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一年又一年 [2020年]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20.01.16 18:35:35 | 源自:百度貼吧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80

2020年的第一天,當安德里斯·尼爾松斯第一次站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吹起短號的時候,他準會想起為救場答應馬里斯·楊松斯擔任奧斯陸愛樂樂團小號手的那一天。后來據他回憶,時值楊松斯率領奧斯陸愛樂樂團在拉脫維亞巡演,樂團小號手由于身體原因無法登臺,楊松斯便征詢尼爾松斯能否作為小號手頂替登臺完成下半場的柏遼茲《幻想交響曲》。后來證明,尼爾松斯在沒有參加排練的前提下,出色地完成了這個任務。當楊松斯詢問他是否需要額外的報酬時,尼爾松斯便向他提出了跟他學習指揮的想法。機緣巧合之下,尼爾松斯成為了楊松斯迄今為止最出色的學生。

楊松斯對挖掘故鄉拉脫維亞的音樂家一直不遺余力,女中音歌唱家嘉蘭查也曾多次與他合作。而尼爾松斯作為楊松斯的“嫡系傳人”,更有著他老師的深刻印記。楊松斯的藝術風格自然流暢,同時注重挖掘作品內在的表現力,并通過對音色的打磨塑造,將音樂的內在情感煥發出來。而作為指揮家的尼爾松斯,我們也不難通過音樂發現他鮮明的師承關系。尤其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哪怕只看他的指揮動作,我們也無法忽視他身上楊松斯的影子。

今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選曲,尼爾松斯就顯露了他的“野心”。近幾年來,維也納愛樂樂團邀請了更多中青代的指揮家登臺演繹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古斯塔沃·杜達梅爾帶來的是一場青年人指揮棒下青澀的施特勞斯家族舞曲,而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則為我們帶來了德國人一般有板有眼的維也納舞曲。但無論是誰,在他們的曲目單中,都有著大量的生僻作品出現。今年的尼爾松斯同樣如此。

  • 今年恰逢音樂之友協會大廈落成150周年,曲目單中自然少不了與這座音樂殿堂頗有淵源的作品,比如在大廈落成舞會上首演的愛德華·施特勞斯的《冰花》瑪祖卡波爾卡和小約翰·施特勞斯的《享受生活》圓舞曲等等。此外,今年還是樂圣貝多芬誕辰250周年,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終于也出現了貝多芬的作品。不同于大家以往的猜測,今年音樂會上帶來的是貝多芬的一組短小精悍的《鄉村舞曲》。除此之外,今年還是施特勞斯家族中約瑟夫·施特勞斯逝世150周年。因此在這場音樂會上,還選擇了約瑟夫的不少作品,其中更是不乏冷門作品。眾多紀念因素綜合在一起,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在選曲上就顯得尤為意味深長,以至于今年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數量并不多,這對欣賞者來說不啻于是一個挑戰。

    看到曲目單,或許我還會擔心尼爾松斯能否駕馭得了如此晦澀的選曲。但現在看來,尼爾松斯更多地表現出的是對作品的駕輕就熟。比起前幾位登臺的新人指揮家,今年的尼爾松斯在舞臺上的表現顯然要更加輕松自然,對曲目風格的演繹也無明顯紕漏。從曲目的演繹上,尼爾松斯的手法大開大合,抒情的作品注重音色的渾厚,而輕松的作品則放開速度。這種從作品自身氣質出發,“量體裁衣”地詮釋作品的風格,似乎更有著說服力和表現力。因而,縱觀最近的十年,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頗值得回味。

    音樂會的開場再次選用了非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卡爾·米歇爾·齊萊爾是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常客,然而大家更熟悉的是他的圓舞曲。今年的開場,他的《流浪漢》序曲則讓大家有了一睹他輕歌劇風采的機會。這部作品有著典型的輕歌劇序曲的氣質,旋律輕盈優美,雜糅了歌劇中具有代表性的選段,并配以氣勢恢宏的序奏,十分適宜作為音樂會的開場。作為首度執棒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尼爾松斯,他幾乎還原了對維也納舞曲旋律彈性的處理,此外對不同樂段情緒上的拿捏也十分到位。他的這種注重作品內在對比性的手法,也體現在了這場音樂會的多部作品中,尤其以幾首圓舞曲最為鮮明。

    上半場小約翰的《檸檬花開的地方》圓舞曲在他的指揮棒下,無疑是個非常經典的演繹。這首有著朦朧氣質的圓舞曲,是小約翰對意大利風情的深情描寫,曲調纏綿悱惻、一唱三嘆,是作曲家巔峰時期的手筆。與以往演繹的幾個版本相比,尼爾松斯的側重點不在音樂的清新流暢或濃墨重彩上,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了音樂不同段落的表現力上。這種處理思路我在莫斯特的演繹中見到過,但與莫斯特相對清新的路線比起來,尼爾松斯更注重作品不同段落氣質的突出。因而,在這次《檸檬花開的地方》的演繹中,尼爾松斯用近乎完美的呼吸感將作品不同段落連接起來,并且調動了樂團音色上的變化,為每一段小圓舞曲都量身打造了不同的表現力。比如第五小圓舞曲中,他突出了樂團低音聲部的旋律,讓音樂聽起來更加低回婉轉。

