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6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2018年,从安德烈·波切利到马友友,很多音乐家都录制、发行了专辑,这些专辑里的音乐我们近几年都不曾听过,其中哪些最受欢迎?近日,英国Classic FM著名主持人约翰·苏切特为我们评选出2018年最难忘的10大古典音乐专辑。
    《故乡的云》收入1984年5月台湾四海唱片公司发行的文章专辑《三百六十五里路》中,或许因为不是该专辑的主打歌曲,发行后仅在台湾及东南亚一带比较流行。而让内地人们接受和喜爱这首歌,却是费翔的演唱版本……
    总的来说,如果将2019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与往届相比,可以说,它是一届艺术造诣极高的音乐会,几乎每一首作品都有着精湛的处理,即使不是历年来最令人信服的演绎,也是极具蒂勒曼个人色彩的艺术品。因而,这也使得这一年的音乐会上即使毫无幽默噱头,也足以令人十分难忘……
    在全国各地交响乐团的各类音乐会中,我们能够经常听到的中国交响乐作品,除了《黄河大合唱》以及根据其改编的钢琴协奏曲《黄河》,就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当然还包括管弦乐曲《春节序曲》《红旗颂》《北京喜讯到边寨》等有限的几首……
    《歌手2019》是《歌手》品牌的重新出发,还是只是一次“回光返照”?不得而知。有人如此唱衰,这一次请来了刘欢,下一季要请谁?但假设《歌手2019》能够成为华语乐坛新人的“助推器”以及原创歌曲的“发动机”,从消耗转变为生产,那么《歌手》这一品牌是有长青的可能的……
    有一首甜美而悠远的歌,它“源自”一座绮丽的小岛;它是个美丽的传奇,它伴随着我国的改革大潮一路唱响,唱红了小岛,唱遍了大江南北、村镇城乡。唱得山峦呼应,唱得人心激荡。这首歌唱了近40年,至今仍在神州大地回响……
    卡洛斯·克莱伯的一生,颇得庄子神韵。庄子处世怡然自得,有着自由不羁的平民味。卡洛斯·克莱伯从不与任何乐团签约,做事风格随心所欲,不受约束,只要觉得不在状态就会取消演出。庄子很超脱,生活痕迹不甚了了,几乎没有人对庄子的行踪作过细致地考证。而卡洛斯·克莱伯从不接受任何采访……
    小胖林育群这次带来的专辑《Age-Store故肆》,就是一张有故事的专辑。它由四个故事的五个版本组成,因为音乐里那些源自真实的经历,甚至就连专辑的名称,也被直接定义为“故肆”。肆,就是可以理解成Store(士多)的肆……
    舒伯特是世界级“超一流”作曲家行列中在世寿命最短的一员。他的伟大不仅在于他的早熟,还在于他在早熟的基础上继续了幅度巨大的心理和艺术发展,而且这种心理和艺术发展的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了生理成长的速度……
    《我的中国心》,是王福龄作曲、黄霑填词,收录在香港歌手张明敏1982年发行的同名专辑。1984年,张明敏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唱了该曲,触发了春晚“核爆炸”般的传播威力。
    蒂勒曼是一位德国指挥家,在一个充满激动和期待的时刻,以具有相当高度的指挥艺术,让维也纳爱乐乐团和所有聆听观众再次感受到他的价值,他的登台刷新了金色大厅的纪录,有一些欢欣鼓舞的拥趸已经准备宣布蒂勒曼就是当代卡拉扬了……
    当楚门与劳伦初遇的时候,片中的背景音乐是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这首三乐章的钢琴作品完成于作曲家二十岁情窦初开的年纪,而肖邦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也曾用“春天”“明月”和“良宵”等动人的语词来描摹旋律中蕴含的情味……
    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迎来又一位“新指挥”—— 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其实他早已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老朋友”。这位出生于德国柏林、以指挥德奥经典作品见长、被乐迷昵称为“大熊”的中生代指挥家,终于被邀请执棒这台全球瞩目的年度音乐盛会,而蒂勒曼本人也欣然赴约……
    时任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月刊编辑的陈晓光(笔名晓光)亲身感受到了人民群众发自心底的喜悦,深切体会到了祖国大地日新月异的活力,于是他激动地写下了歌词《在希望的田野上》。歌词大致分为三段,第一段写家乡,第二段写理想,第三段写未来……
    如今大凡出名的古典音乐家,收入都很可观,全球情况基本如此,古典音乐领域的著名艺术家、交响乐团骨干,都是这个社会的高收入者。但像莫扎特这样的顶级音乐家,在他的那个时代是否一生富有呢?他拥有与今天著名音乐家能相媲美的财富吗?
    《胡桃夹子》在西方世界是一个超级大IP,自从1816年诞生以来,200多年过去了依旧长盛不衰。最初,这是个写给孩子们的童话故事,并没有什么名气。后来经过大作家大仲马改编,柴科夫斯基作曲,成为了数一数二的芭蕾舞剧,全球各地的芭蕾舞团争相排演……
    当时的现场聆听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点:第一,是乐章编配与时代历史演进的对应性。第二,是海亮对于古琴和箫这两种乐器、三种弹法(包括吹箫、弹古琴、琴弓拉琴弦)的灵活运用,仿佛给我们呈现了三个截然不同的自我,或者三种类型化的国人形象……
    它是奥地利的第二国歌,它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保留曲目,它自创作之始历经一百五十年却仍旧长盛不衰,它赞颂了德奥直至东欧绝美的河谷风光,也继承传扬了德奥无双的音乐传统,它的鼎鼎大名让无数人希望能够蹭到它的光环,邪恶的政治势力对它又爱又怕……
    李谷一《乡恋》的气声唱法为中国大陆通俗唱法带来新面貌,更多的是思想观念上的解放和启发。又或者可以说,《乡恋》能幸运存活,并能产生巨大影响,皆因为它汇入了改革开放的大潮。
    笔者听说德国人观看的第一部歌剧,往往不是莫扎特的《魔笛》,便是韦伯的《自由射手》。最近曾现场观赏由柏林菩提树下国家歌剧院担纲演出的《自由射手》,发觉传言非虚,男女老少都沉醉其中。该场演出贯彻当代剧场简约风尚,舞台布景自始至终以一个黑漆的洞穴象征荒野丛林……
  •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6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