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3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古典音乐在当下遭受的挑战之一,就是对确定性的疑问。文化的相对主义,世界的不确定,已成为主流认识。贝多芬的雄辩,新一代听众可能会觉得可笑,因为他们习惯了喜剧地看待人世。听贝多芬,需要正襟危坐,他的每一个乐句都前后相连,几乎让人喘不上气来……
    我不喜欢今时今日青春偶像剧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剧中年轻男女恋爱谈得未免太寡淡单薄了:成日将“爱不爱”或是“想不想”挂在嘴边,一点迂回含蓄也不讲。与这样直白无趣的示爱相比,十多年前一部名为《沉静如海》的电影可说是相当高明了……
    世人认知中的图瓦,有非“现代文明”视角的存在吗?过去的几十年中,这块亚洲中心的神秘之地被掀开面纱。世人赞叹她的音乐,将对于游牧生活的种种幻想赋予她。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理查德·费曼是最早关注她的西方人之一……
    无论听柴可夫斯基,还是拉赫玛尼诺夫,甚至是俄罗斯小曲(包括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样的简单作品),一种深重的悲伤连天动地,绵延不绝,让人难以自拔。这种悲痛在歌唱,适合在影视作品里使用。拉赫玛尼诺夫注重旋律,从不放弃音乐里的歌唱性……
    传播手段的泛化和权威评价体系的消解,导致劣币逐良币的现象,这种感叹由来已久。但是,形成于信息时代的流行音乐文化,必然带有网络作为主要生产和传播手段的时代特征,其结构是复杂的,不好做结论……
    肖邦弱不禁风,被人戏称为“纸片人”。他病重的时候体重只有九十磅,也就是八十斤左右。这个体量如此小的人,却能擂动体量巨大的钢琴,像是瘦小的车夫,在赶一辆几匹马驱动的豪华马车。肖邦的钢琴作品充满阳刚之气,弹奏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流行音乐不流行,优秀作品失去大众,卓越创作不再有无上荣光……以及这背后的,无边界、无门槛、无差别、无中心的方向,这种状况并非中国独有,全世界的、整个人类,都在面对相同的问题。
    姜文和作家阿城谈到音乐,他说:“我的电影其实都是从音乐开始的。我跟人家说,我连谱都不识,我只能说我的灵感是从那里来的。比如,我听马斯卡尼的音乐,像一个火儿,把天点着了,想抽根烟,白日梦,跟着走……”
    如果你是室内乐爱好者,DG公司2009年出品的《俄罗斯三重奏》值得一听。这是郎朗首张室内乐大碟,与提琴巨匠列宾、麦斯基共同演绎了柴科夫斯基和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两部钢琴三重奏,都附注为“纪念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有一个精彩的比喻,说的是勋伯格的十二音体系音乐。美国钢琴家理查德·古德引用一个学者的表述,讲十二音体系作品是没有帆的船出海,船长以为,只要命令船员服从精密的日程与安排,就可以阻止他们怀念家乡,也不问最终驶入何方……
    从小受到过度保护的许茹芸,在人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活在泡泡里,“还以为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密集发片的职业生涯是一个更大的泡泡,同样让她的双脚悬在空中,却面临更大压力。像很多女歌手一样,许茹芸唱了很多情歌,当时却未必能理解其中深意……
    不久前,姜文接受许知远的访问,提到自己老了之后要做三件事,出书,画画,再写首曲子。如果你碰巧看过他的大部分电影,便会发现这位中国影坛的“怪才”的确喜欢在那些极度张扬个性的影片中,用上爵士、摇滚和古典等多个类别的音乐……
    百余年前,德彪西 (1862-1918)几乎以一人之力,完成了一次影响深远的音乐 “革命”——他凭借在当时看来几近奇异的艺术理念,在旋律、节奏、和声、音色、织体、结构等几乎所有的音乐语言维度上,都拓展了前所未闻的领地,将音乐导入特别意义上的 “现代”大门……
    近几年,历经60多年起起落落的人工智能再度掀起热潮,成为科技和资本追逐的焦点。它渗透到各行各业,甚至侵入高级抽象艺术——音乐领域。人工智能揣摩我们的心思推送音乐,捕捉我们的演奏动作予以调整,学习我们的数据创作音乐……
    罗思容与孤毛头乐团的第四张专辑《落脚》,已从“大地之母”的书写进化至“大地”。 她的上一张专辑《多一个》以台湾女性诗人的作品入歌,透过不同的女性视角照见不同角落,上下通达超越族群和性别限制……
    霍洛维茨的触键十分独特,有独一无二的方式与感觉。与古尔德弹奏的巴赫一样,喜欢的人会将其捧上天,不喜欢的则不屑一顾,认为是邪魔一路。不知其间有没有嫉妒的成分,攻击霍洛维茨的,多是一流钢琴家……
    令曼肯跻身音乐大师之列的,是他为迪士尼电影做的配乐——从《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到《风中奇缘》《魔发奇缘》等,他也因此被称为“迪士尼音乐教父”……
    讲述二战的电影很多,波兰斯基执导的《钢琴家》可谓是其中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一部,不单因为男主角布罗迪的精彩演出,还因为片中音乐与剧情的互相映照。影片由波兰籍犹太钢琴家斯皮尔曼的自传改编而成,借由钢琴家亲历二战苦难的往事,回溯战争的残酷及伤痛……
    多年来,黄舒骏在采访中回答过太多相似的问题,以至于自信“你的采访提纲我看一眼就知道哪些问题是网上抄的,哪些是原创。知道吗,你们记者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以后90%的记者岗位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说着他拿起矿泉水瓶假装记者采访,水滴在我的腿上……
    你出门口袋里还装钱包吗?是早就不带了?或是保留着出门三件套钥匙、钱包、手机的习惯。不带钱包其实变得很容易,当你强迫不带钱包之后,似乎最想干的事就是废掉钥匙。是不是这样呢?
  •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