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特勞斯家族才是舞池里最靚的仔
襪子 于 2019.12.09 12:47:32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維也納作為世界“音樂之都”所融聚的音樂能量是無敵的,尤其是在19世紀,那里匯集了世界上最出色的音樂家、樂團和音樂廳。

在這樣一個充滿音樂氣息的城市里,其音樂形式是極其豐富的,除了供上層貴族消遣的高雅音樂會之外,還有許多民間舞蹈樂團、軍樂隊、業余合唱團和其他樂團,幾乎在任何公共場所都有他們的身影,只不過絕大多數都已被遺忘,除了一個例外,就是本文的主角——施特勞斯家族,他們為華爾茲舞曲這一藝術形式做出了重大貢獻。

在施特勞斯家族中,老約翰·施特勞斯(1804-1849)是國際知名的樂隊指揮和舞蹈音樂作曲家,他的三個兒子分別是小約翰·施特勞斯(1825-1899)、約瑟夫·施特勞斯和愛德華·施特勞斯,其中小約翰·施特勞斯被稱為“圓舞曲之王”,他兩個弟弟盡管不那么為人所知,但也是施特勞斯家族音樂成就的重要貢獻者。

  • 可你是否想過: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酷愛創作華爾茲?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從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為什么小約翰·施特勞斯有更重要的歷史地位?

    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酷愛創作華爾茲?

    隨便搜一下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出現的都是各種華爾茲,而且他們的競爭對手也酷愛這種形式,原因何在?

    毫無疑問,因為華爾茲在當時太火了!堪比現在廣場舞的流行程度,他們只是順勢而為。

    可是華爾茲并非由他們發明。事實上,早在老約翰參加工作前幾十年,就已經有人在維也納舞廳里玩華爾茲了。

    18世紀時,華爾茲也被稱作Teutsche或Deutsche,Walzer這個詞應是源自德語動詞walzen,意思是“轉圈圈” 。這種舞蹈本是鄉村特產,但很快就城市化,并于18世紀后期在維也納流行起來。像莫扎特1787年首演的歌劇《唐·喬瓦尼》,在第一幕終曲就有一支華爾茲舞曲。那時,華爾茲常能在歌劇院被聽到。

    不過它們真正的“家”是舞廳,像19世紀初建造的包括Sperl和ApolloSaal舞廳,就吸引了眾人前來跳舞娛樂,盡管它們位于當時維也納的郊區,而在維也納中心的皇宮舞廳Redouten-Säle也經常舉辦舞會。

    1815年召開維也納大會時,歐洲各國外交官來到維也納,試圖商議如何恢復拿破侖戰爭之后的社會秩序,而這個會議一度被戲稱為“華爾茲大會”,當時華爾茲這種娛樂活動已風靡維也納。有兩位著名作曲家,邁克爾·帕默爾(Michael Pamer)和約瑟夫·韋爾德(Joseph Wilde),專為維也納大會創作華爾茲舞曲,然而他們幾乎已被歷史完全遺忘了。

    想想全民都在舞池里轉啊轉,不寫華爾茲,那寫什么呢?逆勢者亡,順勢者昌啊!

    那么,問題又來了,既然都是順應潮流,創作大家喜聞樂見的東西,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能得此幸運,成為了維也納乃至奧地利的音樂名片呢?

    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從競爭者中脫穎而出?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首先要弄清楚主要競爭者是誰。

    如果你是華爾茲樂迷,那這位名叫約瑟夫·蘭納(1801-1843)的人你必定很熟悉,他跟老約翰·施特勞斯一樣短命。作為老約翰的同事兼勁敵的他,其音樂流傳度遠不如施特勞斯家族的廣。

  • 除了蘭納,還有一位叫卡爾·邁克爾·齊赫勒(齊雷爾),他的國際聲望曾一度與施特勞斯家族相提并論,而如今也幾乎被遺忘了。

  • 另外還有好些舞廳樂團指揮,如菲利普·穆薩(Philippe Musard)、路易·朱利安(Louis Jullien)、本杰明·比爾斯(Benjamin Bilse)和約瑟夫·貢格(Josef Gungl),他們的音樂如今幾乎完全消失了。

    唯獨施特勞斯家族和其作品得以名垂青史!為什么?

