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130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这次疫情对于全球经济和消费市场都是毁灭性的打击,2月国内智能手机销量直接跌了一半。苹果的iPhone SE2、iPhone 12都因为疫情而推迟发布和上市,数个手机新品发布会都实现了“先进”的无人化 。所以我们今天接着来盘点一下疫情期间出现的高科技产品以及产业动向。
    影像若褪色,歌声亦不会减灭。跨越九十年的历史长河,历届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的获奖名单展示西方主流音乐的演变轨迹。《卫报》评选出其中40首最佳原创歌曲……
    19世纪后期诞生的指挥大师中,安塞美或许不是公众层面的巨星指挥家,他与罗曼德管弦乐团的组合却是真正的传奇。他们留下的大量录音遗产是真正的瑰宝。若有人问:安塞美是怎样一位指挥家?我可能会条件反射地回答:他是一位在大时代的背景下崛起的大指挥家……
    2020冬春之交,一定是中华民族历史中一段惊心动魄的日子。面对新冠肺炎(NCP)疫情突如其来的爆发蔓延,人们从开始的认知不足,到恐惧、慌乱,到勇敢地面对、顽强地战“疫”,严峻地考验了一把中华民族——包括社会危机对应机制、人们的意志和信心,当然也包括国家的经济基础和文化精神……
    在舒伯特声乐套曲《冬之旅》数不清的唱片版本中,首推德国男中音歌唱家迪特里希·费舍尔-迪斯考的1971年录音(G·摩尔钢琴伴奏)。那是费舍尔-迪斯考声音最好的时期,之后虽不断翻唱这部经典,但与清爽、旖旎、从容不迫的上世纪70年代录音相比……
    前些年,龚琳娜老锣工作室上传网络的编钟演奏视频引网友热议。视频是曾侯乙编钟复制品演奏《楚人谣》《三生有幸》等5首音乐MV,由德国作曲家老锣创作。“老锣钻研中国古老编钟的精神,我很敬佩。但是,演奏编钟的声音仍不尽人意,演奏方法值得商榷。”
    爱听严肃音乐,自然不能不听交响乐。我说它是最严肃的音乐。不顾其艰深,鼓勇听了又听,似乎听出点意思。唱片目录上有海顿的交响乐全集,共收一百零四部。乐史上还有人写得比他更多:一百六十五部,还有个统计,乍见难信。据载,从一七二零年到一八一零年这九十年间……
    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的新专辑《Changes》刚刚破了一个记录。这个记录的前持有者是“猫王”埃尔维斯·普莱斯利。猫王26岁时发行的《Blue Hawaii》(1961)为他赢得这项荣誉——最年轻的七张冠军专辑拥有者……
    俄罗斯有一句人尽皆知的谚语:“没有理由的笑容,是愚蠢的象征。”的确,当我们身处莫斯科或圣彼得堡热闹街道,不难发觉其中大部分男女神情严肃,绝少人乐意对身旁陌生人露出哪怕一点笑意。然而,这样一群“吝惜微笑”的人们,在十年前上映的电影《音乐会》中,竟被描画为乖张另类、洋相百出,让人忍俊不禁……
    前段时间,由东方卫视制作的大型室内音乐竞演综艺节目《我们的歌》收官,收视率破2、于同时段交叉排名第一,被称为“黑马综艺”,并获得不凡的口碑。是什么惊喜让《我们的歌》在一众音乐综艺中脱颖而出、并且使“爆款综艺制造工厂”的浙江卫视跌下神坛?
    瓦格纳的高明也正在于他发挥了乐艺所特有的净化的功能吧。他将这篇从悲苦中追求极乐的“狂欢诗”发挥得淋漓尽致。从音乐中仿佛可以体验到恍惚、迷惘、战栗……昂奋、狂热等等层次不同的激情,而又都得到了高妙的艺术表达……
    看阿加莎的侦探小说《破镜疑案》,书中马普尔小姐的邻居、钟点女佣雪莉很喜欢音乐,经常把音乐的声音开得很大,惹得跟马普尔同住的老太太奈特小姐很不满。但雪莉振振有词说,听柴科夫斯基《1812序曲》若不把音量调高,简直是不懂行……
    听音乐是实现音乐教育的主要方式。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却没有作为审美教育的常识被关注。听音乐,看似很简单的审美行为,却不见得轻易达到效果,特别是纯器乐(严肃音乐),常常听到有人发出“听不懂”的抱怨……
    2020年2月7日,英国的《留声机》杂志网站更新了“贝多芬最伟大的50张唱片”的清单。一直以来,《留声机》杂志都有为古典音乐入门者建立一套唱片清单,如“最伟大的50张莫扎特的唱片”等,到了2020年,《留声机》杂志率先更新了贝多芬的清单,旨在让古典乐迷在贝多芬年快速了解认识贝多芬的主要作品……
    录音究竟可靠吗?这个问题仿佛从老生常谈渐渐演变为无人问津。最近一些年,我越来越少看到人们讨论,与之相对,LP与高格式音频各自的优越性等等,成为更常见的话题。录音是否可靠?这个问题的本质就在于:录音中所呈现的演奏,同我们现场聆听的演奏,究竟有多高的吻合度?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不仅影响了大家过年的心情,疫情期的封闭管理对交通、商业和生产都带来了非常巨大的负面影响,由于特殊时期的限制,人们无法随意出门,许多依赖人力组织才能完成的工作变得不可行,除了把人憋疯,还促进了许多基于网络和信息化的特殊应用和无人机成为主流。
    威廉·博伊斯出生在伦敦的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亲是制造乐器的手艺人。与很多音乐家少年经历相仿,博伊斯8岁时进入圣保罗大教堂唱诗班,在男童合唱团里学习和演唱。16岁时,他被当时最有威望的音乐家之一毛里斯·格林(Maurice Greene)收为门徒……
    2019年2月20日,三星发布Galaxy Fold成为三星首款内折屏幕手机,手机内屏展开后达到7.3英寸。2020年2月11日,三星发布了第二款内折屏幕手机Galaxy Z Flip,售价1380美元起,更像是一个主流智能手机上下对折……
    在20世纪上半叶现代主义艺术和音乐全面占据上风的潮流中,施氏的回光返照确乎完全掉落在“音乐史之外”,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中,学院派的音乐“正史”叙事都认为,施氏的晚期创作是“非历史性的”。然而,“非历史性”的多元风格共存,而不是“历史性”的直线演进……
    听德彪西,除了钢琴曲《月光》,必听的还有他的《牧神的午后》(又称《牧神的午后前奏曲》)。这首取材于法国象征主义诗人斯特芳·马拉美同名诗的交响诗,不仅是德彪西的成名作,更被音乐史家认为是印象主义音乐的代表作……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130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