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找到屬于自己的聲音
李夢 于 2019.06.18 14:08:05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在我們的學生年代,總有這樣或那樣的機會接觸《死亡詩社》(Dead Poets Society)這部影片,要么是在某次電影賞析課,要么是在學生社團組織的觀影活動上。說它是“最受大學生歡迎的電影之一”并不夸張,因為在那個為了理想和自由而執著熱情的年紀,我們看到片中的尼爾為熱愛的戲劇而癡狂,看到托德最終敢于直面曾經懦弱膽小的自己,仿佛從這些敢愛敢恨的年輕人身上,望見自己內心的恐懼與熱望。

2019年是《死亡詩社》上映三十周年紀念,我趁周末找來這影片重溫,發現片中配樂竟不乏古典名曲,包括亨德爾的《水上音樂》,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中最為人熟知的樂章“歡樂頌”,老師基廷時常用口哨吹出的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以及貝多芬的第五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1812序曲》的激烈與抗爭精神,暗指基廷不滿學校的保守做派,希望與學生一同在音樂、美與詩的浪漫中找尋自我;貝多芬的“歡樂頌”象征片中壓抑已久的學生在基廷的引領下,重又找回自信與積極的意義;而“樂圣”筆下的第五鋼琴協奏曲慢板樂章,在片中出現的時間不長,易被初次觀看此片的觀者忽略,可若細想其中旋律與影像的關聯,不難發現導演和編劇的良苦用心。

  • 第五鋼琴協奏曲是貝多芬創作于1808年的作品,而十九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對于“樂圣”的創作生涯而言,可說是最為光輝且重要的十年。第一至第六交響曲相繼寫成,第三至第五鋼琴協奏曲接連問世,加上若干鋼琴奏鳴曲及弦樂四重奏等,見證貝多芬作曲風格日臻成熟,而1810年首演于萊比錫并大獲成功的第五鋼琴協奏曲可說是將這輝煌十年推至巔峰的關鍵之作,無怪被后人冠以“帝皇”之名。

    作曲家創作該曲時,正逢普法戰爭爆發,維也納被包圍,身在城中的貝多芬不得已躲在地窖中,在遠方炮聲隆隆中創作,直到翌年一月奧地利魯道夫大公凱旋,他才將這部三樂章作品題獻給自己最重要的贊助人兼好友。此曲沿用貝氏第三交響曲“英雄”的調式,首末兩樂章高昂輝煌明亮,唯中間的慢板樂章極致溫柔繾綣,百聽不厭。

    《死亡詩社》中,與父親又一次發生爭執的尼爾找到老師基廷傾訴心事,房間中傳出的旋律,恰好是這個慢板樂章中的一段。樂聲中,尼爾對基廷講起自己與父親的矛盾,講起自己的戲劇理想無法被家人認可,講起眼前的挫折以及未來的迷茫,等等。這一段影像及音樂十足溫柔,真誠且向內自省,既為后面尼爾的悲劇埋下伏筆,亦回應這社會上的個體如何在壓力、誤解與彷徨中,找到并堅信自己的心之所屬,就像基廷開解學生的那番話:“大多數人都生活在平靜的絕望中,別陷入這種境地,沖出來……你們必須努力尋找自己的聲音。”第二樂章結束后并無暫停,昂揚的樂段緊接而上,竟似百多年前貝多芬對于基廷這番勸導的慨然回應。

    盡管長大后的我們重溫基廷的話,或會覺得那是老生常談,但即便是這樣說了又說的話,我們又真正明白幾分呢?鋼琴協奏曲“帝皇”之所以流轉至今,不外是因為那是貝多芬風格的鮮明表達,是屬于“樂圣”的獨特聲音。而《死亡詩社》片中主角以及觀影的你我,又何嘗不想用這一生的時間,尋找屬于且只屬于你我的獨特與自在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36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