    除了音色上的表現力,尼爾松斯對彈性速度的演繹也讓音樂聽起來更加靈動。比如上半場的《愛的問候》圓舞曲。這是一首約瑟夫·施特勞斯早期的圓舞曲,雖然還略顯不成熟,但依然有著不少可圈可點的段落。雖然這類作品無論如何演繹都容易吃力不討好,但尼爾松斯在音符間靈動的處理卻也讓它聽起來并不那么冗長繁瑣。

    說到尼爾松斯的速度,這里就不得不提讓大家為之一振的蘇佩的序曲《輕騎兵》。《輕騎兵》序曲算是蘇佩序曲中最膾炙人口的一首,巧合的是,似乎它的每次出現都預示著曲目單中將出現大量生僻作品,今年也不例外。這是一首大家幾乎都了如指掌的作品,而尼爾松斯的演繹帶有著明顯大開大合的特點。在大家幾乎已經司空見慣的主題的呈現之后,指揮家讓獨奏的單簧管以慢乎尋常的速度將作品的氣氛壓抑下來,并通過渾厚的大提琴聲部將富于歌唱性的主題呈現了出來。緊接著,在作品臨近結尾的部分,尼爾松斯為大家帶來了一個出乎意料的處理。《輕騎兵》序曲的尾聲有著多種演繹手法,尼爾松斯的詮釋思路不同于上一次莫斯特的處理,選擇了讓銅管樂慢一倍的方式演奏,與此同時,指揮家還突出了大鼓和低聲部弦樂的分量,為這一段音樂增強了轟鳴感。緊接著,尼爾松斯放飛了速度,讓音樂以極快的速度沖向結尾。這就營造了音樂節奏上的彈性,銅管樂的慢速演奏仿佛壓抑了作品尾聲大高潮的情感,同時又加強了作品高潮前的輝煌。緊隨而來的,則是異乎尋常的加速,就仿佛壓抑已久的彈簧終于擺脫了束縛,彈性勢能得到釋放,一飛沖天。

  • 通過音樂來“遙控”聽眾的感官,尼爾松斯再一次為大家做出了完美的示范,同時也讓這版《輕騎兵》序曲成為了范本級的演繹。在隨之而來的下半場,幾首圓舞曲的處理同樣沒有讓人失望。小約翰的《萬民擁抱》圓舞曲是一首主題歡快的圓舞曲。音樂會過半,尼爾松斯的狀態也漸入佳境。這首《萬民擁抱》的演繹在保留了他對音色、節奏和呼吸的關注的基礎上,更平添了松弛自然、怡然自得的氣質。到了曲目單中的最后一首《動力》圓舞曲時,尼爾松斯更近乎完美地做到了旋律中神秘感和動感的平衡。相比起來,與《動力》圓舞曲只有一曲之隔的《享受生活》圓舞曲,則由于刪除了所有反復,聽起來略顯匆忙單薄了點兒。或許正是由于這部作品的演繹結構上并不那么完美,才使得音樂的完整性略有打折。不過縱觀今年的幾首圓舞曲的演繹,尼爾松斯對不同小圓舞曲之間的對比還是非常突出的,對音樂氣質的捕捉也非常精確。首次登臺的尼爾松斯,無疑事先做了不少功課。

    相比于幾首圓舞曲,尼爾松斯指揮棒下的小作品的效果卻各有千秋。上半場爭議比較大的似乎是小約翰的那首《花節》波爾卡。通常意義上來講,這首既非快速波爾卡,也非法蘭西波爾卡的作品,其速度的詮釋空間是很大的。縱觀歷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這種波爾卡不乏風卷殘云的演繹,也不乏慢條斯理的詮釋。或許很多人都會拿尼爾松斯的演繹去對比1996年馬澤爾的版本,在聽過馬澤爾流暢的演繹后,對今年不急不緩的速度趕到十分不習慣。不過我卻認為,在尼爾松斯將速度慢下來之后,作品中清新雅致的氣質就呈現了出來。稍慢的速度還讓不同段落間戲劇性的對比更加鮮明,聽起來也更加妙趣橫生。相比起來,下半場約瑟夫的《丘比特》法蘭西波爾卡的處理思路與之如出一轍,再加上約瑟夫鮮明的個人風格,觀眾對這部作品的接受度要明顯好于《花節》。

    相比于年復一年一成不變的演繹,我更喜歡挖掘出作品新意的版本。畢竟,對于這種總譜上速度標注并不明確的作品來說,以不同速度進行演繹本無可厚非。況且,不同的演奏速度反而會為作品賦予不同的氣質,讓它的呈現更具新鮮感。1992年的卡洛斯·克萊伯不也曾用不那么歡快的速度詮釋了約瑟夫的《打鐵》法蘭西波爾卡嘛。

