上了“非遺”的東風。另外,隨著網路的普及,網路、彩鈴等成為了重要的文化傳播方式,一大批草根歌手可以不用“走關系,上電視”也能走紅,《吉祥三寶》也一度被視作“網路歌曲”的代表作之一。另外,2005年“超女”的橫空出世,掀起了波瀾壯闊的“平民造星”運動。鄰家女孩可以成為萬眾矚目的明星,親和力十足的“一家三口”同樣可以。

    不管怎樣,任何文化現象都不可能是單一的存在,它一定背負了其身后那個年代賦予它的意義和使命。如今,布仁巴雅爾雖已離我們而去,但《吉祥三寶》與我們同在。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聽過一個外語歌(大概是法語)也是一問一答,韻律也相似。
    發表于2019.07.09 15:41:41
    7
    沒想到這個歌的旋律這么簡單,但是百聽不厭。現在學了樂器,才發現前兩個音就是小三度。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6.24 16:30:53
    6
    123.235.084.***
    123.235.084.***
    發表于2019.06.24 16:26:23
    4
    除了一問一答的形式有點像,曲調節奏完全不同,說借鑒都有點勉強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6.16 10:22:14
    3
    10
    但要說吉祥三寶在旋律上抄襲那首法國歌,我十多年前久寫過文章表示反對,至今依然維持這個觀點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9.06.14 05:34:21
    2
    呵呵,別裝了,這是一首剽竊的作品,還作詞作曲了~~~
    原曲是法國電影《Le Papillon》片尾曲,搜Le Papillon就可以聽到
    發表于2019.06.13 20:49:56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24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