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琳娜:中國文化太豐富,做當代音樂人太幸福了
廖陽 于 2020.07.24 15:15:24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龔琳娜的采訪現場充滿歡聲笑語,只要拋出一個問題,她很自然就接過去,思路非常清晰,講到興頭處,她還會高歌一兩句,嗓音甜脆又有勁。

因為上海夏季音樂節,龔琳娜來到了上海,和上海記者聊起了中國音樂,以及她在云南的家常。

  •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EOS 5D MARK IV;鏡頭=EF70-200mm f/2.8L USM;攝影師=@YCL_ALL RIGHTS RESERVED;焦距=100毫米;光圈=F4.0;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3200;白平衡=自動;曝光補償=-0.3EV;曝光時間=1/125秒;曝光程式=光圈優先;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20.07.19 17:54:04
  • 這是龔琳娜第二次參加夏季音樂節,她一口氣參加了三場,包括最重要的開幕式和閉幕式。

    2020年7月20日的開幕式上,龔琳娜主打“中國古詩詞歌曲”,有屈原的《九歌·山鬼》,還有李白的《靜夜思》。這也是她第一和指揮家余隆合作。

    唱歌時,龔琳娜喜歡想象場景,“屈原寫《山鬼》是用來祭祀的,很多人一起唱,很大氣。以前我的小樂隊演奏,總覺得不夠勁兒,交響樂團更加震撼、更有格局。”在上海交響樂團的伴奏下,龔琳娜加入了黃梅戲、山歌、花臉等中國元素、中國唱法,“這首歌要唱得很大氣,要雷填填兮雨冥冥,要讓觀眾感覺到下雨、打雷、猿猴在叫。”

    《靜夜思》唱起來和《山鬼》完全相反,很安靜,是吟誦式的,“我的演唱很輕聲,交響樂也壓得非常弱,是流線型的,有一種水的流動感。”

    第二場是龔琳娜的獨唱音樂會,以“山水田園”為主題。疫情期間憋久了,大家最想呼吸自然的空氣,最希望聽到開闊的聲音,所以她會唱歡快的《自由鳥》,還會唱唐朝詩人王維的《桃源行》,幫助重建心靈和精神家園。上海崇明山歌《潮水娘娘》也在曲目單上,曲中方言一度把她難倒,聽了無數遍也學了無數遍,她要把第一次現場送給上海觀眾。

    閉幕式是譚盾的《慈悲頌》,龔琳娜會挑戰第五幕“心經”。兩位音樂人相識已久,但合作還是第一次。二十天前,龔琳娜才收到譚盾的電話,為了迅速唱好,她每天七點就起床練歌,希望不看譜也能游刃有余。

  • 制造商=SONY;型號=ILCE-7RM4;鏡頭=EF70-200/2.8L USM;焦距=195毫米;等效焦距=195毫米;光圈=F2.8;測光模式=中央平均;感光度=ISO1000;白平衡=自動;對比度=標準;飽和度=標準;銳度=標準;曝光補償=-0.7EV;曝光時間=1/80秒;曝光程式=程式模式;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20.09.16 18:35:29
  • “我要牢牢抓住根。”這些年,龔琳娜的演唱重心在兩塊:一塊是“民間音樂”,也就是民歌和戲曲,也因此她走遍大江南北采風,跟當地人學民歌唱法;一塊是“文人音樂”,也就是古詩詞歌曲,最近一年,她開始彈古琴、唱琴歌。

    從民間音樂這樣的“俗樂”,到文人音樂這樣的“雅樂”,都是龔琳娜的“根”。但她發現,光有這些根還不夠,她要像大樹一樣往上生長、發出新芽。這個過程中她發現,中國音樂應該還有一條腿,那就是“神話”。

    “孩子們都喜歡西方的蜘蛛俠,但他們知道什么是混沌、什么是夸父嗎?很多孩子不知道《山海經》里有無數的神獸。”

    龔琳娜試圖在音樂里追溯上古神話。今年,她開始籌備《山海神話》,十首歌,每一首都有超高難度的聲樂技巧。她坦誠,希望用不同的聲音和技巧,表達不同神獸的性格特征和獨門絕技。

    “神獸是不一樣的。鳳凰為什么能象征吉祥和平安?除了漂亮,它身上還有德義禮仁信。我會唱高音,唱出鳳凰的叫,但不是刺耳的高音,是具備品德的。”在云南大理的家里,龔琳娜有個小鄰居,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她學鳥叫是一絕,龔琳娜會請她唱出鳳凰的嘶鳴。

    無論是去民間采風還是挖掘上古神話,龔琳娜發現,中國文化太豐富了,“從上古到屈原、李白、歐陽修、李清照,一路到今天,我們踩在他們的根基上創新,做當代的音樂人簡直太幸福了!”