    尼爾松斯的《花節》速度不急不緩,他的《閑聊》快速波爾卡的速度卻可謂狂飆突進。縱觀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歷史,恐怕再難找出速度如此之快的《閑聊》了。而尼爾松斯的處理速度雖快,卻絲毫不顯浮躁雜亂,我們分明能感受到樂團精準地完成了尼爾松斯對速度的要求,也分明感受到了尼爾松斯對這支歷史悠久的樂團的掌控力。

    此外,愛德華·施特勞斯的《猝不及防》快速波爾卡也是一首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愛德華的快速波爾卡一向是他的拿手體裁,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上演的他的幾首快速波爾卡都受到了好評。而今年不僅出現了他的快速波爾卡,還第一次上演了他的瑪祖卡波爾卡。這首隨著音樂之友協會大廈落成而首演的作品今天聽來也并非全是應景之作。無論是對調性的自如變換,以及配器的靈活運用,都讓這部作品有著別具一格的氣質。相比于以憂郁氣質著稱的約瑟夫,愛德華似乎在憂郁上也不輸于他的哥哥。這首瑪祖卡波爾卡一起范兒,小調的旋律就為作品鋪墊了婉約的底色。在呈示部中,主題再次出現時,大提琴的音色更為旋律平添了幾分動人的嫵媚。但愿他的瑪祖卡波爾卡并非像他的圓舞曲那樣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只是驚鴻一現,我更期待著未來能夠上演他更多的瑪祖卡波爾卡。

    在漢斯·克里斯蒂安·倫拜的《郵差》加洛普中,尼爾松斯終于拿起了短號,為我們再現了他早年間作為小號手的風采。眾所周知,在跟隨楊松斯學習指揮之前,尼爾松斯還是一名樂團里的小號手。在《郵差》中,尼爾松斯的短號音色頗似驛號,為我們描繪了郵差送信時吹奏驛號的畫面。當然,在音樂會上,大概是由于緊張的緣故,尼爾松斯的短號吹奏并不那么完美,有幾處還險些錯音。不過,對于觀眾來說,指揮家吹奏短號的場面,無疑也是這場音樂會,乃至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歷史上的一個亮點。

  • 而《郵差》之后,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貝多芬的一組《鄉村舞曲》。早期的維也納作曲家大多都創作過鄉村舞曲這一體裁。貝多芬的鄉村舞曲一掃他交響曲中深刻的矛盾沖突,作品簡單明快,有著動人的韻律感。音樂會中,尼爾松斯將這六首鄉村舞曲以大家熟悉的四對舞的形式演奏出來,作品之間沒有明顯間隔,因而雖然每首舞曲獨立成篇,但演繹下來卻又成了一個有機體。如此一來,阿爾卑斯山中的鄉村舞會的熱鬧場面就被鮮明地呈現了出來,與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這個場合也頗為相得益彰。

    在這場音樂會上演前的一個月,尼爾松斯的老師楊松斯與世長辭,這不得不說是一個莫大的遺憾,同時也讓對尼爾松斯演繹風格的討論來得更提前了一些。音樂會后,塵埃總算落定,作為第一次登臺的尼爾松斯來說,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質量頗為上乘,尼爾松斯也在這個舞臺上完成了一次近乎完美的亮相。現在看來,他的再次登臺應該不成問題,而大家更關心的,則是他下一次登臺將會保留多少楊松斯的痕跡,又開拓了多少自身的風格。正如他的屢次登臺的前輩們一樣,或許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我們還將見證尼爾松斯的成長歷程,目睹他指揮技藝的發展和成熟,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尼爾松斯未來還將發展出更加獨特的個人風格,也將為我們帶來更加精彩的演繹。

    幽玄_天人之舞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一年又一年》系列: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相關閱讀: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58.254.011.***
    058.254.011.***
    發表于2020.03.17 12:20:57
    9
    068.014.066.***
    068.014.066.***
    發表于2020.01.22 06:08:09
    8
    114.241.***.***
    114.241.***.***
    一篇好文!讓我再一次深刻領略并理解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這些曲子背后的知識和耐人尋味的東西。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20.01.19 00:04:46
    7
    180.122.146.***
    180.122.146.***
    發表于2020.01.17 21:55:46
    6
    111.201.088.***
    111.201.088.***
    發表于2020.01.17 09:20:49
    5
    223.157.216.***
    223.157.216.***
    發表于2020.01.16 23:09:57
    4
    202.068.200.***
    202.068.200.***
    發表于2020.01.16 20:51:10
    3
    101.069.200.***
    101.069.200.***
    發表于2020.01.16 19:35:35
    2
    114.229.188.***
    114.229.188.***
    發表于2020.01.16 19:17:48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81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