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33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十多年前,SOOMAL刚刚创建的时候,几百块买一条耳机1000元买一套音箱还是很多人需要磨叽很久的事情,而现在几千上万一条的耳机也敢放到购物车了,大家都很膨胀。所以,我们一直在调整推荐标准,跟着大家一起膨胀
    不知道多少年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才会恢复现场观众。2020年,世界有了一个共同的主题,只不过这一共同的主题,在几乎每一个领域上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而维也纳爱乐乐团,也通过新年音乐会,向世界传递出了他们对爱和希望的呼吁……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改变了太多我们原本习以为常的惯例,包括每年与大家见面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因此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场年度音乐盛典将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空场进行演出……
    基于M1的Macbook产品上市后,掀起了很大的关注度,在各路测评中,M1的表现出色,基础性能优异,在某些特定项目中爆锤英特尔版的Macbook,这些项目包括视频编解码、XCODE编译、某些软件的功能优化例如图像抠像……等等,“苹果不讲武德”成为被广泛接受的评价,这是苹果蹭了马老师的热度
    强强组合是什么?应该是……组合,这个组合能兼容庞大的旧生态,提供不逊色于i5处理器的综合性能,却能保证更长的续航时间。这个组合若能有,桌面领域,ARM能否取代X86?我们认为在笔记本这个子领域完全可以,台机领域也能分到一杯羹。
    转眼十年过去,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照例在每年元旦与我们相会,一方面它依旧坚持着文化传统,同时也在进行一些新的尝试,与之相关的数据自然也不断发生着变化,所以我决定在2021年即将到来之际,对这篇旧文进行一次更新……
    “水”,何止漂来了一个北京城。是“水”,造就了我们这个有“人”的世界。因为,“水”是万物生灵,“水”是人的生命。因此,我们才理解了古今中外多少音乐大师,总是将他们谱纸上的五条曲线视作浪涛的起伏,总是把如蝌蚪一般跃动的音符当成波花的绽放……
    书签:
    《十万个为什么》的前半张有延续上一张的意思。《幽魂》用一句鬼魅的乐句爬满全篇,象征生活中阴沉暧昧,懒懒挂在肩膀上的情绪。西乐的编制中凸显中国音乐的韵味,中间入侵的高速音阶和电噪缠在一起形成反差……
    聆听多纳伊(Christoph von Dohnanyi)指挥克里夫兰管弦乐团,为Decca灌录的马勒《第五交响曲》,我感到这实在是一款马勒的演绎的精品。可与此同时,这又是一张“尴尬的”唱片,因其折射出克里斯托弗·冯·多纳伊作为指挥家的尴尬处境……
    与美食有关的电影,向来是我的心头好。不论《浓情巧克力》中的异域爱情,《朱莉与茱莉亚》里的梦想照进现实,抑或《深夜食堂》中借食物传递出的温暖与慰藉,讲的都是暖胃又暖心的好故事。1987年在丹麦上映的《巴贝特之宴》,获得翌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亦是借美食传情的上佳例证……
    美丽唱片厂牌继承了部分豆瓣音乐的血统,好品位,不媚俗,很小众。今年他们要做四张“新”的音乐人合辑,已出三张。最近发行的一张叫《风吹走的城市》,五首歌,五组音乐人,很灵的。最近几年,“新”音乐的同质化让人头痛。流行一种风格,就涌现出一批……
    曾几何时,索尔蒂在国内乐迷中的口碑实在不佳。如果说,只有音响效果而缺乏内涵的演绎“成问题”的话,索尔蒂爵士就仿佛被视为问题代言人,一位集大成者。但越多聆听这位指挥家的唱片,我就越为如此单一和表面化的评论感到遗憾,实在不应该呀……
    《天方夜谭》取材于阿拉伯民间神话故事,萨旦王沙赫里亚尔认定女人是阴险不忠的,因此他每天娶一个处女为妻,第二天一早即杀死。后来萨旦王娶了舍赫拉查达为王妃,聪明的王妃每天晚上给萨旦王讲一个神话故事,用曲折的故事和离奇的神话吸引萨旦王……
    夏天过去了,《乐队的夏天》却将它的热度延续至深秋。从“每周祭出一个乐评人”,到相约“去捞五条人”,再到被节目重塑、越来越“萌”的华东,“乐夏”给走出疫情困扰的观众带来了别样的欢乐。不过也有很多人质疑节目的娱乐倾向……
    这个不是标题党,当然这个新也绝对不是完全的新歌,不然我就是在做灵异节目了。小长假回来之后,宝丽金厂牌的持有公司环球唱片出了四首张国荣的重制歌曲,旨在……其实一般来说应该都有原因的,但这一次真的没什么原因……
    “柴一”出现在《囧妈》中,或许并不只是为了烘托夕照时分的莫斯科美景,细想,则有更深一层的意味。老柴的这首传世名作,在广受欢迎之前,也曾经历误解、质疑甚至批评,如同片中那对母子的关系,也在时间的磨洗下,渐渐由隔膜至亲近,改变了样貌。
    《第六交响曲》“悲怆”是柴科夫斯基生前最后一首演出的音乐作品,在亲自指挥首演九天后,他骤然离世。柴科夫斯基那时候住在离莫斯科不远的克林城。这个新住所很宽敞,居住环境很好,景致也十分优美,有许多幽静的好去处。他喜欢在这静谧的环境中创作……
    中美科技战场上也在加速,10月4日,中芯国际官方发布公告,证实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已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向部分供应商发出信函,其向中芯国际出口的部分美国设备、配件及原物料,会受到美国出口管制规定的进一步限制。
    2020年9月初,郎朗在DG旗下的专辑巴赫《哥德堡变奏曲》首发,立即席卷全球。其实早在年初,郎朗便携此曲巡演德国,回到国内后因疫情原因全球巡演搁浅。唱片让大半年未见到郎朗动静的西方英语舆论群情激动,大报小报昂首期盼一拥而上……
    创作《悲怆》时,贝多芬29岁,已在维也纳音乐圈中成名,不乏拥趸。而他却用“悲怆”为这部经典之作命名,一说是他感伤于父母离世,一说是他感慨时光易逝而前途未卜,在我看来,此曲更像是已被耳疾所扰的作曲家直面命运的勇气与执着……
  • 1
  • 2
  • 3
  • 4
  • 5
  • 6
  • ...
  • 13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