    因為施特勞斯家族更懂經營,更懂得如何擴大樂團的影響力,更懂得如何讓作品被人記住并流傳下來。

    起初,蘭納成立了一個三重奏,隨著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加入,這個三重奏被擴大為四重奏。不過老約翰·施特勞斯沒干多久,便在1825年離開并創建了自己的團隊。盡管傳聞他和蘭納發生了爭執,但老約翰·施特勞斯決定組建樂團很可能是出于個人原因。

    1825年,他結婚了,妻子四個月后生下了第一個孩子小約翰·施特勞斯,后來,又在1827年和1835年分別生下約瑟夫和愛德華。

    作為樂團領導者的老約翰·施特勞斯不僅僅是簡單寫寫華爾茲,他還改編其他作曲家的作品,并聘請音樂家演出,也親自在臺上用小提琴演奏,這逐步造就了典型的施特勞斯音樂會特色:即以歌劇、藝術歌曲和其他流派的改編作品來編排音樂會,施特勞斯樂團的這一傳統在整個19世紀得以延續下來。

    老約翰·施特勞斯當時能在維也納獲得知名度,不僅在于創作,而且他還身兼數職,除了是作曲家,他同時也是表演者,經紀人,指揮和編曲,可見他為工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不過,這個品質蘭納也有,所以這并不是施特勞斯家族與競爭對手拉開差距最主要的原因。

    然而,在如何擴大樂團影響力方面,施特勞斯家族完勝對手!由于維也納人對舞蹈的熱愛,老約翰·施特勞斯和蘭納的樂團都得以成功經營。可是,除此之外,老約翰·施特勞斯還把目光投向家鄉以外的地區,他帶領樂隊進行廣泛巡演,建立了國際聲譽。

    比如:1833年,老約翰·施特勞斯與他的樂隊一起前往匈牙利派斯特(Pest),開始首次巡演,之后又到德國各地開始更廣泛的演出。1838年,他還冒險去了巴黎和英國,可見老約翰·施特勞斯向外開拓的意愿非常強烈。但他的對手蘭納卻仍然堅守維也納,他頂多在哈布斯堡王朝的領土范圍內演出,因此僅僅形成了地方性現象。

    在小約翰·施特勞斯接管樂團之后,他更進一步擴大了巡演范圍,除了俄羅斯、德國、意大利、英國等征戰之地,1872年,小約翰甚至把施特勞斯樂團的影響擴大到歐洲以外,開始了包含波士頓和紐約在內的美國之旅。

    直到小約翰·施特勞斯1899年去世時,施特勞斯樂團幾乎在19世紀近四分之三的時間里一直是維也納最杰出的樂團之一。他們上演的眾多節目確保了幾乎所有的維也納市民都能聽到他們的音樂,無論是在享有國際盛譽的維也納金色大廳,還是在其他非正式場所。

    他們不僅在范圍和次數上略勝一籌,因為定期排練和演奏,施特勞斯樂隊的演奏水準很可能也比當時大多數樂團的水準更高。

    通過巡演,施特勞斯家族確保了其作品在更廣的范圍內被傳播,在一定程度上,人們逐漸將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與維也納這座城市的形成聯系。

  • 當然不管演出多么令人愉快,那都只是一瞬,如果無法讓觀眾記住他們所聽到的,那作曲家也可能很快就被遺忘。所以,他們的大部分作品都有鋼琴改編版,在當時就能輕易買到,以便樂迷在家里演奏。

    以上這些都是施特勞斯家族的高明之處。

    而他們最厲害的地方在于:善于把作品和文化地域符號相結合,從而讓作品獲得更持久的影響力和流傳度。

    比如:老約翰·施特勞斯1843年創作的《萊茵河上的羅蕾萊之聲》(Lorelei - Rheinklänge),在標題上就已對消費者構成足夠的吸引力。羅蕾萊是西方神話人物之一,她是萊茵河的女兒,也是一位絕色的金發美女,有著舉世無雙的美妙歌喉,所有聽到她歌聲的船夫會立刻愛上她,而忘記萊茵河水的湍急和危險,結果往往葬身河底。這首作品的出現一度讓萊茵河這個話題在業余音樂愛好者中引起了相當大的關注和熱度,這足以證明老約翰·施特勞斯的營銷才能。

