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一場舒曼式的和解
李夢 于 2019.11.18 15:11:15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與波蘭斯基執導的那部盛名在外的電影《鋼琴家》相似,德國導演克里斯·克勞斯的《四分鐘》同樣意在借由天才鋼琴演奏者的故事,回溯戰爭對于人性的磨折,并思考藝術與人生的微妙關聯。

《四分鐘》上映于2006年,主人公是一對性情迥異的師生:年近八旬的克魯格夫人身世成謎,六十年來一直在女囚監獄教授鋼琴,近乎隱居,頗富才華卻從不過問名利;獄中叛逆女孩杰妮更是天資卓著,卻孤傲另類,生活中處處碰壁,見慣滿地狼藉。起初,克魯格夫人雖說親見這女孩富有潛質,卻并不愿意收她為徒,因其性格桀驁難馴甚至張狂,與老師的優雅克制反差鮮明。而后來,隨著故事延展,兩人因緣際會愈走愈近,才發覺在彼此迥異的外表與行事風格之下,內心竟深藏相似的痛楚:不堪的別離,逝去的愛,以及欲說還休的隱秘心事。

音樂類電影的敘事推進與情緒表達,向來不需要太多臺詞。很多時候,一曲抵千言。波蘭斯基在《鋼琴家》中,用肖邦第一鋼琴敘事曲,將男主角從生死攸關的絕境中奮力拉扯出來,而在《四分鐘》里,影片前半部分的沖突也好、矛盾也罷,都在堆積、疊加,直至最后四分鐘杰妮的現場演出時全然爆發并宣泄出來。而觸動這一暴風驟雨般場景的,是德國作曲家舒曼的a小調鋼琴協奏曲。

舒曼與鋼琴家妻子克拉拉的戀愛與婚姻,時常為后世談論。兩人的相見相識、陪伴及至痛苦分離,比那些悲劇電影中的花開無果更具戲劇性,也更令人感嘆唏噓。這首鋼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創作于兩人新婚翌年,彼時經歷世事考驗而終成眷屬的有情人,對未來的想象與期盼,都能在這部浪漫且熱情的作品中找見一二。可是,不知是否受到兩人后來悲傷故事的暗示,我每每聆聽這部作品時,總能在愛與浪漫之外,聽到脆弱、憂愁以及難以言說的彷徨與不安。作曲家深諳隱藏情緒之道,筆下樂音看似唯美實則脆弱,旋律轉角處,不經意便與憂傷擦肩。就像《四分鐘》里的杰妮與克魯格夫人,在其或桀驁或克制隱忍的表象下,深藏不愿為外人道的深沉心事。

克魯格夫人鼓勵杰妮參加音樂比賽,為她選定的曲目是舒曼這部考驗技巧兼具力量的協奏曲。可是,叛逆成性的杰妮從來不滿足于僅僅演出貝多芬、舒曼或是舒伯特的作品,哪怕那些曲目已是常演常新的偉大經典。見慣世間悲痛的她,更樂意偏離既定程式,探索黑人音樂等新鮮路向,尋找更奔放的、直抵內心的恣意表達。在片尾四分鐘的鋼琴演奏中,杰妮起初以優雅并略帶哀傷的情緒,詮釋舒曼寫給新婚妻子克拉拉的愛戀之歌,而后忽然起身,大力拍打琴鍵、刮擦琴弦,用種種生猛近乎瘋狂的舉動,挑戰原曲、挑戰老師,更將整部電影拖入意料之外并高潮迭起的尾聲。

奏畢,杰妮起身。這個聲稱從來不會屈膝向觀眾行禮的女孩,竟然在一曲終了面向觀眾席鞠躬致謝,并直直望著臺下震驚不已的老師。我想,這個屈膝禮只為獻給臺下那一人,絕非是將叛逆進行到底后的炫耀,而是借由此曲觸及彼此心事并抵達至深理解后的握手言和,像極了電影《爆裂鼓手》最后一幕爭鬧抵抗之后的靜寂。絢爛過后的無聲,才尤其震撼。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好文章,感覺有點短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11.18 16:57:2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30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