    被問及看了最近大熱的《乘風破浪的姐姐》嗎?龔琳娜搖頭,她不看綜藝節目,所有精力都放在音樂上,一個是挖掘傳統創造新聲,一個是音樂教育。

    最近,她開始教全國各地的中小學音樂老師唱古詩詞歌曲,老師學好了再去教學生,古詩詞就有了另一種傳播路徑。

    她還津津有味地教鄰居唱歌,創造了龔琳娜音樂教學法。

    鄰居問她,氣怎么練?她想到了勞動號子里都是“哼哼哈哈”,和老鑼一說,他迅速寫出了“練聲曲”,每一則“練聲曲”只有10分鐘。

    “學貓叫,你就會唱黃梅戲了,學公雞叫,你的高音就上去了。”龔琳娜用風趣幽默的方法教他們唱歌,“沒有基礎的人更敢唱,你不要講道理,就講實踐和操作,像玩游戲一樣,很快就學會了。”

    山區的孩子沒有音樂老師,去哈尼族采風時,龔麗娜發現,大人唱一句,孩子們完全不是一個調,“我馬上把‘練聲曲’給他們,孩子們全都在節奏和調上了。大人每星期都用‘練聲曲’帶他們,孩子們的聲音都放出來了。”

    即便是不懂音樂的人,也不得不承認,龔琳娜的歌唱技巧一流,聲震四海。這些年,她還有一個心愿,就是拔高中國聲樂技巧。

    “我們的學院派總覺得,西方的聲樂技巧才是科學的、高級的發聲方法,那是因為他們有理論、成系統,方便教學。”

    龔琳娜認為,中國的聲樂技巧也有方法可循,比如在《山海神話》里,她會強調每一首歌都有各自的高超技巧,“我把我的聲樂技巧提到很高水準,就會帶動環境,讓師弟師妹看到,開始學中國的聲樂技巧。這些技巧不是我發明的,是我采風學來的,是前人留下來的寶貴財富。”

    “中國聲樂不能跟著西方聲樂的屁股跑。西方歌劇演員會用京劇來練聲嗎?不可能,那為什么我們唱民歌前還要練美聲?我們的美學不一樣。”

    老鑼給龔琳娜打開了一扇門,“他一直說,你們的戲曲有那么多流派,你們應該研究戲曲流派和發聲方法,這是中國聲樂自成系統的一個門道。原來我覺得唱戲和唱歌沒關系,但其實它們都是發聲方法。”

    “中國戲曲就像西方歌劇,現在中國也有音樂劇了,難道一定要像百老匯音樂劇一樣走嗎?那僅僅是一個方向,還有很多方向。你要唱出漢語的美,你就不能按照英文的方式來唱。”龔琳娜強調,中國的聲樂技巧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方向。

    龔琳娜如今定居云南大理,靠山靠水,過著讓很多人艷羨的生活。

    “我每天六點就起來了,鳥會把你喚醒,七點開始練歌,九點半以前把歌練完,我開始散步、種花、打太極拳、練古琴,晚上十點睡覺,睡前看會書,看看電影。” 龔琳娜享受田園生活,同時她認為,小城市會是年輕人未來生活的一個方向,不僅住得舒服,發光發熱的機會也很多。

    前不久,她去了云南建水采風,發現那里太漂亮了,“不堵車,物資發達,消費不高,豆腐、牛肉、米線都太好吃了!我在那看到一座孔廟,比國子監大多了,驚呆了,那么有文化!中小學的音樂老師聽說我來了,都聚在孔廟聽我講課。”

    采訪時,記者們發現,龔琳娜像太陽一樣充滿活力,說話有感染力,思路也非常清晰,講到興頭處,她還會高歌一兩句,嗓音甜脆又有勁。

    龔琳娜說,是音樂讓她樂觀積極,讓她的靈魂有安放之地,“我為什么要早上七點就起來唱歌?只要一唱歌,我渾身都有力量,煩惱都忘了。而且,我要不停地唱新歌,一定要挑戰新作品,一定要學習新唱法,只有不停地學習,我才覺得生命沒有倦怠。”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5.060.190.***
    115.060.190.***
    發表于2020.07.26 14:37:29
    2
    03
    難怪她歌中自有另一個世界
    此帖使用V1981A提交
    發表于2020.07.24 18:24:4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45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