    不僅是老約翰·施特勞斯,小約翰·施特勞斯在他的作品中也有意識地做到這一點:他有很多作品都直接或間接地提到維也納,例如《藍色多瑙河》《維也納森林的故事》《醇酒美女歌聲圓舞曲》以及《皇帝圓舞曲》等。即使施特勞斯那些著名的輕歌劇,也被認為是對維也納的生動描繪。

    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不僅在標題中喚起人們對維也納的城市印象,在音樂中也是如此,例如,小約翰·施特勞斯在《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中使用齊特琴(zither),這是獨具維也納特色的本土樂器。

    評論家們認為,作品中的元素體現了施特勞斯家族與維也納之間的深厚聯系,它們之所以受到贊揚并被廣泛傳播,是因為它們飽含維也納人民的精神風貌和獨特的文化。

    這么看來,施特勞斯家族能從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靠的絕對是實力。

    為什么小約翰·施特勞斯有更重要的歷史地位?

    對比來說,他相較于兩個弟弟,在維也納是更有名的公眾人物,扮演著藝術家和演奏家的角色,在維也納有更高的威望。

    1844年,19歲的小約翰·施特勞斯在多馬耶俱樂部上演首秀,他廣受歡迎,在媒體上備受贊譽。盡管并未一夜成名,但他之后逐步建立起的穩固聲譽,讓父親往日的光彩也黯然失色。小約翰·施特勞斯名正言順地成為新的“圓舞曲之王”,此事成為父子關系逐漸對立的關鍵事件之一,對于老約翰·施特勞斯來說,他曾是維也納的寵兒,也是歐洲的寵兒,也是他那個時代偉大作曲家的寵兒,但小約翰·施特勞斯的出現,讓暮色在他身上悄然降臨。

    相較于父親代表的“舊維也納”形象,小約翰·施特勞斯代表的是“新維也納”形象,這是歷史的選擇,是評論家在研究維也納歷史,以及1848年革命時所提出的觀點。

    他們把老約翰·施特勞斯歸類為“舊維也納”的保守派,而小約翰·施特勞斯是革命的積極支援者。盡管施特勞斯家族成員從未公開表達過對于革命的個人態度,但可在其創作的作品中了解一二。

    比如:老約翰·施特勞斯在1846年被任命為維也納宮廷皇家舞會音樂總監,無論其個人觀點如何,但他都有義務在某種程度上支援當下的政治現狀。

    他在1848年創作了最著名的《拉德斯基進行曲》,題獻給拉德斯基將軍。拉德斯基是奧地利的陸軍元帥,他積極維護奧地利帝國殖民統治。老約翰·施特勞斯所寫的這首進行曲正是炫耀了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武力和拉德斯基的威風。這首作品濃厚的軍事內涵使得它在哈布斯堡統治時期一直廣泛流傳。

    一些傳記作家認為這首作品是老約翰·施特勞斯政治觀點的理想總結,暗示他為維也納保守政權高唱贊歌。這種解釋幾乎出現在20世紀20年代的所有傳記中,這讓老約翰·施特勞斯和“舊維也納”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小約翰·施特勞斯在1848年寫的作品比他父親少,但人們可以清楚地在其作品窺見他對革命的態度,比如《革命進行曲》和《學生進行曲》等等。他還在音樂會上演法國國歌《馬賽曲》這一禁演曲目,這可是一首高唱革命和自由的作品,小約翰·施特勞斯還因為此事被警察傳喚,盡管最后被無罪釋放。

  • 所以從父子倆在1848年的創作中可以發現:小約翰·施特勞斯自由派觀點與他父親保守的觀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新事物會代替舊事物,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屬于老約翰·施特勞斯的時代已經結束,而一個新的維也納將由這些永琲熒妝應Q重新定義:女人的美麗、風景的魅力、河流的聲音,小約翰·施特勞斯敏銳地捕捉到這些情緒,并把它體現在華爾茲舞曲中。

    小約翰·施特勞斯成功地將父親和蘭納等前人的音樂風格融為一體,對華爾茲的大力推廣功不可沒。他使華爾茲成為一種與維也納精神密不可分的高雅音樂形式,絕對無愧于“圓舞曲之王”的稱號。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118.030.***
    180.118.030.***
    發表于2019.12.23 21:04:34
    3
    114.241.***.***
    114.241.***.***
    文章不錯,說出了維也納圓舞曲長盛不衰的實質所在,最喜歡聽《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2.10 22:51:47
    2
    03
    大愛藍色多瑙河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12.09 21:28:08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06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