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51
  • 音乐人 - 著名音乐人
    英国当地时间2020年6月18日,被誉为“战地甜心”的英国著名女歌手薇拉·琳恩去世,享年103岁。澎湃新闻转载这篇发表于2018年的旧文,以表纪念。原题为“世纪歌手Vera的旷世《Sailing》”……
    现年91岁意大利作曲家埃尼奥·莫里康内共创作了超过500部影视音乐,这位2007年得到奥斯卡最高荣誉”终身成就奖“的传奇人物(此奖项历史上只颁给过两位作曲家)近年来却鲜少再有作品问世,大部分的邀约都被回绝,作曲家本人称自己已对此”失去了兴趣“。“从前人们会为电影音乐的创作不吝重金……
    罗伯特·舒曼是浪漫主义的真正实践者,他将文学和音乐结合起来,把音乐作为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在舒曼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诗人和音乐家的双重性,这种双重性在他的童年时代就得以体现……
    和朋友聊天,说起了一个让我熟悉,但陌生的歌手。熟悉是因为那首大红大紫的歌,陌生是,似乎之后就没有太多让人记住,或者说有标签的作品。她是黄小琥。现在提起黄小琥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说出《没那么简单》这首歌的歌名……
    保罗·亨利·朗对于一位作曲家的艺术追求和精神本质的直观性、统领性把握,在这段论述贝多芬的文字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它出现在《西方文明中的音乐》一书中“贝多芬”一节的开始处。写作这样的文字,需要写作者对时代、人物、作品和音乐史的内在问题有深入的理解与高度的统合能力……
    普罗科菲耶夫生于1891年4月23日。也许是因为他那热爱音乐的钢琴家母亲每晚为他弹奏肖邦和贝多芬的钢琴曲,从而给了他良好的音乐启蒙并激发了他在音乐方面的雄心壮志,年轻的谢尔盖五岁时就创作了他的第一首钢琴曲,九岁时创作了他的第一部歌剧……
    2020年4月10日,是“披头士”解散50周年。按理说,媒体会对他们做一番纪念,毕竟过去整整半个世纪了。我去年开始准备写一篇纪念“披头士”解散的文章,因为他们对我影响太大了。但去年底突发的蔓延到全球的疫情,扰乱了所有人心中美好的心情……
    卡洛斯·克莱伯在七十四载人生里仅指挥过96场交响音乐会(卡拉扬大约2200余场)和400场歌剧,他对自己所演出的曲目极度挑剔,传世录音的数量也屈指可数,除了演出他始终与公众保持距离,但舞台上飘逸飒爽的姿态和极度火热澎湃的音乐让乐迷或音乐家无不为他狂热和着迷……
    刘德海——汇流成海……师父远去,世上再无那位至真至善的老人用琴声绘美景、讲人生。痛思至极,只能在师父开辟的道路上驮经前行。虽这乐路崎岖,却不敢惰懒,因为,永远都有双智慧的眼睛在心中指引、鞭策……
    说起古琴,我们一定会想起大师管平湖,很多人提起他,会说他就像京剧界的梅兰芳,他是古琴界的第一人。也有人会提到,1977年,美国宇航局向外太空发射了一艘空间探测器,上面装有一张珍贵的镀金唱片,里面的音乐代表了整个人类的文明,其中来自中国的音乐就是管平湖先生的《流水》……
    20世纪,以刘德海为代表的琵琶大师开创了琵琶的第三个新篇章。这个时期,从乐器构造、材料制作、声响色彩、演奏手法等均更上层楼;琵琶广为大众所喜爱,成千上万的爱好者追随和研习;在传统的基础上创造了琵琶又一个新高峰……
    2020年4月11日下午,民乐大师刘德海先生在北京辞世,享年83岁。刘德海是国宝级的琵琶艺术大师,在世界上也有着非常高的声望。笔者曾多次聆听刘德海先生的演奏,感受着一串串音符从他的指尖汩汩而出的时候,真切地意识到……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西方音乐史中最巨大的话题。古典-浪漫时期的承前启后者,交响乐崭新意义的开启者,彻底影响现代钢琴演奏的作曲家,一个用音乐给人类精神带来解放和自由的时代缩影。他为艺术史带来太多意义,因此2020年人们要用一整年纪念他……
    19世纪后期诞生的指挥大师中,安塞美或许不是公众层面的巨星指挥家,他与罗曼德管弦乐团的组合却是真正的传奇。他们留下的大量录音遗产是真正的瑰宝。若有人问:安塞美是怎样一位指挥家?我可能会条件反射地回答:他是一位在大时代的背景下崛起的大指挥家……
    在20世纪上半叶现代主义艺术和音乐全面占据上风的潮流中,施氏的回光返照确乎完全掉落在“音乐史之外”,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中,学院派的音乐“正史”叙事都认为,施氏的晚期创作是“非历史性的”。然而,“非历史性”的多元风格共存,而不是“历史性”的直线演进……
    家喻户晓的歌剧《卡门》是比才的代表作之一,此外,他还创作交响曲、钢琴作品以及声乐等多种类型的作品。在比才生前,其大多数作品没有得到认可,过世后人们才认识到他的价值,直到20世纪,他的作品开始被频繁上演。比才的早逝绝对是法国音乐史上的重大损失……
    伟大的已故指挥家马瑞斯·扬颂斯,他的离世令人心碎。这无疑是值得一生留念的音乐经历之一。足以见得观众对他势不可挡的热情和纯粹的爱戴。对我来说,我荣幸享有了一个特权。马瑞斯·扬颂斯是那座城市中最受欢迎的人物……
    早年间,台湾的流行音乐圈有这么的一个说法:“你的专辑里没有吴青峰写的歌,差不多已经不配做歌手了。”吴青峰,即使他的名字早已在金曲奖出现数次,只是,大多数都隐在“苏打绿”背后。“苏打绿”休团之后,他开始放空自己……
    2016年生日的时候,杨松斯曾说:“很多人告诉我觉得我变年轻了。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以前我们一直想着工作工作,而当我们真正想放下这些去享受生活的时候一切却又变得太迟了。但是,好在我很喜欢我的这份工作,音乐和指挥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很享受当下的生活。”
    转眼又到年末,看到此文的读者可能已能嗅到新年祝福的气息。那么无论如何,可以去听听施特劳斯们的作品,不论是老约翰、约瑟夫、爱德华,还是小约翰。即便我们不去维也纳,却也能在年末的音乐会或唱片里,感受到来自施特劳斯的浓浓暖意……
  • 1
  • 2
  • 3
  • 4
  • 5
  • 6
  • ...
  • 51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